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杰佣】庄园记之杰佣篇 (标题废掉,党费一篇,小甜文)

我在杰空,杰佣,双军不停地徘徊犹豫,然后新推演这个时候出现了,于是根据推演,我决定最终写入庄园记的是杰佣,当然性格我有私设,然后这对也不是一开始就是爱情的那种了,现在杰克又是双重人格了,而且我今天才写党费的确很晚很晚了,然后写初遇估计是写不出什么花样了,就游戏里面被抓这种剧情也相信很多太太都写过,但是我还是要再写呀😂 私设真的多,我还有再去看推演的。
   奈布的性格,由于是雇佣兵,所以就性格比较冷淡,不该用冷漠这个词,就是……我居然词穷了,反正就很硬朗的一个形象,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和某偏试水阳光形象比起来,这里面会带一种忧郁的气质。 杰克是双重人格,并且看推演坏孩子最后占主导地位,但我这里面也有私设,结合杰克的绅士作风,又喜欢艺术,所以即便是个坏孩子也很有绅士风度,当然也是非常狠的,但后面也会出现坏孩子缅怀好孩子人格。(这里面有一个私设我后面会写)
    废话很多,其实剧情很短……抱歉抱歉,再说就算性格再怎么阴暗,庄园记是小萌文和小甜文风格,就算虐也能下一秒给破涕而笑的那种,所以……各位看的太太不嫌我文笔渣就好,太谢谢啦!
    (我写的也不是初遇,设定是奈布来庄园参加了一个星期游戏了,然后两个人才正式交锋)

正文:     
     还剩下四台电机没有解开,但情况已经很不妙了。      队友挂椅子的挂椅子,受伤的受伤,三个伙伴就没有一个是好的了。    
    奈布无奈地抽抽嘴角,这种情况先前不是没有过,但今天他心情不太好,这样,他就变得更加烦躁,他使敲打下跟前的电机,长呼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     
      当然先去救被绑上椅子的队友。          
      监管者在守尸,奈布决定骗刀。     
     但他发现眼前的这位开膛手先生根本就不上当,任奈布在他眼前晃悠,他就是不肯出招。      再不救人就来不及了!     
    奈布一咬牙伸手去解队友身上的绳子。   
   开膛手就在这时候出招了。     
    奈布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只能无奈地看着队友在尖叫声中升天。    
   
  “萨贝达先生,你也参加游戏一段时间了,这么蠢的错误也能犯?”    
    杰克走近倒地的求生者。    
    奈布不是第一次被这位开膛手嘲讽,他也抬头盯向对方。    
    他能想象到这位监管者的面具后是怎样一副表情,他甚至想隔着这面具一拳揍上去,先前怎么没发现,对方这么欠揍呢?    
    但他最终只是冷哼一声,转过身一步步朝前挪动,他不想离这个狡诈的监管者太近,尽管这一个星期的游戏中,他也被对方抱过很多次了。     
    不过他一直厌烦这种感觉,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大男人抱,即便是游戏设定,他依然适应不了。    
    
   “萨贝达先生这是生气了吗?”     开膛手走到颤巍巍地艰难朝前爬着的佣兵面前,伸手抱起他。    
   当然是抱起,作为一位绅士,开膛手怎么能不带玫瑰手杖这么重要的道具呢?     
     奈布没有回答,而是直直瞪向抱起自己的监管者。     这佣兵眼神里似燃着火,却又似一把锋利的刀刃似要刺穿眼前这位开膛手。           
     即便有面具遮挡,那锐利的目光依然让开膛手难受,他将怀里的佣兵狠狠摔向地上。   
     
      “怎么,这次不把我绑椅子吗?”     
      “萨贝达先生,放血更适合你。”     
       “你就不怕,我自愈跑了?”     
       奈布话音刚落,就被开膛手抓上衣领。    
      他离他那样近,若不是隔着那层面具,奈布很确定自己会和对方的脸来个“亲密接触”。     
     亲密接触?自己在想什么!     
      奈布能感到自己心跳在加速。     
     当然,开膛手也觉察到眼前人的变化,他的语气明显夹杂着一丝笑意。
    “没有猎物能真正从我手里逃走,萨贝达先生,我以为你第一天就明白了。”     
   
    奈布没感到生气,他反而有点想笑,他来了一个星期,从开膛手先生手里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但他的确逃走过那么几次,现在对方居然说出这么自负的话,他真的觉得这位监管者哪来的自信。    
    “是吗?我同伴已经恢复满血了,你抓的住我们全部?”     
    他嘴角也扯出一丝嘲讽地笑。    
    开膛手不再理他,直接走开,高大的身体消失在沉闷的空气中,他朝浓雾中去了。     
   这局游戏注定艰难了!     
   奈布呼出口气,捂着脑袋自愈。  

   修电机,遛屠,救人。    
    但最终大门开启的时候,最后一名同伴也被打倒在地。      
      “别救我!” 对方发来信息。     
      难道要抛下同伴独自离去?换作别人也许会这样,但他奈布·萨贝达不会,他在当凶险的战场上都没有舍弃同伴,现在一局游戏,他怎么会独自离开?    
     奈布冲回去救人,开膛手早在那等着了。  
     “萨贝达先生,你就这么不长记性吗?”
     开膛手轻笑出声,他伸手抱起再次被恐惧震慑的佣兵,对方使劲挣扎,但另一座狂欢椅就在不远处,奈布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可这位监管者走到椅子前,却没有把他绑上去,他停留一下,转而抱着他朝反方向走去。 这莫名其妙地举动让奈布整个懵住,他都忘记挣扎。
   他看见不远处的打开的地窖口。 他的心怔了一下,有那么几秒好像停止跳动一样。
    开膛手要放了他,这有可能吗? 一个星期以来,这位监管者从没有佛系过。
     开膛手将手里的人再次摔到地上。
     “你自己爬过去吧!”
    “你不是说,不放过一个猎物吗?”
    “放?” 开膛手右手拭掉左手刀刃的血迹:“你以为我放你?不,这是猎手的怜悯,我在施舍你,萨贝达先生。”
 
  奈布现在明白了,不过这的确符合这位监管者的作风,施舍么?这对一个驰骋战场的雇佣兵来说,的确是侮辱,他奈布·萨贝达当然不会接受,但他也不会选择投降。 奈布就这样蹲在原地,再不挪动一步,哪怕血流干,他也不爬去地窖!
     “不去吗?那就愿你流血愉快了!”
     开膛手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朝跟前的人鞠了一躬,然后,他就哼着小调悠哉地离开了。
      奈布恨得牙都在咯嘣作响,他都快把自己嘴唇咬出血了,最终,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回到庄园,奈布的头都有些昏,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监管者放血,但这次他是真的气愤。
   “萨贝达先生,没想到你还挺倔强,真的不愿去地窖。”
    奈布怒气未消,就又听到开膛手的声音在耳后响起。
    现在在庄园,他也不必再忍耐了,他转身就朝对方脸上抡去拳头。
   冰冷的铁刃却在瞬间扼住他的手腕。  

  “怜悯之心却换来这样的回报,真叫人伤心!”
  开膛手发出“啧啧”地叹气声,更紧地捏住对方青筋暴起的手腕,殷红的血滴落,腥甜的味道在空气中漫开。
    奈布能注意到对方的变化,他意识到眼前的监管者可是一位嗜血开膛手,他趁对方发愣,立刻用力甩开那冰冷沉重的手刃跑远了。

   开膛手盯着手刃上残留的血迹,奈布·萨贝达,他从前怎么不知道,这位佣兵的血味道这么好呢?即便是闻,他就已经沉醉了。
    绅士决定了,他一定要将这个有趣猎物抓住,他要咬开他的脖子,尽情品尝他新鲜血液的味道。
     那一定比王室宴会上的红酒还要香醇。
   开膛手面具下的嘴角微微扬起,他心情从没像现在这样好过。

(写的乱七八糟的,大家就看看吧轻喷谢谢!)
  
   

评论(1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