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杰约】冰火之歌番外绅士的较量(试水而已,很短的)

我实在找不到单独的pa,也不想把杰约写入庄园记,就在冰火里面拉一段剧情,但是大家也不用刻意去补我的冰火之歌,因为我会慢慢写的,tag我还是加冰火之歌吧……我就写一个贵族舞会两个人遇到吧,因为有人说开膛手可能是贵族身份,然后约瑟夫肯定也是贵族啦!于是就这么写吧!就是两个在冰火世界都是贵族身份
这段剧情是连接囚医之笼第十章的……就是在宫廷的那段经历,当额外剧情补充,主要是讲约瑟夫和开膛手先生的暗中较量,然后约瑟夫原型姓涅普斯,这里也叫涅普斯
毒舌约和毒舌杰

正文
     约瑟夫并不喜欢宴会,可他并没有办法拒绝这一切,不过看到更不情愿来到宴会而一直紧锁眉头的裘克,他心情瞬间又好了许多。
   就这样端着杯香槟踱着步子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时不时还会被路过的王公贵族叫住问好,这还不算糟糕,最让他心烦的是那些爵士夫人,她们老喜欢将他拉去聊天,他不仅得忍受她们身上比毒药还浓的香水味和叽叽喳喳的聒噪声,还得面带微笑地回答她们各种问题,更有一次,一位夫人用她那比猪蹄还油厚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那堆满香粉的脸和像啃了懒番茄沾满汁的嘴,差点让约瑟夫当场吐出来,至于那件衣服,他回家后就丢进了壁炉。

   这次,可千万不要再遇见那群夫人了,约瑟夫这么想着,觉得应该找一个角落待着,或者干脆去外面,但是事情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一样,他已经看见一群穿着夸张笑嘻嘻的女士朝他奔来,他立刻转身要逃,却因为太急而撞到了人,手里的杯子也被碰翻,酒全洒到了对方身上。
   “先生,你该注意点!”
  戴着半截银色玫瑰形状面具,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盯向他,他腰间还别着玫瑰手杖,身上散着的玫瑰香也显示这是位精致的绅士。

   约瑟夫参加过几十场宫廷宴会了,但眼前这位男士,他的确从未见过。
   “抱歉,但我该走了!”
  约瑟夫可不想被任何人缠上,他急着要走,但对方却抓住了他的手臂,约瑟夫顿时锁紧眉头,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即便对方戴着手套。
   “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事?”
   “你弄脏我的衣服,就急着走了?”
  低沉的嗓音却同他紧扣自己的手一样透着牢牢的压迫感,约瑟夫瞬间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麻烦,但如果故意寻衅,他也不是好惹的。

     “我道歉过了!”
   约瑟夫转身露出一个僵硬却不失礼貌的微笑。
   “可我没说接受你的歉意。”
  面具下的嘴角也微微上扬,约瑟夫真的很想朝他脸上来一拳,他本就没有多好的耐心,对于这种挑事的人,打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是现在在宫廷,又有外使来访,他总得给那个老国王留点面子。
   所以他只是笑着抽离自己的手并理了理袖子。
   “那么,先生,你想怎么解决?赔你一件新的,或者你需要别的补偿?”
   “我想你很清楚,来这的人不会缺这一件衣服吧,涅普斯先生?”
    “你认得我?”
  约瑟夫抬头看向对方,那面具下藏着的蓝色眼睛闪射出深邃的光,这个人来历并不简单,约瑟夫告诉自己,认识自己的贵族的确很多,但他也是认得他们的。
    “我是觉得你有些眼熟,但刚刚才记起。”
    “我却没见过你,先生,请问你来自哪一家族?”
     “这很重要吗?”
    “不,但至少我能知道怎么称呼你。”
    “杰克,叫我杰克就行。”

  杰克?约瑟夫听到这名字第一反应就是想笑,倒不是因为这名字太过常见,而是因为他联想到裘克摆弄的扑克牌上面的红心杰克,那个愚蠢的骑士模样和眼前这位绅士差距实在太大,但他还是忍住了笑。
   “那么杰克先生,我相信你不是故意寻事?”
   “涅普斯先生果然幽默,”  这位叫杰克的先生轻咳了一声:“我知道你的画技很好,一幅画不会太难为你吧?”
    “当然不会,只不过杰克先生有什么要求?噢,还有,你得告诉府邸地址,我也好画完后派人送去!”
   约瑟夫没想到对方提这么简单的要求,他一个下午就能完成绘画,也许是他真的把对方想的太复杂了?
    “不,我说的可不是普通的画,涅普先生,你不是有台神奇的机器,印出的画像与真人无异吗?”
   
     有趣,没想到这位绅士要打他摄影机的主意,那可是他的至宝,如果他不乐意,国王都未必能命令他拿出拍照,就更别说这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
    “我想你换个要求比较好,杰克先生。”
    “涅普斯先生,这是你弄脏我衣服的补偿而已。”
    “那恕我直言,你的衣服远没有我的机器珍贵。”

    约瑟夫盯着他,他知道对方也盯着他,并且面具下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的确弄脏了他的衣服,但他也的确赔礼了,现在看来,这位杰克先生完全就是在胡搅蛮缠,他是真的压着脾气在和他说话了!
   
   一阵沉默,最终还是对方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涅普斯先生,你远比我听说的有趣,”绅士理了理衣襟,声音也不似之前低沉:“这补偿就先欠着,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还回来了。”
   绅士说完还发出声莫名地笑,但约瑟夫还没完全领悟他话中的意思,这位杰克先生就已经走远了。
  
   约瑟夫也没能在人群中再找到他,真是位言行举止都很奇怪的绅士,但“很快就能还回来了”,是意味着他们不久就会再见吗?
    不过他神秘气质的确吸引了约瑟夫的注意,如果能很快再见,也不是什么坏事,约瑟夫甚至还有些期待。
 
    “好吧,杰克先生,那我就等着了!”
 

(写完了比较短,这只是两个人短暂的较量而已,更多的羁绊是会在主线剧情呈现,然后主线cp是特别杂乱的,那个里面很多角色对自己的感情定位都属于模糊状态,只有少量人是明确知道自己爱谁的那种……毕竟是模仿权游,想想权游里面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线,光是想想龙妈的后宫……)
  
  
   
  
  
 

 
 
  

【约空】冰火之歌番外约空 (四空对决之试水,微甜)

哈哈哈哈我囚医之笼续章欧利蒂丝冰火之歌第一章都没有写出来这个小番外倒是先写出来了,当然因为是番外篇,也不能叫试水,再说试水结果已经出来了,很明显的结果,这个就算解释为什么约瑟夫会对艾米丽感兴趣吧,但为什么不叫囚医之笼呢?因为这个名字只能给裘医啊!
然后因为是番外所以我这么写的,,约瑟夫不是渣男,他只是太过理智反而分不清爱情,他这里很迷糊的把艾米丽当替代品,但其实他后面会发现,谁都代替不了玛尔塔,他爱的还是玛尔塔!(因为爱情,本就复杂啊!膈应的话我抱歉)

正文:
     沉寂的夜色,只有月光轻洒照耀着房间。
     约瑟夫没有睡觉,他的心绪有些杂乱。
     刚刚在长廊,他被艾米丽·黛儿夫人拒绝了,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的一些事,那是他还在密涅瓦的时候。
   
    也有那么一个女人,拒绝过他。
    他还能记得她那双深褐色的眼睛,像琥珀一样明亮,也能记得她的微笑,比野谷间盛开的百合更为甜美。
    “……玛尔塔……”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小像,像上的女人穿着一身蓝白色的克里诺林裙,头戴一顶蓝色的小帽,但她手里提的不是手袋也不是雨伞,而是一把漆有漂亮花纹的金枪。
    姣好的容貌,清新的气质,坚毅的目光。
    多么有吸引力的一位女孩!
   
   约瑟夫当然为她心动,她和他之前遇到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一样。
  
   那次家族晚宴上,多少女人来找他说话,但这些浓妆艳抹满脸堆笑的俗物,他看到就觉得心烦。
    于是他跑到宴厅外的观景台去透气,也好躲躲这些可怕的女人。

    他就是在那时遇见了她,她正靠在栏杆上,撑着头望向天鹅绒般的缀满零星的夜幕。
     这一幕真是美丽至极,约瑟夫立刻取过随身携带的摄像机将这一幕拍下。

    对方当然注意到了这点。
   “先生,你在做什么?”
   女孩转过身来,她的正颜更加动人。
    “抱歉,小姐,因为刚刚那幕太美丽了,我就拍下来了,我为我的失礼道歉!”
    他朝对方鞠躬赔礼,又摇了摇手里的摄像机。
    “噢,这是列兹克特小姐新发明的机器,我也听父亲说过,她是为涅普斯家族的约瑟夫先生特意做的,难道阁下就是?”
    “是的,小姐,我就是那位约瑟夫先生。”
    
    他看出了对方眼中闪过的惊讶神情,很快,但他还是捕捉到了。
  没错,在密涅瓦,涅普斯家族的势力虽不是第一,但那强大的军事实力足以震慑整个密涅瓦,而他们家族向来严厉冷酷,这的确与他这温和的性格相差甚远,也难免这位小姐会惊讶。
     
    “那么,美丽的小姐,我可否知道你的名字呢?”
  他的声音温柔如晚间拂过的微风。
 
   对方轻点了点头。
  “玛尔塔·贝坦菲尔,很高兴认识你,约瑟夫先生。”
 
  贝坦菲尔,是一个贵族世家,约瑟夫随家族成员经常出入王宫名门,阅人无数,但他的确没在贝坦菲尔家族见过这样一位美丽又气质超众的小姐。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贝坦菲尔小姐。”
 
  两人就这样聊了一阵。
  约瑟夫才知道玛尔塔刚从外地回来不久,但其实她并不想参加这场宴会,却还是拗不过父母。
   倒是有趣,她真的那些俗物不一样!

   约瑟夫顿时对她有了好感,还想邀请她跳舞。
   但玛尔塔拒绝了他的邀请,她告诉他,她不喜欢舞蹈也不喜欢宴会,她喜欢和向往的是无拘无束地飞翔在那天鹅绒般的空中,去抚月摘星。
    约瑟夫更欣赏这位玛尔塔小姐了,她有自己的思想,而不是被一些俗事所侵扰。
  
   这之后,两人又遇见过几次,约瑟夫还给她又拍了一张照,也就是提枪的这一张。
    这把枪是约瑟夫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玛尔塔向往天空,向往自由,她想要环游世界,但一个女孩终究不便,于是约瑟夫找列兹克特小姐,这位出色的机械设计师,给她造了一把枪。
  
    玛尔塔在一个早上坐船离开了,约瑟夫也收到家族传来新的命令,前往他以前待过的圣心国,在那儿有一项艰巨的任务等着他。

   约瑟夫望着手里的照片,叹了口气。
   他见到艾米丽的第一眼,就想到了玛尔塔,而她同样拒绝了自己。
   他顿时就有了一种想法,他错过了玛尔塔,但现在又有一个完美的女人出现在他面前,他可不想再错过了。

   他将照片放回口袋,走到窗边望向暗沉的夜空,零散的星闪耀着冰蓝的光点。
    他希望这些星光能将她的思念带给远方的她。
   他虽然没能和她在一起,但他会永远挂念她。

   “晚安,美丽的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