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之炚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多cp向】庄园记之联合狩猎小趣闻(一)(日常沙雕)

哈哈哈新模式欢乐多啊!于是写一个多cp,联合狩猎真的好欢乐,虽然我调香师还是躲不过开局遇到屠夫被屠夫针对的命苦遭遇,就是招鬼体质你咬我啊!
太心累,于是我可以写一个全员的欢乐,但是cp太多了,于是分几个部分写,这里包括的cp是裘医,黄祭,凯薇(牛仔和调香师),欺诈组,社园和魔冒友情向,还有两个酱油律师和空军(律师无cp,空军cp是约瑟夫,然后我私设杰克和约瑟夫关系好,所以是第二章重点写玛尔塔那个)
我知道可以有的吃裘医不吃黄祭,吃欺诈不吃凯薇,但是无所谓呀你要喜欢看我还是很开心的!如果真的膈应到你抱歉,多cp我的戏份分布很平均的,反正是沙雕的那种,字数很少。
还有欺诈之前从未写过,设定是什么也完全就是混乱的了,我初设就是互怼那种……然后这里是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等等我上次还写艾玛给克利切送水果的,当然我说了社园是友情向……不纠结不纠结了
我天我欠着cp可真多呢,当然这个时间线是接着主线的,但不影响观看,然后这里面治疗就是用绷带包扎那种设定。

正文
    欧利蒂丝庄园今天真的发生了一件超级超级不得了的大事了,虽然这个庄园天天似乎都在发生大事,但今天发生的事简直是重磅中的重磅。
   庄园游戏开启了崭新的模式,联合狩猎模式,也就是之前一直在传的双监管者模式。

    但是实际游戏的时候,就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真实游戏场面十分混乱。

     其实游戏刚开始也还好,监管者裘克和哈斯塔虽然平时总喜欢吵架,但两人还真的是好哥们,兄弟合力,按理说求生者是没有活路的,可是两人进入游戏后却因为抓到的求生者吵了起来。

    “你要再敢用你那恶心的触手打艾米丽,我就把你锤烂!” 
     裘克举着火箭筒对准哈斯塔,将倒地的艾米丽护在身后。
     “荒唐,愚昧!明明是她先砸吾的!”
   哈斯塔也很气愤,猩红的眼睛因激动而充满血丝。
    “章鱼怪,反正你只要敢打艾米丽,我就让你尝尝钻头的威力!”
   “疯子!你没看他们又破译一台密码了吗!”
  “你可以去抓别人,但再敢打艾米丽,你就会知道第一屠皇有多可怕!”
    哈斯塔最终拗不过裘克,他只能气愤地转身离开去。
 
    裘克在原地一直守到艾米丽治愈。

   “裘克,你也不能一直跟着我,你得去抓人,不然连平局都很难了!”
   艾米丽修机的时候看到裘克还跟着自己,她抬头劝道。
   “你不相信庄园第一屠皇的本事吗?艾米丽,我可以在大门开启前让他们全倒下。”
   “哈斯塔不会再打我了,我能照顾好自己,放心吧!”
    “好吧,艾米丽,不过我也不用走太远,有个讨厌的小虫子就在附近!” 裘克说完冲刺到一块板子狠狠砸下火箭筒:“瑟维先生,偷窥够了吗!”

   被砸中后变大的瑟维立刻惨叫着捂住脑袋蹲在地上。
    他居然就这么被小丑发现了,上场前库特还特意告诉他小人书好用,一定不会被发现,结果就被锤了,游戏结束后他一定要去找库特算账!
   “我可不是偷窥!”
   “管你是不是,准备好坐椅子吧!”
   裘克拎起魔术师就朝不远处的狂欢椅走去,瑟维一边挣扎一边朝艾米丽呼救。
    “她不会救你的,魔术师先生,你还是坐等飞天吧!”
      裘克绑好瑟维,得意地看向眼前挣扎的魔术师。
 
    “裘克,可他是我队友,我不能不救吧!”
    “行啊,宝贝儿,你可以救他,” 裘克看到跟来的艾米丽,他上前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并紧紧搂住:“不过,今晚要求救的就是你了!”
     “你说什么呢!”
   艾米丽瞬间脸变得通红,她语气也变娇嗔了不少,她推开裘克立刻跑远了,就像一只躲避狼的兔子,不,那速度在瑟维看来比兔子还要快。

   “恋爱中的女人,我可以理解!”
  瑟维虽然表面这么说,但他内心的确很冒火,不过他得保持微笑,艾米丽是他的好友,但也是裘克的女友,重色轻友,人之本性,瑟维太了解了!
   “没人会来救你了,等着飞天了!”
   但裘克很快就被自己说的话打脸了,因为他看到提着枪的慈善家在接近。
   粉色烟雾在空中爆开,克利切立刻救下瑟维,两人一起朝板子跑去,瑟维还砸中了追来的裘克。

    “该死,真倒霉!”
  清醒过来的裘克摸着自己的脑袋,他又要满湖景村的去找这两个讨厌的求生者了,不过他看到头像显示艾米丽又被打伤了,抓人当然没有女朋友重要,裘克读了那么多感情著作,这个道理还是懂的,他赶紧使用冲刺去找艾米丽了。

   “你还能撑着吧?”
    躲在墙角克利切望向一旁的瑟维,突然笑出声。
   “当然撑不了,快帮我治疗!”
   瑟维说着蹲下,克利切凑上去帮他治疗伤口。
   “幸好我来的及时,不然你就要飞天了!”
   “哪里的话,明明有那么长时间!”
   “那是怪我来早了?真该让你多坐会儿!”
   克利切说着拉紧手中绷带,这一下勒得瑟维痛的龇牙。
     “轻点!”
    “要我轻点?昨晚我要你轻点,你怎么对我的?”
  克利切的语气还带着明显的指责。
  “你非要现在提这个?”
  瑟维站起身,有些不满地看向眼前人。
   “你敢做,我有什么不敢提的,罗伊先生?”
   克利切挑衅似地瞪回去。
   “行,皮尔森先生,你厉害了,看看你今晚能多厉害!”
    “比你厉害就行!”
    ……
   两个人就这样吵起来了,不去修机也不去遛屠夫,就一直站在墙角争论“谁比较厉害”的问题。

   另一边也是异常混乱了,哈斯塔现在真的很后悔,他只不过想抓住老在眼前晃悠的祭司小姐,谁知道造成了现在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他看看左边争吵愈发激烈的阿尤索和奈尔,又看看右边正在劝解裘克的艾米丽,他觉得头都大了。

    “吾说你们能不能安静点。”
   “还不是怪你,死章鱼,非要打我!”
   “吉尔曼,若不是你在吾跟前如此嚣张,我也不会出手。”
    “我看你就是故意报复我,索托斯大人啊快赐予我神力,把这个死章鱼拉去湖底冻住吧!”
    菲欧娜一边自愈一边没好气地咒骂,她是真的生气。
    今天她只想好好修机,这个死章鱼就传送过来追着她打,这不是故意是什么!

   “我已经警告他了,他还打你,艾米丽你别再拦我了,不然我这个第一屠皇说话不算话,不是很丢面子?” 裘克说着就抡起火箭筒要打哈斯塔,艾米丽立刻拉住他。
   但哈斯塔的脾气也上来了,按理说神该不和凡人计较,但他实在忍受不了。
    “蠢疯子,吾早就想教训你了!”
   哈斯塔一招手变出触手要打裘克,但对方一火箭筒拦下了他的攻击。
    “你们别打架了!”
   艾米丽紧紧拽住裘克,只差没扑在他怀里了。
   “你就别掺和了,我今天就要这章鱼打开花!”
   
   “我赞成!丑爷无敌!第一屠皇万岁!索托斯大人会赐给你力量的!”
    终于,自愈的菲欧娜站起身并鼓掌表达自己的欢欣,早就该有人来教训这个章鱼怪了!
     “你少来,要不是为了救你艾米丽会受伤?”
    “是,弄伤艾米丽有我的责任,但是你别忘记了,真正将她打伤的是这只章鱼怪!”
    “别互相推卸了,你们谁都跑不掉,现在就该你了!”
   裘克说完就推开艾米丽,举着火箭筒砸向菲欧娜!

    一声惨叫划破了湖景村暗沉的天空。
   但菲欧娜并没有感到疼痛,她松开捂住眼的手,看到化作人形的哈斯塔空手帮她接住了砸来的火箭筒。
    “我说哈斯塔,你先前不是打她吗?现在又帮她了?”
      裘克用力拉回自己的火箭筒。
    “吾的事不需要你过问。”
     “行,我护艾米丽,你护她,但这事还没完,哈斯塔,敢不敢和我约个地决斗,爷们之间的较量!”
     “好,吾奉陪!”
    裘克满意地扛起火箭筒拉着艾米丽离开了。

   一旁吵得激烈的凯文和薇拉也被两个监管者的激烈斗争弄懵了,他们就站在一边默默看着,但待裘克走远后,薇拉突然火山爆发般哭泣起来。
    “她们都有人护着,可你呢?不但不保护我,还去扛别的女人!”
    “你哪里看到我扛别的女人了,我美丽的大小姐!”
   “还说没有,你刚刚不就准备扛菲欧娜吗?”
    “可是我没有扛啊!”
   “那是因为你还没来得及扛她就倒地了!”
    薇拉难受地直拍自己的胸口,她的香水已经用光了,所以她只能不停地做深呼吸来放缓情绪。
     “亲爱的,我这不是为了救队友吗?”
      “可是你当初向我告白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说的,你说你会全心全意爱我呵护我,眼里只有我一个人,可我刚刚被追那么久你也不来帮我!”
    薇拉越说越委屈,哭声也越来越大。
   “我错了,薇拉,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只扛你一个人好不好,原谅我吧!”
    “不原谅,我不原谅,就不原谅!”
   薇拉抹着眼泪跑远了,凯文立刻追上去。

    哈斯塔就看着眼前的他们吵,最后他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屑地冷哼一声。
    “凡人的感情就是麻烦!” 他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菲欧娜:“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不去修机?”
   但菲欧娜只是站在原地,直直盯住眼前的监管者,她没有回答也没有离开,更没有继续吼他。
   “吉尔曼!菲欧娜·吉尔曼!”
   哈斯塔唤她的名字,但她依然呆立在那里,只是紫色的眼眸时不时眨动,像夜空中闪烁的暗星。
    “你们凡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吾走了!”
   哈斯塔转身准备离开,却被菲欧娜叫住。
“章鱼怪,你为什么要帮我挡刀?”
   “吾没有帮你挡刀,吾帮你挡的是火箭筒。”
   “这不是重点!” 菲欧娜几步绕到他跟前:“你不是要打我吗?为什么又要帮我?”

  菲欧娜刚刚不动就是在思索这个问题,但她想了老半天都没想明白,她甚至向犹格·索托斯求助,但这位虚空之王也没有回复她,她只能再问这个章鱼怪本人了。
    哈斯塔停住了脚步,如果说凡人有什么问题能真正问住他,大概就是这个问题了。
     “回答我呀!”
    哈斯塔望着那双闪烁的暗星眸子,又盯着这双眸子下高挺的鼻子和微微颤动的红润嘴唇,他内心突然有种冲动,但他很快抑制自己的想法,他是无所不能的神,怎么能有这种荒唐想法呢!
   “吾不知道!”
   他绕过菲欧娜离开了,嘴里还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吾不知道!”
   “死章鱼,你给我回来,不说清楚不准走!”
   菲欧娜等了半天等了这么个结果,她气的真想把这只大章鱼抓了丢湖底,她急急地追上去。
……

   第一场狩猎模式的游戏就在无尽地混乱中结束了,合力修了五台机子的莱利和玛尔塔在游戏结束后直接表示不想在参与任何一场该模式的游戏了!
    “我明明该是救人的主力军,最后怎么变成专业修机互了!”
    “你就别抱怨了,你们好歹还能在里面修,天知道我都看到了些什么!”
    第一个上椅子的艾玛愤懑地摇着手里的工具箱。

     三人商量后决定向庄园主联合上书。
    而书信的内容是,联合狩猎模式根本不是传说中的狂欢盛宴,而是大型虐狗现场!
   

  
    (这里很抱歉社园友情向没体现,主要是写的不自觉就写多了,抱歉,还有一个要说,就是凯文和薇拉的一个暗示,就是我私设里面有说薇拉设定是记忆力不太好,经常记错一些事,要喷香水才能恢复,但是凯文说的每一句话薇拉是一直记在心上而且能一字不差记住,并且这里没有靠喷香水回忆……)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