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黄医加一点all医】返生的欢宴下部分(欢宴x返生 刀篇预警)

其实说是刀子也没有那么多刀子,而且这下部分可能真的可能很缩水,因为其实第五人格我现在已经半佛状态了,就是包括同人也是,哪对cp都可以写来试试,除了我很执念的几对,其他大概是无所谓的,就像我吃裘医,也可以吃黄医,什么约医,佣医,杰医这种我照样可以吃也可以写,百合也行,空医舞医蝶医都行的,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甚至想着把能组合的全部都组合一遍……

(不,并没有,哪天我疯了也许会这样,我现在不爱cp了,我现在爱的是单个的角色和角色所属的背景故事了,说白了就是官方剧情,所以我的文ooc会非常严重的,事实上一直都在ooc,就好像这篇黄医,感觉其实都快挂名一样的感觉了)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啥状态,也不知道会写成个什么样,这篇是写给代码太太的,拖了这么久,终于要写下部分了,然而上部分剧情已经忘光了……

但是就接着写吧,大家不要嫌弃我的文笔就好了,天冷脑袋转不动手还僵!

然后说了这是一个系列,只是这篇主黄医而已。

(真的很乱很乱各位看了不要嫌弃……代码太太不要嫌弃)

正文

    艾米丽后来才明白,她那天在那座海岛上见到的人,真的是海神哈斯塔的化身。

   那天,她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是震惊,但剧烈地震撼之后便是无尽地悲伤,无尽地哀叹。

   她知道了关于那位献祭给海神的少女的完整故事,哈斯塔的化身将她拉到柔软的白沙滩,让她坐下,接着,他给她讲了这个故事,而她,便是故事中的女主角,但艾米丽觉得,这称呼并不对,那是她的前世,而今生,她已完全没了记忆。

   他的声音就像咸湿的海风一般,一如他望向她的眼神,黏腻中带着无限的展望,就好像,他要将自己的心透过皮肤贴到她的心上去,再融为完整的一颗,再风干了永远存在博物馆里,供一代代后人参观膜拜才会满意一样。

   他真的很爱她,确切地说,他爱她的前世,莉迪亚,那个美丽的少女。

   “千百年之前,你可比现在好看多了,但也忧郁多了。” 他每讲完一段,就会抬起头紧盯她一阵,琥珀色的眼睛就闪着透亮的光芒,像暴风雨夜随海浪颠簸的轮船上的灯光,没有身为神的能望穿世态的深邃,而是茫然无措,在茫茫的大海上寻找一座躲避风浪和寒冷的港湾,而她就是那给予希望的灯塔,所以他的目光就紧紧地抓住她,不肯挪开哪怕一秒,仿佛只要他稍眨眼,那他就又要等一个世纪,才会再次遇见她一样。

  只有艾米丽继续问,他才会轻咳一声继续讲下去。

  艾米丽就明白了一切,她叹着气,摇着头,眼里滚落如海水一样咸湿的泪,晶莹得像当日那蚌壳里的蓝珍珠,热得像又像他吻上她眼角的柔软的唇。

   库特是看到艾米丽被一个刚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男士吻的,奈布和玛尔塔也看到了,库特倒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很气愤,但他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好几次,他瞧见艾米丽被对方逗笑,也许他们真的被互相吸引了?库特心里这么想着,艾米丽是位优秀的女士,追求她的男士,那是十个手指加上十个脚趾也数不过来的,能让艾米丽笑得如此开心却又瞬间悲伤落泪的男士,看来是真的很有魅力了!

  库特也思忖着,这也许是岛上人的习俗吧,他们的确非常热情,甚至有远超出他接受能力范围的举动,就在刚才,他在沙滩上站着看海景的时候,一个穿大花裙子脖子上戴一圈大花环的姑娘过来,她皮肤就像泥土一样,她整个人也就像泥土一样,就这么过来粘在库特身上,要拉他去参加派对,还是玛尔塔和奈布过来帮忙解围的。

   “先生,你的胡子还真是性感,要不要去那边喝一杯?”

   库特吓得差点手里的笔记本都拿不稳了,但玛尔塔和奈布却又在打发走姑娘后笑着说库特有进步,因为以前被搭讪的对象,都是奈布。

  的确,奈布很受女孩们喜欢,虽然他的身高的确比其他男士矮那么一点,但这并没有问题,但那些女孩子,奈布却瞧不上眼,他的眼睛从来只会看向一处,那就是有艾米丽在的地方。

  库特老早就看出来奈布喜欢艾米丽了,他为她受过好几次伤,埃及法老那次,差点连命都豁出去了,库特很佩服他的勇气,但是艾米丽似乎只是将他当了自己的弟弟在看待一样,就像她把玛尔塔也只是当自己的姐妹在看待。

   是的,玛尔塔在乎艾米丽,那是在撒哈拉沙漠的一次旅行,大家支起帐篷,围着篝火坐在一起喝啤酒,漫天的繁星闪闪发光,玛尔塔的眼睛也闪闪发光,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

   “有喜欢的人吗?想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那种?”

    “有啊,我还要保护她一辈子!”

  库特立刻就意识到她说的不是“他”而是“她”,玛尔塔的确说过不介意性别,但他实在没想到,她说的是艾米丽,那是后来,库特私底下又问了一遍,才知道玛尔塔是喜欢艾米丽的。

  艾米丽是真的很有魅力,就像这位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先生,立刻就难分难舍了一般,库特倒觉得如果艾米丽就这样在岛上遇到自己的对象,虽然很不科学,但按照她那一套,这就叫缘分,他是该反对,但他尊重朋友的决定,更何况,艾米丽要是不答应,谁又能真正吻到她?还不待脸凑过去,都要被她揍趴在地了!

  但奈布是沉不住气的,他气得挥舞拳头就上去揍人了,玛尔塔和库特根本拦不住。

    那位先生就这样被打了一拳头。

    他捂着自己的鼻子,血顺着指缝流下来,艾米丽望着那鲜红的颜色,突然感到心痛,仿佛她的心也流着血一样,她脸上的泪就更泛滥了。

    “奈布,你为什么要打他!” 艾米丽的语气少有的凌厉,这样的呵斥让奈布也接受不了。

   “看看他对你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不能打他?”

  “他是我的丈夫!”

   艾米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来了,她的三位朋友,瞬间就像化石一样僵在了沙滩上,她深吸一口气,就好像吸回了自己的知觉,吸回了刚刚游离的魂魄一样,她憋了好一阵,才终于将事实告诉了朋友们。

   艾米丽在乘船回伦敦的路上,整理笔记的时候,她都惊讶于三位朋友的反应,他们没有不相信,包括在听到真相后一直大喊“不可思议,这是催眠”的库特,也在后来完全接受了这件事。

   是的,他是她的丈夫,前世的丈夫,海神哈斯塔,这个不幸又幸运的少女莉迪亚,在那天早上被海浪卷去了他的王国,他海中的宫殿,就像亚特兰蒂斯一样恢宏,比那还要繁华。

   以前献祭的少女们都在这,这深海下的国度,在这深渊王国之中,她们成为海神的仆人,再回不去家乡,但这里的确够好,海神还能庇佑她们岸上的亲人,那便也没什么需要留恋的。

   当哈斯塔看到莉迪亚的时候,第一眼,就被她的气质所吸引,她换上黑色的裙子,说要为自己的姐姐服丧,她说恨他,掳走她的姐姐,她唯一的亲人,她要取了他的命来偿还!

    这个少女,天真得可爱,她的愤怒和恨意并没有让海神生气,他反而更想要怜惜,更想要疼爱这样的她,哈斯塔就在那一刻决定,她就是这深渊中的女主人,他要将自己的神力分给她,这样,他们就能永永远远在一起。

   但现实是理想的最大敌人,即便是神也无法抗拒这一点,哈斯塔的幻想很快就被现实击得粉碎,一场灾难即将席卷莉迪亚的家乡,海岛将被海水吞噬,这场海啸是无法避免的,这座海岛会不复存在。

   莉迪亚不愿看到这一切发生,那岛上的人将她的姐姐献祭,她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但她也明白那不是他们的错,当然,也不是哈斯塔的错。

  在她来到这深渊国度的第一天,在她叫嚣着要杀了这可憎的海神的那天,她见到了成为仆人的姐姐。

   莉迪亚明白了真相,她接受了海神的爱,但现在,她得再次作出选择,她依然是爱他的,但是倘若她拥有不朽的躯体,哈斯塔将没有足够的神力去保护海岛了,自然,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阻挡这场海啸。

  阻挡这场海啸,海岛不该遭此灾难,她的家乡不该遭此灾难,永生,的确是很大的诱惑,更何况是和所爱之人永生待在一起,但为了岛上千百的性命,莉迪亚选择放弃这机会。

  这不代表她不爱他,她很爱他,爱他看向她的眼神,爱他靠近她呼出的气,爱他的灵魂也爱他的心,但她终究是个凡人,本就该逐渐老去,逐渐衰亡。

  “哈斯塔,等我回来。”

  莉迪亚附在哈斯塔的耳畔轻呵道,她沿着他的耳廓直吻到他的唇,他是如此地英俊,一如她第一次见他,黑色的袍子裹着一张俊美的脸,还有那双如琥珀般的眼。

   海啸被阻止了,海岛上的住民们亲眼看到如巨怪一样扑腾而来的海浪在到达岸边的一刻又退去的奇象。

   是海神哈斯塔的功劳!

海岛上的住民们都这么说,那晚,祭司们却都做了相同的一个梦,梦里威严的海神对她们说,拯救她们的,是当日献祭的少女,他现在的妻子莉迪亚,她的模样也该被刻在石壁上供后人参拜。

  只是这座海岛,在千百年间发生太多的变幻,壁画变得残缺不齐,少女莉迪亚的雕像也早已不知去向,只是能从原住民们口中听到,祖辈们说过那海神哈斯塔的旁边还有一座少女的塑像。

   艾米丽听完这个故事,她感叹哈斯塔和莉迪亚的爱情,她最喜欢的那段,是哈斯塔告诉她,他是握着莉迪亚的手送她离开的,他在她弥留之际,亲吻了她的额头,他说一定会等她回来。

   这是何等的爱情?艾米丽深深地感动了,他守护了她一辈子,即便她的皱纹代替了光洁的皮肤,干枯的白色抹去了那秀发原有的色泽,她的美丽被年华磨蚀,但他对她的爱却一点不减,这是灵魂的交融,一如他们初见的那晚,他们的身和心交融一般,这是场爱情的欢宴,莉迪亚是这么形容的,哪怕她临近死亡,也因这爱情如同返生一般,彼此的爱,将一直存在。

   艾米丽当时就将脸埋入手心痛哭,哈斯塔就将她轻揽在怀中安慰,并将一朵白色的蒂阿瑞轻轻插入她的鬓角,亲吻着她那如白花般散着芳香的发丝,就如千百年前,他将同样的一朵白花轻插入她的发髻并亲吻她的额头一样。

   岛上的人们说,只要闻过这花香,不论走多远,终究还是要回到岛上来的。

   哈斯塔吻着艾米丽,嗅着她脖颈间的芳芳气息,他轻喃着她前世的名字,她的确回来了,他希望她能留下来,再也不要离开,这一次,他保证会永远陪在她身边。

   但奈布看到这一幕,心灵就不太高兴,库特和玛尔塔拉住了他,不过库特心里肯定,玛尔塔也是不高兴的,但她不会像奈布那样冲动。

  “回来吧,我的莉迪亚,我一直在等你!”

他的唇贴在他转世的爱人耳廓,轻语道。

  但艾米丽在犹豫一阵后推开了他,她最终拒绝了,理由也很简单。

  “我现在是艾米丽·黛儿,不是你的莉迪亚。”

  是的,她是艾米丽,尽管莉迪亚再怎么爱哈斯塔,艾米丽是不爱的,也许有那么点感动,还有那么点心动,但也仅此而已了,但艾米丽留下了他的花,放在她的里衣口袋。

   这样的回答,也在海神的预料之中,是的,她是艾米丽,他的莉迪亚早在千百年前就离开了,那时,他就该知道,她永远不会回来的,那句附在他耳畔的话,只不过是给他希冀,就像在大海上的灯塔,透着微弱的光给他一点祈盼罢了。

   但他靠近,他才发现,那灯塔并不是为他一个人而亮的,那是指引每一艘路过船只的,就像莉迪亚属于他,艾米丽却并不属于他一样,即便是神,对于爱情,他还真无能为力,真如千百年前,他能阻挡海啸拯救千百性命,却不能留住他的莉迪亚一样,也正如这千百年之后,他能召唤莉迪亚的转世,能见到她的转世,能抱住她能亲吻她,却不能占据她的心一样。

   哈斯塔最终离开了,他的背影在夕阳的照耀下,如翻滚的海浪涌过沙滩却从沙子间缝隙流走一样,落寞中满是不舍的眷恋。

    艾米丽最终也和伙伴们一起离开了,这次的经历被她编入日记,这座神秘迷人的海岛,原来还藏有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该有个标题,最好能表达出它的核心意思,我看叫海神与少女的爱情就挺好,你觉得呢?” 库特读着艾米丽写好的文章,抬起头问道。

   俗气,太俗气了!艾米丽微微皱眉,她真的嫌弃这个名字,这和那些市集上编得童话并无差别,一点也不好!她这么想着,思索着到底该给故事起个什么样的标题。

      “……返生的欢宴,怎么样?”

  艾米丽突然想到了这个名字 ,就像脑海里有过一道闪电般,多么像之前她脱口而出“他是我丈夫一样”,这刻,仿佛有另一个灵魂左右了她思想一样,很快,她也能明白。

  “……这是莉迪亚的意思!”

 

她从还发愣的库特手中拿回笔记本,在空缺的第一行,一笔一划地写上去。

  

  

【黄祭】庄园记黄祭篇:信之祸(二)(小甜文)

这个是接着一之后的,然后之后就是湖景村的小剧场的衔接,然后我以后的文,哈斯塔还是不会称“吾了”,因为我感觉用吾的话有些剧情不太好写,当然我会在文里面铺垫的。
还是日常欢脱剧情,暴躁的祭司小姐姐和高冷的哈斯塔哈哈哈,然后昨天晚上遇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哈斯塔,不过我用的牛仔,后来赛后说什么给我们画蓝色爱心看,我们都不看哈哈哈,关键三个姐姐都被他锤爆,把我牛仔放了,还很怨念吐槽我id哈哈哈,后来自己定义我用祭司,还真的给我画了个蓝色爱心哈哈哈哈,这个梗我也用文里面了,但不是这一篇。
文风依旧沙雕勿喷哟谢谢!

正文:
     菲欧娜的确很想把那只章鱼怪烤了,但是她没有这么做。
      确切地说,她根本不能这么做。
      因为她已经被对方的触手围了个满。
     而那只该死的章鱼,就趁她拆触手的时候大摇大摆从门之钥离开了。
    
    菲欧娜现在想来都很气愤,她要是再遇到这只章鱼怪,她一定要把他的眼睛全部戳瞎然后扔湖底去。
    事实上,她也真打算这么做。
   
    于是庄园最近又都在传一件事情了,庄园厨房里的辣椒和胡椒面都不见了。
    掌勺大厨厂长里奥守在门口好几天,也没能抓住小偷。

    “我只看到很模糊的影子,似乎是一个戴兜帽的家伙!”
      “那就是萨贝达先生吧,只有他戴着兜帽呢!”
       红蝶故意看了眼一旁的开膛手,很快用扇子掩饰自己的目光。
     但杰克还是察觉到了,他面具下的眼睛立刻朝美智子投去如刀般的目光,红蝶觉得自己如果没用扇子遮挡,这目光一定会割开她的喉咙!
    “美智子小姐,话可不能乱说。”
    杰克拭了下左手的刀刃。
     “我只是猜测,除了萨贝达先生,还有谁会戴兜帽?”
      红蝶的话再次激怒杰克,他刚要发作,哈斯塔却腾地一下站起来。
     “吾有话要说,吾知道庄园还有一个戴兜帽的人,祭司菲欧娜。”
   
    “菲欧娜小姐怎么会去偷辣椒呢?再说她可是祭司,怎么会做偷东西这种事?”  美智子笑着摇头。
    “美智子小姐,你这么确信?那你为什么认为,奈布就会去偷辣椒这种对他毫无用处的东西?”
     “开膛手先生,这可说不准,萨贝达先生偷辣椒不一定是为了吃,可能是为了满足某人的特殊癖好也说不准啊!”
     “美智子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叫开膛手吧?”
   
   看两人就快要打起来了,哈斯塔一扬手在两人中间变出触手,将两人隔开。
     “听吾说,萨贝达和菲欧娜都有嫌疑,吾会找他们审问一番,对于偷盗者,绝不饶恕!”
     “你审问吉尔曼小姐就行,我会去找奈布,不过我相信结果一定会令某人失望的。”
     杰克说完故意瞟了眼美智子,就隐在空气中离开了。
     “赶紧找你的奈布去吧!”美智子不屑地冷哼一声:“我也走了,海伦娜还等我给她念书听呢!”  她摇着扇子哼着小调离开了。
      “都走了,我也走!离开这么久,艾米丽一定等急了!”  裘克将翘着的腿从桌上拿下,提起一旁的火箭筒也走出去了。
     “那这事就拜托你了,哈斯塔!我就先去找艾玛了,我答应陪她放风筝了!” 
     厂长刚走,班恩也拿起他刚才一直画的画朝哈斯塔示意,上面是幸运儿的肖像。
     “走吧!” 黄衣之主话音刚落,班恩就像安了推进器的火箭筒一样冲了出去。
   哈斯塔望着陆续离开的伙伴,他突然意识到凡人是群麻烦的生物,即便这群监管者,也都会因为感情所累。
    “幸好吾没有你们凡人的情感!”
    “那可说不准呢!”  唯一还坐在位置上的瓦尔莱塔喷出口蛛丝缠住桌上的一盘点心将它拖到自己面前:“这么好的东西都不吃,真可惜!”
    “瓦尔莱塔,那不是给你吃的,吾下次会议还要用来摆的!”
      可瓦尔莱塔已经端着盘子爬走了,哈斯塔不由得再次长叹。
     “凡人真是群麻烦的生物!你至少给吾留一个啊!”

     不过还不等哈斯塔去找祭司,对方就已经主动来找他了。
      “吉尔曼,你肯认罪吗?若你承认,吾可以从轻处罚!”
      “你个章鱼怪,我不知道你又在神神叨叨什么,等我待会起来就打爆你的章鱼头!”
      “气焰还真嚣张,是你主动来找吾的,不是认错,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吃海鲜中毒产生幻觉了吗!我明明是来救队友的!”
    菲欧娜捂着脑袋看向身边的狂欢椅,但是时间不够她自愈,她只能又气又无奈地看到最后一个队友在惨叫中飞天了。
     “看,因为你不肯认错,你的队友也被你连累,吾劝你还是乖乖认错吧。”
    哈斯塔走近菲欧娜,深红色的眼睛跳动着。
     “要认错的人是你吧,古神的叛徒!”
    菲欧娜站起身就拿下腰后挂的小瓶子对着那堆深红的眼睛一阵猛喷。
     “死章鱼,让你摔我!看我用辣椒腌了你!”
    菲欧娜一想到跟前的章鱼肯定会疼的地上打滚,她心里就乐开了花,同时更使劲摁下手里的喷瓶,这可是她制作的高度浓缩辣椒酱汁,一小瓶有着巨大的容量,她要喷得面前的这只章鱼怪跪地求饶,再也不敢打她为止!

    “怎么样?要不要和我道歉!”
   可是对方似乎像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了。
    “你怎么了?装死吗?”  
   菲欧娜看着黄衣之主的样子,她突然有些慌张,她在想对方不会被她的辣椒酱给辣死了吧!
   庄园可是禁止谋杀任何一位游戏参与者的!
    “噢,天啊,我的索托斯大人,他不会真的被我喷死了吧!”
    菲欧娜细长的眉毛又拧到一起,她使劲朝眼前的哈斯塔挥手,但对方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你倒是说话呀!”
     菲欧娜懊恼地锤着自己的额头,她现在很后悔自己的冲动行为。
      “再不说话,我砸你了!”
    菲欧娜举起手中的门之钥靠近哈斯塔。

   就在这时,那堆深红色眼睛突然转动起来,菲欧娜吓得后退几步,因为没站稳摔在地上。
    等她爬起的时候,哈斯塔已经化为了人形。
    只不过他的脸和脖子整个都是通红的。

    “辣死吾了!辣死吾了!”
    “真辣死就好了!”   菲欧娜气愤地靠近他:“你刚刚是不是故意装成那样吓我!”
      哈斯塔望着眼前暴躁如雷的祭司,刚要开口回答,却突然捂住嘴拼命摇头。
    菲欧娜更生气了!
    “回答我的问题!”
 
      “这是你说的!”  
  哈斯塔含糊不清的声音从手缝间流出,菲欧娜听着他的声音,又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她居然在一瞬间觉得眼前的章鱼怪有些可爱,但她很快就掐断了自己的想法,她可是来报复他的!
    “拿开你的手,我听不清!”
  
  哈斯塔刚挪开手,一堆如火焰般地东西就瞬间从他嘴里喷出来,并直直地喷到菲欧娜的脸上!
   这是她刚刚喷哈斯塔的辣椒酱!
   火辣辣地感觉立刻在菲欧娜脸上漫开,她的惊叫响彻在整个湖景村,连栖在枝头都乌鸦都被她的叫声吓得摔到地上。
    哈斯塔也捂紧自己的耳朵,他觉得如果自己还沉在哈利湖底,也能被她的叫声闹醒的!
     “好疼啊!你干什么呀!死章鱼!”
    菲欧娜捂着自己的眼睛,也不知道是因为火般灼烧的痛感,还是因为满心的委屈,她居然哇呀一声大哭起来,咸湿的眼泪混着辣酱滑落她的唇边,这味道让她更难受,她哭声更大了。

    “死章鱼!你居然敢喷我辣椒酱!”
    “是你先喷吾的。”
    “是你先摔我的!”
    “是你先骂吾的。”
    “是你先惹我的!”
   “吾什么时候惹你了?”
   “你背叛古神,就是惹我!你还侮辱索托斯大人最忠诚的信徒,也就是我!”
     一阵沉默,哈斯塔没有接着回答了。
     菲欧娜也有些不知所措了,这突然的安静让她很不习惯。
    又过了一阵,她听见布料撕开的声音。
    她想睁开眼看看,但她的眼睛被辣椒酱染的生疼,只能继续闭着。

    “你怎么不说话了?心虚吗?我告诉你,索托斯大人会惩罚你的!”
      她正抽泣着,却突然感到脸上多了温暖的触感,眼睛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拂过,火辣辣的感觉变淡了,她缓缓睁开眼,却看到一双黄色闪光的眼睛。
     哈斯塔手里正拿着块黄布替她擦脸!

    “别碰我了!”  菲欧娜第一反应就是推开他:“不需要你帮我!”  她说完用袖子将脸上剩余的辣椒酱擦干净。
    “你应该感谢吾的慈悲,吾可不轻易怜悯一个凡人。”
      “我看你就是泡湖底太久脑袋都是水!我警告你别碰我!不然后果自负!”
    菲欧娜说完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了。

    “凡人,吾不碰你,吾只提醒你,你还有四台电机要解。”
   哈斯塔的话仿佛刚才辣椒酱一样,直喷菲欧娜的小心脏,她只感到一种悲伤又愤怒地情绪在身体蔓延,她再次痛哭出声,甚至捡了块石头蹲在地上画圈。
     “我菲欧娜·吉尔曼,犹格·索托斯忠实的信徒,虚空之王门之主的祭司,无所不知的万人敬仰的神女,可现在,” 她哽咽了一下才接着道:“居然被一个反叛者喷了一脸辣椒酱,就这个反叛者,还诋毁索托斯大人,诋毁他的信徒!” 
   她捏紧石头使劲刮过地面,坚硬的泥土将她纤细柔软的手指划破。
     “该死,现在连石头都欺负我!”
   她一下将手里的石头甩出老远,并瘫坐在地上,将头埋进膝盖,哭得越发大声。
     
    “犹格·索托斯的信徒!”
   哈斯塔走到她身边,他看着这个抱膝哭泣的祭司,怎么也想不透眼前这个只会流泪的女人居然会被索托斯选中,可能因为她那蕴含着混沌般力量的嗓门?
   菲欧娜只抬头看了哈斯塔一眼,就继续哭泣。
    哈斯塔长叹口气,他干脆走到一旁的石头边坐下等着。
    
   他想等菲欧娜哭够了就会去修电机。
   但直到祭司满头乌鸦,湖景村的夕阳都快落下的时候,菲欧娜还是抱膝坐在那一动不动。
    “吉尔曼!”
   哈斯塔喊了一声,对方没有回应,他立刻走过去。
    “菲欧娜·吉尔曼!”
   还是没有回应,哈斯塔实在没有办法,他只能伸手拉起她,可对方却像海绵一样软软地又要往地上倒!
     原来她睡着了!
    哈斯塔也憋不住心头的怒气了。
   “不行,吾不与凡人计较,更不能与这样一个愚蠢懒惰又爱哭的凡人计较!”
    他使劲压住心头的火气,将熟睡的祭司绑上气球带去了地下室。

   放上椅子后,哈斯塔看到菲欧娜额前的坠饰歪向一边,他伸出手小心地抚回她的眉心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举止对于凡人来说都是很暧昧的,更何况他是一位神!不过他很快就为自己找到原因。
     “但吾看着会不舒服,凡人叫什么来着?对,强迫症,没错,吾是有强迫症!”
   
  菲欧娜很快就飞上天了,哈斯塔也离开湖景村回庄园去了。

     但命运就是这么巧妙,在回去的路上,哈斯塔又遇见了菲欧娜,确切地说,是踩上的!
      “吉尔曼,你在这做什么!”
   哈斯塔望着躺在草坪上,穿着和草地颜色一样衣服的菲欧娜,眉头紧锁,但他很快发现对方没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还在熟睡中。
    他蹲下将跟前的人翻过来。
     “……死章鱼……烤了你下饭……”
    菲欧娜突然说话,吓得哈斯塔缩回了手。
    “荒唐极了,吾居然被凡人吓到!”
    哈斯塔盯着眼前的人,听着她的梦话,他的确有些生气,不过很快他又被她的举止逗得想笑。
      她不仅说梦话,嘴里还真的开始“吧咂吧砸”就像吃东西一样!
     哈斯塔望着她一动一动的嘴唇,因为刚刚辣酱而显得红肿,也显得更加诱人。
      等等,诱人?
     哈斯塔立刻杜绝自己的危险想法,他可是神,怎么会觉得一个凡人的嘴唇诱人?更何况这个凡人老是和他作对?
     “你就在这吹冷风吧,吾可走了。”
  
可哈斯塔走到半路又停住了。

   “凡人真是麻烦的生物!”

  他长叹一口气折返回去,将地上熟睡的女人小心翼翼地抱起。

  
   
    
      
   

     
   

  
  
   
  
    
     
    
  
    
   
    
   
     
   

   
     
   
 

【黄祭】黄祭小剧场之湖景村(超级小甜文,粉丝过三填坑)

很早之前有一位小伙伴说过看黄祭,但是我吃一直没有写,这篇也就算是三百向的点梗了,我真的很抱歉一直拖欠到现在,但是我说过我填坑就一定填,只是请给我多一点点时间,我真的不当咸鱼了各位原谅我好不好!
这个梗是来自昨天晚上群内的脑洞,大家就当单独小剧场看,人设也是庄园记的人设,不过嘛这个时候已经算黄衣对菲欧娜有兴趣了,当然是怼她的兴趣,然后我们祭司小姐姐却依然是暴脾气而且也继续怼黄衣。
哈斯塔要追到小姐姐难啊!然后这对写完我就写别的cp,点梗咕咕咕的cp我一对对捡起。
文短别嫌弃谢谢!而且特别沙雕!

正文:

菲欧娜最终还是被哈斯塔追上了!
三个队友老早就飞了天,她在大船附近和对方周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躲过这个章鱼怪的触手,被敲翻在地。
现在她被绑上气球,哈斯塔又用他神般冷漠又蔑视地语气对她说话了。
“吾说过,吾会抓住你的!”

“这算什么抓我?明明是趁人之危,你肚子饿来试试,我看你能跑多快!”
“吾可不像你们凡人靠食物续命!”
“章鱼怪,你能不能别每天在我面前吾来吾去,说人话行不行!”
菲欧娜厌烦地别过头。
“吾不说你们凡人之语!”
“够啦死章鱼!我现在是没力气和你争,等我恢复体力我一定用门之钥把你拍湖底去,你就永远烂在那吧!”

  菲欧娜的话彻底激怒了哈斯塔,他把她狠狠摔到地上,并气得转过身走远了。
   菲欧娜艰难地在地上挪动,黄衣不把她绑椅子,她也不会点投降,她要一步步爬去地窖旁边,反正大船附近就有一个,而她的血量是完全够的。

   就在菲欧娜离地窖半米还不到的距离时,哈斯塔又荡了过来,他重新把她绑上气球,并故意带到海滩边,将她丢到海水中。
   冰凉的触感让菲欧娜打了个寒战,但她就算哆嗦,她也要骂眼前这个狡诈卑鄙的多眼章鱼怪。

   “你趁我没力气这样对我,索托斯大人一定会惩罚你!你敢不敢让我吃饱后,再来一次游戏,我向虚空之王起誓你保证抓不到我!”
    哈斯塔冷笑一声。
    “你输了,就只能惨败吾之手!”
    “你别再吾吾吾了行不行!如果我有力气我早就挣扎了,可你绑了我两次,我都没有挣扎,索托斯佑我!这局游戏根本不公平!”
   
   哈斯塔听了她的话也生气,菲欧娜对他大吼大叫,无数次冒犯他这位无与伦比的深空星海之主,还多次在他面前提及别的神祗,他想该给这个大胆的女孩一些惩罚,就放干她血,好让她心怀敬畏。
   但他也在考虑她的话,整整两次,她的确没有挣扎,之前游戏中,菲欧娜一旦被他绑上气球,那就如混沌之初的宇宙爆炸那般可怕,哈斯塔甚至还想过,菲欧娜体内是否也有一个混沌存在,是否也会在哪天真的炸裂?
   可能这位祭司小姐真的饿了。
 
   神是不会输的,但靠卑劣的手段赢取游戏,哈斯塔不屑这种行为。
    “吾问你,无能的凡人,你确定饿吗?”
   “你才无能!我当然饿啦!不然我能在这被你放血!”
 
   哈斯塔立刻化作人形走到菲欧娜面前,怒目嗔视眼前的冒犯者,菲欧娜也不甘示弱地盯着他,紫色的眼睛因生气而闪闪发亮,在一片阴沉中如天边的暗星。
   哈斯塔望着这双眼,还有这双眼睛都主人,他心头突然一动,似这被暗星化作的流陨砸了一下,他最终忍住了把这个祭司挂椅子的冲动,转而他拆下一旁的椅子丢到地上,又捡了些废弃木料,很快,一堆篝火在岸边燃起。

   菲欧娜全程惊讶的说不出话,这个黄衣怪难道要把她烤了!
   菲欧娜承认刚刚盯着这个章鱼的人形,是那么遐想了一小下,但就那一小下,再说他故意变成人形,不就是给她看的么,那她想想也没什么问题吧!
    可这个章鱼居然要烤她了!
    
   “我不饿了!我也不看你了!你把我挂椅子吧!虚空之王救我!”
    她紧张地缩成一团不停地念叨。
   哈斯塔只是瞟了她一眼,突然变出一只触手,并将它丢到火上烤。

   原来不是烤她,菲欧娜松了口气,但她觉得这个监管者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脑袋坏掉了,才会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举动,又或许是索托斯大人彰显神迹,好让她趁机逃跑,尽管她的血量撑不到去地窖了。

   她正想着,哈斯塔就将一条烤好的触手递到她面前。
   “无能的凡人,吾赐予你食物,希望你勿忘吾的馈赠,若你吃饱后再输,吾定不饶你!”
    “快拿走!谁要吃你这恶心的东西!”
   菲欧娜却紧锁眉头,用最后的力气厌恶地推开!
    “还有,我血都快没了,要吃也没时间了!”

哈斯塔看她的举动更生气了,他扔掉触手,再次绑起菲欧娜,他真的想把她挂上椅子,看这个出言不逊的祭司尖叫飞天。
   但神要宽容,不能真的与凡人计较,尤其是如此无能的凡人。
   
  “真是挑剔的凡人啊,什么食物才能满足你?”
  “我要吃,吃鱼!烤得外焦里嫩那种!”
  菲欧娜望向一望无际的海面,她突然就想到了鱼。
   “吾再问你,你真的要鱼吗?”
   “你可真是会问问题,我的索托斯啊!难道我还能假的想吃!”
  
    “既然如此,等吾片刻!”
哈斯塔说完又将菲欧娜丢到地上,他脱下身上的黄袍,准备下水抓鱼。

   “啊!流氓!”
菲欧娜在惊叫声中投降回庄园了。

哈斯塔站在原地,海风拂过他赤裸的身体让他感到一阵舒爽,但同时,他也感到困惑,更多的是感到气愤。
  “说了吃鱼,居然投降,无能的凡人,竟敢撒谎骗吾!”
    他再见到这位祭司小姐时,一定会给与她最严厉的神之惩罚。
   
  “满嘴谎言者,吾定不饶你!”
 
   

    

【黄祭】庄园记之信之祸(一 )(标题废,第一篇黄祭,算甜文)

我吃这对cp有段时间了,这对真的很好吃啊,当初吃这对是因为,是因为我刚玩祭司的时候被黄衣佛系了两次,然后我就决定吃这对了,但是呢,自从我吃上后就没有遇到过佛系的黄衣了!但是求生者我最爱祭司小姐姐,又吃黄祭,这真的是很令人伤感的故事。 既然是庄园记系列,大家还记得被靓仔锤爆的菲欧娜小姐姐吗?她高喊祭司没人爱,但其实有一位披黄袍的高冷神一直在默默关注她呢!
  不过这里的剧情还远远没有到爱情魔药那里,可能第三章才是。
然后可能ooc,算私设性格吧。 我的私设里面,祭司的脾气是比较火爆的,而且她有忠实的信仰,虽然她情商高但对爱情不敢兴趣,她的一生献祭给她所信仰的神明,爱情对她来说是不必要的,但她会祝福人家的美好爱情。   而黄衣是一个比较高冷端着架子的神,而且这个神以为不会和凡人一样拥有爱情了,然而祭司小姐姐的出现,直接让他动摇。 这就是私设,不喜欢看不要喷先可以提建议。
然后我参考了一些资料,我发现游戏简介里面说哈斯塔对求知过盛的灵魂感兴趣,然后菲欧娜信仰的犹格索托斯,是知晓一切事物,取悦他会以知识作为报偿,所以我也准备写在文里面了,如果我撞设定撞梗了,请相信我绝对是意外,虽然我吃黄祭,但我的确没怎么看文,一般都是看画的(读各位太太文不多,撞梗的话真的不要介意,谢谢各位太太大佬!)
(我这篇也算是交党费了,黄祭真的好冷,一个cp群只有四个人是有多冷啊!求各位大佬加群呢,神明组就是好吃呀!)

然后文章有借鉴群里面太太的部分观点和建议,我还是希望各位太太大佬小伙伴加群呀,大家一起带热黄祭啊!然后这篇文全程崩坏沙雕,大家看着乐呵算了,求轻喷!

正文

菲欧娜·吉尔曼一开始选择来庄园,是受她所信仰的克苏鲁神犹格·索托斯的指引,那也是她第一次真正见到她一直信奉的神显了神迹,但自从她来庄园后,不论怎么召唤,都再得不到这位时空之神的回应。
  不过,菲欧娜依旧相信,这座庄园一定隐藏着她所渴求的神秘知识,不然神明为何引她至此?
  她因此选择一个休息日,特意去问庄园主和夜莺女士,可得到的回答和她所问毫不相干。
  “吉尔曼女士,既然来了,就好好参加游戏,不要问多余的问题!”

多余的问题?她菲欧娜受神的指引来此,当然要问清楚,他们居然敢说她的问题多余?菲欧娜很是生气,但她憋住了心里的怒火,如果因为闹事被赶出庄园,她心中的疑问就会成为永远的迷了,而她的好奇心是如此强烈,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但回去房间的路上,菲欧娜遇到了新来的监管者,她瞬间明白时空之主引她至此的原因了!
   “哈斯塔!” 她看到这位监管者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谁,她惊呼出一个熟悉又令人厌恶的名字:“深空星海之主,无以名状者!”
  她双拳紧握,警惕地盯紧眼前身披褴褛黄袍的人,确切地说,是类人体,她能看到裹于阴影中不安分跳动的无数只红色眼睛。
 
  对方没有理她,而是径直从她身边绕过。
  菲欧娜本来就生气,现在居然还被一个反叛的旧日支配者无视,她感到自己受到侮辱,她转过身气愤地朝那黄色的背影吼道:“你居然敢无视我,犹格·索托斯诅咒你!”
  黄色的身影停住脚步,他转过身又走回她面前,确切地说,是飘过来。
  红色的眼睛充满血丝地瞪着眼前这个冒犯自己的女孩,黄衣之主虽不是第一次受到挑衅,但这么直接的他的确是第一个遇见,更何况她的穿着打扮还这么缺乏品味。

  “干嘛?你想打我吗?” 菲欧娜也瞪着眼前的类人体,但其实她的心还是很慌,她甚至看准了一条逃跑的道路,只要他敢动手,她就用门之钥逃走。
  可对方还是直直地盯着她,也不开口说话。
  菲欧娜被瞪得有些发怵,但她努力保持镇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个反叛者多眼类人怪面前惊慌失措,那会让时空之主颜面尽损,日后这多眼怪肯定更要嘲笑索托斯与他的信徒了!
 
“我可没时间等你!” 菲欧娜转身就要走,却被对方黄袍下伸出的触手缠住身体,给硬生生拽回来摔到地上!
  菲欧娜可是彻底生气了,作为一名祭司,虽然也会遭到部分人的排斥与讥笑,但他们从来不敢真和她动手,因为在那之前,她已经会将他们全部骂走。
  她的火辣脾气仿佛炮弹一样被点燃,她不顾身上的疼痛直接开骂。
  “你这只多眼怪章鱼,索托斯不会放过你的,你就该沉在卡尔克萨的哈利湖底被鱼啃噬,腐烂发臭!”
 
  对方却冷哼了一声,朝摔坐在地的她走来,他突然抬手掀开自己的外袍。
  “变态!” 菲欧娜立刻低头紧捂双眼。
  但好一阵,她都没听到什么动静,除了几声乌鸦叫。
   菲欧娜这才抬起头,但她依旧不敢挪开手,于是她透过手缝朝外望去,却看到一双黄色闪闪眼睛正直直盯着自己,她吓得再次惊叫,使劲推开凑近自己的人。

  “你干什么!别以为你变成人就可以挨我这么近!在我看来你就是章鱼怪!”
菲欧娜气愤地站起身,不过虽然她这么说,她还是忍不住往对方身上瞟。
  真变成人形后的黄衣之主,居然是一个有点帅气的小哥呢!而且他那一头柔顺的白发衬着黄闪闪的眼睛,真的越看越好看呢!
  但菲欧娜很快敲了敲自己额头,她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这只是这个大章鱼变出来的形象而已,自己千万不能被其幻象蛊惑。

  “你可是骂够了?”
  磁性的声音中透着冷漠的气息,就真的似一位神居高临下地审视触犯神法的低贱凡人一般。
  菲欧娜很讨厌这种感觉,她细长的眉毛拧至一处,抬头瞪着眼前的人。
  “没有,没有,没有!” 菲欧娜气冲冲地怒吼三声,她的声音惊得栖在树上的乌鸦纷纷飞走。
  黄衣之主突然发出声嘲讽似的冷笑。
  “索托斯居然有你这种信徒,他已经沦落至此吗?”
  菲欧娜真的很想一个门之钥摔这个章鱼怪脑门上去,尽管她是不忍心打他现在这张俊脸,但他的话语实在过分!
 
  “衣品差,脾气差,气质差,” 这黄衣之主仿佛还说上劲了:“还这么无能,噢,你的神指引你之时,是否忘记告诉你,你的声音比乌鸦叫还难听!”
  菲欧娜气得身体都在抖了,她一抬手就将手里的门之钥拍上对方的头。
  环形的印记罩住了哈斯塔,他瞬间消失在灰色的符号中。
  菲欧娜长舒一口气,她理了理碰乱的头发,冷哼一声离开了。
  她才不管这个黄衣之主被传送到哪去了呢!
  她现在只觉得解气,浑身也轻松了不少,她甚至哼着曲儿朝回路走去。

  “……死章鱼烂章鱼,虚空之王把你头打残……红眼睛,黄眼睛,多眼怪烂在湖底……”
  菲欧娜一边哼歌一边在房门口画了门之钥,自从被索托斯大人赐予了这技能后,她就再也没用钥匙开过门。
  但当她穿门而入后,一股异样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压迫着她。
  同时,她听到一个磁性冷漠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你再说一遍,谁烂在湖底?”
  她转头看到靠在门旁的哈斯塔。
 
  “啊!你个章鱼怪怎么在这!你跟踪我!”
  菲欧娜吓得连连惊叫朝后退去,她的脚抵到门框,却因为门之钥打开缝隙,整个身体不受控制朝外倒去!
  天啊!这下肯定要摔的很惨了!
  她害怕地闭上眼睛,这一刻她只希望索托斯大人彰显神迹救她一命!
  不过菲欧娜料想的事情没有发生,她感到自己被什么有力的东西托住了,这东西还很温暖。
 
  “……索托斯大人?”
  菲欧娜睁开眼,却又看到那双黄色闪烁的眼睛。
  “你敢抱我!”
菲欧娜看到自己被哈斯塔抱在怀中,他的手还紧紧托着自己的腰,她就气得要喷火了!
  “松开,松开!”
  “这是你要吾松开的!”
  哈斯塔嘴角扬起一抹狡黠地笑,放开了搂着菲欧娜的手。

  菲欧娜整个人再次重重地摔到地上。
  “索托斯的信徒,吾知道你很差劲,但你竟能蠢成这样!” 黄色的眼眸微微咪起,上勾扬起的嘴角,这就是赤裸裸地嘲讽!

菲欧娜只觉得一股火焰在身体游走,她祭司今天要是不把这只章鱼怪拖去厨房烤熟了,她就不是犹格·索托斯最忠实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