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庄园记之爱情魔药(小短文,这一看就是甜文吧)

根据本祭司专业户今晚的亲身经历改编,我祭司只想破译画圈gou到最后,结果总是开局遇到爱,或者救人不知道怎么,就惹到我们的靓仔追着我一个劲锤,成功转移仇恨,哪怕我表白了囚徒照样第一个上天,排位四连,遇到囚徒,歌手,平克,绿帽,被锤的我都放弃思考了。
于是我就写这个小短文,也是因为另一篇有点卡,还在魔,于是先写这个小甜文。
剧情是讲裘克追求艾米丽可是老是被拒绝,于是威胁祭司要爱情魔药的故事。
好了好了,下面是正文,觉得文风不好求轻喷谢谢。
为什么?因为本文严重ooc,全员崩坏向,裘克和艾米丽崩上天了,我发现囚医写多了其他的裘克形象已经多少带影子了……唉……

正文:

  菲欧娜不明白自己最近做错了什么事,招惹了庄园脾气暴躁又疯疯癫癫的监管者裘克先生。
   每次只要在游戏遇见他,他准会追着她一顿猛锤。
   作为一个体力不太强的求生者,她除了用门之钥救队友,用神佑之力治疗队友,就只能尽力破译了。
   被任何一位监管者盯上,她都很难逃跑。
   所以她行事一直低调,可最近,小丑就是追着她打。

   “克利切那样在你面前晃悠你都不打,威廉撞了你多少次了,裘克先生,你跟我有仇吗!”
    菲欧娜捂着头蹲在地上。
    “祭司小姐,你的记忆力太差了,忘了一个月前我跟你说的话了?”裘克说完抡着花箭筒朝刚治愈要爬起的她砸来:“那就好好回忆下!”

    菲欧娜再次被打趴在地,她知道要是不想起来,裘克下次还要打她的,于是她飞快地回忆,突然她脑袋闪过一丝光,她的确记起来了。
    一个月前,也是在湖景村,对方同样追着她一顿锤。
   “干嘛老打我!”
  “祭司小姐,想请你帮个忙,你要是答应了,这局就放你去地窖,或者你第一个上椅子!”
   “你一个监管者找求生者帮忙?索托斯大人佑我!好吧,你要我做什么?”
     “你懂魔法,一定会制作魔药,我需要爱情魔药!”
   
   菲欧娜当时就笑出了声,她知道怎么回事,庄园早传遍这位小丑先生在追求医生艾米丽·黛儿小姐,但这位美丽高贵的小姐似乎并不心动。
    “爱情魔药这么珍贵,我怎么能轻易给你!再说,你凭本事追不到艾米丽,我凭什么要帮你?”
    “你到底给不给!”
     “不给!”
  一阵沉默后,菲欧娜在尖叫声中飞上了天。

  “我现在也不会给你的,爱情魔药得来的爱情,都是虚假的!”
   “别给我神神叨叨的,你要不给,我把你脑震荡打出来!”
    “好一个狂傲的疯子,真以为我菲欧娜好欺负,这是在庄园有规定不能用魔法,等我的契约到期,我离开那天,便是你的受难日,索托斯会审判你……”
   裘克又是一花箭筒砸下去。
   “给我安静点,你到底给不给!”
   “不给不给!你这辈子都别想追到艾米丽!低情商的大疯子,虚空之王会惩罚你!”
    此时三位队友已经开启大门跑走了,菲欧娜赶紧点了投降回庄园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
  菲欧娜的胜率都快掉到各位数了,现在其他求生者也不是很愿意和她一起参加游戏,因为只要碰到她,而监管者刚好是裘克的话,他们都会被锤的怀疑人生,能有一位队友跑出去就是万幸了!
   “裘克先生怎么一看见你就比平时凶残那么多!”
   “对啊,我这么能皮的人都遛不动了!”
  “菲欧娜,我不知道你和裘克先生有什么仇,但我只想安心破译然后离开!”
   她的伙伴们纷纷抱怨。
   菲欧娜只好在下一次游戏中,趁裘克的花箭筒砸上自己前交出魔药。

   “左瓶你喝,右瓶艾米丽喝,药效过一段时间才会起作用,然后你们就会永远只爱对方了,索托斯大人原谅我!”
    裘克满意地接过药放入两边口袋,接着,他将菲欧娜扎上气球绑上了椅子。
   “啊!愿你被索托斯抓去湖底!”
  菲欧娜刚骂完就在尖叫声中飞上椅子。
  说好给药放地窖呢?

   裘克拿了药,心情畅快了不少,但他认为菲欧娜不会这么爽快地交出药,还特意告诉他使用办法。
    他拿着两个药瓶仔细端详,发现左瓶底端用很小的字写着女方饮,右瓶则写着男方饮, 这个该死的祭司,她还故意说反,差点就被她骗了!
   幸好自己想的周到!
  
  下午的第一局游戏,裘克就遇到了他热切想碰到的艾米丽。
   他很快就将她绑上椅子,并让强迫她服下药剂。
   “你给我喝的什么东西!”
   “很好的东西,能让我们永远在一起的东西!”
   裘克说完还摸了下艾米丽的脸颊,一想到他和她以后会永远只爱对方,他就心花怒放。
   可什么事也没发生,艾米丽依旧气鼓鼓地瞪着自己。
   药效要过一段时间才会起作用。
   于是裘克走开去抓其他求生者。
  
    到最后,求生者差不多都上了天,只剩下灌了魔药后背被队友救下的艾米丽。
   裘克扛着花箭筒,甚至唱起歌在圣心医院转悠着找她,最后将她震慑在一块木板旁。
    “艾米丽,你怎么还躲我呀!”
  
   艾米丽只感到浑身疼痛,她蹲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
   “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害羞吧,其实你已经爱上我了,对不对?”
    裘克干脆摘下面具,他蹲在艾米丽身边,红色的眼睛闪烁着光芒。
    “嘿,我们好好享受一番吧!”
   他的手环上她的肩。
   “快把你手拿开!”
   艾米丽呵斥道,她话音就觉得整个身子在变轻,她感到自己在变小,这是怎么了!
   艾米丽发出一声惊叫!
  
   她的衣物掉落在地上,她居然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布偶猫!
    “艾米丽,你怎么了?”
   裘克起先也很惊讶,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那个该死的祭司捉弄了他,她肯定还预测到自己会看两个瓶子,所以又特意说了那番话!
    裘克现在真想把她抓起来一顿猛敲后套上麻袋扔进湖里!
    不过现在艾米丽一定很惊慌,于是他强压住火气抱住变成猫的她,将她搂在怀里,又抚摸着她背部柔软的毛发安慰她,即便变成一只猫,她还是这么美丽优雅,这么惹人怜爱!
    艾米丽起先很抗拒,可后来她居然很享受这种感觉。
    她知道一定是刚刚的药让她变成一只猫,可她不明白裘克要这样做目的。
    难道他认为养自己一段时间,自己就会爱上他?
    这个小丑做梦去吧!她艾米丽,如此高贵优雅,怎么能和他一个疯子监管者谈恋爱?
   
    裘克笑嘻嘻地将艾米丽抱回自己的房间。
    他将她放到自己床上,又笑嘻嘻地跑去厨房。
 
    直到天空完全变黑,月亮洒下光芒的时候,裘克才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他将睡着的艾米丽抱上了餐桌。
    “醒一醒,艾米丽!”
    艾米丽迷糊地睁开眼,有些烦躁地弓起背撑起懒腰,但她很快意识到裘克在看她,她赶紧缩成一团并用尾巴遮住脸。
    “艾米丽,你变成猫倒是更可爱了!”
   裘克笑着将盘子挪到她面前,艾米丽闻到一股糊味。
   她瞧着盘子里黑炭一样的东西,抗拒地朝后爬去。

  “怎么了?我特意做的烤鱼啊,前天刚好去湖景村捞的,哎——猫咪不是爱吃鱼吗,回来回来!”  他一手捉住艾米丽,一手抓起盘子里的鱼递到她嘴边:“你吃呀,艾米丽!”
   艾米丽气得朝他呲牙,裘克却趁机将鱼塞入她的嘴里!
     艾米丽更愤怒了,她甩掉嘴里的鱼跳下桌子,弓起背恶狠狠地盯着裘克,他给她喂了什么恶心东西!
   即便有良好的教养,她现在也想大声斥责这个疯子,可她一口却只能是猫的“喵呜”声。
    “好吧,艾米丽,你不想吃就算了,我们睡觉去吧!” 他起身伸出手来抱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噢,我还得先给你洗个澡呢!”
    艾米丽转身就要跑,裘克几步就追上她将她抱在怀里,任艾米丽怎么抓挠,他都不松手!
   
     第二天早上,庄园的参与者们聚在餐厅,他们都抱怨昨晚没有睡好,因为庄园的上空一直回荡着一阵恐怖的怪叫,连那群监管者都缩在一起,表示被声音吓得做噩梦了,最后他们得出结论是只猫,但他们也懒得去找。
     裘克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但他没有说一句话。
      他到处找菲欧娜,可这个祭司并不在!
      没事,他总能在游戏遇见她。

   “你怪我呀?裘克先生,是谁一个劲威胁我要魔药?又是谁说话不算话,还自作聪明地换了药?不过这真委屈了艾米丽,你可没对她做什么吧!”
    菲欧娜虽然被砸得浑身是伤,但她依旧在大笑。
    “我们的私事用不到你管,你要不解除魔法,我要让你四肢不全!”
      裘克举起他的花箭筒装上钻头。
    “那就替我向艾米丽道歉吧,这药效有七天,没有别的办法解除,只能自然消失,只能委屈她了,但你可以把她带来我这,让我照顾!”
     “不劳烦了,你还是升天吧!”
    裘克气愤地将她绑上椅子。
   “我会向夜莺女士解释,艾米丽不用担心游戏的事!”
  “用不着,我已经和她说了,你就安心上天吧!”
   可望着上天的菲欧娜,他也没感到解气,还是快点结束游戏回去陪艾米丽好了!

     七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裘克过得很开心,他现在每天回家,艾米丽就会在门边等他。
    起先艾米丽的确不能适应,她身上具备了猫的属性,高冷的同时却又黏人, 但渐渐地,她也习惯了。
     裘克每天都会给她准备精致的餐点,他的手艺越来越好;他也会在闲暇时候逗她玩,皮球,毛线团,艾米丽也真的很尽兴,但快乐过后她就会恢复理智,趴在床上一言不发。
    但最让艾米丽烦恼和害怕的,还是他抱着她去浴室洗澡,猫本来就不爱水,更何况她没穿衣服,虽然变成的这只猫有浓厚的毛发遮挡了皮肤,她还是不能忍受。
     但裘克似乎很喜欢这样,不管艾米丽怎么嘶吼惨叫,他照样将她放进浴缸为她搓洗身子。
    当然,他还算尊重自己,总是绕过了敏感部位。

   今天晚上裘克似乎格外兴奋,他快速地给她洗完澡,将她抱上床,然后抚摸她的背哄她睡觉。
     当然,裘克会在她睡着后靠在旁边的椅子上休息,七天来他一直这样。
     艾米丽很感激裘克,虽然他先前缠着自己很烦,但到底他还是尊重她的,没有对她做出什么越界的举动。

    “好了,晚安,艾米丽,祝你有个好梦,最好是变回人了! ”  裘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艾米丽觉得不对劲,变成猫也让她变得更敏感,他说话的语气和之前似乎不太一样,可具体是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突然她感到自己身子像一块巨石在往下坠一样,她在变重,接着有白光从她的身体溢出,她在变回原样!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艾米丽只觉得一阵惊恐,她望着自己变回来的双手,才意识到自己什么也没穿!
    真要命,她刚想伸手拉过一旁的被子,却感到有重物压上了自己的身体。
    “艾米丽,你的身材可真美妙,我想念它好久了呀!”
是裘克,他牢牢地压住艾米丽,她动都不能动一下!
    “裘克,你要干什么!”
   艾米丽脸色瞬间绯红,心跳加速。
   “你说呢,艾米丽,我可忍了这么久,现在要好好发泄下呢!”
      “不,裘克,你就再多忍一会儿吧!”
     艾米丽想起身,裘克却将她摁下。
      “不行,艾米丽,我照顾你这么久,这就是补偿!”
     
    艾米丽现在后悔刚刚的想法了,以前他追求自己的时候,也只会霸道地强吻她,怎么能因为自己变成猫,他的细心照顾就忽视掉这些,他只是因为自己变成猫才忍着!
      躲是躲不掉了,艾米丽只能怨自己倒霉,被这么个疯小丑缠上了,好吧,至少他厨艺还不错!不对,她现在浑身赤裸地被他压在身下,她居然还有心思想厨艺!
     “来吧,艾米丽,让我们好好享受一番吧!”
     “谁要和你享受!啊——你——啊!”

  于是第二天早上,庄园又在传一件事,诡异可怕的叫声终于在夜晚消失了,可是却被另一种奇怪的声音代替,参与者们也依旧讨论这个声音,最后他们的结论是,一定是夜晚那只怪叫的猫进入特殊时期了,但他们依然懒得找,不过艾米丽回来倒是个好消息,但同样,他们也懒得问她不在的原因。
    裘克依旧一言不发,坐在另一边的艾米丽也保持沉默。

   游戏开始,菲欧娜正在专心破译,突然就听见火箭筒敲击地板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遛屠夫,就在翻窗时被裘克的花箭筒震慑。
    “艾米丽都变回来了,你还打我干什么,神明在怒斥!”
     “收起你那套吧,我来找你要药,你要给,我就放你!”
      “你又想要什么药!”
     “你有能让人身体素质短时间增强的魔药吗?”
    “短时间增强身体素质?我的索托斯大人啊!你已经够健壮了,再增强你就直接打死我了!”
     “你误会了,祭司小姐,我指的是增强持久力,当然,是针对女性。”
      “裘克,”  艾米丽的声音突然在裘克背后响起:“说好这局都放走的,你干嘛打倒菲欧娜?”
     “没什么,亲爱的,我问祭司给你找些补身体的药,免得今晚你又累昏了!”裘克走到艾米丽身边搂上她的腰:“你要昏倒我可很心疼呢!”
     艾米丽瞬间羞得无地自容,她低下头埋入裘克胸膛,就像一只寻求慰藉的猫。

     菲欧娜蹲在那不再看两人,她是真的要吐了!
    她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快点放满血被送回庄园。
    同时,她决定这局游戏结束就去找夜莺女士,让她设置可以个人投降的功能,不然她早晚会死,不被敲死,也要被秀恩爱秀死!

ps:本来小短文,没想到写这么多啊,抱歉这么晚更新啦!心疼祭司,心疼菲欧娜,不哭不哭黄衣爱你!
   
      
     
    
     
    

  
      

    
 
    
  

   
 
  

   
  
 

评论(23)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