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白黑/宿伞之魂】庄园记之宿伞篇第一章初来庄园(党费)

我吃黑白呀,我是说我吃黑白无常这对cp,这对cp,至于攻受我吃的黑白黑,都吃,目前这篇是白黑,一早就吃了呀,但是都是白嫖的那种,看各位太太画的黑白写的黑白,好吃的呀!可惜我自己才疏学浅,而黑白这种中国传统的传说里面的人物,当然我得用……古风?但是我古风是真的写不来,写写西幻我还行,一个日常沙雕的渣文笔的我,古风我写不来,我只能写大白话了,抱歉抱歉!
等我去啃了四大名著再来写古风吧,我是认真的!然后那啥,人设,当然是温柔翩翩的白攻和暴躁傲娇的黑受啦,这对要多好吃有多好吃呢!
然后百度一下,因为一个叫七爷一个叫八爷,所以我这里面就写其他人交两个人七爷和八爷,当然和美智子一样,默认语言沟通无障碍!
至于标题因为游戏里面“相生相错,愁思难断”,于是就扯这么个瞎标题。
总而言之,标题瞎写,文瞎写!你们不喷就行!真的不会写古风!我就是个渣渣!
这篇时间线是七夕那个五连肝之前的,就是黑白来了但是还不能上线入游戏那种!然后设定里面卡尔和约瑟夫也早来了庄园,只不过不能参加游戏。
但是黑白最后才出场,下一章两人才是真正主角。

正文

    欧利蒂丝庄园又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了,虽然庄园似乎每天都在发生大事,但是庄园主贴出的公告向大家表示,这是一件大事中的大事,新的监管者就要来到庄园了,庄园主让大家准备好欢迎会。

  “据说新来的监管者,是从遥远的东方请来的,好像是一对兄弟,据说还是长腿大帅哥!” 作为庄园第一八卦手的菲欧娜,对于这类事总是第一个发言。
   “长腿帅哥?我们庄园已经有一位了,现在居然一下来两,看来某人的监草地位要不保了!” 红蝶摇着手里的扇子,有些幸灾乐祸地望向一旁的杰克,她真想看看他面具下那张脸会是何种表情。
   “长腿又怎么样,他们能公主抱吗?” 杰克不屑地冷哼一声。
    “公主抱是没有,不过他们拥有游戏举止动作,哇,在这之前都没有监管者拥有举止动作吧!”
   菲欧娜翻看手中悄悄从庄园主办公室偷来的资料,惊呼出声。
   “吉尔曼,你能否别再聒噪了,吾头都要被你吵炸了!” 一旁静坐的哈斯塔突然开口。
    “你咬我啊死章鱼!”菲欧娜只是翻个白眼不再理他,转而继续向大家爆料:“嗯,他们的称呼是宿伞之魂,就是寄魂于伞,一白一黑,名字分别是谢必安,范无咎,真是奇怪的名字!”
  
   “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样的名字在东方很常见,我倒很喜欢这两个名字!” 红蝶说罢掩扇轻笑了一声。
    “噢,我倒忘记美智子小姐也是东方来的,那你和这对兄弟一定会很聊得来的!”
    菲欧娜刚说完,坐在她旁边一直静静坐着的海伦娜突然咳嗽一声,红蝶也变了脸色收起扇子。
    “菲欧娜,可不要乱说!”
   “好吧,不过看这资料,新的监管者实力不容小觑,双形态转化,完全就是秒杀全场的存在,我的索托斯大人,我可遛不动了!”

    “我就不信,能比裘克还厉害!”
  艾米丽不满地抱起双臂,看向一边有些昏昏欲睡的裘克,显然,这种会议并不能提起这位庄园第一屠皇的兴趣。
  “怎么了,艾米丽?会议结束了?那我们回去继续昨晚的……”
  裘克的话没说完就被艾米丽阻断了。
  “不是的,裘克,我是说,就算新来了监管者,也绝对比不过你!”

     “如果是比谁更魔系,那当然比不过裘克先生了!”
菲欧娜小声嘀咕一句,但裘克却听见了,他立刻瞪向这位祭司。
   “吉尔曼小姐,看来你没吃够我的火箭筒,还是很留恋这滋味想再回味啊?”
   “不用了,谢谢,我还得在这继续给大家爆料呢!”
   菲欧娜说完就低头翻动手里的资料,裘克却站起身走过去一把夺下。
   “不就是新来个监管者,至于这么大动静?你们还是都回去吧,有庄园主和夜莺女士欢迎就够了!”裘克说着翻动资料本,当他看到新监管者的模样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地笑声,他笑完才继续道:“庄园主这是又请了两个小白脸娘娘腔,还一下请两!”
    杰克听了他的话面具下的脸色都变了。
   “你再说一遍,谁是小白脸娘娘腔!”
  “我又没指名道信,你紧张什么,开膛手先生?”
   裘克挑衅地朝他鞠了一躬,杰克气得机械手刃都在颤抖,但不待他发作门边就响起一个颇有磁性的低沉声音,可这声音又如玉般润,水般柔,却又隐着股阳刚气息,众人齐齐朝门边望去,全都呆立住了!

  “黑白因路途颠簸晚到,诸位久等了。”
伴着声音, 门外走进两个高大身影。
一白一黑的着装虽看着奇怪却不失华丽,两人身上更是散发着一种贵气,脑后的辫子直直垂到腿部,这奇异的发型却丝毫不显滑稽,反而配着两人手中的雨伞,更显出他们的飒飒英姿与潇洒之气。
   用菲欧娜的话总结就是,一对颜值高气质佳苏气满满的兄弟,虽然身材偏纤细,却依旧是行走的荷尔蒙。

   “敢问刚刚哪位兄台称我们小白脸娘娘腔?”
  着白衣的再次开口问道。
   “我说的,怎么了,说错了?你们本体比画上还要像!”
   裘克故意挥了挥了手里的资料本。
   “你这厮也真够狂妄,敢在本爷面前放肆!”
  着黑装的已经提伞要朝裘克攻去了,却被一旁白衣拉住了袖口。
    “无咎,初临此地,你便要惹事么?”
    “贤兄勿要拦我,这厮太过猖狂,该给个教训,不然他定以为我们兄弟二人好欺负!”
    “无咎,兄长的话你也不听,来前我怎么交代与你的?”
     “这……”
    范无咎看了眼拉住他的兄长,甩开他的手退到其身后,但依然冷着一张眼望着大厅内的人。

  “欢迎二位到来,可是你们说话的方式还真是有些奇怪!”  菲欧娜站起来带头鼓掌。
   “奇怪吗?我倒觉得很优美呢,像莎翁的诗一般美妙,真是英俊又优雅的一对兄弟!”
  薇拉拿起桌上香水对着自己喷了一阵,露出舒心的微笑,她丝毫没有觉察到一旁的凯文脸上露出的不悦。
   “是啊,欢迎二位,从东方赶来,一路上很辛苦吧!”凯文收起翘到桌上的双腿,起身走到黑白二人面前,伸出自己的手:“我是凯文·阿尤索,你们叫我凯文就好!”
  
    黑白二人却没有同他握手,而是朝他抱拳拱手。
   “凯文兄,幸会幸会,在下谢必安,这位是舍弟范无咎!”
    “这是什么奇怪的动作啊?”
  坐在大厅里的一群人都表示看不懂,只有美智子掩扇轻笑,并慢慢向一众已经懵了的参与者解释。
   “这是东方传统的问候礼节,就和你们这的鞠躬礼屈膝礼一样!”
    “那倒真好,又来两个装模作用的绅士了!”
  裘克将手里资料重重扔回桌上,杰克和弗雷迪同时瞪向他。
   “怎么,有意见,多来两个陪你们不好吗?像美智子说的,可以凑一桌那啥了!”
    “麻将,裘克先生,可以凑一桌麻将了!”美智子笑着起身小步踱到黑白兄弟面前,朝他们微微鞠躬。
   
    “二位先生好,这里是美智子,还请二位先生多多指教!”
     “美智子小姐,有礼了!”
  黑白二人再次拱手还礼。

“哎,我说各位就别再礼来礼去了,再这么下去,我们就待在这不用吃午饭了!” 一直和克利切还有瑟维玩着扑克牌的艾玛终于抬起头:“我爸的饭应该做好了,他还特意去图书馆翻了东方食谱,相信一定会合你们胃口的!”

    艾玛说得大家也都觉得饿了,于是众人一起簇拥着黑白二人去往餐厅。

   后来据菲欧娜的《庄园日报》内容来看,那顿饭大家吃得都挺愉快,除了新来的黑白兄弟。
    他们菜倒是都吃了,可之后却腹泻呕吐整整一天一夜。

  大家倒是知道他们是因为还无法适应新的环境新的食物,但他们不明白的是,既然一开始就觉得不好吃,为什么还要将盘子里的菜吃得精光呢?

    “你们又不懂了,这在他们的家乡就叫好面子呢,即便不乐意也不要说出来,反而强撑着去做呢!”
   给两人送止泻药的美智子向站在黑白兄弟家门口的众人解释道。
    “什么好面子,我看就是打肿脸充胖子!”
  裘克擦拭着自己的火箭筒,不屑地笑出声。

“你这厮,敢说本爷胖!”
“无咎,别去!”
两个声音从空中接连荡来。
大家却没看到黑白兄弟的身影。
正在懵圈之时,眼尖的哈斯塔却看到了空中浮着的伞。
   神的预感告诉他会有坏事发生,但他还未来得及警告,那伞就飘到裘克面前,黑白二人从中闪出,但那范无咎还未开口,竟先“哇”地一声开始呕吐,他兄弟谢必安见势不妙要向跟前人道歉,却也“哇”地一声开始大吐。

   裘克看到身上唯一的紫装被跟前两人吐得没了看相,他气愤地抡起手中的火箭筒就朝两人头上砸去!

   “无咎,小心!”

  ……
   

   (写的特别混乱,完全不知道写的啥各位要喷的话轻喷谢谢)
     

  
   

 
  
   
  

评论(1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