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约佣】月下绅士x寄生(不知道会写成啥)

我是刚刚用薇拉玩游戏,遇到一个月下绅士约瑟夫,把我和园丁绑了,园丁是深闺惊梦,然后还有一个前锋是小兔子睡衣黑色款,然后就是寄生奈布。

这个约瑟夫把我和园丁抓了,然后准备放前锋和佣兵,但是前锋不领情的投降了……(观战的我瞬间石化,椅子前都让你挣脱了在门口打你肯定是为了牵你走啊!能输的局为什么要平对不对?😂)

那为什么不写约瑟夫和前锋呢?因为月下绅士和寄生都有尖尖的耳朵啊……

(我只是临时玩到就临时感触,加上场景是湖景村,当然文章有润色,还有很多改编成分,不知道会写成啥样……)

这只是一个单独的剧场,噢,是透过薇拉的视角来写的。

(然后写完以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我就……放在这里吧欢迎吐槽,其实写的很乱……)

正文

薇拉向来是不喜欢湖景村的,尽管有漫天星河和闪烁的极光,还有一望无际的海洋,站在那艘古老破旧的大船船头,向远处观望,便可将美丽的海景尽收眼底。

  如果这不是在玩一场猫抓老鼠般的游戏,她倒还会喜欢这里,甚至愿意花重金在这海边造一座小屋,就住在这。

  但现在,她是在一场紧张地游戏中,那位监管者刚刚就从她面前走过去,但她没有引起对方注意——这得感谢奈布,监管者在追他。

  感谢老天,薇拉这么想着,但她也思绪不宁,因为她早在等候厅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位朋友今天的模样可不寻常。

  她还关切地问他能否继续参加游戏,奈布的回答自然是信心十足,一如他往常的样子,但薇拉心里还是不放心,如果他在比赛中途暴走,那等于有两位监管者来对付她了!

  现在,抬头望着天空中圆得发光白得清亮的月亮,她刚刚也瞧见了约瑟夫先生,那位老爱将自己打扮得如宫廷绅士一样的监管者,他好像是,长了尖尖的耳朵,还有尖尖的尾巴?薇拉拍着脑门,突然想起来约瑟夫先生的另一个称呼“月下绅士”。

  真好,今晚有两位疯狂的狼现在在赛场上出没,还在这场地广阔的湖景村!

  还是赶紧破译走吧!

  薇拉心里是这么想的,但现实很快就证明她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多么天真,但当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她已经离飞天不远了。

  没有人来救她,奈布,果然就像她担心的那样,已经真的就像狼一样欢脱了,哪里还管队友了?

  “他该爬到船头,对着那月亮再嚎几嗓子,那就完美了!” 薇拉坐在椅子上冲向茫茫夜空的时候就这么想着。

  回到大厅的她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观战,然而如果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宁可被那月下绅士再踩个几脚然后绑了丢湖里去,都不愿意看的!

   艾玛也在薇拉飞天没多久后就被月下绅士送上天,现在湖景村只剩下了威廉和奈布,好在五台密码机都破译得差不多了,现在奈布冲到了一侧的门边开门。

   看来这位狼先生理智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接下来的一幕,薇拉在观看的屏幕前气得脸都要扭曲了!

   月圆之夜奈布就会变成狼人,这并没有什么,庄园里面奇怪的人和事总是有的,看看念叨着尤格索托斯的菲欧娜,看看养了只奇怪的鸟的占卜师,再看看新来的扛着大斧头的建筑师老爷爷,薇拉觉得就算月圆之夜变个狼人没什么奇怪的!

  只是她突然想起来了,奈布变成狼人后会特别喜欢那些闪闪发光的小玩意,就好像矮人喜欢闪闪发光的金子,飞龙喜欢纯净无瑕的宝石一样,奈布就喜欢那些闪光的小玩意,水晶,珍珠,宝石,特别像眼睛一样的圆宝石,他爱得不得了,还拿来镶嵌在自己的衣服上。

   简直疯了,薇拉手上戴的戒指差点都给他抢去,但现在,她盯着屏幕,内心只感到崩溃。

  就在大门打开,奈布准备离开的那一瞬间,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看威廉来了没有,但就这一望,他却像被什么吸引一样!

  薇拉也看清楚了,那再黑漆漆的夜里,闪烁着紫色的光芒,很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奈布立刻就兴奋地嚎叫着扑了过去!

   薇拉在屏幕前气得跺脚,她只得拿了香水对着自己猛喷一阵,这样心里才好受一些,他本来可以走掉的!

   万一监管者来了,把他抓了,能平的局却要输掉?那可真是够惨了!

   可薇拉很快就又发现,现实比她预料的更惨,那闪闪发光的紫星一般的光辉,正是月下绅士约瑟夫先生领口前的宝石,连同一起闪烁的,还有他那双蓝绿色的狼眼,在清亮的月光下,似乎透着一股诱惑的力量。

     奈布就直直地扑过去,扑在了这位月下绅士的怀里,他的嘴就直接咬上了这位监管者胸口的宝石。

   薇拉就看着这一切,惊讶地下巴要脱臼了,她最终捂住眼离开了,她不想今晚做噩梦。

   但离开前,她还是透过指间的缝隙瞄向屏幕,并且她没有捂住耳朵,于是她听到了两位狼先生的对话,但她宁可从来没听过。

   “小先生,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你是为我留下来的吗?”

  月下绅士的笑容一点都不绅士,他的手也一点不像绅士那般规矩,就那样抚摸奈布的背,奈布的头,将他紧紧摁在自己怀里。

   薇拉后来离开了,等了很久才等来威廉,她看了显示,才发现逃脱的只有奈布。

   “怎么会这样,我以为你会逃出来的!”

    “我投降了!”

    “为什么?”

   可威廉并没有回答薇拉的问题而是摇头叹气地走了,他说自己要冷静一下。

    但薇拉很快瞟到了走出来的月下绅士,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人,那正是奈布呢!但他的衣服看上去怎么有些乱?薇拉很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她想继续思考下去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也的确想到了答案,菲欧娜曾经在奈布第一次变成狼人的时候科普过狼人的相关知识。

  

   “……狼人和狼人是会互相吸引的,他们的气味,他们的动作,都是满满的信息素,当然欲望也会增强!”

   薇拉打了个冷颤,她突然就明白威廉为什么会投降了!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