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天使的最后一吻上章(标题瞎扯,刀糖)

首先很抱歉,我知道自己拖更了五天,从学校回家后当了四天半咸鱼,我真的很抱歉,但是真的在卡文心,就是剧情有但就是码不出字,的确该多看书积累了!
然后本来打算一次性写完发的,但是感觉剧情太长,分上下章好了,当然既然分上下了,这一章有多甜,下半章结尾就有多虐,如果嫌弃我写的不好文笔渣,请轻喷感谢啦,拖更这么久很抱歉!
另外《草莓甜吗》小甜饼的梗来自这篇长文,所以不是写不出凑字数的,是先写这个再改编的小甜饼

梗来自半啥啥首尾限定,我也不知道到底是糖是刀,也许是刀吧,心疼裘裘。
台词在这里
“医生,我病了。”
“他在我面上落下最后一吻。”
至于具体的故事嘛,就是讲艾米丽在小镇开了私人诊所,然后去镇上看马戏团表演认识了裘克,不过后面就很虐了,当不要误会,这次设定是温暖知心御姐和男友力max小萌裘,不过这个男友力不包括情商,是指其他方面…
应该写得完吧,设定是1665年的伦敦,对没错是中世纪,然后你们可以百度一下伦敦大瘟疫。
再次抱歉!

正文
莉迪亚·琼斯,这个名字再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从现在开始,她的名字是艾米丽·黛儿。

   离开了那个令她厌恶的琼斯家族,脱离了贵族的身份,她终于可以开一家为所有人服务的诊所,而不只是给贵族和富人治疗,最重要的是,她不用嫁给那位高傲自满瞧不起女性的莱利家族的贵少爷了!
    她唯一舍不得的是自己的母亲,若没有母亲的帮助,她也无法从家里逃出,不过哥哥姐姐会把她照顾好的。
    艾米丽抚摸着脖上挂的天使吊坠,这是离开前母亲送给她的。
  
   “莉迪亚,你真的要走的话,就带上它吧!”
  “不,母亲,这是你的贴身吊坠,我怎么能带走?”
   “莉迪亚,什么能有你对我宝贵,带走它吧,就像无论你去哪,我依然陪在你身边一样!”
    “母亲……”
    她接过项链,抱住母亲哭泣。
   “……好了,我的孩子,快走吧,一会儿你父亲回来就走不掉了!”
   “……再见,母亲,我一会想办法回来看你的!”
 
   她离开了,不敢再回头看一眼,她只怕看到母亲哭泣的样子,内心会动摇而留下。

   “母亲,你一定要好好的,等我回来看你!”
   她伸手拉开马车的窗帘,朝外面望去, 道路两旁的绿野让她心情缓和了不少。
   “小姐,我们要到了!”  车夫向她喊道。
    这是德比郡的一座静谧小镇,亚姆。
   艾米丽已经在镇上买好了店面和房子,当然,这都是她先前派人安排的,她就要在这开一家新诊所。
   “回去代我向母亲问好,告诉她我永远爱她想念她!”
    “好的,小姐,我也会定时来向你汇报消息!”
   车夫的马车驶远了。
  艾米丽深呼口气,她望了眼诊所的招牌,她的新生活就要在这开始了!

  诊所开张第一天,就有许多镇上的居民来看病,因为艾米丽为他们提供免费检查,所以即便身体健得如头牛般的人,也特意跑来诊所。
   这年头,免费的东西是真难得。
    来看病的这么多人中,一位有着一头火焰般红色卷发的男孩引起了她的注意,他还有着同样的一双红色眼睛,看上去十分独特。
    “医生女士,你好啊,请问你能治好我的眼睛吗?”
   艾米丽便仔细检查他的眼睛,可他并没有患眼疾,视力还惊人的好。
    “先生,你的眼睛并没有什么毛病啊!”
   “可它为什么是红色的?这个问题困扰我很多年了,我也找过很多医师,本以为你能治好呢!”
    对方有些沮丧地低下头,人群都笑起来。
   “别理这个小疯子,医生,他老是觉得自己眼睛有毛病,可是我们并不介意他红眼睛,事实上我们都很喜欢,可他自己就觉得不好!”
   人群中的一个说道。
    “快闭嘴,披上你的斗篷好好装神弄鬼吧,管我呢,大魔术师?”
     “哈哈,我们的小疯子又生气了!”
    大家都咯咯地笑道,艾米丽虽然太懂他们在说什么,但她也被这种气氛感染,跟着笑起来。
    
  后来又聊了几次天,艾米丽才知道,这个想治眼睛的男孩叫裘克,是马戏团的哭脸小丑,他想看好眼睛,是因为他老是受到团里笑脸小丑和其他一些人的嘲笑,他们老是称他为撒旦的后代,就因为他的红眼睛,他不想再受到嘲弄了!
   “裘克先生,你别理会他们,你的眼睛很特殊,就像红宝石一样闪烁,谁要把它们比作恶魔的眼,那定是他自己心怀不正,这种人,上帝会谴责他的!”
    裘克又来看病的时候,艾米丽安慰道。
  “谢谢你,黛儿小姐,可是我还是挺难受,你没有这种体会,是不会理解的!”
   “好吧,那也许我该体会体会,你什么时候有表演,我去看看!”
   艾米丽微笑着看向他。
   “啊,你要来看我的表演吗?可是我演的是哭脸小丑,是个疯癫的角儿,我怕你看完会害怕我,到时候你要不理我,谁帮我看好眼睛呢!”
    “只是表演而已,我不会害怕的,你放心好了!” 艾米丽依旧微笑着。
  裘克觉得她的笑就像天使一样暖心,他用力点点头。
   “明天上午就有一场表演,就在镇上的马戏团之家,黛儿小姐,你若真去了,我会很开心的!”
    “放心吧,裘克先生,我会准时去的!”
   她的话让裘克更加高兴,他欢快地如一只迎来春天的燕子跑出诊所。
   艾米丽笑着摘下手套,端起一旁的杯子饮了一口。
   嗯,今天的咖啡似乎比以往香醇一些呢。

     灯光熄灭,幕布合上,台下的观众纷纷鼓掌喝彩。
    艾米丽却没有鼓掌,裘克的表演的确很好,可她却感到一丝心疼,哭脸小丑的哭泣声深深印在她脑海中,这不仅仅是演技,她决定去后台看看他。
   休息室内,裘克已经摘下了那巨大滑稽的面具,换回了常服,他正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
  “裘克,你刚刚演的真好!” 一旁换好装的瑟维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啊,真不错呢,可演的再好又如何,他就只能坐在那一个劲哭,装疯卖傻!” 笑脸小丑走过来嘲讽道。
    “哟,我们的大表演家来了,说得你好像能演出哭脸小丑疯癫劲一样!” 瑟维可不能容忍朋友被说,他反击回去。
    “那我当然演不出来,毕竟我又不是真疯,不能像他这么真情实感!”
   笑脸小丑的话彻底激怒了裘克,他挥着拳头要揍对方,却被瑟维拦住。
   “算了算了,一会儿出事经理又要找你麻烦!”
    裘克只得放下拳头,笑脸小丑发出一阵嘲讽又得意的笑离开了。

   “干嘛拦着我?”
  “他拦着你是对的,这种人不值得动手!”
  艾米丽的声音在门边响起,裘克赶紧走向她。
  “黛儿小姐,你怎么来这了?”
  “我是想来告诉你,你刚刚表演很精彩!”
  裘克听到她的夸奖,眼睛都明亮了许多。
    “谢谢,黛儿小姐,你喜欢我很高兴!”
   “裘克先生,其实你不必太在意别人说什么,观众们都很喜欢你的表演!”
  “我知道,可还是会有人嘲弄我,就像刚刚那样!”
   “理那种人干什么呢?裘克先生,也许你该出去走走,换换心情,想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艾米丽说话时一直带着淡淡的笑,裘克只感到心中一阵温暖,心情也缓和不少。
  “那你们就出去走走吧,正好今天也没演出了,马戏团也不是很忙。”在一旁整理道具的瑟维开口道,他已经明白艾米丽的意思了,但显然裘克并不理解。
  “我是想出去转转,这太闷了,可黛儿小姐愿意去吗?”
  “当然,我听说田野的花都盛开了,我很想看看,但诊所太忙一直没时间去。”
  “那太好了,现在裘克可以陪你去!” 瑟维关上道具箱,他实在受不了两人在这继续互盯对方眉目传情的样子了。
  “如果他愿意的话,” 艾米丽又望向裘克:“刚好我有些话想对你说,裘克先生。”
  对方使劲点着头。
  “很乐意,这是我的荣幸呀,黛儿小姐!”
  于是两人去到附近的郊野散步。
 
现在是初春,阳光温暖,微风和煦,的确是郊游踏青的好日子。
   “裘克,这儿景色比我想象的还要美!”
  艾米丽望向小道两旁的花海,馥郁的芳香随轻拂的微风沁入心脾,花丛中萦绕的蝴蝶仿如长翅膀的小精灵在为这春天编一场华美鲜艳的梦,一切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如此明媚,如此活力,仿佛一个新生的世界,只有一切美好的事物才能存在于此。
  艾米丽饮着花香,似要醉在这个美丽而梦幻的世界,是裘克的话拉回了她的思绪。
   “挺好看的,我也很喜欢,但黛儿小姐,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是的,我光顾着看风景,都忘记了。”
   “你想说什么,我听着。” 裘克眨着眼睛微笑着看向她。
   
  “你的哭泣小丑演的很好,可我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艾米丽犹豫了一阵才说出口,她很后悔自己的举动,他应该不乐意听到这样的话。
   “为什么呢?”
   裘克的神情果然瞬间变得严肃,艾米丽更后悔了。
  “好吧,我说出来,请你别介意。”
  “黛儿小姐,请说吧!”
  “因为你哭得那么卖力,我看了会心……会担心你嗓子疼。”
  艾米丽本想说会“心疼”,可这太过直白了,虽然她已经舍弃了贵族身份,但她仍是一位矜持的淑女,这样的话她仍旧说不太出口。
  “黛儿小姐,你真是位好心的女士,除了瑟维和瓦尔莱塔,就你最关心我了!”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当然要关心你!” 艾米丽低垂下头,将风吹乱的发丝撩到耳后:“还有,以后叫我艾米丽就行,我也叫你的名字裘克,好吗?”
  “当然好了,黛儿小……艾米丽!”
  艾米丽露出好看的微笑。
  “那么,裘克,送我回家行吗?”
  “乐意至极,艾米丽!”
  裘克用力点着头,他只觉得心花怒放,仿如飞在花丛中的蝴蝶一般欢脱畅快。
  
   艾米丽的新家是一座小型庄园,虽然不如她在伦敦的家豪华,但也算气派。
   裘克这是第一次见到她家,他露出惊讶的神情,但很快掩饰下去,艾米丽却觉察到了。
   “裘克,你怎么了?”
   “啊,真抱歉,我原以为你只是个普通医师,可现在看来不止这样。”
   他的左手掐住右手手指,艾米丽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来这就是为了摆脱原来的身份,我只想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
  “是这样吗?那真是抱歉,我还以为……” 裘克抓自己手指更紧了,他深吸一口气,还是将后半句话吐出来:“我还以为你只是因为无聊,来这儿消磨时间呢!”
  “裘克,我是想远离那种生活才来这的,我喜欢这座小镇!”
  “艾米丽,你喜欢这我真开心,虽然我不喜欢这的一些人,但这的确是个好地方!”
  裘克嘴角向上扬起弯成好看的弧度,阳光洒在他红色的卷发和英俊的脸庞上,他宝石般地眼睛闪烁着光辉。
  艾米丽瞬间有些恍惚,他多像一位误落人间的小精灵,纯粹迷惘,却又以热烈的心迎接一切。
  “艾米丽,我脸上有东西?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啊?”
  裘克疑惑地望着她,摸上自己的脸, 艾米丽这才回过神。
  “啊,抱歉,我想事情去了,那么明天再见,裘克!”
  “好的,明天见,艾米丽!”
  裘克刚走出几步,却又被叫住。
  “还有事吗,艾米丽?”

  “嗯。” 艾米丽声音柔和了许多,她走到裘克面前,在他的右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那儿瞬间被她的唇染成了绯红,这红色又瞬间蔓延至他的耳根。
  “……和你一起散步很愉快,明天见,裘克!”
  艾米丽快速地跑回庄园。
  裘克呆立在原地,他捂着自己发烫的脸,刚刚艾米丽吻了他吗!他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他用力掐着自己手臂,疼痛感瞬间袭来,这一切居然是真的!
  哈,那花间飞舞的蝴蝶能有他现在的心情畅快吗?
  他干脆一路哼着歌回去了马戏团,他很期待明天与艾米丽相见。

  当天还是雾蒙蒙的一片,晨雾还未退散,零星还闪耀在天际的时候,艾米丽就起床了。
  她得早点去诊所,今天是星期一,会有很多人来问诊,初春时节的确容易生病,光是因为郊游时植物过敏的病患,就有好几个。
  当她出门时,她看到大门口的红色身影。
  “裘克?”  她惊讶地喊出声。
  “艾米丽,早上好!” 红发的男孩转过身来,他的微笑仿如一缕阳光,照亮了这灰蒙的天,他手里还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是红彤彤的草莓,上面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你怎么起的这样早?”
  “我睡不着呀!”
  “失眠了?要我帮你看看吗?”
  “不用了,我就是有些兴奋!”
  “那也许我该给你吃些安神药。”
  “也不用,其实我是想早点见到你,我是说,给你送这个!” 裘克的脸有些微红,他笑嘿嘿地递过篮子。
  “谢谢,“艾米丽微笑着从篮子里拈起一颗:“可是裘克,这一大早哪来这么新鲜的草莓?”
  “是伍兹果园的艾玛小姐送来马戏团的,她说挺甜的,我想你应该会喜欢,就给你拿来了!”
  “伍兹小姐起这么早工作吗?”
  “伍兹小姐和他父亲是出了名的勤快人,镇上人都挺勤快,艾米丽,你也一样啊!”
  裘克的眼睛闪烁着,如天际还未退却的星。
  “谢谢她,也谢谢你,裘克,其实我很喜欢吃草莓!”
  “那你快尝一个吧!”
艾米丽点头轻轻咬了口手里的草莓,香甜的味道在她嘴里漫开。
她露出浅浅地微笑,就似天边还未淡去的月芽。
“真的很甜,我很喜欢!”
“是吗?你喜欢就好!”
裘克的眼闪得更亮,艾米丽盯着他那双火焰般的眼,她的心似乎被其点燃,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推使着她,但她压住自己的情绪。
“裘克,那你尝过了吗?”
被艾米丽一直盯着看,裘克脸比刚刚还红了许多,他挪开了自己的目光,小声回答道: “还没有,我急着给你送过来!”
“那快尝尝吧,很甜呢!”艾米丽将手里的草莓递到他唇边。
  裘克却没有吃,这是她咬过一口的草莓,他再吃的话,这感觉太奇怪了!
  “艾米丽,我重新拿一个就行。”
  “嫌弃我吃过吗?” 艾米丽垂下眸子要缩回手,裘克却一把抓住,但他意识到自己举动不当,立刻松开了。
  “对不起,艾米丽,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明白。”
可裘克看她的笑明显淡了,眼神也黯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他居然惹艾米丽伤心了!
  他懊恼地敲着自己的脑袋:“看我多笨,艾米丽,我真的不是嫌弃你,你这么好,我喜欢你都来不及!”
  他一说完就沉默地低下头,脸更红,心也跳得更快,天,他当着艾米丽的面说了什么呀!
  但他的话却让她心中的冲动变得更强烈,她无法再压住,那就只能释放。

  “裘克,我知道,先尝尝草莓吧,很甜!”
  她重复道,再次递上草莓。
  “……好!” 裘克答应着。
  但艾米丽却在他要咬下草莓的时候挪开了手,取而代之,她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
这突如其来的吻让裘克整个人怔住了,他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心如鼓点般咚咚直跳,他因此整个都有些颤抖,他的手得使劲抓住篮子才不至让它掉落。
  艾米丽居然吻了他!他该怎么做呢?搂住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还是摁住她的头更用力地吻回去?
  就在他犹豫纠结的时候,她的唇却离开了。
  裘克瞬间感到一丝空落,似乎心里有什么东西追随那柔软温糯的唇而去了,他只想再次体验这奇妙的感觉,好弥补心中的空缺。
   “……甜吗?”
   艾米丽望着裘克,此时天已经泛亮,远处的朝霞染红了蓝绒布般的天际,似乎也染红了裘克的脸。
   “……甜,真甜!艾米丽,我……” 裘克欲言又止,但艾米丽一直望着他微笑,她的眼神满是期待,她在等他说下去。
  “艾米丽,我想我们该去诊所了,马戏团上午没有表演,我可以帮忙的!”
裘克抓着自己有些凌乱的红卷发,他的心跳还在加速。
艾米丽轻轻点头,她绕过裘克朝前走去,他紧跟上她。

  两人就这样肩并肩走在清晨阳光中,他们多次转头看向对方,但很快又会移开目光。
静默的氛围带着丝丝的尴尬,到了诊所,这种尴尬更无法遮掩,艾米丽索性选择打破它。
  “裘克,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
裘克将篮子放上桌,靠在桌角旁,继续抓着他的头发。
  “我说过了,给你帮忙,艾米丽,需要我做什么?”
  “不,我知道你想说的不是这!”艾米丽走到他面前:“告诉我吧,裘克。”
  她的声音十分轻柔,裘克的脸又变得微红,他沉默一阵,突然拉过她,将她揽在怀中。
  “……裘克……”
   艾米丽轻唤他的名字,她靠在他的胸膛,能清楚听到他的心跳。
  “艾米丽,这才是我想的,可是我害怕,” 他的声音低下去,轻微如初春的晨风一般在她耳畔喃道:“我怕你会拒绝我!”
  “裘克,那你只管放心好了,因为,” 艾米丽的手也环上他的背:“我也喜欢你!” 她说完将唇轻轻贴上他的唇。
  奇妙的感觉归来,心中的空缺得以弥补,裘克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他更紧地拥住艾米丽并轻含住她那香甜的唇,感受这美妙的滋味。
  两人沉浸在这绵长的吻中,只望时间停在这初春的早晨,久一点,再久一点……
 
 

评论(2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