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前机】庄园记前机篇 威廉病了(欢脱日常 标题瞎起)

这个标题完全是瞎起的,内容是这样的,今天看伪酱直播他感冒了还坚持直播,很心疼啊,然后看他玩前锋兔兔,就突然来了灵感,写威廉感冒了特蕾西去看他,剧情当然是接着上一篇的,就是凯文答应威廉帮忙追特蕾西,但是嘛,结局肯定是不好的……
  然后我们的威廉生病了,特蕾西出于朋友的好心来看他……
  剧情还是欢脱沙雕,也算是答应六逸的那篇糖,我立的flag拖到今天才写啊……
  这里私设特蕾西对鲜红过敏,接触到花脸就会整个发红,当然这个症状是可以解决的。

  这里再说一个我的设定,就是求生者们走的都很近,但是也有玩的好的,其中特蕾西的闺蜜是薇拉和菲欧娜,然后这里都说了算了,艾米丽和玛尔塔,艾玛是关系比较好的,海伦娜和每个人关系都不错,但实际上大家关系都不错,当然马上新来一个舞女……

正文
     最近游戏,特蕾西都没有看到威廉。
     听夜莺女士说,威廉得了重感冒,头昏呼呼的,嗓子也发炎了不能说话,总而言之,就是状态非常不好,暂时不能参加游戏了。
      艾米丽倒是给威廉开了一些药,但好像并没起什么作用。
     虽然特蕾西平时有些烦威廉,但是突然少了这个老缠在自己身边的前锋,她心里还真有些空落,尤其现在被屠夫逮住后,没了那个敢正面和屠夫互怼的小子来救自己,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真是奇怪的反应,在的时候一个劲嫌弃,现在突然不在了,反而有些想念。

   “也许你该去看看威廉,我想他很需要你的鼓励。”
  凯文看到特蕾西缩在大厅的一侧,也不和其他求生者谈话,只是一个劲摆弄手里的遥控器,他主动走过去和她搭话。
    “需要我的鼓励?还是需要我接受他的告白?他那些天没少缠着我,现在我终于清净了,我才不去!”
    特蕾西头都不抬一下。
   “你不接受他的喜欢,至少出于朋友的关心去看看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给他出的那些主意!”
   特蕾西摸着自己脸,仿佛还能记起那恐怖的景象,她明明对鲜花过敏,威廉却硬把一大把玫瑰往她怀里塞,害得她脸全红了,这个傻子还以为她害羞,激动地还把她往怀里揽!
   当然,特蕾西当即就把花塞回这个呆头呆脑的前锋怀里,还顺便踹了他一脚。
    但这可没让威廉放弃,之后又用各种方法把她约出来,当然这里面少不了她几个好闺蜜的帮助。

   “特蕾西,你看你在游戏多不容易,又要修机又要用玩偶救人,我们决定请你吃顿饭!”
    薇拉当时的笑有多热情,现在想来就有多可怕,作为一个新来不久的求生者,薇拉因为自身的修机技术不好而向她请教,她们就是那个时候成为好闺蜜的,而一旁的菲欧娜也笑得灿烂,当然特蕾西和她成为挚友的原因是,菲欧娜不仅多次救她,还帮她招魂,但结果自己是失败了。

  “很抱歉,犹格·索托斯大人好像不允许我这么做,我没有能力帮你,不过我的确感知到那么一点,我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一个房间捣鼓什么器械,周围还浮着云,应该是天堂了,他嘴里好像还在念……你的名字!”
     特蕾西听了无比感动,虽然无法再见到父亲,得知父亲在天堂安好的消息她也很满足了。
    当然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菲欧娜为了安慰她而编造的。

    就是这两个好闺蜜邀请她去吃饭,可她到了那里却看到手捧一大盒心形巧克力,穿着西装的威廉笑咪咪地站在餐桌旁迎接她,旁边还站着凯文。
     “特蕾西,你终于来了,准备好和我共进烛光晚餐了吗?”
     特雷西气得嘴唇都在发抖了。

   “你就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多蠢!这身衣服简直比你穿海龟那套还难看!”
    特蕾西说完头也不回地朝门边走去,可没走出几步又返回夺过威廉手中的巧克力才推门而去,留下四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难道你不把威廉当朋友看吗?”
   凯文的问题倒让特蕾西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都是威廉最近对她的一系列举动,她现在都不清楚她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了,还算不算朋友。
   “他没向我告白之前,我们还是好朋友,虽然我也挺嫌弃他的……可现在,我也不知道!”
    “那你更该去看看他,把这话说清楚!”
   特蕾西心情烦乱,她没有立刻点头答应,也没有拒绝。

    最后,她还是去看威廉了,还提着自己做的一大盒蛋糕。

    按响门铃,她的心情还是有些紧张,但门打开以后,这种情绪瞬间消散了,她甚至忍不住笑起来。
    她从未见过威廉这般模样呢!

   他穿着黑色的兔子睡衣,脸色因为生病而显得苍白,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看上去还真像一只小兔子!
    “特蕾西,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
  威廉比平时低沉了许多,沙哑还带着鼻音,但依然掩饰不住他的兴奋。
    “你可别多想,我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 特蕾西说着将手里的盒子塞到对面人手里:“但你看起来也挺好的,那我就走了!”
    她的话立刻让威廉慌了神,他伸手拉住她。
   “别走,特蕾西,反正你也来了,进来坐坐陪我说说话吧!”
     “松手!”
  特蕾西瞪了眼紧紧拽着自己胳膊的威廉,对方立刻松开了手并低下头,特蕾西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太重了,她不该这样对待一个病人。
   “我很抱歉,威廉,我不是有意吼你的。”
   “我明白,你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威廉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以及一口整洁的白牙。
     特蕾西真有那么几秒在想为什么给他带的是蛋糕而不是胡萝卜。
   
   “那我就走了,蛋糕你要尽快吃啊,这个可不能放太久。”
    “好的!”
   但 特蕾西刚要走,威廉却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他整个人靠在门框上,脸也呛得通红,她真怕他连肺都咳炸了。

  “你这样可不行,我扶你回房去!”
  “……不用了,你快回去,小心……小心我把感冒传给你……”
    威廉一边说一遍咳,特蕾西看他这样,怎么可能离开呢?他万一真咳出血或者一口气上不来……那可就糟糕了!
   “我这个时候走?那还算什么朋友了啊!”
  特蕾西说着抬起威廉的胳膊,将他扶到沙发前坐下,又给他打好水。

  “谢谢!”
威廉接过杯子刚喝一口就全部咳嗽着呛出来。
  “你小心一点,”  特蕾西的衣服也溅了水,她心情有些烦躁,但她还是先拿过纸巾帮威廉擦身上的水渍:“你本来就感冒了,再沾水受凉,要病的更重了!”
    “不怕,有你在这陪我,多重的病也能好!”
    威廉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特蕾西,她主动帮他擦衣服,他心里简直像炸烟花一样开心!
    “这些话,也是凯文教你说的吧?”
特蕾西将纸巾扔入垃圾箱,重新给杯里倒满水。
    “这是我的心声,特蕾西,一见到你,我就情不自禁蹦出这些话了!”
    “你再说我就走了!”
  特蕾西有些生气地转过身。
  威廉立刻就收紧笑容坐得端端正正地喝着特蕾西给他倒的水。

    于是,特蕾西就照顾了威廉一个下午。
   
    而这当中又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吗?下次再说。

(我累了要睡觉了就这样吧各位明天早起写!我天!)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