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庄园裘医篇:葡萄不酸 (小甜饼)

(提前说明,文章有借鉴代码太太的一幅画,太太给我授权的,不给我肯定不敢写呀!聪明伙伴们一定能知道是哪一幅画!有一点黄祭,还有一对cp彩蛋)
好了好了,囚医第十章发刀,黑死发刀,守护天使发刀,现在发个甜饼好了,当然这一篇文章是爱情魔药的后续,我们菲欧娜姐姐继续被裘克的锤爆之路,可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呢?当然这次是侧面描写的小甜饼。
当然,裘医守护天使附章我会写,万字肉我决定写意识流,如果大家能耐心看完……因为我怕被屏蔽才决定全程意识流,最后可能还不写肉了,完全意识流……当然我这个文渣是写不出真的意识流,倒是有可能写出神神叨叨的东西……  (其实……万字文可以,万字肉真的……要不就一篇万字文中带肉?当然意识流的肉我写,另一篇等我去看看有啥梗……)
然后菲欧娜虽然脾气暴躁,但大部分是针对哈斯塔的,毕竟是信仰问题,对其他人态度是比较缓和的,即便对锤爆她的裘克,她也是在努力保持礼貌的仪态……不过后面裘克就会见识到祭司小姐姐的威力了,当然我们这里主要是裘医!

正文:
    菲欧娜又被小丑裘克先生针对了,她真的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惹到了这位监管者。
   的确,她不该拿魔药去捉弄他,那还不小心误伤到艾米丽,可是他先前也把她打的很惨,每一局遇见小丑先生的游戏,她都是拖着一身伤回到庄园去的。
   再说,裘克找她要增强体力的药,她也给了,当然,那是看在艾米丽,以及他手中电锯的面子才给的。
   是的,裘克先生那天提着他尘封多时电锯参加游戏,他都启用了这么老旧的武器,她要再不答应,良心也就过意不去了。

   “菲欧娜,你真的是因为良心过意不去吗?”
   “当然,我这么善良!”
   “可是,我看到裘克先生把电锯架在你脖子上了!”
   “你们还说呢,看到了居然不出来救我!”
   “菲欧娜,我们可是早就被淘汰了,我们当时在观战,怎么救的了你!”
    伙伴们说完发出一阵笑声,菲欧娜知道她们没有恶意,也就没有去管,她只希望那个戴着滑稽面具的小丑别再来烦自己了。

   可很不幸,今天她又被他锤爆,还被留在原地放血。
    “裘克先生,增强体力的药我也给艾米丽了,你怎么还针对我!”
    菲欧娜也没那么好的脾气,只是平时她又见不到这个该死的小丑,而游戏完全束缚了她的能力,不然她一定用门之钥把对方拍到北极去,冻死这个老爱锤自己的家伙!

   “你的药有问题了,我们万能的祭司小姐,艾米丽吃了你的药老是呕吐,还说胃不舒服,我看就是你在药里做了手脚!”   裘克说完又一花箭筒抡下来,砸的菲欧娜只觉得头顶无数星星在转悠。
     “我可是忍你很久了!”
    菲欧娜咬牙切齿地抬起头。
    “那就给我再忍久点!”
    又是一花箭筒,菲欧娜疼得哼出声,她真想把对方一个门之钥拍到北冰洋底!
    “索托斯大人会惩罚你的,狂妄自大的疯子,我的药没有问题,你怎么不去问你的艾米丽小姐误食了别的什么东西呢?”
     “她还能吃什么东西!”
    裘克也不耐烦地吼道,但他突然愣了一下,他想起艾米丽最近老吃一样东西,就是葡萄,而且是酸得淌汁的葡萄,一串一串,从早到晚,连舌头都快染成紫色,她一个劲叫着不够酸,并让裘克去果园摘更酸的来。
     “好吧,她最近狂吃葡萄,还老嫌不够酸!”
     “我说你就知道用暴力威胁人,这么简单的道理却不懂?”  菲欧娜嘲讽地撇了撇嘴角:“你这个愚蠢的疯子,你的艾米丽小姐吃了那么多酸葡萄,胃当然不舒服,当然会呕吐!”
   
     裘克想了一下,觉得她说的没错,但很快他又发现新的问题,他又抡起手里的花箭筒,菲欧娜庆幸这个疯子没拿电锯,不然她是再也别想回庄园了。
     噢!感谢索托斯大人的庇佑!

   “我问你,艾米丽为什么会突然吃这么多葡萄!肯定还是你的药有问题,才让她这么想吃酸的东西!”
    “你还真蠢得无可救药了吧!我为什么要用假药去害艾米丽?索托斯大人斥责说谎的信徒!”
     “那你说怎么回事?你今天要不说出来,我下次还要打你!不过嘛,我就不用这玩意了!”
   裘克擦拭着手里的花箭筒。
   菲欧娜可以看到他眼里闪过的杀气,她不由得颤抖一下。
 
   索托斯大人请庇佑我吧!请指引你忠实信徒菲欧娜!赶紧让我摆脱这个疯子的魔爪吧!
    
     菲欧娜闭着眼祈祷,她突然听到了一个耳熟声音。

  “傻子!好好回忆下,你和黛儿小姐每夜怎么吵吾睡觉的!愚蠢的人类,答案显而易见!”
  
   哈斯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他拉起地上的菲欧娜,她厌恶地挣脱开躲闪到一边。
  “反叛者,章鱼怪,你来这干什么!”
  “吾知道这傻子最近针对你!”
  “谁需要你关心了?死章鱼!”
   菲欧娜冷哼着转过身去。

  “吾关心你,不需要你同意!” 哈斯塔又一脸严肃地看向对面怒气冲冲的小丑:“黛儿小姐明显是怀孕了!”
    裘克和菲欧娜听完后都一脸震惊。

   “不可能!倘若新生命降临庄园,我定能预知!”
   “你敢质疑神的判断?”
   “哼,一个旧日支配者叛徒,也敢自称是神?”
   “你再多说一句,吾就让你知道神的威力!”
   
  裘克没管神神叨叨的两人,而是走到一边努力回想这个月的经历,艾米丽若真有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也的确听说孕妇喜欢吃酸的东西,何况艾米丽还吃了那么多,难道怀的是对双胞胎!
    他想到这更加激动,甚至拿着花箭筒在地上一顿狂砸,然后,他扛着心爱的武器跳入开启的地窖,留下一脸惊愕的哈斯塔和菲欧娜在湖景村咸湿的海风中凌乱……

    他要赶紧回去找艾米丽,她现在会不会又想吃酸的呢?想到这他拐了个弯,直接朝果园方向走去。
      都他要走到时,他遇到抱着满满一大筐葡萄正从果园出来的伍兹小姐。
    对方显然心情也不错,嘴里还哼着歌。
   裘克觉得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

   “伍兹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要去给皮尔森先生送水果,等等,你问这个干什么?”
   艾玛的表情瞬间变化,她警惕地看向眼前的小丑
   “皮尔森嘛?那个家伙溜人那么久都不会累,就该让他多等等!”  他盯着对方手里的篮筐:“伍兹小姐,你不如先给我啊!”
     “不行!你要吃自己摘去!”
    艾玛捂紧怀里的篮子就要走。

   “唉,真遗憾!” 裘克长叹口气:“我以为你和艾米丽的关系很要好呢!”
     “你什么意思?艾米丽?”  艾玛紧张地看向他,她能看到对方眼里闪过的杀气,她第一反应就是跑!
 
   裘克没有理她,只是笑着抡起手里的花箭筒。
 
  
    
    

   
   
   

  
    

评论(3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