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黄祭】黄祭小剧场之湖景村(超级小甜文,粉丝过三填坑)

很早之前有一位小伙伴说过看黄祭,但是我吃一直没有写,这篇也就算是三百向的点梗了,我真的很抱歉一直拖欠到现在,但是我说过我填坑就一定填,只是请给我多一点点时间,我真的不当咸鱼了各位原谅我好不好!
这个梗是来自昨天晚上群内的脑洞,大家就当单独小剧场看,人设也是庄园记的人设,不过嘛这个时候已经算黄衣对菲欧娜有兴趣了,当然是怼她的兴趣,然后我们祭司小姐姐却依然是暴脾气而且也继续怼黄衣。
哈斯塔要追到小姐姐难啊!然后这对写完我就写别的cp,点梗咕咕咕的cp我一对对捡起。
文短别嫌弃谢谢!而且特别沙雕!

正文:

菲欧娜最终还是被哈斯塔追上了!
三个队友老早就飞了天,她在大船附近和对方周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躲过这个章鱼怪的触手,被敲翻在地。
现在她被绑上气球,哈斯塔又用他神般冷漠又蔑视地语气对她说话了。
“吾说过,吾会抓住你的!”

“这算什么抓我?明明是趁人之危,你肚子饿来试试,我看你能跑多快!”
“吾可不像你们凡人靠食物续命!”
“章鱼怪,你能不能别每天在我面前吾来吾去,说人话行不行!”
菲欧娜厌烦地别过头。
“吾不说你们凡人之语!”
“够啦死章鱼!我现在是没力气和你争,等我恢复体力我一定用门之钥把你拍湖底去,你就永远烂在那吧!”

  菲欧娜的话彻底激怒了哈斯塔,他把她狠狠摔到地上,并气得转过身走远了。
   菲欧娜艰难地在地上挪动,黄衣不把她绑椅子,她也不会点投降,她要一步步爬去地窖旁边,反正大船附近就有一个,而她的血量是完全够的。

   就在菲欧娜离地窖半米还不到的距离时,哈斯塔又荡了过来,他重新把她绑上气球,并故意带到海滩边,将她丢到海水中。
   冰凉的触感让菲欧娜打了个寒战,但她就算哆嗦,她也要骂眼前这个狡诈卑鄙的多眼章鱼怪。

   “你趁我没力气这样对我,索托斯大人一定会惩罚你!你敢不敢让我吃饱后,再来一次游戏,我向虚空之王起誓你保证抓不到我!”
    哈斯塔冷笑一声。
    “你输了,就只能惨败吾之手!”
    “你别再吾吾吾了行不行!如果我有力气我早就挣扎了,可你绑了我两次,我都没有挣扎,索托斯佑我!这局游戏根本不公平!”
   
   哈斯塔听了她的话也生气,菲欧娜对他大吼大叫,无数次冒犯他这位无与伦比的深空星海之主,还多次在他面前提及别的神祗,他想该给这个大胆的女孩一些惩罚,就放干她血,好让她心怀敬畏。
   但他也在考虑她的话,整整两次,她的确没有挣扎,之前游戏中,菲欧娜一旦被他绑上气球,那就如混沌之初的宇宙爆炸那般可怕,哈斯塔甚至还想过,菲欧娜体内是否也有一个混沌存在,是否也会在哪天真的炸裂?
   可能这位祭司小姐真的饿了。
 
   神是不会输的,但靠卑劣的手段赢取游戏,哈斯塔不屑这种行为。
    “吾问你,无能的凡人,你确定饿吗?”
   “你才无能!我当然饿啦!不然我能在这被你放血!”
 
   哈斯塔立刻化作人形走到菲欧娜面前,怒目嗔视眼前的冒犯者,菲欧娜也不甘示弱地盯着他,紫色的眼睛因生气而闪闪发亮,在一片阴沉中如天边的暗星。
   哈斯塔望着这双眼,还有这双眼睛都主人,他心头突然一动,似这被暗星化作的流陨砸了一下,他最终忍住了把这个祭司挂椅子的冲动,转而他拆下一旁的椅子丢到地上,又捡了些废弃木料,很快,一堆篝火在岸边燃起。

   菲欧娜全程惊讶的说不出话,这个黄衣怪难道要把她烤了!
   菲欧娜承认刚刚盯着这个章鱼的人形,是那么遐想了一小下,但就那一小下,再说他故意变成人形,不就是给她看的么,那她想想也没什么问题吧!
    可这个章鱼居然要烤她了!
    
   “我不饿了!我也不看你了!你把我挂椅子吧!虚空之王救我!”
    她紧张地缩成一团不停地念叨。
   哈斯塔只是瞟了她一眼,突然变出一只触手,并将它丢到火上烤。

   原来不是烤她,菲欧娜松了口气,但她觉得这个监管者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脑袋坏掉了,才会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举动,又或许是索托斯大人彰显神迹,好让她趁机逃跑,尽管她的血量撑不到去地窖了。

   她正想着,哈斯塔就将一条烤好的触手递到她面前。
   “无能的凡人,吾赐予你食物,希望你勿忘吾的馈赠,若你吃饱后再输,吾定不饶你!”
    “快拿走!谁要吃你这恶心的东西!”
   菲欧娜却紧锁眉头,用最后的力气厌恶地推开!
    “还有,我血都快没了,要吃也没时间了!”

哈斯塔看她的举动更生气了,他扔掉触手,再次绑起菲欧娜,他真的想把她挂上椅子,看这个出言不逊的祭司尖叫飞天。
   但神要宽容,不能真的与凡人计较,尤其是如此无能的凡人。
   
  “真是挑剔的凡人啊,什么食物才能满足你?”
  “我要吃,吃鱼!烤得外焦里嫩那种!”
  菲欧娜望向一望无际的海面,她突然就想到了鱼。
   “吾再问你,你真的要鱼吗?”
   “你可真是会问问题,我的索托斯啊!难道我还能假的想吃!”
  
    “既然如此,等吾片刻!”
哈斯塔说完又将菲欧娜丢到地上,他脱下身上的黄袍,准备下水抓鱼。

   “啊!流氓!”
菲欧娜在惊叫声中投降回庄园了。

哈斯塔站在原地,海风拂过他赤裸的身体让他感到一阵舒爽,但同时,他也感到困惑,更多的是感到气愤。
  “说了吃鱼,居然投降,无能的凡人,竟敢撒谎骗吾!”
    他再见到这位祭司小姐时,一定会给与她最严厉的神之惩罚。
   
  “满嘴谎言者,吾定不饶你!”
 
   

    

评论(24)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