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庄园】庄园记沙雕篇:被锤爆的姐妹花(很短的小短文)

一篇吐槽小短文而已,我发现自己不论用什么角色,不论叫什么id,都是百分百对屠夫针对的那一个,以前是祭司,现在是调香师,于是写个超级小短篇吐槽一下,顺便引入一下接下来要写的cp。
  我写的薇拉是一个记性不太好但是的确比较全能的贵族小姐,然后因为记性不好举止和说话也是有点小疯癫,就是贵族小姐的那种小疯癫,和裘克那种大疯子完全不一样,而且薇拉是有洁癖,而且生活比较精致那种。
   她来庄园却因为“魔人”和“魔屠”,就经常被逼得暴露内心狂野本性那种,尤其在新来的某人带动下更是如此,当然后面会写。

正文:
     薇拉是典型的贵族小姐作风,即便参加游戏,她也老是保持着优雅的仪态,手拎精致的香水瓶,一路小跑到密码机破译,即便被屠夫锤翻在地,或者绑上椅子,或者原地放血,她都始终保持着优雅迷人的微笑。
       但很快,她发现庄园的监管者们似乎误解了她的举止,因为每次游戏,她都是第一个被针对的,只要屠夫见到她,她就休想再从他们手中逃走了。

     “我对他们微笑,是因为我受到的教育要我保持这样的仪态,但他们却因此认为我好欺负,可我薇拉·奈尔绝不是软弱的娇小姐,我的体力,甚至比我们参与者中的一些男性还要好呢!”
    薇拉在庄园的等候大厅向自己的好友抱怨。
  
   “薇拉,你觉得自己很惨吗!” 坐在一旁的菲欧娜转动手里的门之钥,又哗啦将它收入袖中:“我这个星期头都快被裘克先生锤爆了!还有厂长,他和他的娃娃前后夹击我!还有那个死章鱼,动不动就把我丢海里!就在昨天上午,我遇见了杰克先生,当时只剩下我和奈布,他就抱着他在我面前晃悠,最后我血被放干了!”   她说完气愤地锤了一下桌子。
  
   “噢,菲欧娜,你可真惨啊!可我也不好,就在上一局游戏,我准备去救人,我用了一瓶香水,想着就算被打,也可以救完人后就恢复,可我,居然被走过来的杰克先生厄运震慑了!” 薇拉说到这拍了拍了自己的胸口,还将声音压低,似乎在抑制内心的愤怒:“我看他别着玫瑰手杖,就想我不挣扎,他应该会放了我的,”  她说到这低头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继续道:“可他,这位老是称自己为绅士的监管者,居然把我抱去了地下室!那又黑又潮又暗,还那么脏!我好气,好气!”
    薇拉说完就拿起桌上的香水瓶朝自己猛喷一顿,她深吸一口气,浓郁的香味让她好受了许多。

   “嗯,我们都挺惨的!”菲欧娜捂住自己的鼻子:“不过我还是惨一些,你还可以搜别的道具自救,我就只有这个门之钥!”
   “但至少,你治疗速度快,像我,受伤了就会拖累队友,我当初就该学习医术,而不是去学制香,也许我可以找个闲暇时间,向艾米丽请教呢!”
    “好吧,但你破译至少没有我这么费力吧,我破译一台密码机,不仅时间长,一不小心就会炸机,想想就觉得气愤!你知道我上一局炸机好几次,结果被那只死章鱼的触手包了个圆!这个多眼怪居然还问我有没有被神之手所包围的温暖感觉!温暖他的大章鱼!他就该永远泡在湖底!”
   菲欧娜越说越激动,她又开始砸桌子。

  “噢,天啊,菲欧娜,你可是一名祭司,是神女,你就不能稍微,保持一下自己的仪态吗?”
    薇拉身体朝旁边侧去,她真怕自己也会被对方砸到。
   “薇拉,我告诉你,你也是时候改变一下了,就像你说的那样,不能让那些监管者觉得你好欺负!”
  “可是,菲欧娜,你不是说,你也被监管者打的很惨吗?所以就算我放狠一点,应该也没什么作用吧?”
    菲欧娜刚要反驳,但她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她长叹一口气趴到桌上。
    薇拉也随她长叹一口气,趴到桌上。
    这时,她突然发现另外两名队友不见踪影!

    “游戏都要开始了,他们人呢?” 她惊呼道:“只有我们两个,那我们还不被监管者打的要多惨有多惨,噢,我这张脸一定要毁容了!”

    “薇拉!” 菲欧娜立起身子看向她:“你忘记班恩先生找我们自定义吗?他不是说庄园新来的那位求生者牛仔先生技能和他相克,想要练习一番吗?”
    “什么?是这样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薇拉笑着理了理额前的面纱,突然她又意识到不对劲:“我们庄园什么时候要来新求生者,明明说要来两位新监管者的呀?”
    “就是前几天呀薇拉!你还参加了欢迎宴会呢!”
  菲欧娜拍着自己的额头有些崩溃。
 
    “啊!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位阿尤索·凯文先生!”
    “是凯文·阿尤索先生!”
   
  菲欧娜现在真的想一个门之钥把自己拍到哈利湖底去再也不出来了!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