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黄祭】庄园记之信之祸(一 )(标题废,第一篇黄祭,算甜文)

我吃这对cp有段时间了,这对真的很好吃啊,当初吃这对是因为,是因为我刚玩祭司的时候被黄衣佛系了两次,然后我就决定吃这对了,但是呢,自从我吃上后就没有遇到过佛系的黄衣了!但是求生者我最爱祭司小姐姐,又吃黄祭,这真的是很令人伤感的故事。 既然是庄园记系列,大家还记得被靓仔锤爆的菲欧娜小姐姐吗?她高喊祭司没人爱,但其实有一位披黄袍的高冷神一直在默默关注她呢!
  不过这里的剧情还远远没有到爱情魔药那里,可能第三章才是。
然后可能ooc,算私设性格吧。 我的私设里面,祭司的脾气是比较火爆的,而且她有忠实的信仰,虽然她情商高但对爱情不敢兴趣,她的一生献祭给她所信仰的神明,爱情对她来说是不必要的,但她会祝福人家的美好爱情。   而黄衣是一个比较高冷端着架子的神,而且这个神以为不会和凡人一样拥有爱情了,然而祭司小姐姐的出现,直接让他动摇。 这就是私设,不喜欢看不要喷先可以提建议。
然后我参考了一些资料,我发现游戏简介里面说哈斯塔对求知过盛的灵魂感兴趣,然后菲欧娜信仰的犹格索托斯,是知晓一切事物,取悦他会以知识作为报偿,所以我也准备写在文里面了,如果我撞设定撞梗了,请相信我绝对是意外,虽然我吃黄祭,但我的确没怎么看文,一般都是看画的(读各位太太文不多,撞梗的话真的不要介意,谢谢各位太太大佬!)
(我这篇也算是交党费了,黄祭真的好冷,一个cp群只有四个人是有多冷啊!求各位大佬加群呢,神明组就是好吃呀!)

然后文章有借鉴群里面太太的部分观点和建议,我还是希望各位太太大佬小伙伴加群呀,大家一起带热黄祭啊!然后这篇文全程崩坏沙雕,大家看着乐呵算了,求轻喷!

正文

菲欧娜·吉尔曼一开始选择来庄园,是受她所信仰的克苏鲁神犹格·索托斯的指引,那也是她第一次真正见到她一直信奉的神显了神迹,但自从她来庄园后,不论怎么召唤,都再得不到这位时空之神的回应。
  不过,菲欧娜依旧相信,这座庄园一定隐藏着她所渴求的神秘知识,不然神明为何引她至此?
  她因此选择一个休息日,特意去问庄园主和夜莺女士,可得到的回答和她所问毫不相干。
  “吉尔曼女士,既然来了,就好好参加游戏,不要问多余的问题!”

多余的问题?她菲欧娜受神的指引来此,当然要问清楚,他们居然敢说她的问题多余?菲欧娜很是生气,但她憋住了心里的怒火,如果因为闹事被赶出庄园,她心中的疑问就会成为永远的迷了,而她的好奇心是如此强烈,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但回去房间的路上,菲欧娜遇到了新来的监管者,她瞬间明白时空之主引她至此的原因了!
   “哈斯塔!” 她看到这位监管者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谁,她惊呼出一个熟悉又令人厌恶的名字:“深空星海之主,无以名状者!”
  她双拳紧握,警惕地盯紧眼前身披褴褛黄袍的人,确切地说,是类人体,她能看到裹于阴影中不安分跳动的无数只红色眼睛。
 
  对方没有理她,而是径直从她身边绕过。
  菲欧娜本来就生气,现在居然还被一个反叛的旧日支配者无视,她感到自己受到侮辱,她转过身气愤地朝那黄色的背影吼道:“你居然敢无视我,犹格·索托斯诅咒你!”
  黄色的身影停住脚步,他转过身又走回她面前,确切地说,是飘过来。
  红色的眼睛充满血丝地瞪着眼前这个冒犯自己的女孩,黄衣之主虽不是第一次受到挑衅,但这么直接的他的确是第一个遇见,更何况她的穿着打扮还这么缺乏品味。

  “干嘛?你想打我吗?” 菲欧娜也瞪着眼前的类人体,但其实她的心还是很慌,她甚至看准了一条逃跑的道路,只要他敢动手,她就用门之钥逃走。
  可对方还是直直地盯着她,也不开口说话。
  菲欧娜被瞪得有些发怵,但她努力保持镇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个反叛者多眼类人怪面前惊慌失措,那会让时空之主颜面尽损,日后这多眼怪肯定更要嘲笑索托斯与他的信徒了!
 
“我可没时间等你!” 菲欧娜转身就要走,却被对方黄袍下伸出的触手缠住身体,给硬生生拽回来摔到地上!
  菲欧娜可是彻底生气了,作为一名祭司,虽然也会遭到部分人的排斥与讥笑,但他们从来不敢真和她动手,因为在那之前,她已经会将他们全部骂走。
  她的火辣脾气仿佛炮弹一样被点燃,她不顾身上的疼痛直接开骂。
  “你这只多眼怪章鱼,索托斯不会放过你的,你就该沉在卡尔克萨的哈利湖底被鱼啃噬,腐烂发臭!”
 
  对方却冷哼了一声,朝摔坐在地的她走来,他突然抬手掀开自己的外袍。
  “变态!” 菲欧娜立刻低头紧捂双眼。
  但好一阵,她都没听到什么动静,除了几声乌鸦叫。
   菲欧娜这才抬起头,但她依旧不敢挪开手,于是她透过手缝朝外望去,却看到一双黄色闪闪眼睛正直直盯着自己,她吓得再次惊叫,使劲推开凑近自己的人。

  “你干什么!别以为你变成人就可以挨我这么近!在我看来你就是章鱼怪!”
菲欧娜气愤地站起身,不过虽然她这么说,她还是忍不住往对方身上瞟。
  真变成人形后的黄衣之主,居然是一个有点帅气的小哥呢!而且他那一头柔顺的白发衬着黄闪闪的眼睛,真的越看越好看呢!
  但菲欧娜很快敲了敲自己额头,她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这只是这个大章鱼变出来的形象而已,自己千万不能被其幻象蛊惑。

  “你可是骂够了?”
  磁性的声音中透着冷漠的气息,就真的似一位神居高临下地审视触犯神法的低贱凡人一般。
  菲欧娜很讨厌这种感觉,她细长的眉毛拧至一处,抬头瞪着眼前的人。
  “没有,没有,没有!” 菲欧娜气冲冲地怒吼三声,她的声音惊得栖在树上的乌鸦纷纷飞走。
  黄衣之主突然发出声嘲讽似的冷笑。
  “索托斯居然有你这种信徒,他已经沦落至此吗?”
  菲欧娜真的很想一个门之钥摔这个章鱼怪脑门上去,尽管她是不忍心打他现在这张俊脸,但他的话语实在过分!
 
  “衣品差,脾气差,气质差,” 这黄衣之主仿佛还说上劲了:“还这么无能,噢,你的神指引你之时,是否忘记告诉你,你的声音比乌鸦叫还难听!”
  菲欧娜气得身体都在抖了,她一抬手就将手里的门之钥拍上对方的头。
  环形的印记罩住了哈斯塔,他瞬间消失在灰色的符号中。
  菲欧娜长舒一口气,她理了理碰乱的头发,冷哼一声离开了。
  她才不管这个黄衣之主被传送到哪去了呢!
  她现在只觉得解气,浑身也轻松了不少,她甚至哼着曲儿朝回路走去。

  “……死章鱼烂章鱼,虚空之王把你头打残……红眼睛,黄眼睛,多眼怪烂在湖底……”
  菲欧娜一边哼歌一边在房门口画了门之钥,自从被索托斯大人赐予了这技能后,她就再也没用钥匙开过门。
  但当她穿门而入后,一股异样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压迫着她。
  同时,她听到一个磁性冷漠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你再说一遍,谁烂在湖底?”
  她转头看到靠在门旁的哈斯塔。
 
  “啊!你个章鱼怪怎么在这!你跟踪我!”
  菲欧娜吓得连连惊叫朝后退去,她的脚抵到门框,却因为门之钥打开缝隙,整个身体不受控制朝外倒去!
  天啊!这下肯定要摔的很惨了!
  她害怕地闭上眼睛,这一刻她只希望索托斯大人彰显神迹救她一命!
  不过菲欧娜料想的事情没有发生,她感到自己被什么有力的东西托住了,这东西还很温暖。
 
  “……索托斯大人?”
  菲欧娜睁开眼,却又看到那双黄色闪烁的眼睛。
  “你敢抱我!”
菲欧娜看到自己被哈斯塔抱在怀中,他的手还紧紧托着自己的腰,她就气得要喷火了!
  “松开,松开!”
  “这是你要吾松开的!”
  哈斯塔嘴角扬起一抹狡黠地笑,放开了搂着菲欧娜的手。

  菲欧娜整个人再次重重地摔到地上。
  “索托斯的信徒,吾知道你很差劲,但你竟能蠢成这样!” 黄色的眼眸微微咪起,上勾扬起的嘴角,这就是赤裸裸地嘲讽!

菲欧娜只觉得一股火焰在身体游走,她祭司今天要是不把这只章鱼怪拖去厨房烤熟了,她就不是犹格·索托斯最忠实的信徒!

 

 
 

 

评论(3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