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杰佣】庄园记杰佣篇第三章(标题废,炖肉甜虐)

我答应过好伙伴盐酸,说他如果能日肝两画我就写杰佣炖肉文了,好吧既然如此的话,我就写了,然后盐酸兄弟说我写的可能没有那么大胆,炖肉嘛,大胆干什么,要香才是王道!
然后说了庄园记系列是沙雕,我现在也只能写沙雕了,文笔渣求各位看的轻点喷谢谢。
然后这里私设了一个bug,其实也有遇到过,就是求生者跑不出门,两边的门都跑不出去那种哈哈,然后这里干脆写地窖也遇到bug不能开那种……所以就……
@muriatic acid

正文
   就像奈布预料的那样,他当然在游戏里遇见了开膛手先生,并且由于他用军刀毁了对方的容貌,开膛手在追击他的时候下手比往日更狠。
   游戏快结束的时候,奈布的背上全都是开膛手留下的深深抓痕,鲜血沾染了破碎的衣服,奈布有些后悔,他今天就不该穿最爱的刺客服参加游戏。

    “别抱我!”
看到哼着曲调悠闲走近的开膛手,奈布蹲在地上吼道,他刚刚眼睁睁看着唯一的队友飞上天,而他只能蹲在一旁,真要命,他的治愈能力为什么就不能再快一点呢!
  “萨贝达先生,你又想在这流血吗?”
  开膛手戏谑地哼了一声,将地上的佣兵拎起抱在怀中,朝另一座狂欢椅走去。
   “别抱我!”
  奈布闻着开膛手身上的玫瑰香味,又看到对方的手紧紧攥住自己的腰和腿,他就恶心地要吐了。
  
   但开膛手只是在椅子前停了一下,就抱着他朝门边走去。
    奈布怔了一下,都忘记挣扎,他又要以此来侮辱他了!
    
   开膛手将怀中的佣兵狠狠摔到地上。
    “走吧。”
    “怎么,又想施舍我?不需要!”
   奈布咬紧牙齿,他身上本来都是伤,加上这一摔,即便是身经百战枪林弹雨的雇佣兵,他还是受不住这样的疼痛,他能做的就是忍着。
    “明知道我有一刀斩还回来救人,该说你是勇敢,还是蠢呢?”
     “别以为我和你一样冷血,我是不会丢下队友的!”
     “所以我放你走,萨贝达先生,你的做法感动了我。”
    开膛手故意放低声音,还用右手食指点了点胸口处。
   
    奈布扯了扯嘴角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他不想搭理这个令人作呕假惺惺装绅士的开膛手。
     “我今天抓三放一。”
    “我不需要你放。”
    奈布才不需要这个开膛手佛系,他可是一位铁血雇佣兵,需要一个嗜血的杀人犯施舍吗?
     他刚说完,开膛手又将他抱起并摔向地面。
    反复多次后,奈布挣脱了束缚,他赶紧朝另一侧跑去……

    ……

  但之后的事情,奈布是绝对想不到的,如果他知道会变成这样,他当初就该直接开门走掉的。
   他终于躲过了开膛手的追击并跑到另一侧小门开门。
   可不幸的是,他居然跑不出庄园了,就像有一道空气墙将他拦住一样。
    但奈布没有放弃,他又跑去找地窖,可那红色的小门也紧闭不开!
“该死!”
  奈布咒骂了一声,一圈砸在地窖门上。
出不去倒不要紧,但是想到要和那个恶心的开膛手待在一起,他就觉得头疼。
  而这时,他的心脏又怦怦地跳起来。

“萨贝达先生,门都开了还不走,特意留下来陪我的吗?”
    杰克悠闲地走近蹲在地上的奈布。
   “滚开!”
  奈布站起身走到一边,他是真的不想看到这个监管者,他早上还把他按在树边强吻,如果再和他站在一起,这个开膛手指不定又要做什么疯狂的举动。
    “你脾气还真差劲,不过这样猎物的血,味道一定更好!”
     杰克摇晃自己的左刃,上面还残留着佣兵因伤留下的血迹。

   “你又不是吸血鬼,怎么老想喝血?”
  奈布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开口。
   “你不觉得血的味道很美妙吗?”  开膛手似乎来了兴趣,他整个人都变得激动,奈布真怕下一秒他就会攥上自己脖子吸干自己的血了!
     佣兵的手摸上腰间的军刀,如果这个开膛手敢乱来,他就不止割伤他脸了。
    “变态!”
    奈布骂完后以为开膛手一定会怼回来或者生气到动手,但是对方却只是沉默地转过身。

   这下奈布有些不能理解了,难道自己骂得太重惹对方伤心了?可这个开膛手会有心这种东西吗?他会难过?算了吧!
    奈布想着还是离开比较好,开膛手现在不惹他,谁知道待会会怎么样。

    可奈布正要转身离开,却感到左肩上一阵疼痛。
    有力的机械手刃死死扣住他的肩头,锋利的刀片透过破碎的衣服嵌入他的皮肤。
     奈布疼的龇牙,他拔起腰上的军刀准备反击回去,却被开膛手抓起并摔在地上,军刀也掉在一边。
     “你做什么!”
   奈布正要爬起去捡刀,却被走来的开膛手的手刃紧紧掐住咽喉,他使劲挣扎着想要推开着冰冷的爪子,但都是徒劳。
   
    “萨贝达先生,你不是说我变态吗?”
   开膛手笑着压上佣兵的身体,掀开自己面具,英俊的脸庞再次露出。
    “那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变态。”
   开膛手说完松开手刃,转而将脸埋入佣兵沾了些血灰的脖颈。
    冰冷的皮肤贴上奈布温热的脖间,佣兵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他开始更奋力地挣扎。
    就在这时,开膛手却突然一口咬上他脖间皮肉并轻轻啃着。
    “你疯了!”
   奈布用力推着身上的人。
   他,一个久经战场,在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在炮火硝烟中存活下来的雇佣兵,现在居然被一个杀人嗜血的开膛手压在身下侮辱!
   
    奈布只觉得一团火焰在身体游走,他愤怒,愤恼至极,他要站起来拿过军刀,在这个开膛手身上捅个几百下才解气!
    可当他要这么做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使不上力气了,他想要出声,也发现喉咙堵住似的,最后,他居然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奈布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他发现自己依然在湖景村,他还看到旁边燃着一团篝火,篝火上还架着一个破旧的锅,里面好像煮着什么东西,他闻到了肉香的味道。
   他四处巡视一圈,却什么人都没看到。
   是谁燃的篝火,又是谁炖的肉?
   还有,那个该死的开膛手去哪了?
 
   奈布越想越头疼,也越想越饿,而肉汤的香味更刺激了他的味蕾。
    他觉定先吃一点,反正这个锅架在他旁边,肯定也是炖给他吃的吧!
    他这样想着就拿起锅里的勺子准备舀肉。

    “停住,要先洗手,萨贝达先生!”
   奈布听到耳后传来的熟悉声音,惊得勺子都差点掉地上了。
    他回过头,看到浑身都湿漉漉的他极其不愿看见的开膛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