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囚医之笼第十章上部分(刀虐?甜糖?正版结局)

发图片被屏蔽两次,发文字被屏蔽,我再试一试发图片吧,然后我发了完整版的,然后又被屏蔽了,但是我发了残缺完整版,链接在这个版本的底端评论

我拖更了五天,终于磨出第十章了,从早上说能写完结果一直拖到了现在,真的越写越长越写越杂控制不住!
感谢各外耐心的小伙伴愿意等我这个文渣咸鱼的文!
本章结尾信息量很大篇幅也很长,我说过三版结局都会写,这一版就接欧利蒂丝冰火之歌了!
写得想撞墙啊,还有,有个片段参考了 @雪酱茶子 画的剧情插图,真的好爱酱子你啊!为我的囚医画画,太感谢太感谢,我从今天开始一定高产回报各位有爱的小伙伴,只是囚医续章,冰火之歌这个巨坑我天,怕是有生之年系列。

正文
  “艾米丽!”
  迷糊中艾米丽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唤自己的名字,同时,她感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抱起,温暖的怀抱让她清醒不少。
  她想到前夜,裘克也是这样抱着她,在她耳畔轻语,尽管她想沉入黑暗永远睡去,这声音却如藤蔓一样将她紧紧缠绕,她被卡在这深渊中无法坠落,连死亡都成为不切实际的幻梦!
  “艾米丽,你可别又昏了?”
她本不想搭理他,可最终她还是睁开了眼。虽然裘克语气带着丝尖酸的挖苦,但他那双望着自己的眼睛正燃着焦急的火光,他还是担忧她的!
  可既这样,为什么不彻底放开她,让她就此在黑暗中沉睡呢?她真的已经累了!
  “……放我下来!” 艾米丽使劲挣扎一下,裘克却更紧地箍住她的腰和腿,使她无法动弹,仿如一只被猫狠咬住咽喉的金丝鸟,她感到窒息。
  “夫人,你现在不像能自己走回去呢?” 他微微低头吻着她绯红的面颊和轻颤的眼睑,这温柔的举动却让艾米丽更想反抗,这个恶魔想以此来让她屈服?她绝不让他得逞!
  “我能走路!” 艾米丽捏紧手指用力捶向他的胸膛,这当然没用,但至少她心中的闷气得以舒缓,这对她来说,就足够了。

  “二位慢慢争执,我不打扰了!” 站在不远处的约瑟夫整理好衣袖开口,他刚刚一直在观察两人,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艾米丽并不像表面那样顺从裘克,尽管她在努力让自己适应,但她的举止处处都显出叛逆,在餐厅时他就觉察到了,现在,他更加肯定,同时也更好奇这两人的真正关系。
  “走什么?你以为我们完事了?”
  “你现在抱着嫂夫人,还有多余的手和我打架?” 约瑟夫故意走近他,蓝绿的眸子闪着挑衅的光。
  “我说过现在吗?” 裘克回瞪过去,眼神若两把锐利的尖刀,似要剜出那对蓝绿宝石一样。
  “好,那就等你安抚好夫人后,原地见!” 约瑟夫不等裘克答应就转身离开。

  “裘克,你不要再和他打架了!” 艾米丽盯着眼里还燃着怒火的裘克,她知道自己的劝诫一定没用,但她就是想这么说。
  “怎么,你担心这个白毛崽子?”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声音却无比冷漠,虽被他紧紧攥在怀中,艾米丽的心却感到阵阵寒意,她不由得颤抖一下。
  “我说对了?” 他自嘲似地冷笑着“呵”了一声:“艾米丽,你挺厉害啊,两天不到心就随外人飞了!”他语气夹杂着怨恨与愤怒,可他抱她的手却更紧。
  “你真这么以为?” 艾米丽心中仿佛也有火在燃烧,她开始使劲挣扎:“放我下来,我不要你抱我!” 眼泪滑过她的眼角,又滚落她的唇边,咸湿苦涩,带着丝丝的酸楚,她只感到心灼烧般地痛,而这种感觉,裘克是不会明白了!
  “呵,想要那个白毛崽子抱,是吗,我去帮你把他叫来?” 
   裘克眼里的光愈发复杂,艾米丽停住挣扎,她直直地望向他的双眼,这在阳光下如火焰般烧的双眼,这双恶魔才拥有的眼,而她,清楚看见自己的身影就陷在这双深红的瞳仁中,她想逃离,可她知道这只是囚禁她牢笼的窗而已,真正的她已被锁在这窗后的心笼中,是再也逃不走了!
  她紧咬嘴唇,喉咙似堵住一样,最终只憋出一句话。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不懂?我看是说到你心坎了,是吗?”
  “你太过分了!真当我会随便爱上一个,” 艾米丽顿了顿,突然提高音量:“爱上一个只接触两天的陌生人吗!”
  她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花园上空,她从未如此愤怒,若以前她要这么大声争吵,一定会被父母关禁闭,但现在,这些良好教养,这些淑女仪态她统统不在乎,她只想和他吵一架,好好发泄心中的苦闷。

“艾米丽,你翅膀硬了,都敢这么和我吵了!” 裘克胁迫的语气让艾米丽十分厌恶,她冷哼一声别过头,这更惹恼了裘克,他猛地松开手,艾米丽惊叫着摔到地上,疼痛感立刻袭遍全身,她的心也似摔碎一般,痛得眼里渗出泪滴。
  “你疯了!” 她怒斥着,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肆虐滚过脸颊。
  “疼吗?这是对你的惩罚,谁让你不乖呢!” 裘克靠近艾米丽蹲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珠。
  艾米丽却推开他的手:“别碰我,你这疯子!我不是你的玩偶宠物,不是你想抱就抱,想折磨就折磨的!”
  她擦去眼角的泪想起身,裘克却将她摁回地上,他整个人压上她的身子,并抓住她纤细的手腕,艾米丽无力挣扎,只能用言语回击。
  “我说错了?你现在不就是要折磨我吗!”
  “折磨?艾米丽,我记得你很享受呢!”
  裘克说完就霸道地吻上她的唇并轻轻啃咬着,艾米丽起先抗拒,但渐渐地,她沉醉在这吻中,甚至主动迎回去。
  两人吻了好一阵,裘克才松开艾米丽。
  “艾米丽,承认吧,你喜欢这样,对吗?”
  他附在她赤红的耳根呵气,艾米丽的脸颊一阵滚烫,她沉默地别过头闭上眼,似信徒等待审判日降临一般,是的,她无法再挣扎了,只能任这魔鬼宰割。
  可她猜测的事并没有发生,反而感到额上一阵温暖,这轻柔的举动就若这初夏拂过的微风,她的心一阵放松,她睁开眼,看到裘克正轻抚着她的额头,那双恶魔般的眼此刻却含水似柔情,他盯着她,露着淡淡的笑。
真要命,若他疯一点凶一点,她至少心还能有所戒备,即便她已陷落,最后的理智也能让她维持清醒,可现在,她该怎么做?她只觉得心中的最后一道护墙也被他击碎,这个男人彻底抓去了她的心!
  “……裘克,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可是我也……” 艾米丽咬得嘴唇都渗出血来,她抖得厉害,都无法继续说下去。
  裘克依旧微笑着,他伸出手拭掉她唇边的血,轻吻着她的嘴角,她就似这园里盛放的玫瑰般美艳,裘克真想撕碎她这朵妖冶的花,将她整个吞吃入腹。
  但他忍住了冲动,只是用轻柔的声音问道:“可是什么,我的艾米丽?”
  “……也爱你!” 艾米丽的心怦然直跳,她垂下眼眸都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裘克停住抚摸她脸颊的手,他怔了好一阵,突然一声笑出来,似在嘲讽她,又像在自嘲:“爱我?艾米丽,你现在都能说出这么违心的话了?”
  艾米丽只觉得心中的火越燃越旺,她真想狠狠地朝他脸上扇一巴掌,她几乎是用尽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足以将自己整个摧毁的话,可他居然认为她在逗他!
  “我是认真的!” 艾米丽抬眸瞪着裘克,他的眼神闪烁着微妙的光,她突然觉得他和她的距离是如此遥远,就像隔着一道无法横过的深渊,她竭尽全力在这边呼唤,而他却在站在另一边,望着自己精疲力尽遍体鳞伤,然后残忍地转身离去。
  “认真爱我吗?艾米丽,你比我还幽默啊!”裘克松开艾米丽站起身,他眼里的光更加黯淡,嘴角的笑意却更浓:“不过我早该想到,你们贵族都喜欢愚弄人,艾米丽,我真以为你不一样呢!”
  艾米丽含着泪坐起身,她小声啜泣着望向站在玫瑰丛中的裘克,阳光洒在他脸庞上,多像堕落人间天使,可他这英俊面皮下隐藏的,究竟是怎样一颗恶魔般的心?她恨他的时候,他想法设法地让她陷落,她现在爱上他了,他却将她推开!
  “魔鬼!疯子!混蛋!打你的架,和你的妓女欢愉去吧,别再来找我了!”
  她颤巍着想要站起,却感到身体一阵无力,就在她要摔倒的时候,裘克却拉住了她,她整个人前倾着跌入他的怀中,艾米丽仿佛落入荆棘丛一样被扎的浑身刺痛,她猛地推开他向后退去。
  “怎么,谎说多了,连站都站不住了?”
  裘克的语气依然带着嘲弄,艾米丽厌恶地锁紧眉头。
  “别碰我了!” 她理好衣裙转身离开,她不想再理他,管他如何愤怒如何癫狂,酗酒也好砸东西也好,她都不会管了,让这个魔鬼就埋葬在他自己的地狱好了,她越在乎,反而让自己伤得更重,何必再犯蠢呢!

  但当她坐在房间里,闻着淡淡的薰衣草和迷迭香味,品着女仆给她送来的花茶时,她的心情缓和了许多,她又开始想到裘克。
  他要和约瑟夫打架,她还真有些担忧,真奇怪,明明告诫自己不要再管那个疯子了,可是她做不到,如果连心都给对方抓去了,她又怎能完全不去想他?
  “我得去花园!” 她放下茶杯起身要走,即便刚刚在那儿有着极不愉快的经历,她也得去。
  但一旁的女仆却拦住她。
  “黛儿夫人,裘克先生说了,你暂时不能去花园。”
  “因为他和约瑟夫先生在那打架?”
  “是的,裘克先生让夫人你不要管这件事。”
  “不管,万一他受伤了怎么办?我是说,他们都可能受伤,更糟糕,他们可能会,” 艾米丽停顿一下,故意捂住嘴惊叫道:“会杀了对方!那么你要愿意给裘克先生收尸,你就拦着我吧!”
  艾米丽说完自己都有些被吓到,这样听着都怕的话她怎么就毫不犹豫地说出口了?看来那个疯子真的把疯病传染给她了!
  女仆果然神色变得惊慌,她只得答应着带艾米丽去到花园。

  还未走近,艾米丽就听到金属的碰撞声,她踮起脚看向远处,裘克和约瑟夫正在玫瑰丛中打斗,他们手中的佩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如两只闪烁银光的蝴蝶,但艾米丽知道,这东西可比蝴蝶危险多了!
  她本想上前阻拦,可她最终站在那儿,也许是好奇,也许是报复心理,她就是想观赏这场战斗,最好打激烈点,说实话,她甚至希望约瑟夫能揍裘克一拳好帮她出气,但她心底还是不希望裘克输的。
  可很快她又变得担忧起来,约瑟夫是贵族出身,从小就受过各种武器训练,但裘克只有加入皇家马戏团后才有可能学到剑术。
  很明显她的担忧有些多余,裘克是位全才,剑术也一样,他丝毫没有落下风的意思,他一次次抵过约瑟夫的进攻,甚至能揪准时机反击回去。
  但约瑟夫也毫不示弱,他早就留意到艾米丽来了花园,裘克也应该注意到了,既如此,他就要利用这个机会,向艾米丽证明自己的魅力并不比这个红眼疯子差。
  刚好,裘克又一剑刺过来,约瑟夫闪身躲过,同时回击一剑,裘克想后退躲开却晚了一步,他胸前的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他愤怒地挥着剑又攻来,约瑟夫立刻提剑拦住,同时,他嘴角扬起抹不屑的讥笑:“怎么,裘克,你就这点能耐了?”
  裘克没理他,转而一脚踹上他的膝盖,约瑟夫吃痛地后退几步,但他很快就站起身,挡住裘克继续刺来的剑,这样好几个来回,两人也没分出胜负。

  艾米丽觉得是时候让两人停下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了,她深呼吸一口气后才跑向打得愈发激烈的两人。
  “停手,别打了!”
若是也要拿把剑才能阻止两人,艾米丽也真会这么做。
  “艾米丽,离远点!” 裘克和约瑟夫分开距离,命令似的语气又带着焦急和担忧,如果艾米丽真因此受伤,他绝不饶过约瑟夫,当然,也不会饶过自己,但他必须和这个白毛崽子分出胜负,必须给这个贵族小子一点教训去去他那高傲的焰气!
  “没错,黛儿夫人别掺和此事了!” 约瑟夫在空中挽过一个漂亮的剑花,又朝裘克刺来,裘克也举着剑迎上去。
  艾米丽望着两人,她只觉得浑身都血液在凝固,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就好像真的会杀死裘克一样,她惊叫着朝裘克扑去,不,没人可以杀了他,除非她先死!
  “艾米丽!”
  两个声音交织回荡在空旷的花园。
艾米丽还听到金属刮擦的声音,她紧闭双眼,只感到怀里一阵温热,这感觉她太熟悉了,是裘克。
  她睁开了眼,看到裘克将她紧紧护在怀中,而他的右手臂却被划开一条长长的血口,破碎的布料染上殷红的血,触目惊心,即便经常接触血液的艾米丽,还是有些受不了,那鲜红的血像火焰烧灼着她的心,她痛得落下眼泪。
  “裘克,忍着点,我扶你去包扎!” 她抬着他的右手臂,声音都有些嘶哑。
  裘克却一把推开她。
  “你冲过来干什么?自杀?艾米丽,我说过不会让你死的!” 他用左手捡起掉落的剑,又挑衅地指向站在一边的约瑟夫:“这事还没完!”
  “我们都差点伤到艾米丽了,你还想继续比下去?” 约瑟夫的神情没了先前的傲气淡然,他紧锁眉头盯着手臂还在淌血的裘克。
  “艾米丽?敢直呼我未婚妻的名字,你挺有本事啊!”
  裘克靠近约瑟夫,他都恨不得一剑刺入这崽子喉咙了!
  “裘克,别管这些,你现在需要止血,我扶你回去好吗?”
  艾米丽又走过来要扶住裘克,对方却退后一步。
  “把你的怜悯留给更缺爱的人吧!”
裘克说完故意看了约瑟夫一眼离开了,他走出几步,却回过头又猛地将剑甩向花丛边的雕塑,锐利的剑直直刺入雕像的眉心,裘克朝站在原地的两人鞠一躬,冷哼一声才离去。
  艾米丽知道裘克在讽刺她和约瑟夫,显然对方也看出这点。
  “哈,多少年了,他脾气倒真一点不变!” 约瑟夫走到雕像面前拔下剑:“黛儿夫人,刚刚直呼你名字,真是失礼,劳烦你把这剑给他,告诉他我随时奉陪!”
他将剑放入艾米丽手中,也朝她鞠躬准备离开。
艾米丽微皱眉头抿紧嘴唇,她叫住了他。
“约瑟夫先生,我不希望你们打架,他这次是为了救我受伤,可下次就不一定,我不想他受到伤害,这剑,就不必给他了吧!” 艾米丽将剑反递回去,向他行提裙礼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了,她现在只想快点去找到裘克,替他处理伤口。
  约瑟夫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他对她的兴趣越发浓厚了,他微笑着收起剑,早晚有一天,他会让她的心只属于他,而不是那个红眼疯子!

艾米丽让女仆取来包扎的用品,就去到裘克的房间,就像她预想的那样,房门紧闭,一个女仆正候在门口,明显是拦她的。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进去,他伤口很深需要赶紧止血!”
  不待女仆开口,艾米丽抢先说道。
  “黛儿夫人,可裘克先生说过不让任何人进去,尤其是夫人你。”
  “他疯了?伤口感染怎么办!” 艾米丽故意喊得大声,她听到房间里有玻璃摔碎的声音,她气得咬紧嘴唇:“他居然还敢喝酒!” 她使劲拍打着门,甚至抓上门把手。
  女仆赶紧拦住她并哭喊着跪下。
  “黛儿夫人,千万不要,你要开门,裘克先生会要我们命的!”
  “他怎么还这样!” 艾米丽气愤地转过身,她想就这样走掉算了,可她是名医师,治疗伤者是她的职责,更何况这名伤者,还是她爱的人!
“黛儿夫人,裘克先生说过,你要进去也可以,但是……”
女仆犹豫着不敢再回答,艾米丽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但是你得穿今早的睡裙!” 女仆低着头不敢再吭声。
  “这时候都能想这种心思,我看他真的疯了!”
  “你不一直都喊我疯子吗?”
  门突然开了,艾米丽看到衣衫半开的裘克靠在门框上,他左手里还拿着瓶红酒,右手臂粘着干了的血迹,红黑的伤口依然让艾米丽看得心痛。
女仆看到裘克出来,立刻惊慌地退下了。

   “呵,就该她砍了去喂后园的狗,连个人都拦不住!”
   “你何必这样威胁人?我只是来给你包扎伤口的!”
   “不需要,我没你们贵族那么脆弱,这点小伤要不了我命,你也不必可怜我!” 裘克说完仰脖猛灌一口酒。
   “那为什么要我穿睡裙?” 她靠近他,直直地瞪向他的眼睛。
   “你想进我房间,就必须穿睡裙,” 裘克突然直起身凑在她耳畔:“当然,艾米丽,你也可以不穿衣服!”
   “……你现在让我治伤,我晚上就穿来找你!”
   艾米丽咬紧嘴唇,她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出这句话。
   裘克抚上她的脸发出声轻笑,却又猛地推开她。
   艾米丽向后踉跄几步,差点摔到地上。
   “你疯了,又推我!”
   “艾米丽,你这么主动还真让我惊喜,不过可惜,我下午得去宫廷,晚上都回不来,你还真会挑时间啊!”
  裘克饮尽瓶里的酒摔到地上,一地粉碎的玻璃扎着艾米丽一阵心痛。
  “要是不包扎好,你哪都别想去!”
  但她仍仰起头望着他,尽管此刻她的心也如这玻璃渣般碎裂,但她就是不肯服输,他甚至可以将她的心扎得鲜血淋漓,她不怕,她要守住这最后的倔强。
  裘克冷笑着伸手箍住艾米丽的腰将她扯过,他的脸几乎都贴上她的脸了!
  “你若真为我着想,为什么不滚开让我清净点呢!”
他再次松手将她推出去,艾米丽失去重心再无法站稳,她整个人跌到地上,手里提的药箱也摔开,里面的药具滚落一地。
 
  艾米丽的脸颊瞬间滚过泪滴,她伸手够着地上的药品,将它们一一捡入箱子。
  “管它们做什么,我要你滚!”
  裘克上前拽起艾米丽,她使劲挣扎着。
  “我也说了,不给你包扎好哪都不去!”
  “艾米丽,收起你怜悯众生这一套吧!”
  “我没有怜悯你!” 艾米丽几乎是崩溃般哭喊了:“我是因为爱你!我爱你,裘克!”
  “爱我?你以为我就信了?”
  裘克嘴角浮上一抹讥讽的笑,他其实多渴望听到艾米丽亲口对他说这句话,可早上在花园,她真这么说时,他却无法接受,就似无数藤蔓缠住了他的心一样,他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受,甚至透不过气,所以他推开她选择逃离!
  而她现在又这么说,他只觉得心上的藤蔓缠得更紧,似窒息一般,他必须得找到方法解开这束缚,他紧盯住眼前的艾米丽,她褐色的眸子被眼泪沾镀上晶莹的光。
  就是这个女人,让他如此痛苦,那么这个女人,也一定能让他解脱!
  “你信或不信,我都已经爱上了!”
  泪滴滑过艾米丽唇边,这酸涩让她身体一阵颤抖,她只感到头晕目眩,心痛得也能渗出血来。
  “好,那就证明我看!”
裘克搂上艾米丽的腰将她拉入房间,将门关上。

评论(20)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