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囚医之笼第九章(刀?虐?甜糖?)

抱歉拖更到现在,我首先要感谢一位小神仙小天使 @雪酱茶子 感谢她的画啊简直就是神仙作画好吧!画的太好了,就感觉自己写的文被画出来了超级激动啊啊啊啊啊简直就暴毙,要每日一吸!大家一定要看!看了读文食用更加!
然后我再说一遍,我的文有续章,仿权游,所以第十章只是囚医段落结束,我的世界观要整个打开了。
最后的结局是好的,相信我谢谢
然后真的没啥灵感,卡文很久才拖到现在,抱歉,至于刀和糖,这一章主要是艾米丽纠结的心路历程,喜欢约瑟夫的小伙伴不要打我,这一章也开始拓宽世界观了。
觉得我写的烂的话,求轻喷,我下次一定仔细揣摩
文中诗歌改编自《玫瑰集》
不自觉写多了,然后收不住车等下章了抱歉

正文

  裘克将艾米丽更紧地搂在怀中,他的唇沿着她脸部精致地轮廓,向下啃去,他轻咬着她颀长性感的脖颈,贪婪地吮吸着。
  艾米丽感到些许疼痛,发出了轻轻地哼声。
  “……裘克……”
  她唤出声,无比轻柔。
  但在裘克听来,却似一把利刃倏忽割过他的心,他猛地推开她。
  “怎么?果然还是受不了吗?”
  裘克嘴角弯起一抹艾米丽看不懂的笑,他眼里的光又黯淡下去。
  “……我没有……” 艾米丽揉着裘克刚刚啃咬的地方,他的确有些用力,但她能忍住。
  不,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忍住?她失了心智么?
  但她已经做了足够疯狂的举动,她主动吻了裘克,这个疯子的唇!
  艾米丽认为疯病一定也会传染,而且她还被感染的相当严重!
  “没有什么?”裘克走近托起她的下巴使劲捏住:“难道你没有可怜我,嗯?”
  艾米丽真讨厌他的举动,这让她想起了在花园的经历,但她更讨厌他的话,他为什么要这样说,认为自己在可怜他?
  “你不要太敏感!”
  艾米丽紧盯他的眼睛,平时这个疯子的态度是多么强硬,他就像一位君王那样命令自己的臣民,甚至像一位神那样,命令众信徒,胆敢违抗者,定无性命。
 
可现在,他在自己面前第二次这么问了,他终究是有心的,这颗心还无比脆弱敏感。
  若她是囚在笼中的金丝鸟,那他便是一只患眼疾的猫,只能胡乱地挥舞爪子在黑暗中嘶叫,哪怕一点声响,他也会立刻作出进攻的态势。
  “你是说我不对了?艾米丽,我越发看不透你了!”
  “你不需要看透我,裘克,我只是……担心!”
  裘克松开手,冷笑着转过身。
  “终究是怜悯我而已,你走吧!”
  他颤巍巍走到桌旁,重新拿起一瓶酒,仰脖猛灌。
  真怪,他居然在烈酒中品到一丝酸涩。
  “什么破酒,还说宫廷御用!”
  他气愤地又将酒瓶摔到地上。
  艾米丽吓得后退一步。
  “还不走,留在这想我折磨你了?行,我花样多着呢!”
  裘克伸手要拉过她,艾米丽惊叫着夺门而跑。
  她在带上门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怪笑声。
  艾米丽直感到心在抽搐,她听得出,这笑声满含痛苦与辛涩。
 
  艾米丽淌着眼泪走向自己房间,她难过,她也生气。
  她刚刚主动吻了他,的确,她是想这样安慰他,却不是因为怜悯。
  艾米丽加快了走路速度,她只想赶紧回房去大哭一场,宣泄心中的忧闷,她现在是受不得一点刺激,不然她的心会整个碎裂。
  可她却撞上了什么东西!
 
  她抬起头,看到了一双蓝绿的眼,如宝石般闪烁,是约瑟夫,她居然撞入了他怀里!
  她赶紧推开他向后退去。
  “黛儿夫人,你好,你怎么在这?”约瑟夫朝她鞠躬,又赔礼道:“抱歉撞到你,你没事吧?”
   “没事!” 但实际上她的心已开始狂跳,她撞进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这要被裘克知道,他又要发狂了!
  “没事就好,可夫人你似乎在哭呢。”
  “那只是……风吹的!”
  艾米丽觉得自己扯谎的能力太差劲了,这是长廊,窗户也关着,哪里会有风呢?
  对方似乎也知道她是胡扯的理由,他轻笑出声,继而点点头。
  “黛儿夫人,看来今晚的风很大,你该多穿点才是,别着凉了。”
  “谢谢,约瑟夫先生,我得走了。”
  艾米丽刚走出两步,却被他叫住。
  “黛儿夫人,”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递过去:“披着吧,别又被风吹流泪了。”
  “约瑟夫先生,谢谢关心,我房间就在那边,不会着凉的,明天再见吧。”

  艾米丽走远了。
  约瑟夫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攥紧了手里的外套,真有意思,他很久没有遇到过拒绝自己的女人了,还拒绝得如此果断!
  他微笑着穿上外套走开了。

  夜色沉寂,艾米丽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她很想知道裘克现在怎么样了,也许喝醉睡着了?真要命,她居然这么关心这个疯子,她责问自己,怎么突然就这么在意这个折磨羞辱自己的魔鬼了?
  艾米丽深吸口气,迷迭香的味道依然,这浓烈的味道让她想到昨夜的事,她就那样被他压在身下,被他侵占……
  她很快制止自己的胡思乱想,可一闭眼,她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裘克欺负她的画面。
  “……我这是怎么了?”
  艾米丽翻身坐起,她捂住自己滚烫的脸颊,只感觉一阵热一阵渴,她赶紧起床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
   今晚又是个不眠夜了。

  “黛儿夫人,你今天可以随意挑选衣服,不过裘克先生希望你动作快一些。” 女仆打开门,她身后还跟了许多仆人,她们依次推着衣架走进来。
  各式各样的服装呈现在艾米丽面前,有奢华的蓬裙,有丝质的长裙,还有她永远都不想穿的低胸睡袍。
  “怎么还要送这种衣服来?” 艾米丽皱着眉头。
  “那是裘克先生让夫人你晚上穿的。” 女仆低声回答。
  “果真是魔鬼!” 艾米丽愠怒道,可最终她的怒气化作无奈。
  她选了件样式简单的丝质长裙,这样挺好,先前的克里诺林裙太过奢华,那宽大的裙摆就似一堵墙,不仅将她封入过去的记忆,也将她和裘克拦在了两个世界。
    真好笑,她连换件衣服都能不自觉地想到了!
   这个疯子身上一定有魔咒!
   艾米丽心绪一沉,不待女仆给她理好衣裙的褶皱就走出房间。
  
  “裘克先生,黛儿夫人来了。” 女仆通报道,她还有些喘,刚刚黛儿小姐突然走那么快,她可吓坏了。
   裘克正在和约瑟夫说话,事实上,他又要和他吵起来了,当然,争论的还是昨晚的事。
 
    但艾米丽的到来让他心情好了不少,他盯着她的新装扮,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件长裙,这小巧轻便的衣服却很好地衬出了她玲珑的身材,她露着淡淡地微笑,优雅而温婉,眼神却闪烁着坚韧的光,她真的,就像这座庄园的女主人一样。
  但她本来也是。
  “啊,我亲爱的夫人,快过来坐下。”
  裘克示意管家拉开身旁的座椅。
  “早上好,我的夫君,还有,约瑟夫先生。”
  艾米丽走到裘克身边坐下,她的姿态始终那么优雅。
  裘克一直盯着她看,但他眼神确实离开了那么一会儿,因为他发现,约瑟夫也一直盯着艾米丽看。
  裘克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约瑟夫挪开了他的目光。
  “夫人,你想吃什么呢?”
  裘克的手抚上她的肩,另一只手拿起叉子。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艾米丽身子开始颤抖,她感受到裘克手的力度,他在生气,虽然艾米丽不明白他气什么,她已经在极力配合他了,他还想她怎样?

  “不,还是让我来吧!”
裘克用力叉起一个泡芙放到艾米丽跟前的盘子里。
她的神情瞬间变得僵硬。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很天真,他还是那个疯子,那个恶魔,他依旧会折磨自己,只不过是换种方式,有没有客人来拜访都一样。
  可也的确不一样,她没有那么厌恶他,甚至还会在意他的想法了。
  但现在他对自己做什么呢?他在她盘子里放了一个泡芙,这食物让她忍受了两次羞辱,也都拜他所赐。

  “夫人,你怎么不动,噢,是要我喂吗?”
  裘克叉起泡芙递到她嘴边。
  艾米丽真想举起餐刀刺进他的心脏,可她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她的心也一阵颤抖,连恨都可以变得这么犹豫,她的心完全被这魔鬼桎梏住了!
  “咬一口啊,我亲爱的夫人,你不是最爱这点心吗?”
  艾米丽没有动,裘克这样对她,她想报复回去。
  “不,亲爱的,还是你先请吧!”
  艾米丽微笑着将叉子推向裘克自己的嘴边。
  “夫人真有趣,和我客气什么?”
  裘克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意,艾米丽完全捕捉到了,但她还是态度坚硬地拒绝。
  “不,好东西应该你先享用。”

  “抱歉,我可能打扰二位了,” 约瑟夫轻咳一声:“裘克,你和嫂夫人真是恩爱,但泡芙还有很多,何必礼让这一个呢?”
  裘克和艾米丽都感到不自在了,但他们仍然保持微笑。
  “你倒聪明啊,约瑟夫!”  裘克将叉子和泡芙一同扔进盘子里推开:“不过早上吃奶油的确有些腻,夫人,你还是吃这个吧!”
   他将一盘涂满黄油的吐司挪到她跟前。
   艾米丽轻呼出口气,现在她终于能正常吃东西了,希望别再发生什么事。
   “我的夫人,待会去花园散步如何,玫瑰都开了,你不是最喜欢这花吗?”
   艾米丽正喝着牛奶,听到裘克的话她呛得直咳嗽。
 
  “慢点啊,夫人,可别噎着了。”
   他笑着拿过餐布替她擦嘴。
   “没事,就是这牛奶有点凉了。”
   艾米丽轻轻推开他的手。
  他完全就是在拿她出气,看来昨晚的事真的刺激了他,可他,怎么能把这些怪在她身上!
  艾米丽感到一阵心悸,她手心都渗出冷汗。
 
  “那可要换成热的,黛儿夫人可不能再受凉了!”
   这次开口的是约瑟夫,裘克抬头盯向他,眼神射出的寒光仿佛要将对方碾成碎末。
   “噢,你倒挺了解啊?” 他挑着眉,语气生硬。
   “当然,我昨晚遇见黛儿夫人,她看上去很不好,我想是受凉了吧!”
   “你昨晚遇见了她?”
艾米丽觉得裘克下一刻就会用餐刀直插入对方的喉咙了!
   “没错,我在长廊遇见的,夫人她不小心撞到我了,不过别担心,她没事。” 约瑟夫伸手揉了下自己的胸膛。
   艾米丽能看懂他的举动,就更别说裘克了。
   他的眼神果然变得比刚才还恐怖。
   “亲爱的,过来。”
   裘克拍了拍他的腿,艾米丽没有动,她的眼神变得惊恐。
  
  “……夫君,你要做什么?”
   “约瑟夫不是说你着凉了吗?我给你暖下身子!”
   他扯住艾米丽的手将她拉入自己怀中。
   艾米丽的脸瞬间滚烫。
   “别这样,裘克……有外人在这呢!”
   艾米丽低下头,她声音轻得似拂过窗外的晨风。
   “约瑟夫先生是不会介意的,对吗?”
  
   约瑟夫坐在那盯着他,静静地拿过餐布擦手。
   裘克突然觉得一阵心烦,他捧住艾米丽的脸就朝她的唇上咬去,他将那柔软的唇含在嘴中用力吮吸。
   安静的环境里,这声音显得尤为突兀。
   裘克越吻越兴奋,他的手抚上了艾米丽的胸脯,艾米丽心里一阵颤抖,她想拦住他,但他反抓住她的手,更用力地抓下去,艾米丽只能使劲憋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二位慢慢享受,我不打扰了!”
  约瑟夫起身离开了。

  裘克却吻得更用力,他干脆攥住艾米丽的细腰将她摁上餐桌。
  “不,裘克,你别这样!” 艾米丽惊慌失措推着压在身上的人。
  站在不远处地背过身的管家听到动静,他使劲咳嗽一声:“裘克先生,别忘了黛儿小姐还需要休息。”
  裘克犹豫了一阵,终是松开身下的人,他伸手拉起她。
  但艾米丽还没反应过来,裘克就将她揽在怀中亲吻着她的发丝。
   “艾米丽,是我的怀里不够温暖吗,嗯?”
   他语气轻柔却又强硬。
   她的心一阵悸动。
   “我是不小心的。”
   “那么,以后要当心,艾米丽,不然我也怕自己会不小心,” 他在她耳畔轻轻呵气,有力的手隔着丝绸抚上她的平坦小腹用力摁下:“给你这留点什么!”
   “……我知道了!”
   艾米丽脸上一阵炽烫,她惊慌地打掉他的手跑上楼去。
  
   她的心还在乱跳,她差点又要被他侵犯,而且又是在餐桌,管家再次帮了她,但她也很疑惑,裘克对庄园的每一个仆人都很残暴,除了管家,他似乎非常尊重他,也非常听取他的意见。
   作为一名医师,她本就有着强烈好奇心,现在,她更想弄明白这一切,这位管家到底什么来历,他和裘克又是什么关系?
艾米丽决定找个机会问问管家,当然,这一定不能让裘克知道。
  除了满心疑虑,她还烦躁不安。
  她想着刚刚餐厅发生的事,他是因为吃醋,她清楚知道,可他为什么,就不能为她考虑一下,哪怕就那么一下呢!
  艾米丽心绪烦乱,她决定再去花园逛逛,当然,她不会再靠近那片玫瑰丛了!
  
    “……不顾我千般睡意的佯装,依此游荡这馥郁的迷乡……”
  但最终,她还是站在了玫瑰丛前,她手指触碰着这些娇艳的花朵,心却无比杂乱。
  上次在这,她被他捏着下巴羞辱,这次又会发生什么呢?
  艾米丽叹了口气,她得不到解脱,只好选择陷落,这却让她更痛苦了!
  “……这太过圆满的美梦,化作花瓣上的露珠滑落,美丽的人儿你为何哭泣,且看这炽热燃烧的花朵……”
  一个声音响在艾米丽身后,她转过身,看见约瑟夫先生。

  “约瑟夫先生,你知道这首诗?”
  “以前看过,黛儿夫人,我很喜欢。”
  艾米丽嘴角露出淡淡地笑,没想到在这儿,还能遇到一个懂诗的人。
  “它描写得很优美,可偏偏是玫瑰。”艾米丽微微皱眉。
  “黛儿夫人不是最喜欢玫瑰吗?”
艾米丽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但她依旧保持淡然的神情。
  “因为它描写得这么悲伤,可玫瑰明明这么美丽浪漫。”
  艾米丽说出这样的违心话,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既然黛儿夫人这样喜欢玫瑰,那我画作完成后就赠给你。”
  “画作?”
  “我在这后花园作画,本来想用摄像机,但它不在这,国王喜欢,就将它留在了宫廷。”
  “摄像机,那是什么?”
  “那是我家乡,密涅瓦一位巧匠发明的。”
  艾米丽听说过密涅瓦,那是欧利蒂丝大陆尤为神秘的一片土地。
  了解甚少,艾米丽选择不接话。
  “我这张小像,就是摄像机画的。”
约瑟夫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黑白的小像,画上的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艾米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是很新奇,但约瑟夫先生,你辛苦画出的作品,我怎么能收呢?”
  “没关系,一幅画而已,” 约瑟夫走近一步:“黛儿夫人,这么美的玫瑰就该留在画布上,永远陪着这么美丽的你。”
他伸出手想触碰她那小巧的下巴,艾米丽却后退一步躲开了。
  “约瑟夫先生,我想我该回去了。”
  “不多待一会儿吗?黛儿夫人?”
  “不,我该去找我的夫君了。”
  艾米丽提着裙子转身刚要走,却被一个身影拦住。
 
  “找我?艾米丽,我看你聊的挺尽兴啊!”
裘克的声音似乎一只要吃人的野兽一样,艾米丽听得出他很气愤。
  “你别瞎说,我们走吧!”
  可裘克并不理她,而是径直走到约瑟夫面前。
  他不说一句话直接抡起拳头朝对方脸上砸去。
  “裘克!”  艾米丽发出一声惊呼。
 
她担心的事却没发生。

“哈,裘克,我还以为你有长进了呢!”
约瑟夫的手肘拦住了裘克抡来的拳头,蓝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烁。
裘克嘴角撇过一丝笑,红色的眸子似火焰燃烧。
 
艾米丽望着对峙的两人,她的心口像被什么堵住一样,只觉得一阵闷,一阵眩晕,她直直地倒了下去。
  

评论(52)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