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裘克先生的饼干(刀?)

昨晚有的脑洞小短文,囚医今天晚上再更新了,这个是艾米丽单恋裘克,至于是刀还是糖,我才不告诉你们,不过都单箭头了,哈哈哈,这个裘克设定偏囚徒吧,昨晚又被囚徒锤爆,囚徒就是魔鬼呀!
然后如果文笔渣大家不要嫌弃,我会告诉你们这才是我的正常文风?囚医那种其实我写得很痛苦的哈哈哈哈

正文
最近欧利蒂丝庄园都在传一件事。
医生艾米丽·黛儿小姐爱上了庄园的监管者小丑裘克先生。
因为只要这一局游戏刚好监管者是裘克,艾米丽又参加了的话,这位医生小姐是不会安心修电机的。
“她甚至有次抱着橄榄球往裘克先生怀里撞!” 威廉喊道。
“没错,我那次救下她,她就站在原地不动,等着裘克先生抓她!” 玛尔塔扶着额头。
“她自己不肯治疗,我要给她治疗,她也不乐意!” 菲欧娜也十分苦恼。
“可是裘克先生看起来对她很凶啊!” 奈布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听说是艾米丽单恋呢,裘克先生很烦她的,我听我爸说的,唉,艾米丽真可怜,怎么爱上这么一位不解风情的先生!” 艾玛摇着头叹气。
这时,艾米丽刚好走过来,大家赶紧闭嘴。
“艾米丽,早上好,你这是要去哪呢?”
大家向她打招呼。
“我要去见裘克先生了,我给他做了饼干!”
艾米丽兴奋地举起手里爱心形状的饼干盒。
“好吧,祝你好运!”
“各位,游戏里见!”
艾米丽向大家道别后,就朝庄园的一条小径走去,那是裘克每天早上都会经过的路。
她就候在那棵梧桐树下等着。
等呀等,她终于看见那熟悉的黑绿色身影。

“裘克先生!”
艾米丽高兴地迎上去,将自己亲手做的小饼干递到对方面前。
裘克起先看了她一眼,接着一把夺过饼干盒打开,却尝都没尝一个,就全都倒在地上。
“谁喜欢吃这么甜的东西,恶心死了,你可别再来烦我!”
裘克扔下空空的饼干盒,又厌恶地踹一脚,扛着花箭筒离开了。
望着一地的饼干屑,艾米丽呆立了很久,最后她嘴角微微弯起,就像知道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一样。
“啊,裘克先生不喜欢吃甜食吗?我知道了,下次我多放点盐。”
艾米丽回到房间,揉好面团,重新做了一盒饼干,又在第二天的同一时刻,递到了路过的裘克先生面前。
“裘克先生,这次我放了盐,肯定不咸了!”
她捧着饼干盒,满眼期待地盯着对方,裘克先生真是越看越英俊啊!
裘克犹豫了一下,他最终拿过一个尝了一口,却一下吐出来。
“你想咸死我吗?谁会吃这么咸的东西?”
裘克打翻艾米丽的饼干盒走远了。
“原来裘克先生不喜欢吃咸的,可他也不爱吃甜的,那他会喜欢吃辣的吗?又或者是苦的吗?”
艾米丽抱着膝盖坐在饼干盒旁,捻着地上的饼干屑。
“裘克先生到底喜欢什么味道的饼干呢?”
她就坐在那思索了整整一天,连庄园的游戏都没有参加。
  直到夜深了,星变亮了,风也变凉了的时候,她才回家。
“我可以做酸的呀,裘克先生不爱甜不爱咸,那他一定喜欢酸味啊!”
  于是艾米丽又开始揉面团,但她实在有些担忧,因为她还是不确定裘克先生到底喜欢不欢酸味,这样想着,她难过地哭泣起来,眼泪滴入面团,可她只顾着担心,丝毫没有察觉。
  等哭好了,她就继续揉面团烤饼干。
 
“裘克先生,这次的饼干不甜也不咸了,你一定会喜欢的!”
  “你别再来烦我了,我一口都不会吃的,快走开!”
裘克朝她挥了挥手里的花箭筒。
可艾米丽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她依然笑嘻嘻地盯着她英俊的裘克先生。
  “请尝尝吧,裘克先生,你一定会喜欢的!”
  “真是烦死了!”
  裘克终于失去了耐心,他抡起花箭筒将艾米丽敲倒在地。
  饼干散落一地。
  艾米丽蹲在那抱着脑袋。
  “警告你别再来烦我了!”
  裘克扛着花箭筒走远了。
  艾米丽治愈后够到饼干盒,捡起一个比较完整的饼干咬了一口,她用力嚼着,这饼干又酸又涩,她都无法咽下。
  “然怪裘克先生不喜欢呢,那我就给他做辣味的,他一定会喜欢了!”
   她起身朝回走去,却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现在,欧利蒂丝庄园又在传一件事了。
艾米丽·黛儿小姐生了重病,不能参加游戏,只能躺在床上,艾玛和玛尔塔照顾她,菲欧娜为她在圣台前祈福。
可艾米丽的病情不但没转好,反而更严重了。

“我给擦脸的时候,她老念叨着裘克先生和饼干!” 艾玛说道。
“我喂她吃药的时候,她也在说裘克先生和饼干!” 玛尔塔扶着额头。
“也许她想吃裘克先生做的饼干呢?” 艾玛突然恍然大悟。
“那我们就去找裘克先生,让他给艾米丽做饼干!”
“好主意!”

很快,庄园办公处的夜莺小姐就收到了一封投诉信,是监管者裘克先生写的。
信的内容说庄园的所有求生者都不正常,不管平时还是游戏,都一刻不停地烦他!

“裘克先生,你要不给艾米丽做饼干,我就把椅子拆光!”艾玛边拆椅子边叫嚷
“裘克先生,请给艾米丽些饼干!” 威廉抱着橄榄球撞向他。
“请给艾米丽做些饼干,裘克先生!” 玛尔塔朝他脸上开枪。
“裘克先生,给艾米丽做些饼干,不然神将降罪与你!”菲欧娜说完就钻过门圈。

“这群家伙真是太讨厌了,我要把他们全丢地上放血!”
“裘克先生,冷静一点,不就是一些饼干嘛。”
“都怪那个医生,都是她!”
“你难道不知道她生病了吗?裘克先生,何必这么苛刻呢?”
“苛刻?我都要被她的饼干毒死了!”
夜莺女士不再言语,将一杯茶递到他面前,裘克却一口没喝就离开了。

“我说,你们最近有见到裘克吗?”
监管者聚会庆祝连胜都时候,杰克最先问道。
“没有,他最近连游戏都没参加,好像就没看他出门!”
班恩住在裘克隔壁,他的确没怎么见到他。
“他在房里捣鼓什么呢?” 瓦尔莱塔喷出一口蛛丝。
“我倒知道,他找我借了一本食谱,说是要学做饼干!”
里奥扰着脑袋。
“他?做饼干?”
所有的监管者都哈哈大笑起来,这样一个只会扛着花箭筒一顿乱砸的魔系屠皇,居然将自己关在小屋像个小女生一样揉面团做饼干?光是想到这幅景象,监管者们都要笑岔气了!

门铃响起了,刚扶艾米丽躺下的艾玛走去开门,她看到站在外面的裘克先生,他手里还提着一盒饼干。
“裘克先生,你好,你是来看艾米丽的吗?”
“不是!”
“那你这是?”
“你们不是缠着我要饼干吗?给你!”
但艾玛却后退一步没有接。
“既然你是给艾米丽送饼干,你就该亲自给她!”
“该死!我又没说是给她的!”
“除了她,你还能给谁做饼干?刚好我也要去花园修剪花草了,你就待在这,帮我照顾她!”
“照顾她!做梦吧!”
“反正我都走了!她的药都在一旁的桌上,大概五点钟的时候喂她吃!”
艾玛将手里的毛巾塞到裘克手里离开了。

“女人都是毒虫!真是烦死了!”
裘克边咒骂边走近屋。
他走到床边,看到躺在床上的艾米丽。
她脸色苍白,和那个老缠着他笑嘻嘻的人还真不一样!
“喂,烦人精,醒醒!”
裘克用力推了推床上的人。
艾米丽听到了裘克的声音,起先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后来她发现这个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她就睁开眼,发现裘克先生正看着她,那张脸依旧那么英俊!
“……裘克先生,你来看我了……”
艾米丽想坐起来,对方却使劲摁下她。
“给我好好躺着吧,你要敢出什么事麻烦我,我就打死你!”
  “好吧,那我就躺着!”
艾米丽重新躺好,就笑嘻嘻盯着他的裘克先生。
  “笑什么笑,我看你是病傻了吧!”
但艾米丽依然在笑,她看见裘克手里的饼干盒。
“……裘克先生,这是什么呀?”
“明知故问吗?烦人精,这不就是你缠着要的饼干吗?给你!”
  裘克将饼干盒放到她枕头边。
  艾米丽笑得更灿烂了,就似一朵迎着朝阳的太阳花一样。
“笑什么笑,再笑打死你!”
“……裘克先生,我有点饿了……”
“那就饿死你好了!”
裘克盯着她看了一阵,他最后还是拿过饼干盒打开,从里面拿起一块递到她嘴边。
  “真是麻烦死了!快吃啊!”
艾米丽笑着咬了一口饼干。
“哇,裘克先生,你做的饼干真好吃,你也尝尝吧!”
裘克不太相信她的话,他觉得这个女人的味觉有大问题,上次她做的饼干那么咸,差点没要他命!
  但他还是将手里的饼干放入嘴里,却呛得直咳嗽,最后他全吐出来。
  “你是脑子坏掉了吗?这么难吃!”
  “不,裘克先生,只要你做的都好吃!”
  “我看你就是有病,我要把它们倒了!”
  “不要!裘克先生!不要倒掉!”
艾米丽惊叫着坐起身,将饼干盒抱在怀里开始哭泣。
“给我安静点!躺好!”
“请你不要倒掉饼干!”
“那你就给我躺下然后闭嘴!”
“……好的……”
艾米丽抽泣着躺下,依旧抱紧饼干盒。
裘克看了眼时钟,现在才三点,他还要在这待两个小时,他一定会被烦人精折磨疯的!

欧利蒂丝庄园又开始传一件事了。
艾米丽的病在一个下午好了,她似乎还比先前更健康了。
  她又开始揉面团烤饼干,并在早上去到梧桐树下等着她心爱的人路过。
  “裘克先生!早上好!我给你做了饼干,这次一定会好吃的!”
  裘克直直地盯着她眼睛,直盯到她脸上染满绯红。
  “裘克先生,你真的不尝一个吗?”
裘克没有回答,而是一把夺过饼干盒丢在地上。
艾米丽想弯腰捡起,他却拉起她,又恶狠狠地盯着她。
“我根本就不喜欢饼干,我告诉你我最讨厌吃饼干了!”
“啊,裘克先生,是这样吗?那你喜欢吃什么?我都可以学着做!”
艾米丽眨着褐色的眼眸。
“真是个烦人精!你怎么这么烦人!”
“因为我爱你呀,裘克先生,请告诉我你想吃什么吧!”
裘克烦躁地在原地走来走去,最后他使劲摁住艾米丽的肩膀。
“我现在只想吃你,烦人精!”
他捧住她的小脸,朝她糖果般的嘴唇狠狠啃下去。







评论(39)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