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囚医之笼第二章(虐?不虐?刀?甜糖?)

好吧我承诺过要更文的,我就一定写,这一篇隔着时间非常久,我想大家也基本忘记前面的内容,不过没关系,这章可以单独看的,因为第一章只是一个梦境(嗯,没错,就是梦境)
我的背景设定在中世纪时期,当然我不是历史专业描写肯定还是会会出错的,我写的是变态小丑和落魄的贵族小姐,当然裘克在这里的身份是宫廷小丑,然后我准备写一只又sao又撩又苏的裘克,和一个倔强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艾米丽

感觉能写成部权游,写成《裘克王朝》算了
车嘛,开去幼儿园就好

 

正文:
   艾米丽惊恐地睁开眼坐起,她环顾四周,金碧辉煌的墙壁,水晶吊灯散着柔和的光芒,多么像她原来的家,但她清楚这是个陌生地方。
  她扒开鹅黄色的纱帐,顿时一股淡淡的熏香味飘进来,这使她因噩梦产生的恐惧消散了不少。
 
  那真是又长又恐怖的一个梦,奇怪阴森的庄园,庄园里可怕凶恶的疯子小丑……
  不过还好,这一切只是梦。
  艾米丽深呼口气走下床,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原先穿的,而是一件非常轻薄柔软的丝质睡裙,她的确有段时间没穿过制工如此精细的衣服了。

  她打量着房间的一切,尽管她没来过这,但房里的摆设都很符合她的审美和喜好,看来这房屋的主人很了解她,但她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似乎近期的记忆都被抽走了一样,她唯一想起的是在自己的诊所整理药剂,她还记得当时想快点结束工作好回家洗个热水澡。
  身上淡淡地花香味让她确定自己一定沐浴过了,可到底是谁把自己带到这,又是谁给自己沐浴换的衣服?
  艾米丽疑惑地走到门边,扭动把手,却发现门是锁住!

  “请问有人在吗?有人吗?” 艾米丽使劲拍打着门,好一会儿,她才听到脚步声。
  门摇晃几下后打开了,一位女仆走进来,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女仆。
  “黛儿小姐,很抱歉把你关在房间这么久,不过这是我们家主人的吩咐,我们只能遵守。”
  “我明白,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谁给我换的衣服?”
  “是我和她们给你沐浴后换的衣服,其他的问题我们主人会亲自回答你的,黛儿小姐。”
  “那你们的主人是谁?”
  “你马上就会见到了,黛儿小姐,现在请跟我来吧。”
  “去哪里?”
  “晚餐时间快到了,主人特意吩咐要邀请你一起去,黛儿小姐。”
  “好吧,但得给我点时间换身衣服,我不能穿成这样去见你们主人。”
  “不,黛儿小姐,我们家主人还吩咐过,你必须穿这身去见他。”
   “什么?” 艾米丽难以置信:“你们主人怕不是疯了,我怎么能穿睡衣出去!”
   “黛儿小姐,主人的吩咐,我们也只能遵守,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不,我哪也不去!”
  艾米丽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告诉她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自己的仪容仪态,现在这些女仆居然要她披头散发穿着睡衣就去见一位陌生人,这是绝不容许的。

“黛儿小姐,你是位十足的淑女,但主人的吩咐我们必须遵守,抱歉了!”
  这个女仆挥挥手,另外两个走上来一左一右抓住艾米丽的胳膊,强行将她拉向门外。
  “不,你们别碰我!”艾米丽的胳膊被两个没轻重的女仆拽的生疼,她使劲挣扎,但这毫无作用,她的娇弱身躯根本无法对抗这些天天干活的女仆,很快她就被拖到楼下。

   “放开我,别碰我了!” 虽然挣不开,但艾米丽一直在反抗,即便已经到了餐厅,她也没有停止挣扎。

  “放开她!” 一个极具磁性又有些低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你们怎么敢对我的贵客如此无礼,我该把你们都丢去牲棚!”
  女仆们立刻松开艾米丽并跪下一个劲道歉,她们都声音都在颤抖。
 
  艾米丽对她们的举止感到惊讶,也觉得她们主人的惩罚的确有些过头了。
  她望向餐桌的另一端,想看看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暴戾的人,对方也恰好抬起头望过来。
  当艾米丽看清那张脸后,她震惊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是双她再熟悉不过的红色眼睛。
  “……裘克先生。” 艾米丽憋了半天才开口。

裘克曾是皇家马戏团的一员,后来又作为宫廷小丑成为国王身边的大红人,不过他就是个十足的疯子,经常干出令整个皇宫震惊的疯狂的举动,而他和自己的家族,更是结怨深久!
  “艾米丽·黛儿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或者我该说,莉迪亚·琼斯小姐。”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艾米丽觉得这笑容充满嘲弄。
  “我现在是艾米丽·黛儿!” 艾米丽的额头已经开始冒汗,手指也无法控制地颤动,她能猜到,一定是这个疯子把自己抓回来的,她想到了那个噩梦,那正是征兆,她觉得自己正在掉落泥潭,且无法爬出了!
  “那么黛儿小姐,你近来可好啊?”
  “是你把我从诊所抓来的?”
  “黛儿小姐还是那么聪明。”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裘克并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趴在地上的三个女仆:“你们还不滚吗?想要我把你们都关进猪笼丢去野外喂狼?”
   三个女仆赶紧起身离开了。

“你还是真是狠毒的一个人,有必要这样恐吓她们?”
  “黛儿小姐,我教训仆人就不用你操心了,” 裘克再次露出让艾米丽感到不适的笑容:“说这么多,都耽误晚餐了,请坐吧,黛儿小姐。”
 
  艾米丽站在原地没有动。
  “啊,我都忘记你是贵族出身,我应该绅士一点!” 裘克站起身拉开身旁的椅子:“请坐吧,黛儿小姐!”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但艾米丽依旧没有动。
  “黛儿小姐,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啊!”
  艾米丽没有说话,只是从嘴里发出声冷哼,这彻底惹恼了对方!

  裘克一下冲到艾米丽面前,将她整个抱起放到椅子上。
  艾米丽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这个疯子就这样抱住了她!
  她挣扎着要起来,但对方却跨步坐到她腿上,将她死死地固定在椅子上!
  “你要干什么!” 艾米丽厉声呵斥,她实在忍受不了被如此对待。
  “你不肯听我的话,我当然要惩罚一下你!” 裘克的手撩拨着艾米丽额前的发丝,又轻划过她的小巧的鼻尖和柔软的嘴唇。
  “你别乱来!”艾米丽的脸瞬间成了绯色。
  “呵,在我的地方,我当然可以乱来!”
  裘克的手隔着薄薄的丝绸抚上艾米丽的胸前并用力抓成一团,艾米丽痛得轻哼一声,她很快紧闭双唇阻止自己再发出这令人感到厌恶的声音。
  “黛儿小姐,你刚刚那声真好听!”
裘克将脸埋入艾米丽白皙的脖颈深吸一口气,淡淡的花香味让他沉醉,他伸出舌头舔弄一下。
艾米丽被这酥麻感弄得很不舒服,她开始扭动身躯,敏感部位却因此更贴近了对方的那处,她赶紧停止动作。
  但这阻止不了变得更兴奋的裘克!
  “黛儿小姐,看来你很想要啊,这么不安分!” 裘克从她身上退下,双手搂住她的细腰将她按到餐桌上:“那我就满足你好了!”
  他将手伸入艾米丽的睡裙,在她细腻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抚摸,并向更伸出滑去!
  艾米丽惊恐地伸手想要拦住他,但她的力气是远比不过对方的。
  “不要!”
  “黛儿小姐,我再告诉你,除了我,在这儿没有人有拒绝的权力,包括你!” 
  他亲吻着艾米丽的脸颊和嘴唇,手上的动作也更粗暴。
  艾米丽的眼角有泪滴滑落。
  “黛儿小姐,你怎么哭了?”
  裘克吻掉她的眼泪,裙子里的手则开始扯她那敏感处的最后防备,那薄薄的一层布料。
   “……你为什么要这样!”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呀,亲爱的黛儿小姐,你这么聪明却连这都想不到?”
  “那你就这么粗鲁地对待你喜欢的人?这么羞辱我?”
  艾米丽的声音因为哭泣而颤抖。
  裘克发出轻笑:“当然了,这是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不是吗?”
  艾米丽感到绝望,不过她很快明白,对方就是个疯子,能指望他有正常人的思维吗?想到自己的贞洁就要被这个疯子夺走,她心就难受得要撕裂一样!
  “如果你是为了报复我,你可以直接杀了我!”
  “黛儿小姐,你家人的罪恶怎么能算在你头上?不,我怎么会杀掉一个对我那么好的人,我爱都来不及呢!”
  裘克已经扯下那层布料,他开始解自己的衣裤。
  艾米丽知道任何话语都不能让这个疯子改变主意了,但她依然在挣扎,她不会服输的,她从小就这样,即便最后遍体鳞伤,她也绝不低头。
   这是她维护尊严的最后倔强!

“裘克先生,裘克先生你在吗?”突然一个老年男人的声音在餐厅门口响起,艾米丽顺着声音看到一位穿着讲究头发花白的男士,他现在已背过身去。
  “干什么!” 裘克被打断了动作,不耐烦地吼道。
  “国王要召见你。”
  “这个时候!真该死!为什么!”
  “国王只说天气闷热睡不好觉,请你去给他表演。”
  “这个老家伙哪里睡不着觉!明明是故意的!好吧,我知道了!你先走吧,叫个女仆过来把她带回房间!”
 
裘克无奈地从艾米丽身上退下,整理衣服。
  “管家,让女仆一定照顾好她,如果再让我发现她们对艾米丽不敬,我一定把她们头砍下丢到猪圈!”
  “如你所愿,裘克先生,你快准备准备去吧,通报说国王很急。”
  “知道了知道了!” 裘克说完又转头看了眼艾米丽,她正紧闭双眼,蝴蝶般地睫毛微微颤抖。
  “黛儿小姐,晚上再回来陪你!”
  他抚摸了下她的脸庞朝外面走去。
  管家也跟着离开了。

  艾米丽这才睁开眼,她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却又十分气恼,想到刚才差点被那个疯子夺去身体,她的心就在颤抖,她气得将桌上的餐具全掀到地上,坐在椅子上伏桌痛哭起来。

 
 

评论(17)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