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主前机】庄园记中秋篇之前机(小甜饼)

其实是小沙雕,我看了一下前机的线,大概可以直接延伸来写中秋了,这也是唯一一对剧情上符合时间线可以直接写的,上次说威廉病了特蕾西照顾他,那么这里就是威廉去给特蕾送月饼吃了。
里面有涉及安咎的剧情,但是因为情节比较少,我不会打tag的,还有一些别的cp,不过都会单独写的,祝福我肝的完吧!
感觉写的很沙雕很腻歪……

正文
    上次上病的时候,特蕾西照顾了威廉一个下午,当然,虽然那个下午并没多愉快,对两人来说还都有些尴尬。
    因为威廉为了制造欢乐的气氛将蛋糕的奶油抹到了特蕾西脸上,这后果自然是换来了特蕾西的一顿猛锤。
    不过威廉也算幸运,因为打完之后是特蕾西帮他擦的药,出于愧疚,她还喂了蛋糕给他吃,虽然就一口,但威廉已经很满足了。

   这天,是庄园新来不久的监管者黑白兄弟家乡的传统节日中秋节,黑白两兄弟早在前几天就开始在庄园敲锣打鼓地吆喝,告诉大家中秋节来了,他们还特意向庄园主申请做一种只有在中秋才能吃的美食,月饼。

   威廉没听说过这种食物,但是他很有兴趣去帮黑白兄弟做月饼,他觉得做东方的美食,是一种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毕竟上次,厂长做的那一大桌东方菜,看上去就做工复杂。
    主厨当然是宿伞两兄弟,但是庄园第一大厨里奥自然也加入了,并且因为人手不够,班恩也帮着打下手。
   
    “威廉兄,你捏的月饼太奇怪了,月饼应该是圆形,你用这个试试吧!” 谢必安走到威廉跟前,拿起一个圆形模具压到威廉刚捏好的面团上:“你看,就像这样,你的馅放的多了点,都漫出来了,你可以试着少放点。”
    “大哥,他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你管那么多作甚?”  范无咎在一旁看着,但他最终受不了,这个前锋为什么贴他大哥那么近?只是教捏面而已,怎么手都快碰一起了!无咎越想越气,手里的面团已经被他抓成了扭曲的形状。

    “无咎,你干什么?我们是做月饼,又不是擀面条,”  必安笑着走近无咎,他当然看出了他兄弟的心思:“还是让兄长我来教你!” 必安轻轻覆上无咎的手背,手贴手地教他揉面团:“这样才对!”
    “我知道,我又不是不知事的三岁孩童!” 无咎说着要抽出自己的手,但必安却握得更紧。
   “在兄长眼里,你就与三岁孩童无异,” 必安说完还宠溺地揉了揉对方鬓前的碎发:“看看,头发都乱了,还说不是小孩儿!”

   威廉揉着面,但是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了,他实在受不了这打情骂俏的腻歪两兄弟,只想快点烤好月饼给特蕾西带去,不过至于揉头发这点,他还是很羡慕谢兄弟的,毕竟特蕾西平时连头盔都不摘,更别说去摸她的头发了!
  
   里奥和班恩学的快,人也勤快,一下就烤好一盘又一盘的月饼,威廉望着那油汪汪金灿灿的像盛开的花朵一样的饼,他想特蕾西一定会喜欢,于是他也开心专心合面,他要做出一盘别具特色的月饼送给他最爱的特蕾西。

    终于,忙活了一个下午,月饼终于做好了。
    黑白兄弟请来庄园众人,为大家分发月饼,他还特意嘱咐一个人最多只能领六个。
     但是先来的奈布,库特还有瑟维可不管这些,他们一个人抱起一盘子就往回冲。
    这可让忙碌了一下午的黑白等人脑袋都炸了!

   威廉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护月饼,他特意做给特蕾西的,可不能被抢走,他立刻端了自己的那盘也跑开了。
    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之中。
   
   好在准备来领月饼却意外看到这一切的菲欧娜及时地记录了一系列过程。
    据说,班恩做给幸运儿的月饼被瑟维端走了,他纯粹是觉得小鹿形状的月饼很可爱,后来菲欧娜去进一步采访当事人的时候,瑟维还表示差点被班恩勾中,好在有惊无险。
   当然,库特抢到月饼的过程也是惊心动魄,但他说抢月饼不是为了给自己,是为了发给庄园里面和自己一样的单身人士,因为过节,他自己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只好发月来慰问,可里奥表示他做这么多月饼就是为了发给这些单身人士的,他还强调正因如此,每只月饼上面都印了一只小狗。
  而库特先生在发现这一事情当即丢了月饼昏倒在地。

   当然,抢月饼的第一先锋,就是奈布·萨贝达先生,但是菲欧娜并没能成功采访到他,据说她受到了神秘威胁,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只能略过这位为了抢到月饼不惜流鼻血的庄园第一勇士。
  
   菲欧娜只好去采访威廉,但是当时威廉正在和特蕾西一起吃月饼,两个人看上去十分开心,特蕾西甚至还喂对方吃月饼,这罕见的一幕当然也被菲欧娜的镜头捕捉到了。
  
    但事后特蕾西却并不开心,还要菲欧娜删掉照片。
  
    “可是特蕾西,我的确看见你们在笑着互喂月饼啊!”
    “那是我们打的赌啊!” 特蕾西气冲冲地咬了口手里的月饼:“我们比赛互吃月饼,谁吃的慢一点,谁就要喂对方吃月饼,还要给泡茶喝,可我最后一块月饼是兔子形状的,太可爱了我舍不得吃!”
   “所以你就输掉了比赛?”
   “是的,我和威廉先生绝对只是单纯的友谊关系!”
   “可既然这么,为什么要答应这个比赛呢?”
   “因为我觉得他会输掉!”
   “这么说,你是希望威廉喂你吃东西了?”
  菲欧娜的步步紧逼弄得特蕾西有些心烦,但她还是回答了,不然这个庄园第一小八卦肯定又要在《庄园日报》上乱写了!
     “没有,我答应是因为愧疚,因为上次我去探望威廉的时候,我打了他,所以我才答应了!这才是我答应的原因!”
   “我知道,你不用再强调,”但菲欧娜很快意识到事情不对:“你是说,你去过威廉先生的家?”
   “朋友生病去探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你为什么要打威廉呢?”
   “因为他把奶油抹到了我的脸上,那可是我亲手做的蛋糕啊!太可恶!不吃也不能这样浪费!” 特蕾西咬牙切齿地嚼着月饼。

   菲欧娜很是震惊了一会儿,但她觉得再问下去就要惹怒这位机械师了,于是她选择离开。

     到了中秋节晚上的庄园聚会,大家见到了鼻青脸肿的威廉,还有怒气冲冲挥舞手里报纸的特蕾西。

    “你怎么不怪菲欧娜乱写呢!”
   “要不是你抹我奶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特蕾说完又往威廉身上锤。

    “菲欧娜,这到底怎么回事?”
  其他人都不解,这两个平时关系不错的人怎么吵起来了。
   “看今天的日报就知道了,威廉·艾利斯先生病重,特蕾西·列兹尼克小姐携亲手所做蛋糕前往探望,” 艾玛看众人不解,凑过来解释:“还有照片,你知道吗?是特蕾西喂威廉吃月饼!”
   “啊?这么说他们是在一起了吗?”
  “那我可不敢说,日报上写的是朋友情深,但是嘛,我还是觉得他们在一起了!”
   “其实他们本来就很配啊!”
  人群顿时开始叽叽喳喳地谈论,威廉和特蕾西当然都听见了,威廉还好,但特蕾西就气得跑开了,威廉自然是追过去了。

  但至于他追没追上特蕾西,那就下次再说了!

 
   
   
   
   

评论(5)

热度(36)

  1. ほり*星烾尘炚 转载了此文字
    哭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