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杰厂】试水小短文,标题日常废(文很短,血腥慎入)

这只是一篇杰厂的试水文而已,我知道杰厂圈的背景基本是按照一位太太的设定写的,比如说杰克和厂长是故友,为厂长杀了玛莎这种,这个设定特别好啊!到时候如果确定吃这对cp(根据热度确定吃不吃),再这么写吧!
当然主要是泽时太太画的图让我觉得特别带感,然后鸽了太太两天半的文我终于要写了!抱歉抱歉!日常咕咕咕的我。
私设也有啊,那还是写两个人是旧交,然后还是替里奥报仇?因为请教位太太,这个好像是官方暗示啊?然后我就还是写杰克和里奥是旧交,但是真正的爱是当了庄园监管者以后。
我设定还是比较缓和,虽然莱利是一个绿了厂长的人,但推演日记里面他有低声念叨过玛莎的名字,我姑且认定两人是真爱吧。(医生日记军工厂不停和莱利对话就能触发)
写的很血腥,不是我平时文风,大家慎看,然后梗借鉴了泽时太太提的贴面吻。

正文
   开膛手杰克最终选择来欧利蒂丝庄园,不是因为在这里可以躲避伦敦警员的调查,就算不隐藏,那群蠢货也找不到他。

   他杀了那个背叛他好友的女人。
   他本就不喜女人,对于这样一个背信弃义的贱货,他更要杀之后快。
    他还想杀了同这个女人一起策划这一切的男人,但他找不到那个孬种。

    “玛莎·雷明顿,告诉我他的下落,我可以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
      他望着被划开肚子的女人,血沾染了她苍白而秀丽的脸,如此长相,然怪贝克会为之心动,但这姣好的皮囊下,却藏着一个脏脏歹毒的灵魂。
    
    “……我不会……”
  话音未落,她的腹部已被一只利爪贯穿,冰凉的铁揪住她的内脏,杰克冷冷地使劲扯出,女人的凄厉惨叫划过沉沉夜幕。
     他瞟了一眼地上破碎的躯体,转身走出阴暗的小巷,消失在一片浓雾之中。

    玛莎·雷明顿惨死开膛手的消息很快占据了英国各大媒体的首位。
    而此刻的杰克,正在伦敦东区的一间酒吧悠闲地品酒。
     他本不喜杀戮,但为了替好友报仇,他杀了好几个女性作为演练,当然,那些勾搭男人的贱货,也是该死,再说,他让她们死得更有意义。
 
    雷明顿在强烈地痛苦中死去,但他仍不满意,对于背叛者,怎样折磨都不足为过,又怎么会满足呢?
  
    他又啜了口杯中的酒,猩红的液体滑过喉咙,一阵快意涌过他心头,他甚至哼起了小曲儿。

    “杰克先生,我可找到你了。”
  一个穿着奇怪的女人走到他面前,她戴着半截夜莺样的面具,像极了参加化妆舞会的贵族。
 
    “夫人,我想你认错了,这是酒吧。”
    杰克望了眼自己空荡荡的右手,这样还是被认出吗?那就否认过去,没有确凿证据,又能拿他如何?
   对方却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一旁的调酒师。
    “一杯龙舌兰,谢谢。”
   她这才转身看向面前的绅士。
   “我没有认错,难道不是你替里奥·贝克报的仇?”
   女士面具下的嘴角弯起一抹笑。
   绅士的蓝眼睛闪过一丝警觉的光。
   “别误会,我不是来逮捕你的,我想邀请你去一座庄园工作。”  优雅的女士从她的手包中取出一封信,红色的信封印着玫瑰形火漆印。
   
   杰克的兴趣的确被勾起,眼前这位女士不仅知道昨晚的凶手是他,还清楚他的喜好。
  但他不打算这么快答应。
    “你看我像需要工作的人吗?” 
    “我知道你对钱不感兴趣,那么人呢?”
    杰克的眼睛更亮了。
    “里奥·贝克也在那座庄园?”
   “杰克先生,”  女士拿过调好的龙舌兰一口饮尽:“你为什么不自己去看呢?”
     她将信连同杯子一起搁到桌上转身离开。

   “夫人,你还没有付钱呢!”
    服侍员仰着脖子大喊。
   “她的酒钱我付了。”
   杰克将钞票放上桌,拿过信也朝外走去。
 
   欧利蒂丝庄园?里奥·贝克?这可真有趣!

   没错,为了见曾经的好友,他来到了庄园。
   一旦来到此地,不待最后的胜者出现,不得离开。
  这是庄园的第一条规矩,也是最重要一条,违者后果自负。
    杰克倒无所谓,这座庄园的神秘感深深吸引了他,而他作为一名监管者,可以尽情逮捕猎物,这样的游戏方式,他喜欢。
    但他岂是被规则束缚的一个人,一旦厌恶了游戏他还是要走,真正让他留下来的原因,是他见到里奥·贝克。

   这个曾经的友人,因背叛的折磨而变得匹配憔悴,破损的衣裤,被火烧灼的布满伤疤的皮肤,缠满沾血绷带的扭曲的脸。
   绅士的确惊讶,里奥的模样比他想象的更糟糕,他当然离开之时,他还是一个身体强壮能说能笑的健康男人。
    杰克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也很后悔当日的离开,他遭受背叛时,他没在他身边,他被火烧伤躺在医院时,他也没去看他。
     里奥是他唯一的好友,而这好友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时光,他却不在。

   杰克望着眼前的旧友,一种复杂的情绪占据他的心头,伤感?却倒不是,他的心早就不会受伤了,怜悯?不,他早已对世间一切冷漠。
    但绅士确实能感到鲜血涌上心头的温热,所以那一刻,他做了一件事。
    一件让里奥·贝克躲了他一个星期的事。
  尽管,杰克认为自己的做法没什么不妥

   “老朋友,好久不见啊!”
  他摘下面具走近自己的旧友,捧着他的脸,隔着绷带给了他一个贴面吻。
   吻很轻,很柔,杰克还从没这样吻过任何一个男人。

    对方却一把推开他。
   “疯子,滚开,想被我的鲨鱼砸头吗!”
对方气呼呼抡着手里的武器离开了。

  杰克明白了,他的旧友忘了一些事,不过没关系,他会帮他记起来的。
   他还特意抓了庄园的医生小姐来问。
  
  “……也许你可以刺激他,说不定他就能记起来!”
  医生小姐惊慌失措地盯着掐住自己脖子的人,声音都在颤抖。
   “你最好祈祷方法有用,不然我还要找你!”
   杰克松开手头也不回地走了,他要去找里奥。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让对方记起自己,必须记起!
  
    “刺激?”
  杰克站在里奥·贝克回房的必经之路,低声默念,他看到走来的身影,突然有了主意。

  “老朋友,你好!”
他直接走过去拉住对方,隔着绷带,再次吻上因伤疤而扭曲的脸。
   “记起什么没?”
   绅士嘴角扬起好看的笑,蓝色眼睛炯炯闪亮。

  他只顾问着,丝毫没注意对方手中抡起的鲨鱼棒。
 

 
    
  

 

评论(1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