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黄医】返生的欢宴上部分(返生x欢宴 刀片预警)

这篇本来是答应代码太太,下部分会在过年前补起来的,然后我就彻底走了,因为这是我唯一补得起来的一篇了。

 在文章里面,哈斯塔的古神不是旧日支配者那种,而是一个居住在深渊的海,这里面还涉及到冒医友情向的剧情,是纯友谊那种,突然觉得冒医友情向佣医友情向很好吃,文里面还出现了玛尔塔,我个人是想写空医一点点剧情,因为我吃all医,而空医,我觉得就是很好吃的一对了  

另外这个要写成系列,这是该系列的第一部,整个系列叫  Lady Supernatural,但是现在不写了我坑掉了。

灵感来自古墓丽影,剧情是讲艾米丽和她的伙伴们一次次冒险,所以整个系列是all医,只不过这里是黄医

  南岛语系 考察自百度: 南岛语系是世界上唯一主要分布在岛屿上的一个语系,包括1200种以上的语言(摘自百度百科)

 (因为写海洋传说,参考一些航海部落的语言,文中南岛语系这个术语,顺便科普)

雅格纳   卡瓦酒,来自波利尼西亚文明,感兴趣自行百度  

蒂阿瑞花   塔希提岛的特色花,塔希提也就是波利尼西亚群岛  

  Tiare(蒂阿瑞)是一种香气芬芳的白花,塔希提人说,只要你闻过这种花香,不论走得多么远,最终还要被吸引回岛上去,这是塔希提给你的信物  (摘自百度)

莫诺伊精油  蒂亚蕾花,也就是蒂阿瑞做的精油  

纽大是纽卡斯尔大学  英国最好的医学院

   (以上皆为百度内容)

关于埃及木乃伊那里,是《木乃伊》电影的玩梗,后面的龙也是《他是龙》玩梗

正文    

    那座有着古老辉煌文明的岛屿,就位于太平洋的中部。  

  岛上的遗迹经过漫长岁月的磨蚀却依然完好地保留。  

  岛上的原住民说,这些宏伟的庙殿和雕像,都是为一位古老的神明所建造——被岛民的祖先称为“深渊之主”的海洋之神哈斯塔。   

   艾米丽一听这名字就来了兴趣,她一向喜欢神话故事,那天上飞的喷火龙,地上跑的独角兽,水里游的大鲲,她都爱得不得了,若是这些故事再伴上浪漫的爱情作作料,那就是一顿美味的传说欢宴,她很乐意下嘴一品。   

   一旁的库特就没这么开心,作为整个考察队唯一对南岛语系颇有研究的语言学家,也只能由他来当翻译员,可那些遗迹就像磁铁般更具吸附力,就像踏着一双橡胶底的鞋,他也无法成为绝缘体,若能去集市逛逛,去那些穿着羽毛和珠子串起的衣服的头上扎着大花的老奶奶摊位,买些小食吃,他也很乐意。

老奶奶们双手颤抖地将裹了油的面板扔到锅里炸得金黄,噼啪作响的声音馋得库特口水都差点滴到那锅里——幸而艾米丽拉开了他,不然免不了被站在老奶奶身后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按在锅底拿比岩石还大还硬的拳头一阵猛锤。  

   但库特现在就开始不耐烦了,他就开始跺自己的脚,像海滩边叽喳跳跃的海鸟一样,不,比那还要烦人,艾米丽是想绑了他那双脚直接丢海里去的,但他没这么做,她只是同样不耐烦地叉腰看向这个焦躁地如暴雨将至前的乌云一样翻滚的同事。

    “好吧,库特,我知道你不想待在这,可是再一小会儿就行,之后我们就去考察遗迹,然后买堆吃的,你还可以去喝雅格纳。” 雅格纳,库特爱雅格纳,他刚刚在集市上尝了一口,就挪不动步子了。

   那是一位热情的姑娘给她的,那姑娘头上戴着一朵好看的蒂阿瑞白花,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库特一看到他,就想到了在 塞纳河畔看过的月光,那似水一样的眸子伴着热情的招呼声,库特就接了那杯酒喝了一口,之后就全喝光了,还给了姑娘二十法郎,姑娘就立刻又给他倒了好几杯,但他刚放到唇边就被艾米丽夺下,她拖走了他,但库特就想,待会翻译完,他就要跑回去喝酒的,艾米丽的话正中他的心思,他点头同意,  “但就十分钟,十分钟你要是还不问完,我可不管了!”      

  可艾米丽还是和当地人聊了将近一刻钟,才不舍地离开,她倒是想继续问下去,但真要真惹怒到这位语言学家,她就别想再考察到更多东西。     

   深渊之主哈斯塔,一位拥有非凡力量的海洋神明,他的神力一直庇护这座岛屿,即便现代,很多出海的渔民依旧信仰,但神力不能白白赐予,海神需要回报,一座又一座奢华瑰丽的神殿由此建立神殿,神却不满足于此。    

    神也需要伴侣,就像天神宙斯需要赫拉,海神涅柔斯需要多丽斯一样,哈斯塔需要一位妻子, 住民们在新年的前一夜,挑选一位美貌年轻女子献祭。  

    那天,少女用海盐洗净身体,又用莫诺伊精油擦遍全身,穿上洁净的嫁衣,头戴珍珠珊瑚发冠,祭司们就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道具,嘴里也念叨着奇怪的咒语,围着她打转,最后,少女坐上撒满蒂阿瑞花瓣的小木船上,划到水中央静候海之神的到来。   

  祭司们,就在岸边唱诵召唤深渊之主的歌曲,一些身强力壮的小伙也会加入,他们脸上涂着油彩,戴着珊瑚雕刻成鱼形的面具,拿着长戟在海边呐喊——用他们铿锵的声音呼唤他们伟大海神的名字,为姑娘的最后一程护航,那么海里的其他怪兽就不会前来冒犯。  

   艾米丽将手里的笔记本翻的划拉作响,但库特似乎厌倦这个故事,他刚刚翻译的时候也知道了,  “说得再怎么好,终究是野蛮行径!” ,活人祭祀,这可怕的经历他不愿多听,他想到了在墨西哥的时候,亡灵节那天遇到的裹着麻布的古怪老婆婆,她手上纹着奇怪的符号,大概就星辰月亮一类的,发黑的牙齿透着一丝诡异,她的一只眼翻白,但就这么个老婆婆,用阴森的语气对他说话。

    她说,“年轻人,走路小心些,不要撞到你旁边的先生”,可他旁边站的明明是艾米丽,哪里有什么先生,他吓得就要跑,艾米丽却来了兴趣,她就问老婆婆这,又问问那,最后她笑着拿出钱包,准备将里面的钞票全给老婆婆,库特当时惊讶地嘴都颤抖的歪着不会说话了,他只能用手挡住艾米丽,不让他天真单纯的同事给钱。

    他喊着,“别糊涂了,她一定是会催眠术的”,老婆婆却只是笑呵呵的摆摆手,拒绝了艾米丽的钱, “我老婆子一辈子,最不缺的就是钱,我是缺的是有缘人”,老婆婆就那样继续笑呵着,举着自己的小拐杖颤歪歪的走远了,库特和艾米丽盯着盯着,目光送老婆婆远去,但他们很快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婆婆走到一堵矮墙前,但丝毫没被一样,就那样走了进去,仿佛那里什么都没有。

    这样光怪的事情却激起艾米丽的探索欲,于是这个爱旅行的姑娘,就开始了自己的超自然探险,还组织一群好友同她一起满世界神秘地方的跑,他们也的确去了太多神奇的地方,经历了一些奇幻的事情,有好几次还是死里逃生,库特就大喊着不干了,不管艾米丽,奈布和玛尔塔怎么笑话他,他都说不跟着来了,但后来每次出发,他都是第一个到机场的人。

    艾米丽真的是疯子,也许学医的都是疯子吧?库特是这么猜测的,艾米丽,艾米丽·黛儿,这只是她身为考古学家这一身份的化名,她真名是艾米丽·黛儿·琼斯,是琼斯家族的千金,她是可以去参加女王生日宴的小姐,是可以被王子邀请跳舞的人,可她就往那深山丛林跑,就要往那荒漠戈壁跑,就要往那火山口撞往那深海底潜。

     这样一个姑娘,从最好的医学院纽卡斯尔毕业,自己开诊所,又去找好友玛尔塔·贝坦菲尔,一位军人世家的姑娘,学习驾驶飞机,又去贝克街找到了那个退休的本已经想疗养在家的雇佣兵,也不知她怎么就劝动了这位奈布·萨贝达先生,居然就真的和他们一起来冒险了,至于库特,他的父亲是艾米丽最喜爱的语言老师,他从小就在她家的城堡里玩耍,是一起长大知己知彼的好伙伴,不对,不该这么说,库特先前可不知道,他的挚友艾米丽,是一位这么胆子比挂在天上的月亮还高,比海水还广的女孩,她可是连蟑螂都会怕的尖叫的。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已经是铁杆四人组了,不管去哪儿,少了其中一个,这就一定是一场失败的冒险,库特也跟着他们学了一些技巧,但他还是特别惊讶,艾米丽这样一个本该待在闺房里好好学文字学礼仪的女孩,居然能在地下酒吧毫不眨眼的揍趴两个言语轻薄了她的大块头男人。

    艾米丽是向奈布学习了格斗,库特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强,比他以前所认知的要强百倍,跟着她去冒险,是能有保障的,艾米丽也的确是最优秀的队长,她有金子一样柔韧又闪耀的心,在最苦难的时候,带着大伙度过一次次难关,库特现在都记得在南美的丛林里被困住没食物时,是艾米丽鼓励大家,在阿拉斯加遇到恶劣的暴风雪天时,也是艾米丽带着大伙逃脱险境。

   库特封她为神,玛尔塔和奈布也称她为神,她总能在命悬一线之际找到生的希望 ,她是暗夜闪烁天际的启明星,她是瀚海迷雾中点亮的灯塔,她身上燃着太阳的炽热光芒,她天使般的羽翼展出最强劲的力量,为她的伙伴造一座生命的栖守,只要她在,他们就不至丢了命,库特甚至怀疑命运三女神的纺线就藏在她的里衣兜里。

 但这次, 这次就更疯狂了,他们来到这座岛,却只是因为艾米丽在一个月亮圆到有点不正常的晚上,做了一个极其不正常的梦,她说那是来自太平洋中心海神的召唤,那儿有座岛,岛上有古老的遗迹,还开满白色的芳香小花,她听见海神对她呼唤“回来吧,我的莉迪亚” ……

   已经看过许多奇事的库特没有被吓到,他只是觉得这事太蹊跷,他想到那次去埃及,古老的墓穴里复活了一个千年的木乃伊,将艾米丽掳去了墓穴说她是他的王妃,他们要再次举行婚礼,召来阿努比斯军队,让世界再次属于他们。

  多么疯狂啊,库特一想到这事情就感叹,太疯狂了,他们成功灭了这个木乃伊,库特现在都能想到当时念《太阳金经》里那些象形文咒语时颤抖的双手,好在最后,在一个骷髅军要把刀刺入他喉咙前,他念完了咒语,木乃伊和他的骷髅傀儡瞬间化成了灰,阿努比斯军队也就没有被召来。

   这次又来了个海神召唤艾米丽,库特越发觉得,那些神怪是不是都和艾米丽有渊源,下次准会飞来一条龙把艾米丽抓去悬崖边的洞穴当妻子,不过传说这些龙,吃水果都是不剥皮的,他不确定艾米丽的胃受不受得了。

  反正,他们就来了太平洋中央,还真找到了这样一座岛屿,古老的文明在岛上似乎从未断开过,这里的人在保留风俗的同时也接受着外界的文化,可发现这座岛的人真的不多,他们来的时候,一个牙齿染黑的老婆婆就望着他们笑,“又来了一批有缘人”,库特就想到了墨西哥遇见的老婆婆,这事太怪异了,他认为这是不祥之兆,艾米丽却丝毫不在意甚至变得兴奋,如果有什么大事要发生,那就尽管发生好了,她是差点当了木乃伊老婆的人,她还怕什么呢?

   但库特现在知道了,这个岛千百年前的时候,流行活人祭祀,那他就只想离开,他还想带着队友们一起离开,要是艾米丽被岛上人当了什么“圣女”,非要拉去祭祀给她梦中的海神,那可真就奇了,奇到连命都玩完了,库特真的想现在就走,但他一想起那个对他微笑的甜甜的姑娘,姑娘手里的碗装着甜甜的酒,他就又犹豫不决了。

    艾米丽就比他坚定多了,既然来了,她就非要探个究竟,她相信那个梦,它真的指引他们找到了这座岛,岛上也真的有她梦中的海神,当她一看到那立在海湾的雕像,她就涌出了泪,那是她梦里海神的模样,他就那样从冰凉的海水中浮出来,比海水还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额头,“回来吧,我的莉迪亚”,那触感真实的不像梦境,艾米丽醒来时摸到了湿透的枕头,她脸上也满是泪痕,看到雕像时,她又哭了,伙伴们还以为她是太激动了,可她心里清楚,那千百年海风中磨蚀的雕像,承载了段千百年前悲伤的故事磨蚀了她的心,那一瞬间她感到疼痛,感到沧桑,心一紧就落了泪。

海神的名字是哈斯塔,她每念一遍这个名字,心就跟着颤抖一遍,这一定有渊源,她听了那个故事,多次冒险积累的经验,她能肯定,这莉迪亚就是她,她也是那被选为海神的妻子送去海里的众多少女中的一位。

  没错,很多很多位少女,她们有自愿的也有不情愿的。

  那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祭司们守在海边看随海浪飘来的一只大蚌壳,蚌壳里没有一颗蓝到若星辰闪烁的的珍珠,她们就知道海神不满意她们选中的少女,要再选一次。

  一位又一位少女被送去了海底,一次接一次打开空空的蚌壳,直到那次,岛上没人再愿意供出自己的女儿了,族长就要所有的少女站成一排抽签,但拿到签的那位少女哭得死去活来,她已经有爱人了,她不愿去那冰冷的深海,即便是作为神的妻子,还有那些有去无回的少女,谁知道她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位穿黑色衣服的美貌少女就在这时候站出来,她自愿去当海神的妻子,祭司们望着少女,她们记起去年就是她的姐姐被送去的,她说,既然她姐姐被献给了海神,那么她也该如此。

   黑衣少女就这样被送去海里,她出行的那天岛上所有的人都来围观,这位少女,身披华丽的婚衣,坐着小木舟来到海中央,她的美,就似天上的星月,她的美,就似海里的珍珠,这样一位美丽的少女,就要去做海神的妻子了,爱慕她的年轻小伙子纷纷落泪,他们已然失去了机会,但有那么一个年轻人,突然从人群里冲出来,在她乘上小舟前,他抱紧了这美丽的少女,还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那个男人很快就被祭司拉开。

   他爱少女,少女不知道自己爱不爱她,少女却是在意他的,但他从未向她告白,从未,直到她要去海里,成为海神妻子的那天,他才有终于冲出来,给她这最后的一吻,最后的告别。

  艾米丽认为这一段可能只是那些岛民添油加醋,或者当时的记录者添油加醋,毕竟谁不爱深情却凄美的爱情故事呢?但是文献资料已经找不到了,只剩下遗迹石碑上的雕刻和岛民们从祖先那听来的故事,但石碑上会刻这一段故事吗?艾米丽不太确定。

  她就想着这事,和库特一起朝遗迹方向走去,奈布和玛尔塔早早就到了那儿开始考察,库特还因此抱怨艾米丽非要缠着岛民问这问那,耽误时间。

库特是不会理解的,他永远觉得刻在石头上写在古书上的,比从原住民口里听来的要准确,这年头,以讹传讹的事情太多了。

  艾米丽就不一样,她愿意听那些岛民说故事,总会收集到有用信息的,世上没有什么会是空穴来风,她深谙此道,她的梦带她来到了这座岛,那就是最好的佐证。

  
   莉迪亚,她就在心里默念着这名字,想着出了神,也完全忘了看路,直到撞到了人才清醒,她抬起头,却望到一双琥珀样黄的透亮的眼,她的心顿如海面上翻腾的浪花拍打礁石一般,她确实见过这双眼,就在她那神秘的梦里,那梦里抚着她脸的海神,那海神的双眼,就如她跟前这双眼一样,直透到她那震惊的褐眸里去,直透到她那海浪般骇动的心里去。

  她语噎半晌,终于对那双眼的主人开口。

 

“……哈斯塔?”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