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欧利蒂丝童话漫游第一连白雪公主上章(爆肝系列管他甜虐)

愉快地爆起肝来,今天不能十连我退圈,可能写着写着就写更多了,虽然我的脑洞可能没有那么大,虽然我的文笔也这么渣,但是不怕,我就是要写沙雕,沙雕,没人看我都怕的,被人喷我也不怕,我写这个系列目的就是为了超过隔壁组,所以……放正文!
另外我就看粉丝每天涨两个每天少两个像坐过山车一样哈哈哈,算了算了我自己就这样写,按自己节奏来,关注我了我谢谢你喜欢,取关了我送送你走好,祝你在新的圈子混得愉快!就这样!
然后感觉写多了,十连可以凑个三十篇的感觉,白雪分上下

正文   
第一连  白雪公主  上章
  
  裘克和艾米丽在经历了漫长的漩涡之旅后,终于看见了一丝光亮,两人起先很激动,但这光亮却越来越刺眼,反向两人袭来,艾米丽忍不住再次发出尖叫并捂住眼睛,她也听到裘克的声音,但很快一切就消散不见了……   

裘克是被一群女人的声音吵醒的,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浓烈地熏香味飘进粉色的帷帐,引起他强烈地不适。   
   他猛地坐起身掀开帐子,却看到一群女仆围在自己身边。  
     “公主,你醒了?” 一个女仆走上前轻声问候。  
    “什么公主?我怎么在这?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裘克发出一连串的问题,但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十分细柔,他惊得捂住嘴,却又看到自己纤细的手指,那皮肤也比以前白皙光滑,最要命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胸前鼓囊囊的两团,裹在蕾丝边的睡衣之中只露出中间的浅浅沟壑,还正随着着自己的呼吸微微起伏!   
    为什么穿着女人的睡裙!为什么身上会有女性的特征!   
    他到底怎么了!   
  
  裘克崩溃地从床上蹦下,推开一众女仆跑到镜子前,当他看到自己容颜时,他又惊又气,将梳妆台上的东西全掀到地上!  
    他使劲揉搓着自己的脸,希望这只是个梦,或者他眼花了。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又朝镜子里望去,但他依旧看到一张女人的脸。    
    白皙似雪的皮肤,红润如苹果的嘴唇,乌黑透亮的眸子,以及一头柔顺亮丽的黑色转发。         
   他气的一拳砸向镜子,但此时的他皮娇肉嫩,锋利的碎片将他的手划得鲜血淋漓!      

    女仆们立刻惊叫着凑过来。    
   “公主,你在做什么!”    
  她们有的替他擦手,有的去拿药箱,偌大的房间顿时显得一片混乱!    
    “停下来,你们停下来!”     裘克不耐烦地喊道,但他的声音是如此甜美,即使是愤怒地吼叫也毫无威慑力,于是他摁住喉咙故意沉下声又大吼一声。         
   女仆们这次都停下了,她们惊讶地看向她们的公主。    
    “公主,你的声音怎么了?”  
 
    “你们问我?我还想问你们呢?我可不是什么公主,我要离开这里!”   
    “噢,公主,你一定是太累了,我们知道国王新娶了妻子让你感到不快,但你没必要这样伤害自己,我们,你忠诚的仆人,永远站在你身边支持你!”     
    “等等,国王新娶了妻子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公主,你现在还说气话呢!”     女仆又拉过他的手要为他擦掉血迹,裘克厌恶地甩开。
   
    “别碰我!” 他站起身不耐烦地踱步,突然揪住跟前女仆的衣领:“你们都喊我公主,这到底是哪里!”   
   “这是你的家,你是我们敬爱的白雪公主啊,公主,你怎么会问这样奇怪的问题,难道你发烧了?”     
   女仆说着伸手去够裘克的额头,裘克立刻松开她向后退去。   
      “再碰我锤烂你们脑袋,都给我滚!”    
    女仆们虽然想替他包扎好伤口再走,但她们不敢惹怒公主,她们将地上的杂物收拾干净,将药箱放到桌上就离开了。    

房间终于清净下来,裘克在这满是女人气息的屋子里转着,他更加烦躁不安。
   “白雪公主!”    裘克念叨着这个名字,他当然听说过这位公主的名字,他想到瓦尔莱塔的话,他必须演绎书中的故事情节并做对选择才能离开,看来第一个故事就是白雪公主了!    
   可是为什么是他变成白雪公主?为什么不是和他一起进来的艾米丽,她那娇滴滴的贵族模样,当公主不是更适合吗!       

   裘克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即便他再怎么不愿意,他也得接受自己变成了女人的事实,他又想到女仆们说的话,国王新娶的妻子,肯定就是故事中嫉妒白雪公主而害她的继母了。   
    裘克想到这又是一激灵,那么不久以后国王就会去世,他就会被猎人带去森林,然后遇到七个小矮人,然后吃一口女巫的毒苹果,躺进水晶棺材等着一位白马王子来用真爱之吻救醒他!  
    难道他一个大男人,最后要被另一个大男人吻醒?  

   裘克只觉得脑袋都要炸开了,可这时候门又被推开了,女仆们再次走进来,她们要替他更衣好去用早宴。       
    “不用你们,我自己换衣服就行了!”
     裘克极力阻拦这群已经扒拉上自己衣服的女仆,他脸都憋红了,他将她们推开跑入更衣室并锁上门,开始对着镜子换衣服。   
   可他脱到一半脸就更红了!   
   镜子里的女人,有着玲珑的曲线,那白皙嫩滑的肌肤,还有饱满圆润的胸部,以及胸上那粉嫩欲滴的两颗小樱桃,加上那含羞的姣好容貌……  
     裘克现在感觉脑袋似有无数门大炮开火一样炸得嗡嗡直响,浑身都血液也都在沸腾。    
   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具完美的女性酮体,他也无法拒绝这样的极品尤物,可是现在,这具身体就是他自己的!    
   这真是太要命了!   
    裘克只能拼命克制心中的欲火,他匆匆地将宽大的衣裙套在自己的身上,但实际他并不会穿这细节繁琐的裙子,还是他出去后女仆们帮他整理好的,她们还因为他系的蝴蝶结太丑而偷笑。   

    早宴也不会很顺利的,裘克在被女仆领去餐厅的路上就这么想了。       
    “啊,我亲爱的白雪,你终于来了,快坐吧孩子,你一定很饿了吧!”    
    一个坐在上座,面目慈祥头戴金冠的矮胖老头正微笑着看向走来的裘克。     
    虽然变了样貌,裘克还是一眼认出了他,这就是莱利,那个整天戴副眼镜装斯文样的律师!   
    “是啊,白雪,昨天你都没有和我们一起用晚宴,我和你父亲都很担心呢,你这么瘦弱,应该多吃点才是!”     
   老头右边坐着的一个极其妖娆美艳的女人开口了,裘克隔着好一段距离都能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香水味,他当然凭着香水味就能认出她的真实身份,她是新来不久的求生者奈尔小姐。     
    真好,都是上等人,还一个是他的父王,一个是他的继母!   
 
     裘克厌恶地皱起眉头,他冷哼一声拉开跟前的椅子。   
     “白雪,王后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他有,你坐这么远干什么?”    国王看上去有些生气。  
    “坐近了?没被她毒死前都被她熏死,一身香水味比狐狸还骚!”    
    裘克说完又冷哼了一声,拿起叉子就准备叉桌上的一盘肉,但因为够不到,他索性站起身将盘子拖到自己身边。    
    显然,众人都被他的话语和行为惊到了,国王和王后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白雪,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数,向你的母后道歉!”     
     “礼数礼数,你们贵族就是屁事多,装模做样还当自己多高级,要不是我火箭筒不在,我要把你们头全部锤爆再送上天!”   
     裘克气愤地扔掉叉子,当着已经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的国王和王后面前,直接用手抓起盘子的烤肉咬了一大口,又拿过桌上的一瓶葡萄酒猛灌了一阵,然后他一手抓肉一手拿酒站起身,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莱利这家伙都能当国王了,这什么破游戏!”   
     裘克现在来到城堡后的花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而不是去狩猎场一类的地方。      
    不过这的风景的确让他心情缓和,看来白雪公主喜欢这样的地方。     
    他正捡起石头扔向碧绿的湖面,那溅起的水花惊扰了栖在枝头的鸟儿,它们扑棱着翅膀飞到空中并叽叽喳喳地叫唤着。      
    “白雪公主,你在气什么呢?都打扰我们休息了!”    
   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裘克居然听懂这群鸟的语言,不过他很快就想起,白雪公主的确能与动物交流,真不愧是童话啊!  
    裘克拍着自己的脑门,他觉得自己要再在这个世界多待一秒,他准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疯子!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们说话,快滚,小心我把你们烤了吃!”  他挥着手想要赶走这些聒噪的动物,可这些鸟不但没有离开,还飞到他头上盘旋。    
       “我们最爱的白雪公主,既然你心情不愉快,就让我们来让你开心吧!”    
     这群鸟说完居然放开嗓子唱了起来!    
     裘克顿时像炸锅一样,只想将这群鸟从空中揪下来,可他听了一会儿,心情居然跟着这些他厌恶至极地旋律变得缓和,最后,他也手舞足蹈地跟着鸟儿们的音乐哼唱起来!  
    他一路跟着这群鸟儿,跑过松软青翠的草坪,穿过馥郁芳香的花丛,踏过玲珑精致的小木桥,在阳光照耀下和这群欢快的动物一起唱着跳着,最后,他躺在绿绒毯般地草地上,望向蓝湛的天空和飘过的轻巧云朵,他突然觉得一切都这么美好,享受着轻拂过面颊的微风,听着鸟儿们的婉转歌声,他缓缓合上渐渐沉重地眼皮……      

    裘克是被女仆唤醒的,她们哭喊着告诉他国王驾崩的消息,听她们说,国王是在他离开后吃东西哽住一口气没顺上来。   
     裘克揉着惺忪地睡眼,他还有些迷糊,但他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却是一阵狂喜!    
    他现在就等着王后派猎人将他带去森林了!    
    不过他还是假装很伤心,并趴在国王的床前一个劲哭嚎,还是王后将他拉开的。
     “白雪,别伤心了,从今以后,就只有我们母女两相依为命,我定会像亲女儿一样好好待你的!”    
    王后用手绢抹着眼泪。    
    裘克反感地想呕吐,真是个阴毒又做作的女人,当然,真正的奈尔可比她好多了,他现在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游戏,好让庄园的人尽快恢复正常。   

     裘克也想过王后派来杀自己的猎人会是威廉或瑟维,那他至少还能和他们互侃几句,就算他们现在忘记了一切,但他自己至少不会觉得闷!    
    可他遇到的猎人,居然是不会说话班恩,而且他比在庄园的时候还严肃,左脸上的一道深深的疤痕也显得他更凶神恶煞。    
     “班恩,知道你说不了话,但至少笑一个啊!”  
      裘克看对方掏出刀子,放在不远处地一块大石头上磨着,但他一点都不慌张,对,磨锋利了就快点割开捆他的绳子,他也好跑去森林找那群小矮子!  
      班恩磨完刀子就朝他走来,但裘克很快发现不对劲,当监管者这么久的经验告诉他对方浑身散发着一股杀气。   
    事实上他也判断正确了,班恩直接就举刀就要刺他,幸好裘克早有准备,他快速闪身躲开,但双手被紧紧绑住,又因宽大裙子碍事,他最终没站稳摔倒在地!       

       现在,凶狠地猎人举着刀向他靠近。  
      “妈的,居然要栽在你手上了!”
     裘克再也忍不住咒骂道,他使劲向后挪动,坚硬地泥土蹭破了他娇嫩地皮肤。
     可就在班恩刀挥下来的瞬间,这个狂暴的屠夫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他闷哼了一声就重重朝地上走去,裘克这才看到他后背上插了一支箭。
     “你没事吧!” 裘克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位骑在白马上贵族打扮戴着半截面具的男人靠近自己,他的背上还挂着弓箭,看来就是他射中了班恩。
      这个男人从马背跳下,将他拉起,又用腰间的匕首割开绑住他的绳子。
     “白雪公主,你没事吧?”
     裘克听着他的声音,又打量他的模样,不知为什么,他有种非常熟悉地感觉,可又说不出是谁。
     “别这么叫我,我可不是什么白雪公主!”
      “可你现在就是,白雪公主!”
      裘克听着对方语气,觉得更加熟悉了,只有一个人会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显然就是庄园的那位娇贵的医生小姐艾米丽·黛儿了!
     怎么,她居然变成个男人,还是救自己的白马王子?                           

       裘克现在更加气恼了,凭什么她就能变成一个英俊潇洒的王子,自己就要变成什么娇滴滴的柔弱公主!
    “艾米丽,我知道是你!”
   裘克揉着被勒破皮的手腕,瞪着眼前戴面具的人。
    “看来你脑袋还没变笨!”
   对方笑着摘下面具,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庞,但他的脸上的确有艾米丽的面部特征。
    “怎么?被我的绝世俊颜迷住了?我美丽的白雪公主?”
     艾米丽故意压低嗓音,使自己声音听上去更具男人味,她一把拉过跟前一脸气恼的裘克将他环在怀中。
     “美人儿,你怎么不说话了,我就在这护着你呢,别怕!”
       裘克立刻挣扎着想离开她的怀抱,但现在身段纤细又娇柔的他,力气哪里比的过变成高大魁梧男人的艾米丽?
     他只能生气地呵斥她。
    “我警告你要是乱来,我回去就把你脑袋锤爆!”
    “那也得回去再说了,不是吗?”
    裘克觉得这句话很耳熟,但他一时也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艾米丽发出声轻笑并将他搂得更紧,她还将脸故意贴得更近发出“啧啧”地声音。
      “我的公主,你真是越看越美呢!”
    她说完就撅着嘴作势要朝裘克的唇上吻去。
   裘克双手使劲怼住她的脸,但他发现再怎么挣扎也没用,他索性闭上眼睛,这份屈辱他就先记着,等回去,他就要拿上锁链和火箭筒,先将她抓起来铐好,再一顿猛锤,要锤得她眼冒金星哭着求饶,那他还不一定放过她呢!

   可艾米丽的吻迟迟没有落下来,他睁开眼,看到对方正盯着自己。
    “你不会以为我真的要吻你吧!”
  艾米丽笑着松开手,失去重心的裘克摔到地上,他只觉得身体都要摔散架了!
    “你给我等着!”
    “好啊,那我就等着!”艾米丽理了理马鞍,再次朝他伸出手:“不过现在,我们得离开这!”
    “那他呢?” 裘克看向倒地的班恩。
    “箭上是麻醉剂,他死不了的,放心吧!”
    “那我们去哪?”
    “你变成女人还真是磨叽了,当然是去找矮人继续剧情了!”  
     艾米丽似乎不大耐烦,她直接拉起裘克就把他往马背上推。
    “等等!”
   “又怎么了?”
   “我也看过白雪公主,他本来应该放我的,还有,你怎么突然就窜出来救我,这么巧?”
   “不都是你惹出来的,如果你态度好一点,国王能被你气死?剧情差点被打乱了,还好我及时赶到!”
    “怪我?是你们那贵族太矫情了,吃个饭都要装模作样!”
      “别叨叨了我的公主,你还想不想出去了?”
      艾米丽说完干脆搂上裘克的腰将他抱上马,然后她翻身自己也坐上去。
     
     这本来也没什么,但裘克心跳却有加速的感觉,他面部整个红起来,不过他很快就把原因归结于白雪公主身体自带的反应。
    “坐稳了!”
    艾米丽的手绕过他的腰抓住缰绳,裘克只感到心跳的更快了,这真是具敏感又麻烦的女人身体!
    
     艾米丽只蹬了蹬腿,都不用扬鞭,白马便听话地撒开蹄子朝雾蒙蒙的森林深处奔去。

    在那儿,对两人来说,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评论(2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