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囚医之笼第四章(刀?虐?甜?)

好吧我写了好久,但是真的写的慢,抱歉抱歉啊!我只有把剧情再往后挪,大爆点放到第五章了,然后这章的剧情……裘克写的有点变态,各位轻喷谢谢,待会试图肝第五章

正文
  阳光透过淡黄色的窗帘洒入大理石地板,艾米丽盯着一地斑驳的阴影,眨着眼睛。
  她一夜未眠,好不容易入睡,却尽是噩梦,她闻着迷迭香的味道,在思考以后的生活。
  她就要被那个疯子小丑永远囚禁在这座房子里,任他虐待羞辱自己了!
 
  早该听取母亲的意见,远离这个危险的疯子的,可她的职业和那颗扶死救伤的善心不允许她这么做。

  艾米丽陷入回忆。
   那是个阴沉的下午,她和家人一起受到国王的邀请去参加宫廷晚宴。
   裘克在表演的时候用她父亲的名字开了一个玩笑,琼斯家族是贵族中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侮辱,但由于国王的劝解,琼斯先生只能忍着。
   之后再观看皇家马戏团演出时,琼斯先生会故意提出危险的动作让这个口出妄言的小丑表演,国王当然表示赞同。
  “裘克先生,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国王带头鼓掌。
  没想到这个小丑还真有些能耐,即便用尽办法,都没能让他丧命,反而加重了国王对他的宠爱。
   裘克彻底成为了国王身边的红人,还对琼斯家族展开了报复。

   很快,琼斯家族就变得落魄不堪。
   艾米丽的母亲因为接受不了转变伤心过度,很快就生病去世,而她的父亲也开始酗酒,整天混迹在酒馆。
  艾米丽学过医术,就换了姓名,开了家诊所维持生活,但她的父亲总会过来拿走她挣得的生活费。
  艾米丽苦不堪言,但她依然忍受这一切,并想办法照顾父亲,她已经失去了太多,不能再失去唯一的亲人了。

  艾米丽明白裘克为什么会把她绑来他家,这里就像她原先的居所,甚至连摆设都一样,他在报答她对他的好。
  因为她的确帮过他,替父亲的行为道歉,给裘克治疗烫伤的膏药,她尽力弥补父亲对这位小丑的伤害。
  但母亲也警告她,他是个疯癫的人,而疯人又怎么会记得感恩?
  母亲只说对了一半,他的确记得感恩,可他也的确是个疯子,一边让她再次重回华贵的生活,又一边折磨她的身心。

  艾米丽眼角再次滑落泪滴,早晚有一天他会强行占有她的,她清楚地知道这点。

  这时门又开了,三位女仆走了进来。
  “黛儿小姐,你该起床了,主人请你洗漱完毕后共进早餐,还有,他希望你穿这件衣服。”
  一个女仆将衣架推进来,艾米丽坐起身,当她看到挂钩上的衣服后,她直接摇头拒绝了!
  这是一件低胸无袖的红色丝质睡袍,艾米丽从未穿过这么暴露的衣服。
 
  “黛儿小姐,请你一定换上吧,你行行好,你要不答应,我们就都要遭殃了!”
  艾米丽内心无比纠结,但她不想三条鲜活的生命因为她的倔强而黯淡,她强忍着泪换上了衣服。

  艾米丽一路都很拘束,她没有照镜子,也不敢低头。
  当她被带到餐桌边时,靠在椅子上的人对她露出满意的笑容。
  “啧,艾米丽,你穿得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看。”裘克打量着艾米丽的着装。
这身衣服将艾米丽的玲珑身材完全展现出来,亮丽的红色也很好衬出她白皙的肌肤和美艳的脸庞,还有高耸的胸脯间那条若隐若现诱人的沟,她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尤物。
  裘克真想现在就把她摁上桌狠狠地要了她,但那会耗费他太多体力,而他还得去往皇宫给国王表演整整一天,今天外国使者来访,更加得保持充沛精力,他咽下口唾沫,努力克制自己的欲望。

“艾米丽,过来!” 他拍拍自己的腿示意道。
“不,我就坐在这。” 能不屈就的时候,她是不会忍让一步的。
“好,那你就坐在那,” 裘克用手指向一个女仆:“管家,把她的手指给我剁下来,后园的狗还没吃早餐呢。” 他说的那么不经意,就像这些有着血肉的大活人对他只是玩笑一样!
  那个女仆立刻吓得瘫软在地,她开始哭泣。
  “吵死了,舌头也一同割掉,现在就去!”
 
  管家上前拉过女仆。
  “住手!不要这么对她!”
  “噢,你以为能阻止我?” 裘克转过头盯着她。
  “放了她,我就坐……”
  “那是我刚才的想法,现在我改主意了。”
  “那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她?”
  “艾米丽,你还真是善良,但这也是你的致命弱点,” 裘克从盘子里拿起一个泡芙并将它捏碎,奶油从里面溢出:“好吧,那我也发发慈悲,你要让我开心了,我就放过她。”
  “你要我做什么?”
  “过来。”
  艾米丽只得走过去。
  “跪下!”
  艾米丽惊恼地盯着眼前的疯子,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他的喉管已经被她割破了!
  她紧咬嘴唇闭着眼跪了下去。
  裘克得意地笑了,笑声里似乎又带有几分嘲弄,他将沾满奶油的手伸入艾米丽的衣口,在里面慢慢转动揉捏。
  艾米丽忍受着这屈辱,但眼泪却不自觉溢出来,最终,她的哭声越来越大。
  “我的艾米丽,你为什么要哭呢?”
  裘克抽出他的手蹲下,帮艾米丽拭去眼泪,奶油沾到艾米丽脸上,裘克伸出舌头轻轻舔着,同那咸湿一起咽下,甜掺杂着涩,这味道他却很喜欢。
   艾米丽的身子忍不住颤抖,这让他的心跟着一阵颤动。
  他松开她站起身。
  “真是没趣!”
  他拿过餐布擦净双手朝外面走去,管家立刻跟过去。

  女仆们赶紧扶着艾米丽坐到椅子上,替她擦掉脸上和身上的奶油,又将餐点端到她跟前,但艾米丽现在哪有胃口进食。
  她恨得嘴唇都在颤动,泪水啪嗒啪嗒地掉落。
  这样的屈辱,何时才会是尽头?
  倘若先前还抱有一丝能逃离的希望,现在她已经心如死灰一般。
  她也恨自己,虽然千万遍警告,她依旧放松了防备。
  多么愚蠢,就因为这个疯子昨晚给自己道晚安?
 
  艾米丽想到这抓起了桌上的餐刀。
  女仆发现立刻制止她。
  “黛儿小姐,你要是出事了,主人他会杀了我们的!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做,我们还有家人在!”
   女仆们纷纷跪在她身边哀求。
   艾米丽的心再次软了,她最终丢掉了餐刀,起身朝楼上走去。
  呵,那个疯子说对了,善良是她的致命弱点,而这也正被他利用了!
   “黛儿小姐!” 女仆紧跟上她。
   “我不会再这样做,你们放心吧,我们都会活着!”
  
   艾米丽一步步走上楼梯,走回房间的浴室,她脱下这件让她备受屈辱的睡袍,将自己身体埋入花瓣和精油之中。
   若还有更多的折磨要忍受,至少这一刻,就让她暂时沉在花香中,沉在这不切实际的迷梦中吧。

  
 
 

 

评论(34)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