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裘医】守护天使正章(甜虐,名字会不会撞啊)

对,甜虐,就是半甜半虐,这个是设定是囚徒和光天使,就是这两个皮肤之间的故事,然后囚徒的设定是对其他人都很凶,只对天使温柔,天使也一直守护囚徒的那种,剧情我就不剧透了,反正大概就这么个故事,里面的反派boss由我们的庄园之神友情客串演出,我并没有黑哈斯塔的意思!黄衣我也很喜欢的!里面的女巫小姐姐由祭司友情客串,最后出现的恶魔由稻草人友情客串,谢谢!
  (第五人格角色还是少了点,以后如果我要写传说难免不得代入一些原创npc了)
然后这个背景不是基督教啥的,就是自己定的一个魔幻背景,大家就这样看就行了。
然后写多了,附章再说吧

正文:
 
    “……天使是众神最忠诚的使者,也是众神最宠爱的孩子,众神要赐福凡间,于是每个凡人身后都站有一位默默守护他的天使,若他善良,天使则使他幸福,若他犯罪,天使将离他而去,灾祸便随之降临……”

   “艾米丽姐姐,这上面说的不对!”

   稚嫩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阅读,她微微一愣,随即笑着合上书,看向床上躺着的男孩。

    “怎么不对?难道我不是天使吗?”
    “你当然是天使,可我身边除了你,还有好多天使姐姐,所以我身后是站了一群天使姐姐,这书上就是错的!”
     “可你也不在凡间啊!” 
    小男孩想了一下,找不到反驳的话,他嘟起小嘴别过头去。

    她笑得更灿烂了,纤细的手指捏上男孩那柔软白嫩的小脸。
    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啊!
   他的嘴就像圣园结的樱桃一样红艳,而他的眼就像夜幕中的星那样闪亮。
    她想到第一次见到他,将他抱回天堂的那一天。

   那天她正受神之命去到凡间,守护一个新生儿,可她在路上遇到了这个被抛弃在河边的婴孩。
    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觉得他不似凡间的孩童,尽管那么小,他身上却散发着灵性的光。

    寒冷的天气,河边又是如此潮湿,她抱起他的时候,仿如抱起一块冰,他的呼吸是如此微弱。
    她颤抖了一阵,将这小小生命搂紧在怀中,用自己的光辉温暖他。
     她想,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她注定要在此遇到这个婴孩,成为他的守护天使,而不是那个新生儿的。

    婴儿的心终于怦怦跳跃,他的啼哭声也渐渐响亮。
    她望着怀里重新活泛生命,心也随之欢畅。
    那一刻,她决定带他回天堂,她要将他养大,永远照顾他。

     众神也垂爱这可怜的婴孩,他们赐福于他,让他在没有痛苦和悲哀的环境中健康成长。
     天使们带他玩耍,众神的宠兽陪他嬉戏,凡间孩童所拥有的一切,他都能拥有,而他们不曾拥有的,他也拥有。
      在爱和光辉中长大,他也具有了一丝神性。

    “但他终究是凡间的孩子,他会离开的。”
     神告诉她。
     “那我也随他而去。”
    她毫不犹豫地说出口。
    “我的孩子,你现在已经是天使长了,你不能离开天境。”
     “我注定要守护他,这是命运,神也无法阻拦。”
     神叹口气离开了。
     的确,即便是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神,也无法彻底决定命运,那无名的力量在冥冥中掌控了万物,而万物也只能服从。
     
      “艾米丽姐姐,你干嘛揪我!”
      “我看小家伙生气了呢!”
     她笑着松开手,转而揉着他的小脸蛋。
     “哎,我可没生气!”
     他轻轻推开她的手,还朝她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吧,那就早点休息,神愿你有好梦!”
      “那艾米丽姐姐,你也晚安。”  
     男孩说完闭上眼。
     她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地吻,就静静地坐到一边,守护他入梦。

       她喜欢看他的梦,虽然天堂规定不能窥视他人的梦境,她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万一他做噩梦怎么办,她就能及时帮他赶走恶魇,让他在平静地光辉中安然入眠。
      他现在又做梦了。
     梦里出现了一只洁白无瑕的鸟儿,这鸟儿又被灿烂的阳光镀上金色,在湛蓝的天空闪耀。
     而他,就乘着这只鸟漫游在无垠的天际。
     “艾米丽,姐姐,再飞快一点!”
    她甚至能听到他兴奋地喊声。
    她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
    这孩子,在梦中都这样记挂着她呢!

  多美好的一个梦!
  其实她真的想过,带着他去到一个完全与万物隔绝的地方,比天堂更温暖更安静的地方,那里没有凡人也没有神规,就只有他和她,无拘无束,自由自在,而她就一直守护在他身边,直到轮回再轮回……

   可是就像神所说的,他终究是凡人,他会回到真正属于他的地方去。

    “凡之子就要离开,你确定要和他一起走吗?”
   神问,语气平淡不惨杂一丝情绪。
    “是的,我要永远守在他身边。”
    “他定会被凡间的俗气沾染,你会同他一起陷落。”
    “我会守护他,他不会堕落的!”
    “现在的凡界可是一片混乱,你的能力还不足以护他。”
    “那我就更尽力去守护!”

     神依然面无表情,只是嘴角微微抽动。
     “你不是要守护他,你是爱上他了。”
     她没有回答,但神已经清楚,她的心跳预示了一切。
      “走吧,希望命运宽待你,我最宠爱的天使。”
     “谢谢!”
   她道谢后离开,却没留意神眼角滑过的泪滴,那为她宿命所悲叹的泪滴。

   她陪他来到了人间。
   他有了新的身份和名字。
   裘克,学校的老师给他起的,他听说这是个能给人带来欢乐的名字,也就满心欢喜地接受了。
    那一天,艾米丽却是很失落的。
   她习惯叫他“小家伙”了,但她决定尊重他的想法,也别扭地唤着他的新名字,裘克。
   

    但裘克渐渐地不爱去学校了,他开始和一些杂乱人士交朋友,同他们混迹各种杂乱的场所,酒馆,赌场,甚至更糟。

    “裘克,你不能再旷课了!”
  她直接去赌场找他,她还从未进入如此混乱的地方,污浊的空气沾染了她的光辉,她只觉得浑身刺痛,她强忍难受将他从里面拽出来。
   即便他现在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他的力气还是比不过天使。
    “艾米丽,你何必这么严肃呢?”
   裘克的嘴里叼着烟斗,他还悠闲地抽上一口,吐出一个烟圈。
    她气得将其一把夺过摔到地上。
    “你答应我好好听课的!”  她拉住他,盯住他灰色的眼眸,那神性已被污浊浸染,但没事,她还能救他出泥潭。
    “那些老师讲课那么无趣,再说课本我早就看完了!反正学习也是为了工作,我在这已经能赚到钱了!”他并不在乎被摔碎的烟斗,而是得意地晃了晃腰间的钱袋:“我还可以给你买套新衣服,你也不用天天穿这身白了!”
    
    她气得嘴唇都有些泛白了。
  “你用神赐予你的天赋,就做这样的事!”
   她提高音量,伸手抓过他的钱袋抛向空中。
   里面金币滚落一地,站在周围的人立刻冲过来弯腰捡拾,场面瞬间变得混乱。
     他挑了挑眉,脸上终于燃起一丝怒气,但不待开口他便被她拉走。

  到了没人的地方,她才松开他。
  “艾米丽,那可是我赌了半天的钱,真可惜!”他现在已没了怒火,只是懒散地顺着一旁的矮树靠下,从口袋里摸出烟盒:“不过没事,下午我就能赚回来!”
    “你想都别想,你被禁足了,现在回家,把那东西给我丢了!”
    她的语气从未如此严厉,她甚至觉得自己凶残地如一只恶魔,而不是一位天使,但无所谓了,她必须管住他,当日让他回到凡界,不是为了让他堕落的。
      “我不回,我会无聊死的,” 他打开盒子倒出里面的东西,一把塞进嘴里嚼着:“还有,这糖是你给我的,我才不丢!”
     她看着他,心里只觉得一股怒火燃烧,但憋了半天她居然又有些想笑。
  自从来了凡间,他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她就给他买了一大罐糖,让他生气或者难过的时候就吃一颗,可他居然把它们装进烟丝盒了。
    她有些无奈地望着眼前的男孩,他真的比以前高了,比以前壮了,却也更加叛逆。
    
      她最终叹口气,俯身揉上他墨绿的碎发,对方显然惊讶她的动作。
     “艾米丽……”
   但他刚开口,她就使劲揪住了他的脸蛋。
   “你要不回,我让你尝尝战斗天使的滋味! ”
  他知道她是一位光天使,也是一位战斗天使,只不过她从未将这一面展示于他。
    他在天堂的时候也听其他天使姐姐说过,那还是百年前的一场神祗内战,一位堕落天使偷了圣园的果实从而引发这场惨烈的战争。
   战斗天使艾米丽手拿光辉的剑,一下就斩断了十位反叛者的翅膀,她本该将剑插入他们的心脏,但她的善良最终让她放弃这么做,她用锁链将他们禁住,囚在一片永远见不到日光的荒芜之地。
    他当时就感到震惊,这么一位温柔美丽的天使,居然还有如此高强的战力,同时,他心中的安全感更为强烈,有她守护在身边,他大概永远都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了。
    
  她现在的话让他想起这点,虽然深知她不会在他面前化为战斗天使,但他也的确不想再让她生气。
    他推开她的手站起身。
    “好,但我要吃你做的樱桃派。”
   他漫不经心地拍掉身上的灰,哼着歌走开了。
   她望着他的背影,想到离开天境之时神明的话。
   
    他定会被凡间的俗气沾染。
    不过她在,她不会让他陷落,哪怕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她也要将他拉上岸。
    他会改好的,至少现在他现在肯回去,那就还有希望。

    但她终究错了,神祗的语言是是那样正确而不可辩驳。
     她亲眼目睹了他的堕落,目睹他一步步迈向黑暗。
     她的愤怒也无法再压制他那叛逆的心。
    直到那天早上,他染了一身的血回来。
    她靠近他的时候都在战栗了,这戾气侵蚀了她的光辉,她惊得后退一步,他却拉过她揽在怀中。
    “艾米丽,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呢!”
    他将头埋进她的发丝间深吸口气,感受她独有的天使的馨香。
     “你打架了!”
    她身子都在颤抖。
     “别担心,那些家伙以后不敢来烦我了!”
    他搂她更紧。
    “裘克,为什么我的劝告从来不听!”
    她眼角淌落了晶莹的泪滴。
    “艾米丽,对不起,但我不能任他们欺负我的朋友!”
     “你现在能打架,以后就能做更过分的事,从现在我要一直盯着你,你休想再离开我一步!”
     “本来就没离开过,我的命是你救的,我的心只属于你,我的灵魂,也只为你存在。”
    他轻轻咬上她的耳朵,天使白皙的脸庞瞬间也似被血染红一样。
      “别和我说这些,你要真这么在乎我,为什么要违背我的话?你明明知道我也在乎你!”
      “可能这就是命运,我注定属于黑暗,你不是说要守护我吗?你可以把我关起来,我不介意。”
    他盯着她金色的瞳仁,她的眼里有光,也有他。
     “我会守护你,劝诫你,但我没法束缚你,我更不能用法力去干扰这一切,我只能指引!”
     她也望着他,深灰色的眼睛无比黯淡。
    他怔了好一阵,松开了抱着她的手。

      “那么抱歉,你的指引很失败,你守护不了我,也许你该回去!”
     “裘克,我不会离开你的,就像你说的,命运也注定要我守护你。”
     她轻抚上他的脸庞,他也覆上她柔软温热的手。
    “别再惹事,也别再说这样的话,好吗?”
    他点了点头,忽然吻上她红润的唇。
    她惊愕了,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在倒流。
   她推着他,想要拒绝,可她最终放弃。
  
   既然命运将他们缠绕在一起,那就纠缠得更紧一些吧!
  
  
     “天使若不再纯洁无瑕,应说其已堕落,该判何罪?”
     “艾米丽,神唾弃的是不洁之躯,若是与心爱之人结合,怎能说是不洁?但要是其沉沦黑暗,不必判罪,其已然被神抛弃,失去神性的天使,便已是恶魔。”
      神淡然道,又望向她。
    “你问这干什么?难道你有心爱之人了?”
     “只是想到,便问问,感谢您的指示。”
   她的心怦怦跳动,她隐藏再好,神也能看透,但对方只是点头让她离开。

    可他已朝着黑暗面去了,那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不是不洁之躯呢? 她转头看向还在熟睡的他,指尖轻轻划过他的额头,她不知道,她虽愿为他付出其他一切包括这具身体和她的心,但她的灵魂还是向往光,她是从光中孕育而生的!
    她只感到心绪烦乱,她趴上他的胸膛,感受他的梦境。
     她看到一只灰色的大鸟和之前那只洁白的神鸟在空中相绕盘旋,两只鸟追逐着飞向更高更远也更沉的天际。
     她当然知道这个梦的含义,她的眼角再次滑落泪滴,甚至无法再思考,她想,她也只能等待命运的安排了。
   
  
    “走吧,希望命运宽待你……”
   神对她说,可不待她回话,对方去突然化作一道巨大的阴影将她包裹,她变出圣剑想斩断这黑暗,却被越缠越紧,她完全被这暗影吞没了……
   不,休想要她臣服黑暗!

   她使劲挣扎着,奋力睁开眼,光透入她的眼睛,她转头,看到站在一旁眼睛黑肿的他。
    “我怎么了?”
    “你昏迷了七天。”
    “不可能!”
   “艾米丽,你不能待在这,你该回去!”
   “我说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上次我回来,你靠近我就昏倒了,你不记得了?”
   “不对,上次你明明答应我不打架,然后我们,我们就……”
     “你连记忆都混乱了,那次我们的确,” 他低了低头又抬起:“我是说在那之后,我还是没能控制自己,你的状态也越来越差,你还是走吧!”
    “不,我不能离开!”
    “这样纠缠下去有什么意思?我就是喜欢这样惊险刺激的生活,血液,狂欢,你留在这只会同我一起堕落,你走了,对我们都好!”
      她沉默好一阵,最后才嘴唇颤抖地问道:“你真的这么想我离开?”
    “对,你走了我才能彻底自由,你听过吗?放手也是一种爱!”
     他的语气冷漠坚决,让她心颤。
     “你真决绝!但你知道吗,我仍不后悔我要守护你的决定,你执意要我,我走,但你希望我回来,我一定回来!”
    “不用回来了,走吧!”
   他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声音如利刃穿透她的心, 她痛得泛出晶莹的泪光。

  一阵寂静,伴着一阵光辉闪过,他再回头时,只看到几片洁白的羽毛缓缓飘落。
   他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抽搐,似乎有什么被剥离走一样,他痛得摸出口袋已经磨损的烟盒,倒出一大把糖塞进嘴里使劲嚼着,这么甜,可他却觉得无比酸涩,他努力将它们吞咽下去,只希望能填满心中的那片空缺。
    走了也好,他也再无挂念,可以一心去完成任务了!

    七天前的上午,他终于得到一个空闲的时间,附近一家孩子生病了,天使的怜悯之心让她去探望孩子,他便趁机逃走了。
     他跑去赌场找他的赌友,却遇到了一群挑事的赌徒,双方打了起来,他情急之中将酒瓶碎片插入了一个掐着他朋友不放的人的后脑。
    他虽然打架,却从未杀人,他决定逃回家见艾米丽最后一面就去自首,但她一见到他就昏倒了!
     他毫无办法,只得悄悄去问镇上的一个女巫。

    “杀人犯,你敢踏入我的领地?”
   女巫紫色的眼闪着寒冷的光。
    “我管不了,我的妻子昏倒了,我要你现在就去看她!”
    “别用花言巧语骗我,光天使接触黑暗当然会昏倒,你要真想救她,就放她走,趁她还没完全堕落,还有机会重回天堂!”
   他得知办法后转身就跑,也顾不得去惊讶这个女巫的本事,她居然什么都知道。
    “等等,我告诉你这一切,你也得回报我,我有任务交于你,若你肯答应,你也不用坐牢。”  女巫喊住他。
    他因太急便一口答应下来,后来是女巫主动找上他,她用神草洗去光天使身上的不洁之气。
    “七天后她会苏醒,到时候放她走,然后来找我,我告诉你任务!”

    当他知道女巫的任务是让他去杀一只沉在湖底的怪物时,他的确有些犹豫,虽然他有一些同伴,也有女巫赠予的武器,但他还是心慌。
    他不是怕死,只是怕再也见不到她。
    出发之前,他抬头望了眼湛蓝的天际,他知道她就在那片云层之上,她是否也正透过洁白的云寻找他的身影呢?
    但他很快就低下头,是他让她离开的,她大概再也不想见到他,更何况想念?

    他握紧手中的剑,这一场生死任务,他必须活下来。

   湖怪却远比想象中的凶恶,同伴不是被拉入湖底,就是被这只怪物吞入腹中。
    直到最后,他也浑身沾血,筋疲力尽。
    那怪物巨大的触手将他卷起,他要被勒的窒息了!
   
   “哈斯塔!”
  就在他要被怪物送入它血盆大口之时,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有道明亮的光直穿云霄,晃瞎了湖怪的眼,也晃得他精神恍惚。
    但这一切是真的,他看到在圣光中降临的艾米丽,她身披盔甲,手拿圣剑,洁白巨大的羽翼此刻也似铁盾般坚硬有力。
   
    哈斯塔,不正是当日反叛者中的一位吗?
   原来这堕落天使逃出了荒芜之地,还藏在这湖底化为一只吃人的怪物。
   想必是那女巫放出的这只怪物,但她却找来他们这样一群亡命徒弥补她的过失?
    这女巫还骂他为杀人犯,她自己的手可曾干净?

   他反应过来时,她的剑已经劈落了怪物的触手,她抱住要掉落的他,将他轻放到岸边的草坪,就举剑要离开。
    “别去!”
    “等我回来,小家伙!”
   她留给他一个微笑,飞向渐渐阴沉的天际。
   他想去找她,可他伤得太重,连呼吸都困难,他的意识也在渐渐模糊,但他知道她会回来,他拼尽全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裘克!小家伙!”
    她终于杀死那只湖怪,这一次她没有手软,她刺穿了它那巨大的心脏,它整个身体在光辉中裂成了碎片。
  
    可他没有回答她,她摸上他的身体,冰凉的触感立刻由身体袭向她的心。
    她泛着泪将他抱起,用巨大的翅膀裹住他,将他牢牢地护在自己怀中。
    她能看到他细碎地灵魂从身体飘出,她的灵魂似乎也跟着碎落。
   
    她活了千百年,却从未尝过爱的滋味,但他的出现让她的心第一次有了从未有过的欢悦感,她的确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爱上了他。
    她从未陷落黑暗,她只是陷落在他的心中。

  “爱一个人又如何能算堕落?不过你选择回来,你便继续得到神的恩宠!”
    神望着她,神情依旧淡然。
    但她的心却更加飘忽了。
    但他要她走,她就不会再回去。
   她只是在天界默默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可她没想到他居然为她去杀湖怪!
   她立刻披上尘封了百年的战衣,化身战斗天使赶来。

  但她终究抵不过宿命,她来晚了,现在他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她怀中,天使的光辉也无法救他。
    “这不该是他的结局,我承诺一直守护他,是我违背了诺言,现在我要救他!”

     “你可要想清楚,光天使,他只是一个凡人,只不过是轮回而已,你可以去下一世守护他。”
    一个声音响起,她抬起头,这正是派他来杀湖怪的女巫。

   “菲欧娜,堕落的女巫,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不要等下一世,我要他活过来,开开心心地,像一个普通人生活,没有天使,没有湖怪,他可以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
    “你真的甘愿牺牲自己?”
    “我们都犯过错,但有一点不一样,我能自己弥补!”
    
      她看向怀里的他,轻轻捏上他的柔软脸庞,即便死去,他也如熟睡一般。
    她最后亲吻了那樱桃般的唇,便握紧他冰冷的手,将自己的生命光辉注入他同样冰冷的心脏。

    闪光的身体渐渐黯淡,灰色侵袭了光天使的皮肤,她的巨大羽翼颤抖着化为灰烬,她重重地倒在地上。

    “再见,小家伙!”
   她听到他的心再次跳动的声音,她微笑着闭上了眼,千百年来,她从未觉得如此欣喜,又如此心静,她是否能真的睡一个好梦了?
   梦里面是否有两只鸟,一只洁白无瑕如云,一只深灰闪烁如暗星,两只鸟就这样一直盘旋嬉戏,飞向远处浅蓝天际间的耀眼光辉……

(你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有!但是我要歇一歇了!后面剧情再说吧!等附章吧)
   
    
 

   

 
   

  
   
   
  
  
    

   
    
 

     

   
  
   
    
    
    

  
   
   
   

  
  
   
   

评论(27)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