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黄祭】庄园记黄祭篇:信之祸(二)(小甜文)

这个是接着一之后的,然后之后就是湖景村的小剧场的衔接,然后我以后的文,哈斯塔还是不会称“吾了”,因为我感觉用吾的话有些剧情不太好写,当然我会在文里面铺垫的。
还是日常欢脱剧情,暴躁的祭司小姐姐和高冷的哈斯塔哈哈哈,然后昨天晚上遇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哈斯塔,不过我用的牛仔,后来赛后说什么给我们画蓝色爱心看,我们都不看哈哈哈,关键三个姐姐都被他锤爆,把我牛仔放了,还很怨念吐槽我id哈哈哈,后来自己定义我用祭司,还真的给我画了个蓝色爱心哈哈哈哈,这个梗我也用文里面了,但不是这一篇。
文风依旧沙雕勿喷哟谢谢!

正文:
     菲欧娜的确很想把那只章鱼怪烤了,但是她没有这么做。
      确切地说,她根本不能这么做。
      因为她已经被对方的触手围了个满。
     而那只该死的章鱼,就趁她拆触手的时候大摇大摆从门之钥离开了。
    
    菲欧娜现在想来都很气愤,她要是再遇到这只章鱼怪,她一定要把他的眼睛全部戳瞎然后扔湖底去。
    事实上,她也真打算这么做。
   
    于是庄园最近又都在传一件事情了,庄园厨房里的辣椒和胡椒面都不见了。
    掌勺大厨厂长里奥守在门口好几天,也没能抓住小偷。

    “我只看到很模糊的影子,似乎是一个戴兜帽的家伙!”
      “那就是萨贝达先生吧,只有他戴着兜帽呢!”
       红蝶故意看了眼一旁的开膛手,很快用扇子掩饰自己的目光。
     但杰克还是察觉到了,他面具下的眼睛立刻朝美智子投去如刀般的目光,红蝶觉得自己如果没用扇子遮挡,这目光一定会割开她的喉咙!
    “美智子小姐,话可不能乱说。”
    杰克拭了下左手的刀刃。
     “我只是猜测,除了萨贝达先生,还有谁会戴兜帽?”
      红蝶的话再次激怒杰克,他刚要发作,哈斯塔却腾地一下站起来。
     “吾有话要说,吾知道庄园还有一个戴兜帽的人,祭司菲欧娜。”
   
    “菲欧娜小姐怎么会去偷辣椒呢?再说她可是祭司,怎么会做偷东西这种事?”  美智子笑着摇头。
    “美智子小姐,你这么确信?那你为什么认为,奈布就会去偷辣椒这种对他毫无用处的东西?”
     “开膛手先生,这可说不准,萨贝达先生偷辣椒不一定是为了吃,可能是为了满足某人的特殊癖好也说不准啊!”
     “美智子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叫开膛手吧?”
   
   看两人就快要打起来了,哈斯塔一扬手在两人中间变出触手,将两人隔开。
     “听吾说,萨贝达和菲欧娜都有嫌疑,吾会找他们审问一番,对于偷盗者,绝不饶恕!”
     “你审问吉尔曼小姐就行,我会去找奈布,不过我相信结果一定会令某人失望的。”
     杰克说完故意瞟了眼美智子,就隐在空气中离开了。
     “赶紧找你的奈布去吧!”美智子不屑地冷哼一声:“我也走了,海伦娜还等我给她念书听呢!”  她摇着扇子哼着小调离开了。
      “都走了,我也走!离开这么久,艾米丽一定等急了!”  裘克将翘着的腿从桌上拿下,提起一旁的火箭筒也走出去了。
     “那这事就拜托你了,哈斯塔!我就先去找艾玛了,我答应陪她放风筝了!” 
     厂长刚走,班恩也拿起他刚才一直画的画朝哈斯塔示意,上面是幸运儿的肖像。
     “走吧!” 黄衣之主话音刚落,班恩就像安了推进器的火箭筒一样冲了出去。
   哈斯塔望着陆续离开的伙伴,他突然意识到凡人是群麻烦的生物,即便这群监管者,也都会因为感情所累。
    “幸好吾没有你们凡人的情感!”
    “那可说不准呢!”  唯一还坐在位置上的瓦尔莱塔喷出口蛛丝缠住桌上的一盘点心将它拖到自己面前:“这么好的东西都不吃,真可惜!”
    “瓦尔莱塔,那不是给你吃的,吾下次会议还要用来摆的!”
      可瓦尔莱塔已经端着盘子爬走了,哈斯塔不由得再次长叹。
     “凡人真是群麻烦的生物!你至少给吾留一个啊!”

     不过还不等哈斯塔去找祭司,对方就已经主动来找他了。
      “吉尔曼,你肯认罪吗?若你承认,吾可以从轻处罚!”
      “你个章鱼怪,我不知道你又在神神叨叨什么,等我待会起来就打爆你的章鱼头!”
      “气焰还真嚣张,是你主动来找吾的,不是认错,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吃海鲜中毒产生幻觉了吗!我明明是来救队友的!”
    菲欧娜捂着脑袋看向身边的狂欢椅,但是时间不够她自愈,她只能又气又无奈地看到最后一个队友在惨叫中飞天了。
     “看,因为你不肯认错,你的队友也被你连累,吾劝你还是乖乖认错吧。”
    哈斯塔走近菲欧娜,深红色的眼睛跳动着。
     “要认错的人是你吧,古神的叛徒!”
    菲欧娜站起身就拿下腰后挂的小瓶子对着那堆深红的眼睛一阵猛喷。
     “死章鱼,让你摔我!看我用辣椒腌了你!”
    菲欧娜一想到跟前的章鱼肯定会疼的地上打滚,她心里就乐开了花,同时更使劲摁下手里的喷瓶,这可是她制作的高度浓缩辣椒酱汁,一小瓶有着巨大的容量,她要喷得面前的这只章鱼怪跪地求饶,再也不敢打她为止!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道歉!”
   可是对方似乎像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了。
    “你怎么了?装死吗?”  
   菲欧娜看着黄衣之主的样子,她突然有些慌张,她在想对方不会被她的辣椒酱给辣死了吧!
   庄园可是禁止谋杀任何一位游戏参与者的!
    “噢,天啊,我的索托斯大人,他不会真的被我喷死了吧!”
    菲欧娜细长的眉毛又拧到一起,她使劲朝眼前的哈斯塔挥手,但对方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你倒是说话呀!”
     菲欧娜懊恼地锤着自己的额头,她现在很后悔自己的冲动行为。
      “再不说话,我砸你了!”
    菲欧娜举起手中的门之钥靠近哈斯塔。

   就在这时,那堆深红色眼睛突然转动起来,菲欧娜吓得后退几步,因为没站稳摔在地上。
    等她爬起的时候,哈斯塔已经化为了人形。
    只不过他的脸和脖子整个都是通红的。

    “辣死吾了!辣死吾了!”
    “真辣死就好了!”   菲欧娜气愤地靠近他:“你刚刚是不是故意装成那样吓我!”
      哈斯塔望着眼前暴躁如雷的祭司,刚要开口回答,却突然捂住嘴拼命摇头。
    菲欧娜更生气了!
    “回答我的问题!”
 
      “这是你说的!”  
  哈斯塔含糊不清的声音从手缝间流出,菲欧娜听着他的声音,又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她居然在一瞬间觉得眼前的章鱼怪有些可爱,但她很快就掐断了自己的想法,她可是来报复他的!
    “拿开你的手,我听不清!”
  
  哈斯塔刚挪开手,一堆如火焰般地东西就瞬间从他嘴里喷出来,并直直地喷到菲欧娜的脸上!
   这是她刚刚喷哈斯塔的辣椒酱!
   火辣辣地感觉立刻在菲欧娜脸上漫开,她的惊叫响彻在整个湖景村,连栖在枝头都乌鸦都被她的叫声吓得摔到地上。
    哈斯塔也捂紧自己的耳朵,他觉得如果自己还沉在哈利湖底,也能被她的叫声闹醒的!
     “好疼啊!你干什么呀!死章鱼!”
    菲欧娜捂着自己的眼睛,也不知道是因为火般灼烧的痛感,还是因为满心的委屈,她居然哇呀一声大哭起来,咸湿的眼泪混着辣酱滑落她的唇边,这味道让她更难受,她哭声更大了。

    “死章鱼!你居然敢喷我辣椒酱!”
    “是你先喷吾的。”
    “是你先摔我的!”
    “是你先骂吾的。”
    “是你先惹我的!”
   “吾什么时候惹你了?”
   “你背叛古神,就是惹我!你还侮辱索托斯大人最忠诚的信徒,也就是我!”
     一阵沉默,哈斯塔没有接着回答了。
     菲欧娜也有些不知所措了,这突然的安静让她很不习惯。
    又过了一阵,她听见布料撕开的声音。
    她想睁开眼看看,但她的眼睛被辣椒酱染的生疼,只能继续闭着。

    “你怎么不说话了?心虚吗?我告诉你,索托斯大人会惩罚你的!”
      她正抽泣着,却突然感到脸上多了温暖的触感,眼睛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拂过,火辣辣的感觉变淡了,她缓缓睁开眼,却看到一双黄色闪光的眼睛。
     哈斯塔手里正拿着块黄布替她擦脸!

    “别碰我了!”  菲欧娜第一反应就是推开他:“不需要你帮我!”  她说完用袖子将脸上剩余的辣椒酱擦干净。
    “你应该感谢吾的慈悲,吾可不轻易怜悯一个凡人。”
      “我看你就是泡湖底太久脑袋都是水!我警告你别碰我!不然后果自负!”
    菲欧娜说完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了。

    “凡人,吾不碰你,吾只提醒你,你还有四台电机要解。”
   哈斯塔的话仿佛刚才辣椒酱一样,直喷菲欧娜的小心脏,她只感到一种悲伤又愤怒地情绪在身体蔓延,她再次痛哭出声,甚至捡了块石头蹲在地上画圈。
     “我菲欧娜·吉尔曼,犹格·索托斯忠实的信徒,虚空之王门之主的祭司,无所不知的万人敬仰的神女,可现在,” 她哽咽了一下才接着道:“居然被一个反叛者喷了一脸辣椒酱,就这个反叛者,还诋毁索托斯大人,诋毁他的信徒!” 
   她捏紧石头使劲刮过地面,坚硬的泥土将她纤细柔软的手指划破。
     “该死,现在连石头都欺负我!”
   她一下将手里的石头甩出老远,并瘫坐在地上,将头埋进膝盖,哭得越发大声。
     
    “犹格·索托斯的信徒!”
   哈斯塔走到她身边,他看着这个抱膝哭泣的祭司,怎么也想不透眼前这个只会流泪的女人居然会被索托斯选中,可能因为她那蕴含着混沌般力量的嗓门?
   菲欧娜只抬头看了哈斯塔一眼,就继续哭泣。
    哈斯塔长叹口气,他干脆走到一旁的石头边坐下等着。
    
   他想等菲欧娜哭够了就会去修电机。
   但直到祭司满头乌鸦,湖景村的夕阳都快落下的时候,菲欧娜还是抱膝坐在那一动不动。
    “吉尔曼!”
   哈斯塔喊了一声,对方没有回应,他立刻走过去。
    “菲欧娜·吉尔曼!”
   还是没有回应,哈斯塔实在没有办法,他只能伸手拉起她,可对方却像海绵一样软软地又要往地上倒!
     原来她睡着了!
    哈斯塔也憋不住心头的怒气了。
   “不行,吾不与凡人计较,更不能与这样一个愚蠢懒惰又爱哭的凡人计较!”
    他使劲压住心头的火气,将熟睡的祭司绑上气球带去了地下室。

   放上椅子后,哈斯塔看到菲欧娜额前的坠饰歪向一边,他伸出手小心地抚回她的眉心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举止对于凡人来说都是很暧昧的,更何况他是一位神!不过他很快就为自己找到原因。
     “但吾看着会不舒服,凡人叫什么来着?对,强迫症,没错,吾是有强迫症!”
   
  菲欧娜很快就飞上天了,哈斯塔也离开湖景村回庄园去了。

     但命运就是这么巧妙,在回去的路上,哈斯塔又遇见了菲欧娜,确切地说,是踩上的!
      “吉尔曼,你在这做什么!”
   哈斯塔望着躺在草坪上,穿着和草地颜色一样衣服的菲欧娜,眉头紧锁,但他很快发现对方没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还在熟睡中。
    他蹲下将跟前的人翻过来。
     “……死章鱼……烤了你下饭……”
    菲欧娜突然说话,吓得哈斯塔缩回了手。
    “荒唐极了,吾居然被凡人吓到!”
    哈斯塔盯着眼前的人,听着她的梦话,他的确有些生气,不过很快他又被她的举止逗得想笑。
      她不仅说梦话,嘴里还真的开始“吧咂吧砸”就像吃东西一样!
     哈斯塔望着她一动一动的嘴唇,因为刚刚辣酱而显得红肿,也显得更加诱人。
      等等,诱人?
     哈斯塔立刻杜绝自己的危险想法,他可是神,怎么会觉得一个凡人的嘴唇诱人?更何况这个凡人老是和他作对?
     “你就在这吹冷风吧,吾可走了。”
  
可哈斯塔走到半路又停住了。

   “凡人真是麻烦的生物!”

  他长叹一口气折返回去,将地上熟睡的女人小心翼翼地抱起。

  
   
    
      
   

     
   

  
  
   
  
    
     
    
  
    
   
    
   
     
   

   
     
   
 

评论(1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