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主裘医】冰火之歌第二章(刀虐?甜糖?)

我天我终于写完了,前段时间肝别的稿子去了,然后这一章也写的很痛苦,我会在底下放入第一章的链接,还有你们不要误会,其实这个剧情约瑟夫那样是因为……我在番外剧情提到过的,我们这是裘医,坚定裘不会动摇的……
我今天又是致郁系啊……真的痛苦死了,还有这里也申明一下,觉得我写的不好或者怎么样的你可以不看,可以走,我这个剧情纯粹是自己想这么写就这么写了,你可以骂我刀你们,啥的,但是剧情就是这样,我可以写腻歪沙雕,可以写各种小车车,但是我不希望我塑造的人物只是一群追求肉体快感的木偶,我在给他们注入灵魂,在想怎么塑造
最后还有一点,中世纪,宫廷小丑,落魄贵族这些元素真的是我自己百度的,和裘克某金皮毫无关系,非要说那就是我毒奶,然后奶对了行不?谁要敢说我这个裘克是按照金皮写的,我拉黑不谢,有些玩笑我不喜欢也开不起,你也别和我开,我预计一下,第四章会是大甜糖,这个系列以后会加入更多cp的,下面正文

正文

  噩梦就像暴风雨夜海面掀起的巨浪,一波接一波侵蚀着艾米丽的身心,哪怕点再多的熏香,喝再多的药茶,也无法使她内心平静,好几次她都哭喊着惊醒,甚至还会发疯般跑到甲板上尖叫,她披头散发的模样让守夜的水手还以为见到了女鬼,吓得连滚带爬去敲他主人的房门。
 
  约瑟夫听到消息只能无奈起床去安慰艾米丽,可她见到他就变得更疯狂了,甚至还爬上围栏要往海里跳,约瑟夫和其他船员费好大劲才把她弄下来,有次艾米丽挣扎得太用力,还撞伤了头,约瑟夫也没好到哪去,他的手被艾米丽咬破,只能戴手套来遮住那一圈深深的咬痕。

  “滚开,别靠近我!”
  艾米丽使劲挣扎着,她今晚又发疯了,约瑟夫将她紧紧扯住,生怕一松手她就跳进那浑黑的海水中消失不见。
  “你冷静一点。” 他像安抚受惊的猫一样抚摸着她的头发,艾米丽却哭喊着要挣脱。
  “不,走开,别伤害我孩子!”
  “艾米丽,艾米丽!” 他紧紧抓住她海水般冰冷的双手:“没人要伤害你孩子,我们先回去吧。”
  “不,我看见了,有人捅了我一刀,我腹部和手上都是血!”
艾米丽似乎崩溃一般,她绝望地嘶喊,浑身不停颤抖,约瑟夫看到她害怕的模样,心也跟着一阵揪动,他立刻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并轻轻拭去她脸颊的泪痕。
  “那只是梦,艾米丽,” 他将她揽入怀中轻声安慰:“只是梦而已,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  约瑟夫温暖的胸膛也的确让艾米丽感到安全,她便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当她彻底冷静后,她立刻推开了他。
  “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失神,” 她抹去眼角残留的泪滴,将外套脱下递回约瑟夫手中:“我会没事的。” 她转身离去,却突然感到双腿发软,眼前也变得一片模糊,很快,最后一丝光亮都消失了……

  再睁开眼时,艾米丽看见了坐在床边望着自己的约瑟夫。
  “给你,喝了会好些,我刚刚煮的,知道你不喜欢太甜,放了片柠檬调味。”
  约瑟夫递过手里的茶杯,上面印着粉色的百合图案,看来这位绅士真的很喜欢百合花。
  “谢谢。”
  艾米丽接过茶,只象征性地抿了一小口,就捧在手里一动不动,也不再说话,甚至头都不抬一下,只是偶尔眨眨眼睛,仿佛她是一具没了灵魂的木偶。
  “艾米丽,你有心事可以告诉我。”
约瑟夫终于在这种沉默而怪异的氛围中失去耐心,但这次艾米丽接话了。
  “装什么好人,你就是那个捅刀的刽子手。”
  她平静的声音透出浓厚的恨意,手指甲掐得茶杯发出细微的声响。
  “那么,你刚刚还靠在我这个刽子手怀中哭泣呢。”
约瑟夫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似乎在挑衅对方容忍极限,果然,艾米丽冷笑着抬手将杯中茶水全泼向他的脸。
  “滚!” 
她将茶杯摔到地上,伴随清脆的声响,碎裂的瓷片仿如无数利刃刺向她的心,割裂的痛疼得她眼角淌落一串温热的泪。

约瑟夫望着眼前女人的举动,这和她往日优雅的淑女形象相差太远,除了浑然天成的忧郁气质,几乎就是两个不同的人。
  但她越这样表现,约瑟夫想要征服她的欲望就越强烈,柔弱敏感白兔外皮下隐藏的,原来是一匹桀骜倔强的狼,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挑起他的兴趣了。
  “我知道你想保住这个孩子,” 约瑟夫凑近怒火中烧的艾米丽,她厌恶地向后挪去,但约瑟夫却摁住她肩膀让她无法动弹:“可是这会惹来许多麻烦,艾米丽,我这是在帮你。”  
“帮我?”艾米丽抬起头,含泪的眼眸晶莹似玫瑰瓣上的露珠,如此脆弱易碎,就像她本人一样,但她的语气却比根茎上的刺还要尖锐:“帮我成为扼杀我孩子的凶手吗?”
    此刻,她想到裘克之前的告诫,约瑟夫是一个无比危险的人,她对他也的确有所提防,可没想到,他却要对她腹中的孩子下手,这一次,她何止坠入深渊,她感到像掉落深海,就这样一直沉下去,不知何时到底,她能做的,就是眼睁睁望着阳光透下,却离波光粼粼的海面越来越远。
  “你先好好休息,这事再说。” 约瑟夫轻抚过她的肩膀,艾米丽再也忍不住了,她厌恶地甩开他的手:“别装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歇斯底里的怒吼却并没让约瑟夫生气,他只是轻笑着勾过她额前一缕垂下的发丝绕上手指,这暧昧的举止让艾米丽心颤,她瞪着他,但最终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推开他。

   “艾米丽,办法倒是有,”他俯身贴近她耳畔:“如果这个孩子是我的,他就能活下来。”
   约瑟夫的手覆上艾米丽的小腹,隔着薄纱的温热惹得她浑身发怵,她实在受不了:“无耻,不要脸!”
   艾米丽气得发抖,她真想狠狠地扇他一巴掌,可不知为何,她最终也没人下手,破碎的露珠就这样肆虐过玫瑰般姣美的脸,也许是出于怜惜,也许是别的情愫,约瑟夫居然吻上了那娇柔的玫瑰,滚烫的脸颊突然有了温软的触感,艾米丽瞬间惊得忘记呼吸。
 
   也许这吻太过美妙,约瑟夫有些沉浸了,他的唇沿着艾米丽精致的脸廓一路向下,吻在她散发着淡淡花香的白皙脖颈间,他的手也沿着她的腹部向下,隔着轻薄的裙子一点点抚向大腿内侧,艾米丽感觉自己灵魂都出窍了一样,她完全僵在那,直到约瑟夫的手要滑到腿根处,她才终于反应过来。
    “滚开!别碰我!” 她用力地推开他,拉过被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滚!” 她咬紧颤抖的嘴唇,镀着泪雾的眼折射出恨意的光芒。
   “对不起,我有些失控了,艾米丽……”约瑟夫的话还没说完就艾米丽打断,她的唇都咬出血:“滚!别再来烦我!” 约瑟夫还想说什么,但他怕艾米丽做出傻事,最终,他一言不发的推门而出。

  可艾米丽心中的怒火还没有平息,她抽过身下的枕头朝门上掷去,眼泪似暴雨在脸上肆虐,她觉得自己一直被眼泪和血腥味浸泡,似乎她自己就是血和泪做成的,补塞在一具脆弱易碎的躯壳里,再填入一个忧郁与悲伤拼凑成的灵魂,最后,安上一颗割裂破碎的心,这才成了她,艾米丽·黛儿。
  金丝鸟尚有一双翅膀去飞翔,即便囚于笼中,尚有一丝力气去反抗,可她呢?艾米丽将头埋入膝盖间,这是她现在唯一的避风港,她孤零零的藏在这小小的港湾,没有人能回应她悲戚的呼喊,也没有人能抱她入怀给她温暖的胸膛,以前,至少她还有……还有裘克啊!他会替她去教训那些嘲笑羞辱她的人,他会在她面临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拦在她跟前,但他也的确对她很坏,逼她在厅堂穿暴露的睡衣,强迫她吃厌恶的食物,找别的女人来气她甚至强行要走她的第一次……可他,也的确在保护她,就像那囚笼,禁锢她的自由,铁网扎的她遍体鳞伤,可外界也伤不到她一丝一毫。
  “裘克……裘克……” 艾米丽仿佛嚼骨吞血一般念叨着这个名字,她恨名字的主人,她离不开这名字的主人!她捂着自己发痛的心脏,在被子里蜷成一团,她好想见他,见这个有着恶魔般眼睛整日疯癫的男人,见这个让她怨到发狂却又思念到入骨的男人!
    艾米丽就在这悲痛的哭泣中阖上了疲惫的眼睛,现在,也只有梦能给她带来一丝安慰了!
 
  在迈尔斯爵士庄园里度过的几天里,裘克没有一刻不是想着复仇的,奥尔菲斯一直在劝他冷静,但他心中的怒火怎么能轻易平息,要把莱利家族每一个人的头砍下挂在宫廷前的城墙上,也许他才会真的的冷静吧?可奥尔菲斯说的对,他没有右手,又如何同那些训练有素的皇家禁卫军对抗?他有些后悔,以前没好好用左手练习剑术,虽然他讨厌约瑟夫,但他此刻真希望这白毛崽子在这,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涅普斯左手剑术也是十分精湛的,谁叫他们家族,几乎都是左撇子呢?
  裘克只能对着铁皮人疯狂练习剑术,奥尔菲斯也会与他对练,可这进度太过缓慢,而他恨不得马上就冲去皇宫找莱利家族报仇。
  “裘克先生,你不要心急,庄园虽然被烧,但你和约瑟夫先生是分两路回去的,说不定他接走艾米丽了。” 奥尔菲斯尽全力安慰裘克。
  “这么多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你以为我会相信?” 裘克举剑用力砍向跟前的铁皮人。
  “美智子夫人的眼线今早带回消息,我们的庄园完全烧毁了,莱利的军队守着,回去是不可能的。”
  裘克拿剑的手抖了抖,他一剑劈向铁皮人的脖间,剑刃嵌入铁皮之中:“我会想到办法的!” 他拔出剑,锋利泛光的刃面映射出他满眼的恨意。
  “裘克先生,我知道你复仇心切,可你得耐心等待时机。”奥尔菲斯一说完就被裘克揪住衣领,剑掉落的声音是那么刺耳,敲击着裘克的心,他更烦躁了:“我不想等待,我要他们的命,所有人的命!”
  奥尔菲斯的话在喉头滑过一圈最终咽回去,裘克现在还处在复仇的怒焰之中,他说什么都没用。
  裘克瞪着他,最后松开了,他捡起地上的剑继续砍向铁皮人,奥尔菲斯退到一边。
 
    “裘……裘克先生……” 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响起,练习被打断,裘克不耐烦地转过身,穿绿裙的女孩正谨慎地望过来,眼睛还露着几分怯色,就像前几次一样,显然,她还没从第一次见他受到的惊吓中缓过神,以至于每次遇见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胆怯模样,在被各种粗暴对待后还能直视他眼神的,只有他的艾米丽了,她果然是独一无二的天使,可现在,他却失去了她,想到这,他的心就更乱更躁了!
    “……美智子小姐请你们用餐。” 艾玛的声音有些抖,她真的害怕这位狂躁易怒的裘克先生。
    他来的这几天已经摔坏了不少东西,玻璃瓷器,水晶玉饰,但美智子夫人居然由着他的性子来,艾玛知道夫人和迈尔斯爵士的争权计划,但她实在不明白,一位如此暴戾癫狂又出身低微的人,能做成什么大事?还花费那么多心思将他救回,又满足他的各种无理要求,兰花熏香换成了迷迭香,后院的蝴蝶兰全换成了玫瑰,连早餐都要多加一道甜点奶油泡芙,最怪异的是,这位裘克先生并不吃,而是捏在手里把玩。
 
这么一个举止奇怪又易怒的人,艾玛躲都来不及,可美智子夫人偏偏派她去向裘克先生传达各种消息,还有给他断裂的右手包扎换药,给他清洗衣物,她都快成他的专属仆人了,不过裘克每次都轰走了她,并喊来贴身管家奥尔菲斯,这样也好,她能剩下时间去做别的事,还能少挨些骂,生命也不至于处在危险之中,裘克先生就像炸药,艾玛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做错事,他就会把自己炸个粉身碎骨,连渣滓都不剩下。
 
  奥尔菲斯看裘克又要动怒,立刻抢先一步回答:“知道了,我们一会儿去,艾玛你先去回复美智子夫人吧。” 艾玛行礼告别后一路小跑离开了,再多待一会儿,她怕自己命就没有了。
  “你走吧,我不想去。” 裘克举剑刺向铁皮人心脏位置,奥尔菲斯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你来的这几天就没怎么进食,你的伤口还没好,每天又这么拼命练习,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很好,不需要你担心!”
  “美智子夫人等你很多次了,你老这样不好。”
  “她爱等,就让她等着!” 裘克面无表情的继续挥剑,奥尔菲斯再也忍不了了:“给我停下!”他拉住他:“我们这是在迈尔斯爵士的家里,你不能还像以前一样任性!”
     裘克甩开他拉扯自己的手:“所以你想说什么?我必须像条狗一样听他们的?这里一切都令我厌恶,我还不想待在这!” 裘克也愤怒到极点了,没有艾米丽,什么都没有意思,要不是为了复仇,他早就了结自己了,既然他心中唯一的光都已经离开,他待在这个厌烦的世界也没有意义了。

   “艾米丽小姐可能活着,你和约瑟夫先生是分两路回去的,也许他接走了艾米丽小姐。” “你说什么?” 裘克立刻抓住奥尔菲斯的胳膊。
  “你别急,我只是推测,我待会再去打探消息,” 奥尔菲斯拍着裘克的肩膀安慰道:“你先冷静下来,吃点东西,我下午就去打探。” 裘克松开了手,他沉重地叹了口气,即使艾米丽还活着,那她也和约瑟夫待在一起,这个白毛崽子,在他家住的时候,目光就没离开过艾米丽,现在不等于羊入虎口,裘克只觉得浑身难受。

    “我要去密涅瓦!现在就去!” 奥尔菲斯以为劝好了裘克,没想到他变得更疯了,他立刻阻拦:“外面都是莱利的军队,你出门就会被抓,你不要急躁!” “我不管!” 裘克推开他就朝外面冲去。

    “裘克先生,艾玛请你去餐厅,怎么这么久不来啊?” 一个玲珑妖媚的身影拦在花园入口处,挡住了裘克的路。“滚开,我要去密涅瓦!” 裘克冷眼盯住跟前的美智子。
  “你没有船,怎么去?” 美智子被裘克不经思索就说出的话逗笑了,不过她相信他头脑发热是因为爱情和复仇占据了他的心,他会恢复的,时间最能抹平伤痛,这点她很有经验。
  “我能抢到。” “你不要再逗我笑了,这不是皇宫,你不用扮小丑!”美智子说着伸出纤细的手指抚过他的肩膀:“你安安静静的等待,能去密涅瓦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去。”
  “我不喜欢被人碰,尤其是女人,你这样的女人。” 裘克打掉她的手,冷冷地甩出一句话。 “我这样的女人?裘克先生,你越这么说,我倒越想碰了呢!” 红蝶的手贴上裘克的脸庞,他硬朗的轮廓仿佛要将她皮肤划伤一般,但她喜欢这种触感,裘克仅有的左手一下就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推出去,美智子差点没站稳摔到地上,不过她很快就又露出标志性的微笑:“怪不得艾米丽喜欢你呢,这样的男人,谁不想征服呢?”

   “她和你不一样!”裘克的手一下掐上她的脖子:“你不配提她的名字!” 裘克紧了紧自己的手,美智子连呼吸都困难了,要不是奥尔菲斯过来拉开裘克,她真的会被这个疯子掐死!
  “美智子夫人,太对不起了!”奥尔菲斯赶紧道歉。
  “没事,”美智子整理好衣饰,又恢复笑容:“裘克先生,我只想你清楚,杀了我,你就永远报不了仇了!” 美智子头也不回地走了,但是裘克每一次抗拒的表现,都更激起她心里的征服欲,拒绝她美智子的男人,还真没几个,她会把他弄到手的,她会把他变成她的专属玩物!
  “裘克先生,你刚才太冲动了!” 奥尔菲斯望向裘克,他正一言不发,脸色冷得似雪天房檐上结的冰。“她自己不要脸!”
  “你不能这样,得罪了美智子夫人,就是惹了迈尔斯爵士。”
   “我怕过谁吗?” 裘克的反问让奥尔菲斯语塞,他的主人的确没怕过谁,要说真的怕,也也就是艾米丽小姐了。

   裘克沉默着离开了。
 
  奥尔菲斯无奈地叹口气,希望下午能打探到有用的消息,不然裘克,他真的可能发疯到屠光整座庄园。
  
   已经阴云密布了这么多日,是时候天晴了吧?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