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然后现在就lof写同人文吧,主要是第五人格同人

目前和平党的状况

转载,反正我希望是和平态度的

南阁子:

这件事商量之后是决定d5把艾米丽tag还给aph,我们自家有tag,请认准艾米丽.黛儿这个tag其他的一律不行。谢谢。这是在和事群里商量过的。双方都有参与讨论的结果,我知道每个角色都是每个人的宝贝。被碰了都觉得会特别生气。更别说被顶替抢tag这种事。这已经是我们商量出来的最好的办法了。如果你还不满意的话,抱歉,我们真的只能做到这样了。杠精请左上角,和平对是我建的,是为了两个天使,能和谐相处见的。作为双厨,我不希望看见双方吵起来。毕竟谁都不喜欢打架吧。能和平解决是最好的吧?谁都该知道拉架这种事是会给自己的脚色,甚至是自己的整个圈招黑粉的吧。和平队现在正在努力扩展中。欢迎加群:619332981
注:和平队目前是以和平调解的方式进行的。如果看见有语言过激的人冒充和平队,请千万不要相信他是和平队的人。和平队的都是听话的好孩子。我们只会和平解决。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是受气包。杠精我们请挂人墙。谢谢配合!现在我们正在全力改正打错tag这种现象。我们会尽快将tag还回来的。祝大家产粮吃粮愉快。这里是南阁子,现在为和平事业忙碌中。有意建请私信我,我会改。

吐槽(我到底写哪对cp啊!)

原来是同人p的,哪位大大这么厉害啊,浮光掠影还真好看呢,我天佩服这位大大,但是能不能别这样了我天,我真的已经混乱了,我到底写哪对cp!就这样!现在我再来征集最后一次,杰佣,杰空,双军我到底写哪对!这次真的就锁死不改了!我只问一次!

【占tag抱歉】我是第五圈艾米丽粉丝,我是来说事情的

首先我很抱歉,最近因为第五和你们aph的tag事情的确闹的不愉快,当然我这全部都是我个人观点,不代表我圈任何其他一位人。
  再多说一句,希望以前太太们发了的tag就不要去骚扰人家了,我们第五太太也会很烦,今后会注意不打就是了。(因为我也有脾气,不要去骚扰我们那些圈里脾气好的太太,希望谁挑事你们就去找挑事的那些第五粉魔人啊,如果求和不成功,我会删掉这篇文章然后开撕了谢谢,我是真的不想吵的)

tag也不是非要占着,主要是你们圈来说事的有人态度嗯很不友好,这让我们很不舒服,昨天有个人态度很好找过来,那位太太立刻就改了tag。
   我不是不讲道理,我相信其他太太也不是,至少我认识的我们第五圈子的太太没有谁会是杠精,再说,谁有闲工夫天天撕逼,都是太太要画画要写文还有现实生活的事情,主要是态度让人不舒服,如果说话客气一点,压根不会有这么多争执。
我写文就从不用你家这个tag,今后我也可以尽力劝别的太太不要用,但请你们家来说的人态度好点,再怎么也是太太,不能因为不是你们家就不尊重,人家也有几百几千粉的,再说抛开粉丝问题,人与人之间沟通就该好好说话,而不是吵架对吗?撕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加重矛盾给自家圈抹黑,你们说是不是。
其实一切事情都可以谈好的,不必态度这么冲,地球上这么多人,都有那么多同名同姓的,撞tag也是平常事情。
再说先来后到的道理我们不是不知道,事情可以说,tag可以删,态度不好就不行了。
就是这点我想说一下。
如果膈应了各位aph艾米丽的粉丝,我很抱歉,我从来没有单独打过艾米丽tag,我只是来这里特意就此事说明才打的。
希望不论第五还是aph,尽量态度都好点,好好沟通谢谢。

【庄园】庄园记沙雕篇:被锤爆的姐妹花(很短的小短文)

一篇吐槽小短文而已,我发现自己不论用什么角色,不论叫什么id,都是百分百对屠夫针对的那一个,以前是祭司,现在是调香师,于是写个超级小短篇吐槽一下,顺便引入一下接下来要写的cp。
  我写的薇拉是一个记性不太好但是的确比较全能的贵族小姐,然后因为记性不好举止和说话也是有点小疯癫,就是贵族小姐的那种小疯癫,和裘克那种大疯子完全不一样,而且薇拉是有洁癖,而且生活比较精致那种。
   她来庄园却因为“魔人”和“魔屠”,就经常被逼得暴露内心狂野本性那种,尤其在新来的某人带动下更是如此,当然后面会写。

正文:
     薇拉是典型的贵族小姐作风,即便参加游戏,她也老是保持着优雅的仪态,手拎精致的香水瓶,一路小跑到密码机破译,即便被屠夫锤翻在地,或者绑上椅子,或者原地放血,她都始终保持着优雅迷人的微笑。
       但很快,她发现庄园的监管者们似乎误解了她的举止,因为每次游戏,她都是第一个被针对的,只要屠夫见到她,她就休想再从他们手中逃走了。

     “我对他们微笑,是因为我受到的教育要我保持这样的仪态,但他们却因此认为我好欺负,可我薇拉·奈尔绝不是软弱的娇小姐,我的体力,甚至比我们参与者中的一些男性还要好呢!”
    薇拉在庄园的等候大厅向自己的好友抱怨。
  
   “薇拉,你觉得自己很惨吗!” 坐在一旁的菲欧娜转动手里的门之钥,又哗啦将它收入袖中:“我这个星期头都快被裘克先生锤爆了!还有厂长,他和他的娃娃前后夹击我!还有那个死章鱼,动不动就把我丢海里!就在昨天上午,我遇见了杰克先生,当时只剩下我和奈布,他就抱着他在我面前晃悠,最后我血被放干了!”   她说完气愤地锤了一下桌子。
  
   “噢,菲欧娜,你可真惨啊!可我也不好,就在上一局游戏,我准备去救人,我用了一瓶香水,想着就算被打,也可以救完人后就恢复,可我,居然被走过来的杰克先生厄运震慑了!” 薇拉说到这拍了拍了自己的胸口,还将声音压低,似乎在抑制内心的愤怒:“我看他别着玫瑰手杖,就想我不挣扎,他应该会放了我的,”  她说到这低头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继续道:“可他,这位老是称自己为绅士的监管者,居然把我抱去了地下室!那又黑又潮又暗,还那么脏!我好气,好气!”
    薇拉说完就拿起桌上的香水瓶朝自己猛喷一顿,她深吸一口气,浓郁的香味让她好受了许多。

   “嗯,我们都挺惨的!”菲欧娜捂住自己的鼻子:“不过我还是惨一些,你还可以搜别的道具自救,我就只有这个门之钥!”
   “但至少,你治疗速度快,像我,受伤了就会拖累队友,我当初就该学习医术,而不是去学制香,也许我可以找个闲暇时间,向艾米丽请教呢!”
    “好吧,但你破译至少没有我这么费力吧,我破译一台密码机,不仅时间长,一不小心就会炸机,想想就觉得气愤!你知道我上一局炸机好几次,结果被那只死章鱼的触手包了个圆!这个多眼怪居然还问我有没有被神之手所包围的温暖感觉!温暖他的大章鱼!他就该永远泡在湖底!”
   菲欧娜越说越激动,她又开始砸桌子。

  “噢,天啊,菲欧娜,你可是一名祭司,是神女,你就不能稍微,保持一下自己的仪态吗?”
    薇拉身体朝旁边侧去,她真怕自己也会被对方砸到。
   “薇拉,我告诉你,你也是时候改变一下了,就像你说的那样,不能让那些监管者觉得你好欺负!”
  “可是,菲欧娜,你不是说,你也被监管者打的很惨吗?所以就算我放狠一点,应该也没什么作用吧?”
    菲欧娜刚要反驳,但她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她长叹一口气趴到桌上。
    薇拉也随她长叹一口气,趴到桌上。
    这时,她突然发现另外两名队友不见踪影!

    “游戏都要开始了,他们人呢?” 她惊呼道:“只有我们两个,那我们还不被监管者打的要多惨有多惨,噢,我这张脸一定要毁容了!”

    “薇拉!” 菲欧娜立起身子看向她:“你忘记班恩先生找我们自定义吗?他不是说庄园新来的那位求生者牛仔先生技能和他相克,想要练习一番吗?”
    “什么?是这样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薇拉笑着理了理额前的面纱,突然她又意识到不对劲:“我们庄园什么时候要来新求生者,明明说要来两位新监管者的呀?”
    “就是前几天呀薇拉!你还参加了欢迎宴会呢!”
  菲欧娜拍着自己的额头有些崩溃。
 
    “啊!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位阿尤索·凯文先生!”
    “是凯文·阿尤索先生!”
   
  菲欧娜现在真的想一个门之钥把自己拍到哈利湖底去再也不出来了!
    
   

  
  
  

 

【杰佣】庄园记之杰佣篇 (标题废掉,党费一篇,小甜文)

我在杰空,杰佣,双军不停地徘徊犹豫,然后新推演这个时候出现了,于是根据推演,我决定最终写入庄园记的是杰佣,当然性格我有私设,然后这对也不是一开始就是爱情的那种了,现在杰克又是双重人格了,而且我今天才写党费的确很晚很晚了,然后写初遇估计是写不出什么花样了,就游戏里面被抓这种剧情也相信很多太太都写过,但是我还是要再写呀😂 私设真的多,我还有再去看推演的。
   奈布的性格,由于是雇佣兵,所以就性格比较冷淡,不该用冷漠这个词,就是……我居然词穷了,反正就很硬朗的一个形象,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和某偏试水阳光形象比起来,这里面会带一种忧郁的气质。 杰克是双重人格,并且看推演坏孩子最后占主导地位,但我这里面也有私设,结合杰克的绅士作风,又喜欢艺术,所以即便是个坏孩子也很有绅士风度,当然也是非常狠的,但后面也会出现坏孩子缅怀好孩子人格。(这里面有一个私设我后面会写)
    废话很多,其实剧情很短……抱歉抱歉,再说就算性格再怎么阴暗,庄园记是小萌文和小甜文风格,就算虐也能下一秒给破涕而笑的那种,所以……各位看的太太不嫌我文笔渣就好,太谢谢啦!
    (我写的也不是初遇,设定是奈布来庄园参加了一个星期游戏了,然后两个人才正式交锋)

正文:     
     还剩下四台电机没有解开,但情况已经很不妙了。      队友挂椅子的挂椅子,受伤的受伤,三个伙伴就没有一个是好的了。    
    奈布无奈地抽抽嘴角,这种情况先前不是没有过,但今天他心情不太好,这样,他就变得更加烦躁,他使敲打下跟前的电机,长呼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     
      当然先去救被绑上椅子的队友。          
      监管者在守尸,奈布决定骗刀。     
     但他发现眼前的这位开膛手先生根本就不上当,任奈布在他眼前晃悠,他就是不肯出招。      再不救人就来不及了!     
    奈布一咬牙伸手去解队友身上的绳子。   
   开膛手就在这时候出招了。     
    奈布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只能无奈地看着队友在尖叫声中升天。    
   
  “萨贝达先生,你也参加游戏一段时间了,这么蠢的错误也能犯?”    
    杰克走近倒地的求生者。    
    奈布不是第一次被这位开膛手嘲讽,他也抬头盯向对方。    
    他能想象到这位监管者的面具后是怎样一副表情,他甚至想隔着这面具一拳揍上去,先前怎么没发现,对方这么欠揍呢?    
    但他最终只是冷哼一声,转过身一步步朝前挪动,他不想离这个狡诈的监管者太近,尽管这一个星期的游戏中,他也被对方抱过很多次了。     
    不过他一直厌烦这种感觉,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大男人抱,即便是游戏设定,他依然适应不了。    
    
   “萨贝达先生这是生气了吗?”     开膛手走到颤巍巍地艰难朝前爬着的佣兵面前,伸手抱起他。    
   当然是抱起,作为一位绅士,开膛手怎么能不带玫瑰手杖这么重要的道具呢?     
     奈布没有回答,而是直直瞪向抱起自己的监管者。     这佣兵眼神里似燃着火,却又似一把锋利的刀刃似要刺穿眼前这位开膛手。           
     即便有面具遮挡,那锐利的目光依然让开膛手难受,他将怀里的佣兵狠狠摔向地上。   
     
      “怎么,这次不把我绑椅子吗?”     
      “萨贝达先生,放血更适合你。”     
       “你就不怕,我自愈跑了?”     
       奈布话音刚落,就被开膛手抓上衣领。    
      他离他那样近,若不是隔着那层面具,奈布很确定自己会和对方的脸来个“亲密接触”。     
     亲密接触?自己在想什么!     
      奈布能感到自己心跳在加速。     
     当然,开膛手也觉察到眼前人的变化,他的语气明显夹杂着一丝笑意。
    “没有猎物能真正从我手里逃走,萨贝达先生,我以为你第一天就明白了。”     
   
    奈布没感到生气,他反而有点想笑,他来了一个星期,从开膛手先生手里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但他的确逃走过那么几次,现在对方居然说出这么自负的话,他真的觉得这位监管者哪来的自信。    
    “是吗?我同伴已经恢复满血了,你抓的住我们全部?”     
    他嘴角也扯出一丝嘲讽地笑。    
    开膛手不再理他,直接走开,高大的身体消失在沉闷的空气中,他朝浓雾中去了。     
   这局游戏注定艰难了!     
   奈布呼出口气,捂着脑袋自愈。  

   修电机,遛屠,救人。    
    但最终大门开启的时候,最后一名同伴也被打倒在地。      
      “别救我!” 对方发来信息。     
      难道要抛下同伴独自离去?换作别人也许会这样,但他奈布·萨贝达不会,他在当凶险的战场上都没有舍弃同伴,现在一局游戏,他怎么会独自离开?    
     奈布冲回去救人,开膛手早在那等着了。  
     “萨贝达先生,你就这么不长记性吗?”
     开膛手轻笑出声,他伸手抱起再次被恐惧震慑的佣兵,对方使劲挣扎,但另一座狂欢椅就在不远处,奈布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可这位监管者走到椅子前,却没有把他绑上去,他停留一下,转而抱着他朝反方向走去。 这莫名其妙地举动让奈布整个懵住,他都忘记挣扎。
   他看见不远处的打开的地窖口。 他的心怔了一下,有那么几秒好像停止跳动一样。
    开膛手要放了他,这有可能吗? 一个星期以来,这位监管者从没有佛系过。
     开膛手将手里的人再次摔到地上。
     “你自己爬过去吧!”
    “你不是说,不放过一个猎物吗?”
    “放?” 开膛手右手拭掉左手刀刃的血迹:“你以为我放你?不,这是猎手的怜悯,我在施舍你,萨贝达先生。”
 
  奈布现在明白了,不过这的确符合这位监管者的作风,施舍么?这对一个驰骋战场的雇佣兵来说,的确是侮辱,他奈布·萨贝达当然不会接受,但他也不会选择投降。 奈布就这样蹲在原地,再不挪动一步,哪怕血流干,他也不爬去地窖!
     “不去吗?那就愿你流血愉快了!”
     开膛手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朝跟前的人鞠了一躬,然后,他就哼着小调悠哉地离开了。
      奈布恨得牙都在咯嘣作响,他都快把自己嘴唇咬出血了,最终,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回到庄园,奈布的头都有些昏,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监管者放血,但这次他是真的气愤。
   “萨贝达先生,没想到你还挺倔强,真的不愿去地窖。”
    奈布怒气未消,就又听到开膛手的声音在耳后响起。
    现在在庄园,他也不必再忍耐了,他转身就朝对方脸上抡去拳头。
   冰冷的铁刃却在瞬间扼住他的手腕。  

  “怜悯之心却换来这样的回报,真叫人伤心!”
  开膛手发出“啧啧”地叹气声,更紧地捏住对方青筋暴起的手腕,殷红的血滴落,腥甜的味道在空气中漫开。
    奈布能注意到对方的变化,他意识到眼前的监管者可是一位嗜血开膛手,他趁对方发愣,立刻用力甩开那冰冷沉重的手刃跑远了。

   开膛手盯着手刃上残留的血迹,奈布·萨贝达,他从前怎么不知道,这位佣兵的血味道这么好呢?即便是闻,他就已经沉醉了。
    绅士决定了,他一定要将这个有趣猎物抓住,他要咬开他的脖子,尽情品尝他新鲜血液的味道。
     那一定比王室宴会上的红酒还要香醇。
   开膛手面具下的嘴角微微扬起,他心情从没像现在这样好过。

(写的乱七八糟的,大家就看看吧轻喷谢谢!)
  
   

【裘医】庄园记裘篇:裘克治脸记之初遇(小短甜文)

虽然官方很搞事情,虽然推演像一把无情的利刃将我的玻璃心割的粉碎,但是我这颗心其实外面是玻璃里面是金刚石!我才不怕呢!官配就官配,反正娜塔莉也是前任,裘克也已经来庄园了,只要驯兽师不出,裘医我照样吃,圈地自萌!炸过以后我冷静了,七夕我刀糖车一起发呀,大家一起愉快氪裘医,管那糟心的官方推演呢!
不过由于庄园记是我目前文中唯一采用官设背景,也就是庄园为背景的一篇文,所以裘克脸被烧伤和我私设的面具梗不符合,按道理那笑脸小丑的皮是被他缝在脸上的,所以我这里补一个番外,就是庄园主让裘克整容,然后也是裘医初遇。 
文章特别短的,也有私设,顺便吐槽一下被阉割的内测设定!

正文:

     其实庄园主和监管者小丑裘克先生之间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除了他们两,只有夜莺女士和艾米丽·黛儿小姐知道。
  
    早在庄园主寻找能胜任监管者的人员时,裘克也看到了消息并主动来庄园面试,但庄园主并不打算聘用这位小丑先生。
     “为什么,你看我的脸,难道不英俊吗?”

    庄园主盯着小丑那种扭曲的微笑面庞,歪歪扭扭地黑线沿着脸廓爬满一圈——庄园主当然不会害怕,为了寻找监管者他已经见过许多奇怪的人和生物。
   
    庄园主呷了一口里的红茶,叹出口气。
   “裘克先生,你的故事的确很有吸引力,你也足够凶恶,可是你的外形不符合我们的要求!”
    见对方眼里闪过怒气,庄园主赶紧趁这位疯癫小丑发作前作出更详细解释。
    “虽然我私心是喜欢你的外貌的,但是,我们的投资方不会满意的,除非你能换个外形!”
  
     “我很满意我的外形,我也很适合这里的工作,如果你不答应,我就!”
     小丑提起手里的电锯,这是他从马戏团悄悄带出来的,是一个得力的武器。

   “先生,请别激动,我也很为难,不过我们可以给你现在外形做一副模具,如果投资方改变主意,你随时能改回模样,另外,我们可以给你增加一倍薪水,怎么样?” 
    庄园主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他看到对方放下电锯,才松了口气。

   之后,裘克就被送到庄园的秘密医疗室进行整容手术,由于烧伤,他的面部皮肤得整个换掉。
   但庄园主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手术很成功,裘克不仅恢复容貌,还比以前看上去更英俊,不过他还得在室内待一段时间,不能吹风,也不能晒太阳。
   但要裘克老老实实待在一个地方坐一整天,那是不可能的!

   这天,他趁夜莺小姐不在医疗室,悄悄溜下床准备跑出去转转。
   他刚走到门边,却听到脚步声,门被打开了!
   那瞬间,一张无比美丽的脸映入他的红色眼睛,他仿佛看到了一位降临人间的天使。
   他呆在原地,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吓到对方。
   直到这位“天使” 弯腰捡拾因为惊吓掉落的餐具,他才反应过来。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
  他直接将眼前的女人从地上拉起,这显然又吓到了对方,她使劲挣脱他的手后退一步。
   “裘克先生,我会回答你的问题,请你先回床上坐好!”
  她的声音也如此动听,撩得他内心一阵动漾。
  他在那一刻满脑袋都是她的模样和声音。
  “好啊,不过,我要你跟我一起坐!” 他朝她挑挑眉,还故意向她吹声口哨:“宝贝,怎么样啊?”
 
    “裘克先生!”  眼前的“天使”笑容也如此好看,她正从口袋里拿出什么呢,勾引他的迷药吗?
     “你的撩妹技术,也太弱了!”
     对方说着将手里的针管扎入他体内,他只觉得浑身一阵无力,眼前的“天使美人” 也变成了三个。

    “……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镇静剂,裘克先生,好好睡吧!”
  她用力将他推到床上,给他盖上被子。
她准备离开时,他却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
   “……天使,小丑要知道你的名字……”
  “艾米丽,” 她使劲拉下他的手:“黛儿!”
 
  艾米丽·黛儿是吗?嘿!还真像天使的名字!
  小丑就一直念叨这个名字,合上了如铁般沉重的眼皮。

  本以为不会再陷落爱情这种愚蠢的玩意了!
  但这个叫艾米丽·黛儿的女人显然又点燃了他心里熄灭的火焰。
   去他的驯兽师,去他的微笑小丑,去他的马戏团!
   他现在只后悔没有更早点来这座庄园!
  
   反正不管怎么样,庄园主和夜莺女士发现,只要让黛儿小姐去照顾裘克先生,他一定不吵不闹,而是安安静静待在医疗室。
   好像食欲也会比平时更好,因为据负责伙食的里奥先生说,每次黛儿小姐送回的餐具,里面一点残渣都没有。

   

 
  
   
  

一些话

裘克和玛尔塔推演看着心态炸了,女驯兽师怎么回事?亨利又是什么回事?裘克是为了爱情才撕烂微笑小丑的脸?就这么个为爱疯狂的故事?我天,虽然最终结果还没出来,我现在心态已经炸了。
官方不会出女驯兽师这个求生者吧!
出了马上卸载游戏退圈,当然我文不会删,但是绝对不会再写了,我现在很炸裂,七夕等我发刀,十把大刀在路上了!
不过我现在冷静了冷静了!
裘克和驯兽师算前任关系,可以写来庄园后遇见艾米丽,然后玛尔塔双军照样写,至于亨利这对官配,我是肯定也吃的了!约空也照样写!
然后然后……
裘克烧伤我得改好多设定,不过幸好我之前很多文背景是虚设的,比如囚医,黑死,守护天使这种……所以主要改一改庄园记(至于我回圈之前写的那些,就不改了!)

【裘医】庄园裘医篇:葡萄不酸 (小甜饼)

(提前说明,文章有借鉴代码太太的一幅画,太太给我授权的,不给我肯定不敢写呀!聪明伙伴们一定能知道是哪一幅画!有一点黄祭,还有一对cp彩蛋)
好了好了,囚医第十章发刀,黑死发刀,守护天使发刀,现在发个甜饼好了,当然这一篇文章是爱情魔药的后续,我们菲欧娜姐姐继续被裘克的锤爆之路,可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呢?当然这次是侧面描写的小甜饼。
当然,裘医守护天使附章我会写,万字肉我决定写意识流,如果大家能耐心看完……因为我怕被屏蔽才决定全程意识流,最后可能还不写肉了,完全意识流……当然我这个文渣是写不出真的意识流,倒是有可能写出神神叨叨的东西……  (其实……万字文可以,万字肉真的……要不就一篇万字文中带肉?当然意识流的肉我写,另一篇等我去看看有啥梗……)
然后菲欧娜虽然脾气暴躁,但大部分是针对哈斯塔的,毕竟是信仰问题,对其他人态度是比较缓和的,即便对锤爆她的裘克,她也是在努力保持礼貌的仪态……不过后面裘克就会见识到祭司小姐姐的威力了,当然我们这里主要是裘医!

正文:
    菲欧娜又被小丑裘克先生针对了,她真的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惹到了这位监管者。
   的确,她不该拿魔药去捉弄他,那还不小心误伤到艾米丽,可是他先前也把她打的很惨,每一局遇见小丑先生的游戏,她都是拖着一身伤回到庄园去的。
   再说,裘克找她要增强体力的药,她也给了,当然,那是看在艾米丽,以及他手中电锯的面子才给的。
   是的,裘克先生那天提着他尘封多时电锯参加游戏,他都启用了这么老旧的武器,她要再不答应,良心也就过意不去了。

   “菲欧娜,你真的是因为良心过意不去吗?”
   “当然,我这么善良!”
   “可是,我看到裘克先生把电锯架在你脖子上了!”
   “你们还说呢,看到了居然不出来救我!”
   “菲欧娜,我们可是早就被淘汰了,我们当时在观战,怎么救的了你!”
    伙伴们说完发出一阵笑声,菲欧娜知道她们没有恶意,也就没有去管,她只希望那个戴着滑稽面具的小丑别再来烦自己了。

   可很不幸,今天她又被他锤爆,还被留在原地放血。
    “裘克先生,增强体力的药我也给艾米丽了,你怎么还针对我!”
    菲欧娜也没那么好的脾气,只是平时她又见不到这个该死的小丑,而游戏完全束缚了她的能力,不然她一定用门之钥把对方拍到北极去,冻死这个老爱锤自己的家伙!

   “你的药有问题了,我们万能的祭司小姐,艾米丽吃了你的药老是呕吐,还说胃不舒服,我看就是你在药里做了手脚!”   裘克说完又一花箭筒抡下来,砸的菲欧娜只觉得头顶无数星星在转悠。
     “我可是忍你很久了!”
    菲欧娜咬牙切齿地抬起头。
    “那就给我再忍久点!”
    又是一花箭筒,菲欧娜疼得哼出声,她真想把对方一个门之钥拍到北冰洋底!
    “索托斯大人会惩罚你的,狂妄自大的疯子,我的药没有问题,你怎么不去问你的艾米丽小姐误食了别的什么东西呢?”
     “她还能吃什么东西!”
    裘克也不耐烦地吼道,但他突然愣了一下,他想起艾米丽最近老吃一样东西,就是葡萄,而且是酸得淌汁的葡萄,一串一串,从早到晚,连舌头都快染成紫色,她一个劲叫着不够酸,并让裘克去果园摘更酸的来。
     “好吧,她最近狂吃葡萄,还老嫌不够酸!”
     “我说你就知道用暴力威胁人,这么简单的道理却不懂?”  菲欧娜嘲讽地撇了撇嘴角:“你这个愚蠢的疯子,你的艾米丽小姐吃了那么多酸葡萄,胃当然不舒服,当然会呕吐!”
   
     裘克想了一下,觉得她说的没错,但很快他又发现新的问题,他又抡起手里的花箭筒,菲欧娜庆幸这个疯子没拿电锯,不然她是再也别想回庄园了。
     噢!感谢索托斯大人的庇佑!

   “我问你,艾米丽为什么会突然吃这么多葡萄!肯定还是你的药有问题,才让她这么想吃酸的东西!”
    “你还真蠢得无可救药了吧!我为什么要用假药去害艾米丽?索托斯大人斥责说谎的信徒!”
     “那你说怎么回事?你今天要不说出来,我下次还要打你!不过嘛,我就不用这玩意了!”
   裘克擦拭着手里的花箭筒。
   菲欧娜可以看到他眼里闪过的杀气,她不由得颤抖一下。
 
   索托斯大人请庇佑我吧!请指引你忠实信徒菲欧娜!赶紧让我摆脱这个疯子的魔爪吧!
    
     菲欧娜闭着眼祈祷,她突然听到了一个耳熟声音。

  “傻子!好好回忆下,你和黛儿小姐每夜怎么吵吾睡觉的!愚蠢的人类,答案显而易见!”
  
   哈斯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他拉起地上的菲欧娜,她厌恶地挣脱开躲闪到一边。
  “反叛者,章鱼怪,你来这干什么!”
  “吾知道这傻子最近针对你!”
  “谁需要你关心了?死章鱼!”
   菲欧娜冷哼着转过身去。

  “吾关心你,不需要你同意!” 哈斯塔又一脸严肃地看向对面怒气冲冲的小丑:“黛儿小姐明显是怀孕了!”
    裘克和菲欧娜听完后都一脸震惊。

   “不可能!倘若新生命降临庄园,我定能预知!”
   “你敢质疑神的判断?”
   “哼,一个旧日支配者叛徒,也敢自称是神?”
   “你再多说一句,吾就让你知道神的威力!”
   
  裘克没管神神叨叨的两人,而是走到一边努力回想这个月的经历,艾米丽若真有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也的确听说孕妇喜欢吃酸的东西,何况艾米丽还吃了那么多,难道怀的是对双胞胎!
    他想到这更加激动,甚至拿着花箭筒在地上一顿狂砸,然后,他扛着心爱的武器跳入开启的地窖,留下一脸惊愕的哈斯塔和菲欧娜在湖景村咸湿的海风中凌乱……

    他要赶紧回去找艾米丽,她现在会不会又想吃酸的呢?想到这他拐了个弯,直接朝果园方向走去。
      都他要走到时,他遇到抱着满满一大筐葡萄正从果园出来的伍兹小姐。
    对方显然心情也不错,嘴里还哼着歌。
   裘克觉得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

   “伍兹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要去给皮尔森先生送水果,等等,你问这个干什么?”
   艾玛的表情瞬间变化,她警惕地看向眼前的小丑
   “皮尔森嘛?那个家伙溜人那么久都不会累,就该让他多等等!”  他盯着对方手里的篮筐:“伍兹小姐,你不如先给我啊!”
     “不行!你要吃自己摘去!”
    艾玛捂紧怀里的篮子就要走。

   “唉,真遗憾!” 裘克长叹口气:“我以为你和艾米丽的关系很要好呢!”
     “你什么意思?艾米丽?”  艾玛紧张地看向他,她能看到对方眼里闪过的杀气,她第一反应就是跑!
 
   裘克没有理她,只是笑着抡起手里的花箭筒。
 
  
    
    

   
   
   

  
    

填坑预告(cp又杂又多不打单独cptag,看不看到随缘)

我发现从三百点梗到现在,我已经欠下了一堆坑了,长坑和短坑都有,然后cp还经常有撞的,除了一些cp我锁死其他也是可以写的,但有洁癖的你不看我那篇就可以了,我也会尽力避免撞cp,比如一个杰空的文里面,我绝对不会出现奈布这个名字。

裘医坑预告(这个真的多)
1.三篇万字肉(囚医之笼第三章,稻草人和另一面的意识流,还有1000fo的一篇,但写不写看情况,因为还有一篇5000字肉要写)
2.守护天使附章(附章剧情其实待定,结局说不定能逆转成糖)
3.海葵鱼(小美人鱼)
4.史密斯夫妇
5.赤花
6.丧尸
7.监狱囚犯和医师
8.歌手x巫医

然后至于有小伙伴说想看甜腻不经历任何风雨直接见彩虹那种,那我的短篇《草莓甜吗?》就算是了😂,然后又有小伙伴说看虐到刀到心痛的,我的《天使的最后一吻》就算是了😂
然后其他的cp一对对来

黄祭(锁死的,想看其他都单箭头)
(这对好像除了庄园记信之祸,就是长篇坑的了,如果要看单独剧情和我提,点梗也写了)
好像还有一篇5000还是3000字的肉

前机(锁死的,目前没有点梗)

欺诈(半锁死,有点梗)
1.童话系列之阿拉丁仿写(点梗,加欺诈党费)

其他不锁死cp
杰空
1  巫师梗(唐蜜桃太太的画,也算一位小伙伴要看的杰空点梗)
    这篇写完以后,杰空就是单箭头或者友情向,杰克新cp我已经找到了。

双军/佣空(徘徊入不入,四空试水之赢家,好像没有点梗,就先加入个大长篇系列,欧利蒂丝幻域,之前叫传说,但怕撞名字,改成幻域)

约空(长篇系列,冰火之歌)

抢婚组(试水加党费,就牛仔和玛尔塔)

!!!(分割线(其他点梗cp

社园(欠一个点梗)

鹿幸(欠一个点梗,写也是友情向,因为我暂时不吃鹿幸,鹿头爸爸cp暂待)

佣医(由于裘医锁死,这对绝对是单箭头,但是没有啥梗,有小伙伴提供梗也可以,肯定不能写庄园记,庄园记cp已经确定是双军了)

掉了一对  杰佣(写个友情向倒是可以的,生死兄弟那种,这对也是点梗,我可以在庄园记里面写,真的乱啊乱啊,我发现 杰克 ,玛尔塔,奈布三个人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
   
然后好像就这么多吧,根据我点梗来看的话,基本也就是这么多坑没有填了

其他cp如果大家有想看的我都写,但主要写友情向或者单箭头,要看甜糖那种除非给我梗,虽然我有cp洁癖我还是可以写,就这样!

还有长篇系列
1 欧利蒂丝冰火之歌(仿权游)
2 欧利蒂丝幻域传说(原创世界观)
3 赛博朋克(这个只有一个非常模糊的脑洞概念)
4 庄园记(日常系列,有正剧向也有甜腻,主要短篇)

嗯,然后这些坑一定都会填完,即便我不爱第五人格,也会写完在离开,但怎么可能会不爱,第五人格只要不下架,不出真官配,我就一直写,官配一出,填完弃坑,可能就会入别的同人写别的坑了
然后最近真的有自己的事情,更新可能就比较慢,等不了的就取关我算了,反正我也日常咕咕咕的那种。
但是如果你愿意等,我真心感谢你啊!

还是打个第五人格tag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