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裘医】爆肝小小甜文五连弹(三)(爆肝爆肝七夕有糖)

来啊来啊爆肝爆肝啊!我要给你们疯狂安利裘医!这对太好吃了,但是我真的现在已经快没有梗了,于是我只能拼命想拼命想啦!当然还是庄园记的小日常,至于真的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大家凑合看吧,反正就是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这一篇真的超级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原谅我脑洞没有了

正文
     今天欧利蒂丝庄园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
     庄园主和夜莺女士要出差一天!
     可庄园不能没有人看管。
     但到底找谁来管呢?庄园主和夜莺女士为此烦恼了半天,如果找那群监管者来看管,求生者们一定会闹 ,但如果找那群求生者来管,还不知道这群人会将庄园闹成啥样。
     不过聪明的夜莺女士还是想到了办法,在监管者和求生者中各选一位来合力管理庄园,抽签决定。

    最后,被抽中的是小丑裘克先生,以及医生艾米丽·黛儿小姐。
   庄园主和夜莺女士看到结果,他们觉得能放心去出差了,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何况是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他们一定能看好庄园。

    但裘克根本不想管庄园,他只想和艾米丽过二人世界。
    “可庄园主和夜莺女士将庄园交给我们管,就是信任我们,裘克,我们得负责!”
     “好吧,我明白了艾米丽,就像你把身体交给我,我得负责一样,对吧?”
     裘克的话又让艾米丽的脸瞬间变红,她别过头不再说话。
       裘克笑着掰回她的脸,并给她一个深深的吻,他咬住她的唇用力吮吸,艾米丽起先有些扭捏,但她很快也抱住裘克,两人吻得越来越激烈。

     可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

    “噢,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这真是令人尴尬呀!噢天!抱歉抱歉!”
     薇拉捂住自己的胸口转过身,她对着自己猛喷了一阵香水才平复了心情。

     裘克和艾米丽才是真的尴尬,他们立刻松开对方站起身。
     “奈尔小姐,难道你的贵族礼仪没教过你,要先敲门吗?” 
      “抱歉,裘克先生,可我的确敲门了,但没有人应,门又没有锁,我又急着有事,太抱歉了!我说完马上就走,不会打扰你们的!”
      “那就快说!” 裘克不耐烦地敲着桌子。

    “就是那位新来的凯文先生,他非要扛我们,结果我的香水瓶没有拿稳摔地上了,那瓶香水可是我最新调制的,配料很难得的!”  薇拉说着眉毛都撇下去,似乎要哭一样。
     “我说,奈尔小姐,那你就找他赔,打扰我和艾米丽干什么!”  裘克现在完全是憋着怒气在回答。
    “可是这个配料,只有夜莺女士那才有,我找他赔有用吗?”
    “那你找我们有用吗?”
    “当然了,既然庄园主和夜莺女士走之前把庄园托付给你们,我想,夜莺女士一定把所有事告诉你们了,你们肯定直到配料在哪!” 
      “我们不知道,你可以走了!”
    裘克朝她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薇拉的眉毛撇得更下了,艾米丽看不下去,她赶紧安慰道:“薇拉,你别急,等夜莺女士一回来我就告诉她!”
     “噢!天啊!我还要等这么久!这简直是折磨!我的香水哟,我竟要受这般煎熬!”
     薇拉悲伤地念叨走出去。

    裘克立刻上前关上门并锁住。
   “我看这下谁还能突然闯进来!”
   “裘克,别生气了,我看你还是忍一忍,晚上再……”
  艾米丽走来抚上他的脸庞,抚平他心中的怒火。
   “不行!昨晚都没有尽兴,现在有时间,当然要好好享受!”
   裘克不由分说地将艾米丽拦腰抱住放到桌上,又吮住她温软的嘴唇,并伸手抚揉着她身上的柔软处。
    艾米丽也渐渐地沉醉在这绵长的吻中,她开始扯裘克的上衣。
   
    “啊!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吓得两人立刻弹起来,艾米丽快速拉过裘克外套盖住上身。

    “吉尔曼小姐,你怎么突然闯进来,也不敲门!”
  裘克望着门上的门之钥,他真的只想提着花箭筒将这个破坏他和艾米丽兴致的人猛锤一顿再丢出庄园。
     “我按门铃了,可是没有动静,门也反锁,我就想会不会出了什么事……真是抱歉!我说完就走,绝对不打扰你们!” 菲欧娜捂着眼都不敢转身
     “真巧,奈尔小姐刚刚也是这么说的!”
    “我真的很抱歉!其实我是来找你们投诉的,那个死章鱼说要请大家吃一场海鲜宴,但我根本不爱吃海鲜,我就说我不去,可他居然缠住我把我丢海里!我是用门之钥逃出来的!”
     “这种事难道你们不能自己解决吗!”
     “他这是谋杀游戏参与者,你们可以把他开除!”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们没有这个权力。”
    “可是今天庄园归你们管,你们……”
   “说得很对,吉尔曼小姐,今天庄园归我们管,所以你再不离开,我也要谋杀参与者了!”
     裘克说着手已经够上了一旁的火箭筒。
     “你这是滥用权力!”
    “滥用?那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滥用权力!”  
     裘克提起火箭筒就朝她砸去,菲欧娜立刻钻进门之钥逃走了。

    裘克砸掉了门上的圈,但还不解气,他又对着门一顿狂砸,要不是艾米丽拉住他,这门一定会让他砸垮了!
    “我看他们今天是故意的!我非把这群人脑袋锤爆!”
     他说着开门要出去,艾米丽想拦住他,但还是晚了一步。

     门开的瞬间,裘克却站在原地不动了,紧跟出来的艾米丽也愣住了。
      他们看到门外站满了人,包括刚才的奈尔和吉尔曼。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裘克现在真的感觉有火在全身游走,他就要整个爆开了!
    “我们准备邀请你们去吃哈斯塔的海鲜宴!”
    薇拉看情况不妙,赶紧指了指站在旁边的哈斯塔,并往自己身上又喷了些香水。

   裘克的脸整个阴沉下来了,他看到她手上提着一瓶,腰间还挂着两瓶。
     “奈尔小姐,你不是说凯文把你的香水打破了吗?”
    “啊,那个,他刚刚给我找了一瓶,我就不计较了!我可是很大度的!”

     裘克盯着这群人,他突然放声大笑。
     “裘克……” 艾米丽站在他身后,她有很不好地预感。

    “今天庄园是归我管,是吗?”
   他的声音让大家感到脖子发凉,所有人都向后退去。
     “别吃海鲜宴了,来尝尝我的火箭筒大餐吧!”
   
   于是本该肃静的庄园主办公大楼,却传来一阵接一阵的惨叫声。

   据说,晚上庄园主和夜莺女士回来时,迎接他们的参与者个个都是鼻青脸肿的。

      “裘克先生,黛儿小姐,他们这是怎么了?”
    夜莺女士惊呼出声。
    “他们不肯休息,非要练习游戏,我根本劝不住,结果他们太拼命,就变成这样了。”
     “裘克先生,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不过,夜莺女士,以后请别让我管庄园!”
    “为什么,你这不管的挺好吗?”
   “我只想也只愿管她一个人!”
   裘克说完搂过身旁的艾米丽离开了。

   “即使我们不在,大家也这么努力勤奋,我想你们一定积攒了许多新的经验!”  庄园主满意地点着头。
    “当然!”  威廉捂着青肿的右脸喊道。
   “那威廉先生,请说说你学到了什么吧!”
 
   “永远不要打扰裘克和艾米丽的二人世界!”
   不待威廉开口,其他参与者异口同声道。

     
   
  
   
   
   

 
    
     
      
  
   
   
   

    
   

评论(16)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