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囚医之笼第五章(刀?虐?甜糖?)

抱歉抱歉昨晚睡着坑了等待的小伙伴,我现在码完了哈哈哈,然后下一章有两段劲爆的内容,真的,因为情节和字数不可控只能不断把卡车往后推了
哈哈哈哈,另外律师粉别打我谢谢,早就说私设严重,这一章,算是艾米丽的半沦陷吧……
至于为什么没有裘克的外貌描写?
因为他足够英俊了,看看艾米丽对他和对某人的反应对比也可以知道哈哈哈
各位看开心,我真的要去复习,不然要挂。

正文:

艾米丽站在落地镜前,女仆正在帮她系衣带。
   穿了两天的睡袍,她终于能换一套正常的衣服。

  宽大的克里诺林裙,精致的宝石首饰,她似乎又是琼斯家族那美丽高贵的莉迪亚小姐了。
  然而她清楚,她现在只是艾米丽·黛儿,而她能重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那个昨天早上还羞辱她的疯子小丑。

  原本以为半夜被叫去他的房间又要遭受一番屈辱,没想到这个疯子只是告诉她,明天有一场宫廷舞会,而他想邀她同去。

“我并不想参加什么舞会。” 艾米丽依然拒绝他的要求。
“行,你别去,我把女仆们带去,不过回来的就是她们的尸体了。” 裘克懒散地靠在沙发上,他边说边解开上衣扣子,结实的胸膛半露出来。
艾米丽赶紧低下头,她知道这个疯子说的是真话。
“你就不怕我趁机逃走?”
她又故意问道,似乎在挑战他的忍耐力。
“艾米丽,你忘了我是怎么把你带回来的?既然遇上我,” 裘克突然站起身搂上她,并在她耳畔轻声呵气:“你是永远都逃不掉了!”
 
艾米丽现在都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感受。
那个疯子毫无征兆地抱住她,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贴上了他的胸膛!
她顿时心跳加速脸颊滚烫,推开他就跑回了自己房间并躺上床躲在被子里。
  努力使自己镇定的同时也很崩溃。
  面对一个白天似魔鬼晚上却完全换另一种方式对待自己的人,她完全不知所措。
  这一秒他对她客气,下一秒又该折磨她了!
 
  “黛儿小姐,时间到了,你该下楼了。”
  一个女仆走到门口通报。
  “我这就来。”
  艾米丽又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深吸一口气才随女仆走出去。

  裘克一直在等候艾米丽,他很期待她的模样,而事实上,她也的确让他满意。
  “艾米丽,你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裘克欣赏着眼前的美人儿,似欣赏一件做工精致的艺术品。
   “所以呢?又想往我身上抹奶油?” 艾米丽抬起头直盯眼前人的眼睛。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好一阵。
   裘克伸手捏住了她那小巧的下巴。
   “艾米丽,别忘记你的身份,不要以为穿了这身衣服就能和我顶嘴了!”
   他说完低下头吻了吻艾米丽的脸颊,这让她惊得后退一步。
   疯子松开她发出一阵怪异的笑。
   “走啊,艾米丽,宫廷舞会我们可不能迟到。”
   他示意她挽住自己的手臂。
   艾米丽犹豫了一会儿,沉默地走近,挽上他的手臂。
   裘克似乎一个胜利者那样露出得意的笑,他挽着自己的完美艺术品走出去。

   金碧辉煌的皇宫,身着奢华的礼服的王宫贵族。
   这景象在艾米丽看来,多么熟悉,又多么陌生。
   她曾经也是这人群中的一位,但现在,这一切和她已没了关系。

从踏入皇宫的一刻开始,艾米丽就一直在遮掩自己,她不想让别人认出她,那免不了一番嘲弄和挖苦,她也想,也许这就是这个疯子的目的,把她带来接受更多人的嘲讽,彻底将她最后的尊严,践踏地粉碎。
  “艾米丽,你看上去很不好,需要喝点什么?”
  裘克的语气的确是在关切她,这让艾米丽再次惊讶,不过她劝自己不要放松心里戒备。
  “不需要,我很好。”
  “可你的神情告诉我你很不好,” 裘克更紧地挽住艾米丽:“如果你不舒服,一定告诉我好吗?”
  这温柔的语气又让她想起前天晚上,他向自己道晚安的事,也许这个疯子是会关心人,可更多的时候他在折磨她,所以她没有回答,甚至连头没点一下。
  “嗯,艾米丽,真好,你在这故作高冷挑战我的耐心,回去后你就会明白你错了。”
  “但这一刻你拿我没办法,不是吗,裘克先生?”
  艾米丽转过头,她的冷笑和语气都在挑战他忍耐的极限,裘克真想现在把她拖去一个无人的地方,好好地惩罚她,好让她明白顶嘴的下场,但就像她说的,他现在无法这么做。
 
  但他可以换一种方式,他拉住艾米丽朝人群堆走去,果然,她的神情瞬间变得惊恐,但他才不管这些。
  “噢,这不是裘克先生嘛,” 一位穿着华丽的老夫人最先认出了他:“我很喜欢看你的表演,你还带了美丽的女士。”
  “夫人,你好,这位是艾米丽·黛儿小姐,我的未婚妻。”
  艾米丽再次感到震惊,他果真是个疯子!但她还是镇定地露出笑容。
  “夫人,你好。”
  “嗯,你们很相配呢。”
但人群里还是有人认出了艾米丽,他们开始窃窃私语。

“这不是琼斯家的女儿嘛。”
“你说的是那个琼斯?啧啧,她怎么来这了?”
“没看见她身边站的谁?那可是国王身边的大红人!”
“你说他们怎么认识的?”
“我看是勾引的吧,走投无路当然就连脸都不要了!”
这些话两人都听见了。
裘克先望向艾米丽,她低下头咬紧嘴唇,他突然就觉得心里有火焰在烧灼,并即将燃成熊熊一片。
 
他走到那位说“勾引” 的小姐面前,她正在掩面轻笑,看到人走来她立刻打招呼。
  “裘克先生,有事吗?”
  虽然裘克只是位宫廷小丑,但他的确很受国王宠爱,如果得罪了他,她和她的家族都不会好过,所以她还是问候道。
  “小姐,你好。”
裘克问候完就朝她的脸上扇了一巴掌,这位小姐又惊又气,旁人也都惊于他的举动,但裘克可不管,他又往这位小姐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你敢打我!”
  “小姐的脂粉没有抹匀,我帮你抹开了,你该谢我才是。”
  裘克朝她鞠了一躬,拉着艾米丽离开了。
  这位小姐又气又恼,但她身边的人只是咯咯地笑,谁会真的去在意一个疯子小丑的言行举动?

  “谢谢你。”
艾米丽犹豫半天,还是开口道。
“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任何一个都不行。”
“那么你呢?你就能折磨侮辱我?”
裘克拔过艾米丽额前的碎发。
“没错,只有我能。”
艾米丽再次沉默。
“和我跳支舞吧!”
裘克突然拉着她走向舞池。
“不!”
但艾米丽是拗不过这个疯子的,她最终被拽进舞池。

音乐响起。
但艾米丽没有动。
裘克抓住她的手强行搭上自己的肩,又搂上她那纤细的腰。
艾米丽立刻神经紧绷,脸色染上淡淡地绯红,呼吸也变得急促。
  “艾米丽,别紧张啊,只是一场舞而已。” 裘克在她耳畔低语,这让她的心更乱作一团,她干脆低下头不看对方。
   这真是艾米丽跳过最漫长的一场舞,但她不得不承认,裘克的舞技很好,显然他能成为国王身边的红人是有原因的,他是个全才,也是个极致的疯子!
   最后当音乐快结束的时候,裘克将艾米丽拉入自己怀中,他托住她的腰,并低头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艾米丽推着他想要挣扎开,但这些都是徒劳。

  人群纷纷围过来,有人还开始鼓掌。
  终于,在艾米丽觉得快窒息时,裘克松开了她,艾米丽挣脱他的束缚就朝外逃去。
  裘克想要追上去,却被国王身边的侍者叫住了。
  “裘克先生,国王想要见你。”
  “这个时候?”
  “具体原因他也没说,只是请你快去。”
  裘克不放心艾米丽,倒不是担心她会逃走,如果再遇到不怀好意想要嘲弄她的人,她肯定应付不来,但国王的要求不容拒绝。
  “我会去的,但你也看见我身边的女士了,我要你跟着她,如果有人欺负她,你一定得阻止。”
  侍者答应着走掉了,裘克还是很担忧,但他只得先去找国王。

  艾米丽跑到了宴厅外,站在一池喷泉旁,这算是皇宫里唯一的清净地了,她望着流动的水柱,心也随之颤动。
  她在想裘克刚刚的举动,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如果是为了羞辱她,那他自己也是参与者,不过或许本就习惯被人笑话,已经不在意了。
  艾米丽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无法逃离,无法了结,只能默默地承受他对自己的一切行为,可这没有尽头的日子,她又能忍多久呢?
 
  “莉迪亚·琼斯小姐。”
突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艾米丽回过头。
一位着白衣,头发梳得油亮的男士朝她走来。
弗雷迪·莱利,莱利家族的长子,曾经追求过她,但艾米丽并不喜欢这种只会装腔作势的贵族少爷,所以她也无数次地拒绝过他。
  显然他认出自己,她确信他是来嘲讽自己的。
  “我是艾米丽·黛儿,你认错人了。”
  “得了吧,艾米丽·黛儿,换个名字换个身份,你就不是原来的莉迪亚了?”
   “莱利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是为了嘲讽我,我已经听够了。”
   “嘲讽?不,莉迪亚,你就这么想我吗?”
  莱利靠近她,艾米丽赶紧后退和他拉开距离。
  “那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好奇来问问,你怎么就和那个滑稽小丑一起了?他可是个十足的疯子!”
  “这就不用你管了!”
  “莉迪亚,你性格倒是一点没变,” 莱利将手伸入喷涌的水柱里:“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我看你也疯了吧!”
艾米丽转身要走,莱利却一把拉回她,并将她按入自己怀中。
  “你干什么!” 艾米丽厉声呵斥。
  “莉迪亚,跟我回去,我保证不亏待你,那个疯子能给你的我也能!”
  他疯狂亲着艾米丽的脸颊和嘴唇,艾米丽只感到反胃想吐,她厌恶地用高跟鞋踩向这个施暴者的脚,对方痛得立刻松开她。
  “你做什么!”
  “你活该!”
  “莉迪亚,你得了吧,那个下贱玩意吻你都行,我就不行,你少装了!”
  他说完又凑上来将艾米丽推倒在长椅上,并在她身上乱摸。
  “放开我!” 艾米丽眼里含着泪水,但她使劲憋住不让它们滑落。
  “你就叫吧,这里没人会听见的!”
  莱利加强了手上的动作。

  “放开她!”
  是裘克的声音,艾米丽虽然也恨这个疯子,但这一刻她很感激他。
  莱利松开身下的人,还不待他转身开口,裘克已经抡着拳头打上他的脸。
  莱利后退几步,鼻子里流出血。
  这个下贱小丑居然敢打他!
  他气得挥舞拳头冲上去,裘克却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几拳头就揍趴在地。
   莱利疼得直哼哼,裘克蹲到他身边提起他的胳膊用力朝反方向扭去。
   “你敢碰我的艾米丽?你胆子挺大啊!”
艾米丽望着裘克现在的样子,仿佛一个虐待狂,不过他本来也是,但莱利要是被折磨死了,他的家族绝不会就此罢休的。
  “裘克,我们走吧!”
  艾米丽上前拉扯他的手臂。
  “别再让我见到你!”
  裘克又踹了躺在地上的人几脚,才拉过艾米丽离开。
 
  幸好他派人跟着她,不然他还不知道她在遭受这样的委屈。
要不是艾米丽拦着,他一定要把这个崽子的脑袋给拧下来挂在皇宫的旗杆上!
  不过艾米丽的劝阻让他打消了念头,比起折磨这个混球,还不如去安慰惊魂未定的艾米丽。

  这场舞会很不愉快地过去了。
  艾米丽一开始也知道一切不会顺利,但她没想到会如此糟糕。
  在回去的路上,艾米丽一直在哭泣,她将刚刚憋住的眼泪毫无保留的释放。
  裘克将她揽在怀中,她起先没有反抗,但她意识到这样不对,她怎么能就将自己柔弱的一面暴露在这个疯子面前?只怕他以后就变本加厉的折磨自己了!
  她立刻推开他坐到车厢的另一边。
  裘克没有说话,但显然他不满意艾米丽的举动。
 
  艾米丽低着头,她心思烦乱。
  她不知道回去那座牢笼后她会受到怎样的对待,但她明白这个疯子一定会拿她宣泄舞会上的所有不快。
  她掀开窗帘望向外面,天空变得阴沉灰暗,多么像她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下午,也多么像她此刻的心情。

  一场暴雨即将来临,而她清楚知道,无论如何挣扎,她终会被淋个透湿。

 
 

 
 

评论(40)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