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主前机】庄园记中秋篇之前机(小甜饼)

其实是小沙雕,我看了一下前机的线,大概可以直接延伸来写中秋了,这也是唯一一对剧情上符合时间线可以直接写的,上次说威廉病了特蕾西照顾他,那么这里就是威廉去给特蕾送月饼吃了。
里面有涉及安咎的剧情,但是因为情节比较少,我不会打tag的,还有一些别的cp,不过都会单独写的,祝福我肝的完吧!
感觉写的很沙雕很腻歪……

正文
    上次上病的时候,特蕾西照顾了威廉一个下午,当然,虽然那个下午并没多愉快,对两人来说还都有些尴尬。
    因为威廉为了制造欢乐的气氛将蛋糕的奶油抹到了特蕾西脸上,这后果自然是换来了特蕾西的一顿猛锤。
    不过威廉也算幸运,因为打完之后是特蕾西帮他擦的药,出于愧疚,她还喂了蛋糕给他吃,虽然就一口,但威廉已经很满足了。

   这天,是庄园新来不久的监管者黑白兄弟家乡的传统节日中秋节,黑白两兄弟早在前几天就开始在庄园敲锣打鼓地吆喝,告诉大家中秋节来了,他们还特意向庄园主申请做一种只有在中秋才能吃的美食,月饼。

   威廉没听说过这种食物,但是他很有兴趣去帮黑白兄弟做月饼,他觉得做东方的美食,是一种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毕竟上次,厂长做的那一大桌东方菜,看上去就做工复杂。
    主厨当然是宿伞两兄弟,但是庄园第一大厨里奥自然也加入了,并且因为人手不够,班恩也帮着打下手。
   
    “威廉兄,你捏的月饼太奇怪了,月饼应该是圆形,你用这个试试吧!” 谢必安走到威廉跟前,拿起一个圆形模具压到威廉刚捏好的面团上:“你看,就像这样,你的馅放的多了点,都漫出来了,你可以试着少放点。”
    “大哥,他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你管那么多作甚?”  范无咎在一旁看着,但他最终受不了,这个前锋为什么贴他大哥那么近?只是教捏面而已,怎么手都快碰一起了!无咎越想越气,手里的面团已经被他抓成了扭曲的形状。

    “无咎,你干什么?我们是做月饼,又不是擀面条,”  必安笑着走近无咎,他当然看出了他兄弟的心思:“还是让兄长我来教你!” 必安轻轻覆上无咎的手背,手贴手地教他揉面团:“这样才对!”
    “我知道,我又不是不知事的三岁孩童!” 无咎说着要抽出自己的手,但必安却握得更紧。
   “在兄长眼里,你就与三岁孩童无异,” 必安说完还宠溺地揉了揉对方鬓前的碎发:“看看,头发都乱了,还说不是小孩儿!”

   威廉揉着面,但是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了,他实在受不了这打情骂俏的腻歪两兄弟,只想快点烤好月饼给特蕾西带去,不过至于揉头发这点,他还是很羡慕谢兄弟的,毕竟特蕾西平时连头盔都不摘,更别说去摸她的头发了!
  
   里奥和班恩学的快,人也勤快,一下就烤好一盘又一盘的月饼,威廉望着那油汪汪金灿灿的像盛开的花朵一样的饼,他想特蕾西一定会喜欢,于是他也开心专心合面,他要做出一盘别具特色的月饼送给他最爱的特蕾西。

    终于,忙活了一个下午,月饼终于做好了。
    黑白兄弟请来庄园众人,为大家分发月饼,他还特意嘱咐一个人最多只能领六个。
     但是先来的奈布,库特还有瑟维可不管这些,他们一个人抱起一盘子就往回冲。
    这可让忙碌了一下午的黑白等人脑袋都炸了!

   威廉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护月饼,他特意做给特蕾西的,可不能被抢走,他立刻端了自己的那盘也跑开了。
    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之中。
   
   好在准备来领月饼却意外看到这一切的菲欧娜及时地记录了一系列过程。
    据说,班恩做给幸运儿的月饼被瑟维端走了,他纯粹是觉得小鹿形状的月饼很可爱,后来菲欧娜去进一步采访当事人的时候,瑟维还表示差点被班恩勾中,好在有惊无险。
   当然,库特抢到月饼的过程也是惊心动魄,但他说抢月饼不是为了给自己,是为了发给庄园里面和自己一样的单身人士,因为过节,他自己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只好发月来慰问,可里奥表示他做这么多月饼就是为了发给这些单身人士的,他还强调正因如此,每只月饼上面都印了一只小狗。
  而库特先生在发现这一事情当即丢了月饼昏倒在地。

   当然,抢月饼的第一先锋,就是奈布·萨贝达先生,但是菲欧娜并没能成功采访到他,据说她受到了神秘威胁,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只能略过这位为了抢到月饼不惜流鼻血的庄园第一勇士。
  
   菲欧娜只好去采访威廉,但是当时威廉正在和特蕾西一起吃月饼,两个人看上去十分开心,特蕾西甚至还喂对方吃月饼,这罕见的一幕当然也被菲欧娜的镜头捕捉到了。
  
    但事后特蕾西却并不开心,还要菲欧娜删掉照片。
  
    “可是特蕾西,我的确看见你们在笑着互喂月饼啊!”
    “那是我们打的赌啊!” 特蕾西气冲冲地咬了口手里的月饼:“我们比赛互吃月饼,谁吃的慢一点,谁就要喂对方吃月饼,还要给泡茶喝,可我最后一块月饼是兔子形状的,太可爱了我舍不得吃!”
   “所以你就输掉了比赛?”
   “是的,我和威廉先生绝对只是单纯的友谊关系!”
   “可既然这么,为什么要答应这个比赛呢?”
   “因为我觉得他会输掉!”
   “这么说,你是希望威廉喂你吃东西了?”
  菲欧娜的步步紧逼弄得特蕾西有些心烦,但她还是回答了,不然这个庄园第一小八卦肯定又要在《庄园日报》上乱写了!
     “没有,我答应是因为愧疚,因为上次我去探望威廉的时候,我打了他,所以我才答应了!这才是我答应的原因!”
   “我知道,你不用再强调,”但菲欧娜很快意识到事情不对:“你是说,你去过威廉先生的家?”
   “朋友生病去探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你为什么要打威廉呢?”
   “因为他把奶油抹到了我的脸上,那可是我亲手做的蛋糕啊!太可恶!不吃也不能这样浪费!” 特蕾西咬牙切齿地嚼着月饼。

   菲欧娜很是震惊了一会儿,但她觉得再问下去就要惹怒这位机械师了,于是她选择离开。

     到了中秋节晚上的庄园聚会,大家见到了鼻青脸肿的威廉,还有怒气冲冲挥舞手里报纸的特蕾西。

    “你怎么不怪菲欧娜乱写呢!”
   “要不是你抹我奶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特蕾说完又往威廉身上锤。

    “菲欧娜,这到底怎么回事?”
  其他人都不解,这两个平时关系不错的人怎么吵起来了。
   “看今天的日报就知道了,威廉·艾利斯先生病重,特蕾西·列兹尼克小姐携亲手所做蛋糕前往探望,” 艾玛看众人不解,凑过来解释:“还有照片,你知道吗?是特蕾西喂威廉吃月饼!”
   “啊?这么说他们是在一起了吗?”
  “那我可不敢说,日报上写的是朋友情深,但是嘛,我还是觉得他们在一起了!”
   “其实他们本来就很配啊!”
  人群顿时开始叽叽喳喳地谈论,威廉和特蕾西当然都听见了,威廉还好,但特蕾西就气得跑开了,威廉自然是追过去了。

  但至于他追没追上特蕾西,那就下次再说了!

 
   
   
   
   

【前机】庄园记前机篇 威廉病了(欢脱日常 标题瞎起)

这个标题完全是瞎起的,内容是这样的,今天看伪酱直播他感冒了还坚持直播,很心疼啊,然后看他玩前锋兔兔,就突然来了灵感,写威廉感冒了特蕾西去看他,剧情当然是接着上一篇的,就是凯文答应威廉帮忙追特蕾西,但是嘛,结局肯定是不好的……
  然后我们的威廉生病了,特蕾西出于朋友的好心来看他……
  剧情还是欢脱沙雕,也算是答应六逸的那篇糖,我立的flag拖到今天才写啊……
  这里私设特蕾西对鲜红过敏,接触到花脸就会整个发红,当然这个症状是可以解决的。

  这里再说一个我的设定,就是求生者们走的都很近,但是也有玩的好的,其中特蕾西的闺蜜是薇拉和菲欧娜,然后这里都说了算了,艾米丽和玛尔塔,艾玛是关系比较好的,海伦娜和每个人关系都不错,但实际上大家关系都不错,当然马上新来一个舞女……

正文
     最近游戏,特蕾西都没有看到威廉。
     听夜莺女士说,威廉得了重感冒,头昏呼呼的,嗓子也发炎了不能说话,总而言之,就是状态非常不好,暂时不能参加游戏了。
      艾米丽倒是给威廉开了一些药,但好像并没起什么作用。
     虽然特蕾西平时有些烦威廉,但是突然少了这个老缠在自己身边的前锋,她心里还真有些空落,尤其现在被屠夫逮住后,没了那个敢正面和屠夫互怼的小子来救自己,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真是奇怪的反应,在的时候一个劲嫌弃,现在突然不在了,反而有些想念。

   “也许你该去看看威廉,我想他很需要你的鼓励。”
  凯文看到特蕾西缩在大厅的一侧,也不和其他求生者谈话,只是一个劲摆弄手里的遥控器,他主动走过去和她搭话。
    “需要我的鼓励?还是需要我接受他的告白?他那些天没少缠着我,现在我终于清净了,我才不去!”
    特蕾西头都不抬一下。
   “你不接受他的喜欢,至少出于朋友的关心去看看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给他出的那些主意!”
   特蕾西摸着自己脸,仿佛还能记起那恐怖的景象,她明明对鲜花过敏,威廉却硬把一大把玫瑰往她怀里塞,害得她脸全红了,这个傻子还以为她害羞,激动地还把她往怀里揽!
   当然,特蕾西当即就把花塞回这个呆头呆脑的前锋怀里,还顺便踹了他一脚。
    但这可没让威廉放弃,之后又用各种方法把她约出来,当然这里面少不了她几个好闺蜜的帮助。

   “特蕾西,你看你在游戏多不容易,又要修机又要用玩偶救人,我们决定请你吃顿饭!”
    薇拉当时的笑有多热情,现在想来就有多可怕,作为一个新来不久的求生者,薇拉因为自身的修机技术不好而向她请教,她们就是那个时候成为好闺蜜的,而一旁的菲欧娜也笑得灿烂,当然特蕾西和她成为挚友的原因是,菲欧娜不仅多次救她,还帮她招魂,但结果自己是失败了。

  “很抱歉,犹格·索托斯大人好像不允许我这么做,我没有能力帮你,不过我的确感知到那么一点,我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一个房间捣鼓什么器械,周围还浮着云,应该是天堂了,他嘴里好像还在念……你的名字!”
     特蕾西听了无比感动,虽然无法再见到父亲,得知父亲在天堂安好的消息她也很满足了。
    当然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菲欧娜为了安慰她而编造的。

    就是这两个好闺蜜邀请她去吃饭,可她到了那里却看到手捧一大盒心形巧克力,穿着西装的威廉笑咪咪地站在餐桌旁迎接她,旁边还站着凯文。
     “特蕾西,你终于来了,准备好和我共进烛光晚餐了吗?”
     特雷西气得嘴唇都在发抖了。

   “你就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多蠢!这身衣服简直比你穿海龟那套还难看!”
    特蕾西说完头也不回地朝门边走去,可没走出几步又返回夺过威廉手中的巧克力才推门而去,留下四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难道你不把威廉当朋友看吗?”
   凯文的问题倒让特蕾西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都是威廉最近对她的一系列举动,她现在都不清楚她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了,还算不算朋友。
   “他没向我告白之前,我们还是好朋友,虽然我也挺嫌弃他的……可现在,我也不知道!”
    “那你更该去看看他,把这话说清楚!”
   特蕾西心情烦乱,她没有立刻点头答应,也没有拒绝。

    最后,她还是去看威廉了,还提着自己做的一大盒蛋糕。

    按响门铃,她的心情还是有些紧张,但门打开以后,这种情绪瞬间消散了,她甚至忍不住笑起来。
    她从未见过威廉这般模样呢!

   他穿着黑色的兔子睡衣,脸色因为生病而显得苍白,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看上去还真像一只小兔子!
    “特蕾西,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
  威廉比平时低沉了许多,沙哑还带着鼻音,但依然掩饰不住他的兴奋。
    “你可别多想,我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 特蕾西说着将手里的盒子塞到对面人手里:“但你看起来也挺好的,那我就走了!”
    她的话立刻让威廉慌了神,他伸手拉住她。
   “别走,特蕾西,反正你也来了,进来坐坐陪我说说话吧!”
     “松手!”
  特蕾西瞪了眼紧紧拽着自己胳膊的威廉,对方立刻松开了手并低下头,特蕾西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太重了,她不该这样对待一个病人。
   “我很抱歉,威廉,我不是有意吼你的。”
   “我明白,你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威廉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以及一口整洁的白牙。
     特蕾西真有那么几秒在想为什么给他带的是蛋糕而不是胡萝卜。
   
   “那我就走了,蛋糕你要尽快吃啊,这个可不能放太久。”
    “好的!”
   但 特蕾西刚要走,威廉却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他整个人靠在门框上,脸也呛得通红,她真怕他连肺都咳炸了。

  “你这样可不行,我扶你回房去!”
  “……不用了,你快回去,小心……小心我把感冒传给你……”
    威廉一边说一遍咳,特蕾西看他这样,怎么可能离开呢?他万一真咳出血或者一口气上不来……那可就糟糕了!
   “我这个时候走?那还算什么朋友了啊!”
  特蕾西说着抬起威廉的胳膊,将他扶到沙发前坐下,又给他打好水。

  “谢谢!”
威廉接过杯子刚喝一口就全部咳嗽着呛出来。
  “你小心一点,”  特蕾西的衣服也溅了水,她心情有些烦躁,但她还是先拿过纸巾帮威廉擦身上的水渍:“你本来就感冒了,再沾水受凉,要病的更重了!”
    “不怕,有你在这陪我,多重的病也能好!”
    威廉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特蕾西,她主动帮他擦衣服,他心里简直像炸烟花一样开心!
    “这些话,也是凯文教你说的吧?”
特蕾西将纸巾扔入垃圾箱,重新给杯里倒满水。
    “这是我的心声,特蕾西,一见到你,我就情不自禁蹦出这些话了!”
    “你再说我就走了!”
  特蕾西有些生气地转过身。
  威廉立刻就收紧笑容坐得端端正正地喝着特蕾西给他倒的水。

    于是,特蕾西就照顾了威廉一个下午。
   
    而这当中又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吗?下次再说。

(我累了要睡觉了就这样吧各位明天早起写!我天!)
   
   
  
   
  

   
    
 

   
 

【前机/前仔友情】庄园记之欢脱日常(包含前锋和牛仔友情,小甜文)

庄园记本来就是一个很欢脱的系列,基本不会写虐恋之类的,都是小甜文和小沙雕,当然,也会有正剧向剧情,视cp而定,比如某些cp如果锁死,我就要发大刀了,但其实我发现我挺怪异一个人,太热的cp其实不太想吃啊哈哈哈哈哈哈(并不并不,真香系列)
这个带牛仔一起玩!前锋和牛仔的友情。
就一个五十字到一百字的小短片,我还有四空对垒试水剧情,和欺诈组党费,以及社园点梗!(欺诈社园我是都吃,但是我肯定会分开写,所以如果只吃其中一对的你,不要掐呀,各自萌就好!)
这里面有四空对垒彩蛋!

正文:
    凯文是新来的求生者,他在一众求生者中,也真的算是最特立独行的那一个了,不仅因为他西部牛仔的打扮,和可以同监管者正面互怼的技能,还有他那奇怪的特性,作为一个见到女性可以加快破译速度,遇到男性则减弱修机速度的求生者,他第一天参加游戏就被一些喜欢捣蛋的参与者起了外号,撩妹大直男。

  不过凯文那散漫自在的性格,只会同这些人一起笑哈哈,根本不会真的在意他们给自己起啥绰号。
    其实,凯文的技能的确厉害,却遭到许多求生者的排斥,凯文一开始还不明白,直到上午的游戏结束,中午休息时,才有求生者告诉他,因为一些女性并不想被他扛肩上,因为她们都心有所属,而男士们更不会乐意被扛肩膀,一个大男人扛一个大男人?不能更怪异了好吗!
    但技能不能不用,所以他决定在下午的游戏中继续挥着他的鞭子扛人救队友。

   下午的第一局游戏,可能因为大家刚午休完,还有些迷糊,像特蕾西和海莲娜这样的破译高手都可以不停炸机。
    炸机没什么,监管者被引来了也没事,凯文用鞭子救小姐姐们。

    凯文先选择救海莲娜,她毕竟看不见。
    可特蕾西也有羸弱,于是她在翻过板子的时候,被开膛手打翻在地。

    且不说别的,今天的开膛手似乎也比以往兴奋,他刚刚打特蕾西的那两爪真的很用力!
     “你是要趁机谋杀我吗?”
   特蕾西捂着脑袋,最终忍不住喊道。
     “安静点,女士,你也该考虑练练体力了!”
   杰克将她抱起来,当然抱起来,他别着玫瑰手杖。
    但绅士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一个迎面而来的重物撞上,手里的特蕾西挣脱下来朝远处跑去。

    “敢欺负特蕾西!我要把你撞出脑震荡!”
   威廉愤怒地吼叫着。
  刚到手的猎物被人撞掉,杰克也很生气,他转身去追这个讨厌的前锋。
   威廉没有使用橄榄球逃跑,他要为特蕾西多争取时间。

   就这样,周旋来周旋去,大门最终开启,但海伦娜还是被绑椅子上天了,没想到杰克先生带的技能是传送,而且还很不幸地堵到了正一个劲埋头修电机的她。
   不过是她让大家不要救人,能牺牲她一个换全员走,她很满意!

    跑到门口的时候,开膛手也追过来了。
   “你们快破译!我去引开他!”
  威廉边说边冲到监管者面前。
  但杰克居然不抓他,而是去追特蕾西。
  “喂,看看我啊,开膛手先生,追一个女孩算什么本事!”
     但杰克心情并不好,他现在不要绅士风度也要抓到人,至少成个平局。

  特蕾西很快就被放倒了,现在开膛手可有红眼一刀斩啊!
    威廉准备冲过去救特蕾西,但他却被凯文一鞭子勾了回去!
    “你就不要去送了,让凯文来吧!”
   他说完就朝开膛手跑去,并隔着距离勾回了对方手上的特蕾西,他扛上她就朝大门跑去。

    “快走!”
   他一边跑一边朝站在原地的威廉喊道。
    威廉看他扛着特蕾西,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要炸了,他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要先跑出去,那就回庄园再和这个牛仔算账!

    三个人一起跑出去,确切地说,是凯文扛着特蕾西同威廉一起跑出去了。

    回到庄园,威廉就将凯文拉到一颗树下,他虽然生气,但他还是努力压住自己的愤怒。
    “ 阿尤索先生,我谢谢你救了特蕾西,但请你下次不要扛她了,我会保护好她的!”
     “艾利斯先生,你这话说的不对,我们应该互相保护,尤其这些美丽的小姐们,不是吗?”
     “你可以保护别人,但只有我,才能保护好特蕾西女士!”
      凯文没有急着回答,他盯了眼前的前锋十秒钟,突然拍膝哈哈哈大笑,他的笑声还吸引了还未回房间休息的特蕾西,她朝他们望去。

   “你笑什么?有什么这么好笑?”
   “先生,我笑你啊!你真是太幽默了!如果你喜欢列兹尼克小姐,你可以直接告诉她,甚至可以当着我们的面向她告别,那再也没有人会打扰你和她了!”
     凯文的一番话说完,威廉的脸已经红了一大半。
     “阿尤索先生,你可别乱说,特蕾西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答应要保护她的!”
      “你也别再解释了,凯文别的不知道,这爱情的事情我最清楚,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被对方完全看透,威廉也没法再掩饰了,他只能点头承认。
        “你说的对,那就请你以后不要再扛她了,不然我一定狠狠地往你的鼻子上揍一拳!”
        “好啊,我可以答应你,但凯文也有一个要求!”
       “说吧,只要这个要求没超过我底线,我一定帮你!”
       “你要是和列兹克特小姐在一起了,我要喝你们第一杯喜酒!”
       
       凯文的话再次让威廉脸红了,喝喜酒,他都不知道特蕾西对他有没有意思,如果他只是单恋她,那就别喝喜酒了,一起去喝哭酒吧!
       “你这也太快了,我还不知道……特蕾西喜不喜欢我啊!”
        “那你别担心了,我也看得出来,列兹克特小姐对你有好感呢,你要真追求她,百分之九十九成功,喜酒嘛,凯文就坐等了!”
       威廉听了凯文的话又是一愣,特蕾西对他有好感吗?不过凯文的确是情场高手,他的判断不会错。
       “好,那我就答应你!”
       “那我也提前恭喜你和列兹克特小姐了!”
      凯文说完,两个人都大笑起来,他们都觉得对方是个不错的人,甚至想结交成生死兄弟。
  
    但很快威廉就笑不出来了,他听见了机械的声音,他朝一旁花坛走去,果然,特蕾西的的机械玩偶正蹲在那,他顿时觉得脑袋又要炸开了。
     他向四周望去,看见不远处的特蕾西,她居然没有回去吗!
  
   “特蕾西!”  威廉赶紧追过去。
    特蕾西转身就走。
    威廉想追到她?还答应凯文要请他喝喜酒?
    哼!等下辈子去吧!

 
    
   
      
      
     

 

 

【前机】庄园记前机篇 甜文一篇(甜糖)

什么都不想说了,直接发文吧,我看看明天早上更新裘医,大家喜欢看就好,这对比较冷呢,不过我就爱吃冷组合。
然后这个系列叫庄园记,这一篇埋了爱情魔药的彩蛋,下一篇就是黄祭啦

正文

坐在游戏开局前的等候大厅里,看着匹配到的队友,特蕾西心情十分复杂,倒不是针对克利切和艾米丽,而是坐在她身旁的威廉。
  “真好,威廉,又遇见你,看来这一局也要失败了!”
  特雷西摆弄手里的机械玩偶操纵器,头都不抬一下,她漫不经心的语气却暴露出她一肚子的怨气,至少在威廉听来是这样。
  “听着,特蕾西,” 威廉敲了敲特蕾西跟前的桌子,试图让她抬头看自己:“上一局我没救下你,很抱歉,这次我一定尽全力!”
  “我可不怪你没救我,相反,我怪的是你非要救我!”
  特蕾西放下操纵器,转过头来看他,眼神里明显带着怒气。
这让威廉感到困惑,他刚要开口问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时间已到,游戏开始,他只能待会再找特蕾西问个明白了。

  “专心破译!”
正不停敲打着密码机的特蕾西向伙伴们发送信息,这次还挺幸运,身边不远就是一台密码机,不过看队友们的情况并不好,克利切刚刚就发消息提示大家,监管者在他附近,而他就和艾米丽还有威廉在一处,那两人刚刚也发了同样的消息。
  克利切是溜屠夫的一把好手,艾米丽谨慎小心又能自疗,特蕾西并不担心他们,她就怕威廉又逞英雄和屠夫正面怼,而导致整局输掉。
  “他这次要是再被抓,我可不会用傀儡救!”
  特蕾西边破译边在心里暗想,上一局她冒险救下威廉,自己却被抓了,不过如果威廉能跑,那就能成平局,可这前锋不知怎么回事,在她已经明确表示“别救我”的情况下,却非要回来救绑上椅子的她,结果当然是被烧红眼的小丑先生一顿猛锤,也上椅子飞天了。
  这样算了,关键他还非要和小丑先生对撞,好像不把对方撞倒在地不罢休一样,可对方是位监管者,就算威廉再强壮再勇猛,在游戏里,他也是弱势的一方,这就是规则,她很清楚这点,但这位艾利斯先生显然不这么认为,事实上她接触他的第一天,她就目睹他破坏了庄园的大半规则,甚至逼得庄园主将他叫去办公室亲自训诫,但似乎也没什么用。
  威廉·艾利斯先生似乎坚信一个原则,规则的制定就是为了让他挑战,不然它们为什么老是和他的习惯相反?
 
  “可我也因此开创了一种新运动,难道你们看不见吗?拉格比足球正风靡全国,你们平时在庄园,不也玩吗?”
  威廉说的的确是实话,大家都无法反驳,一向能言善道的夜莺女士也闭了嘴,庄园主也就只好任这位热血小伙继续“挑战规则”了。
 
  特蕾西和他可不一样,她必须很好地遵守规则,尤其是在机械方面,如果她弄错一个零件或程序,一切就会错乱。
  但尽管两人差距如此之大,威廉在见到特蕾西的第一天,就不停地和她说话。
  也许因为她和他当时都是庄园的新来者,而她恰好又在当天的庄园午宴坐在他旁边,还恰好将叉子和他伸入同一个盘子想要叉走同一块蛋糕?
  不管如何,起先出于礼貌,特蕾西只能耐着性子回答,可随着时间推移,她越来越不耐烦,最后她只能挑明。
  “威廉,你是个很好的朋友,但你可不可以不要老跟着我,你毕竟是个拉仇恨的求生者,而我只想专心破译!”
  “噢,还有,威廉,平时也别和我说那么多话,我每天都要修理机械玩偶安装零件什么的,你的话太多容易打乱我的思绪!”
  可特蕾西发现,这根本没什么作用,威廉照样笑嘻嘻地跟着她,游戏里这样,平时也这样。
 
  “干嘛一直跟着我哪!”
  特蕾西在一次游戏时遇上威廉,对方非跟着她一起修电机,他炸机的时候,她终于火山爆发般地吼道。
  “特蕾西,你的体力这么差,胆子又这么小,我当然要保护好你!”
  威廉抓着自己的头盔,他看上去甚至一副委屈的模样,明明是他炸机了呀!
  “我得说明一下,我不胆小,这是身体自带原因我也没办法,还有,你这明明就是在吸引监管者来,还说保护我!”
  “好吧我说错了,但你也不用怕,监管者来了我帮你撞昏就行!”
  “艾米丽和菲欧娜体力也差,你怎么不保护她们呢?”
  “但是我第一个认识你的!”
 
这个回答明显缺乏逻辑,但也让特蕾西无法反驳,她只能无奈摇头,不过他在游戏里的确救了她很多次,但并不是每次都是好结果,比如刚刚那局游戏,因为他非要回来救她而输掉了!

  特蕾西因为想心思而导致判定失误,电机爆出的火花惊得她退后一步,这时远处的红光又显示队友被打伤了,是克利切,同时监管者的身影也显现出来,是红蝶。
  继续修机,威廉和艾米丽会救人的。
  但当第二台电机解完后,金光才显示两人去救人。
  可是不多一会儿,被救下的克利切又被打倒了,而威廉的头像也亮起半血。
  修机是修不动了,特蕾西咬咬牙蹲到墙角,放出机械傀儡救人。
  玩偶还没跑到克利切身边,威廉就倒地了!
  特蕾西现在觉得心肺都要炸裂,看,红蝶现在朝她的机械玩偶砸来!

  “可恶!” 特蕾西气得跺脚,头像又显示艾米丽被红蝶打伤,她再次放出机械木偶后就收起操纵器,她要亲自去救人!
  当她跑到时,克利切已经随狂欢椅飞天,红蝶也朝她追来,她赶紧朝废墟方向跑去,威廉正蹲在一块木板后面,特蕾西赶紧治疗了他,两人一起朝前跑去。
  “危险,离开我身边!”
  威廉大声叫着故意朝红蝶跟前跑去。
  “你是傻了吗!”
特蕾西也不满地叫嚷,她刚刚治起他,他还受伤呢!
  果不出所料,很快威廉又被红蝶打趴在地,这位监管者现在朝她飘来,好吧,至少是在废墟,她可以给威廉自愈拖时间,但显然,她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在翻过板子的时候,她慢了一拍,被红蝶直接震慑在地上。

  还好自己留了一手!蹲在地上的特蕾西艰难地移动,靠近倒地的威廉。
  “威廉,坚持住呀!”
她鼓励他,但其实她身体抖的厉害,这反应也太强烈了点吧,她现在有点后悔以前在家没加强锻炼,尽管她努力劝自己镇定,可一开口声音就在颤抖。
  “好,但是特蕾西,我怎么感觉你状态很差呢?”威廉说着还笑起来,他肩头甚至跟着抖动,一点都不像一个被打趴在地的伤残人士,特蕾西生气地拧紧眉头,她都不想用傀儡救他了!

  等了一阵,红蝶见两人还没起来,似乎觉得两人没有自愈能力,她便传送走去找修电机的艾米丽了。
  这真是个好机会!
  特蕾西赶紧操纵玩偶跑过来,当傀儡站在面前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它转向了威廉。
  正被玩偶治愈的威廉抬起头,他目光有惊讶也有喜悦,他甚至朝着特蕾西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洁白整齐的牙齿在阳光下发亮。
  “特蕾西,你先救我,你对我真好!”
  “……少说废话啦,待会起来赶紧跑,离我远远的!” 特蕾西的脸瞬间变红,本该严肃的语气也变得柔和,这可不是她本意!
  “好的!” 威廉答应着站起身,却开始救治特蕾西。
  “哎,我说你什么毛病,我要你赶紧跑——”
  “但我得保护你,你现在伤成这样我却跑开,我都看不起我自己!”
  威廉的话让特蕾西再次哽住,这个大块头是真的每时每刻在保护她呀,以前这样,现在也是!
  她虽感激他的举止,但游戏不能输。
“你还是快跑,一会儿美智子小姐来了,我们都跑不掉!”
  “那也没事,如果真的跑不掉,和你一起飞天我也乐意!”
  威廉说完又露出他那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虽然这话听着很丧气,但特蕾西觉得心头一阵暖意。

  “好吧,不过我们或许有第三种选择!”
特蕾西站起身,远处红光显示艾米丽被红蝶击倒,她和威廉都感到惊讶,贵族出身的黛儿小姐居然可以遛屠夫这么久!
  “我记得艾米丽以前不是这样的!”
  特蕾西紧锁眉头,这太不科学了。
  “我好像也记得不是……哎,不对呢!我记得有次遇到菲欧娜,她说去给艾米丽送药,很有可能是提高体力的魔药!” 威廉似乎响起什么,恍然大悟地一拍手。
  “魔药?也许我下去也能找菲欧娜要个去提高体能,以后也能遛屠夫了!”
  特蕾西听了他的话眼睛都变亮了许多。
  威廉还想说什么,但特蕾西却拍着他的肩膀让他赶紧同自己破译电机,还剩下两台电机没有解开呢!
  威廉当然也不敢再去主动挑衅监管者,特蕾西救了他两次,他要再把自己皮倒地,那他就太对不起她啦!
  于是他跟在特蕾西身后同她一起找电机。

  但让两人更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红蝶好像并没有把艾米丽绑椅子,相反把她带到一台电机前。
   “专心破译!”
  站起后的艾米丽发出信息,特蕾西和威廉相视一眼,两人虽然摸不着头脑但也专心破译。
  终于,大门的警报声响起。
  特蕾西和威廉同时抬头长舒口气,两人目光再次对上,但这次明显有些尴尬,他们的脸都有些泛红。
  特蕾西先转过头咳嗽了声:“我们该赶紧开门去了!”
  “对,开门!” 威廉使劲点头先朝门那边跑去了,特蕾西看着他的背影轻笑着怂怂肩,也追了过去。
 
  “美智子小姐怎么突然放过我们了?”
游戏结束后回到庄园,特蕾西还是不能理解,她便问站在一旁的威廉。
  “也许她心情突然好了?”
  威廉摘下自己的头盔,露出一头凌乱的头发。
  “艾米丽遛了她那么久呢,这肯定有什么秘密,或许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啊,艾米丽不会和她签订了什么死亡契约吧!”
  “哎,美智子小姐不是那种人!”
  “怎么?你很清楚啊?”
  “是啊,我以前被美智子小姐放过,她说我老是保护大家太辛苦,就放了我,她真是位美丽又好心的小姐,监管者都像她这样就好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呢?”
特蕾西努了努嘴,神情也有了细微变化,这都被威廉捕捉到了。
  “特蕾西,你怎么不高兴了?”
  “我没有啊,你被美智子小姐放了,我很开心呀!”
  特蕾西眼神飘忽不定地望向远处。
“是吗?可你看起来不像开心的样子!”
“啊?那是因为……” 特蕾西再次无话可说,不过就威廉那情商肯定也猜不到她到底在想什么,于是她干脆胡扯了一个理由:“你头发太乱了,我看着难受!”
  她说完伸手拨过威廉额前被汗沾染的碎发。
  威廉也没有躲开,只是又露出他的灿烂笑容,乐呵呵地望向特蕾西,甚至还伸手要去摘她的头盔。
  “特蕾西,谢谢你,不过你头发会不会也乱了?我也给你理理?”
  特蕾西赶紧伸手拦住。
  “不,别摘我头盔啊!不然我生气啦!”
  “说到这,我还真没见过你摘下头盔的样子,你是短发吗?”
  “不告诉你!真别碰!我真的生气啦!”
  “你给我看看吧,特蕾西,你都救了我两次,连头发也不给我看?”
  “哎,威廉,我说你这什么奇怪逻辑?”
  “一点也不奇怪,还很新颖,否则我也无法发明拉格比足球啊!”
  “还是不行,我告诉你,我只给自己喜欢的人看头发,还必须是结婚以后……我老早就给自己这么规定了,你不要乱碰啦!”
  “特蕾西,那你也该知道,我向来都喜欢挑战规则!”
   威廉说完又笑着朝特蕾西头盔上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