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约佣】月下绅士x寄生(不知道会写成啥)

我是刚刚用薇拉玩游戏,遇到一个月下绅士约瑟夫,把我和园丁绑了,园丁是深闺惊梦,然后还有一个前锋是小兔子睡衣黑色款,然后就是寄生奈布。

这个约瑟夫把我和园丁抓了,然后准备放前锋和佣兵,但是前锋不领情的投降了……(观战的我瞬间石化,椅子前都让你挣脱了在门口打你肯定是为了牵你走啊!能输的局为什么要平对不对?😂)

那为什么不写约瑟夫和前锋呢?因为月下绅士和寄生都有尖尖的耳朵啊……

(我只是临时玩到就临时感触,加上场景是湖景村,当然文章有润色,还有很多改编成分,不知道会写成啥样……)

这只是一个单独的剧场,噢,是透过薇拉的视角来写的。

(然后写完以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我就……放在这里吧欢迎吐槽,其实写的很乱……)

正文

薇拉向来是不喜欢湖景村的,尽管有漫天星河和闪烁的极光,还有一望无际的海洋,站在那艘古老破旧的大船船头,向远处观望,便可将美丽的海景尽收眼底。

  如果这不是在玩一场猫抓老鼠般的游戏,她倒还会喜欢这里,甚至愿意花重金在这海边造一座小屋,就住在这。

  但现在,她是在一场紧张地游戏中,那位监管者刚刚就从她面前走过去,但她没有引起对方注意——这得感谢奈布,监管者在追他。

  感谢老天,薇拉这么想着,但她也思绪不宁,因为她早在等候厅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位朋友今天的模样可不寻常。

  她还关切地问他能否继续参加游戏,奈布的回答自然是信心十足,一如他往常的样子,但薇拉心里还是不放心,如果他在比赛中途暴走,那等于有两位监管者来对付她了!

  现在,抬头望着天空中圆得发光白得清亮的月亮,她刚刚也瞧见了约瑟夫先生,那位老爱将自己打扮得如宫廷绅士一样的监管者,他好像是,长了尖尖的耳朵,还有尖尖的尾巴?薇拉拍着脑门,突然想起来约瑟夫先生的另一个称呼“月下绅士”。

  真好,今晚有两位疯狂的狼现在在赛场上出没,还在这场地广阔的湖景村!

  还是赶紧破译走吧!

  薇拉心里是这么想的,但现实很快就证明她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多么天真,但当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她已经离飞天不远了。

  没有人来救她,奈布,果然就像她担心的那样,已经真的就像狼一样欢脱了,哪里还管队友了?

  “他该爬到船头,对着那月亮再嚎几嗓子,那就完美了!” 薇拉坐在椅子上冲向茫茫夜空的时候就这么想着。

  回到大厅的她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观战,然而如果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宁可被那月下绅士再踩个几脚然后绑了丢湖里去,都不愿意看的!

   艾玛也在薇拉飞天没多久后就被月下绅士送上天,现在湖景村只剩下了威廉和奈布,好在五台密码机都破译得差不多了,现在奈布冲到了一侧的门边开门。

   看来这位狼先生理智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接下来的一幕,薇拉在观看的屏幕前气得脸都要扭曲了!

   月圆之夜奈布就会变成狼人,这并没有什么,庄园里面奇怪的人和事总是有的,看看念叨着尤格索托斯的菲欧娜,看看养了只奇怪的鸟的占卜师,再看看新来的扛着大斧头的建筑师老爷爷,薇拉觉得就算月圆之夜变个狼人没什么奇怪的!

  只是她突然想起来了,奈布变成狼人后会特别喜欢那些闪闪发光的小玩意,就好像矮人喜欢闪闪发光的金子,飞龙喜欢纯净无瑕的宝石一样,奈布就喜欢那些闪光的小玩意,水晶,珍珠,宝石,特别像眼睛一样的圆宝石,他爱得不得了,还拿来镶嵌在自己的衣服上。

   简直疯了,薇拉手上戴的戒指差点都给他抢去,但现在,她盯着屏幕,内心只感到崩溃。

  就在大门打开,奈布准备离开的那一瞬间,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看威廉来了没有,但就这一望,他却像被什么吸引一样!

  薇拉也看清楚了,那再黑漆漆的夜里,闪烁着紫色的光芒,很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奈布立刻就兴奋地嚎叫着扑了过去!

   薇拉在屏幕前气得跺脚,她只得拿了香水对着自己猛喷一阵,这样心里才好受一些,他本来可以走掉的!

   万一监管者来了,把他抓了,能平的局却要输掉?那可真是够惨了!

   可薇拉很快就又发现,现实比她预料的更惨,那闪闪发光的紫星一般的光辉,正是月下绅士约瑟夫先生领口前的宝石,连同一起闪烁的,还有他那双蓝绿色的狼眼,在清亮的月光下,似乎透着一股诱惑的力量。

     奈布就直直地扑过去,扑在了这位月下绅士的怀里,他的嘴就直接咬上了这位监管者胸口的宝石。

   薇拉就看着这一切,惊讶地下巴要脱臼了,她最终捂住眼离开了,她不想今晚做噩梦。

   但离开前,她还是透过指间的缝隙瞄向屏幕,并且她没有捂住耳朵,于是她听到了两位狼先生的对话,但她宁可从来没听过。

   “小先生,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你是为我留下来的吗?”

  月下绅士的笑容一点都不绅士,他的手也一点不像绅士那般规矩,就那样抚摸奈布的背,奈布的头,将他紧紧摁在自己怀里。

   薇拉后来离开了,等了很久才等来威廉,她看了显示,才发现逃脱的只有奈布。

   “怎么会这样,我以为你会逃出来的!”

    “我投降了!”

    “为什么?”

   可威廉并没有回答薇拉的问题而是摇头叹气地走了,他说自己要冷静一下。

    但薇拉很快瞟到了走出来的月下绅士,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人,那正是奈布呢!但他的衣服看上去怎么有些乱?薇拉很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她想继续思考下去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也的确想到了答案,菲欧娜曾经在奈布第一次变成狼人的时候科普过狼人的相关知识。

  

   “……狼人和狼人是会互相吸引的,他们的气味,他们的动作,都是满满的信息素,当然欲望也会增强!”

   薇拉打了个冷颤,她突然就明白威廉为什么会投降了!

 

 

 

  

【杰佣】庄园记之杰佣篇第二章(标题废,甜虐)

(我知道我关注的一些太太和一些关注我的太太雷这对cp!那太太们直接跳过就行,反正我现在写cp都是单独的,即便主线时间是互相关联的,我也会尽力避免出现一个文里面多cp的情况,只会有很少的暗示,很少很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所以放心啦各位太太!)

然后,好像我说过庄园记只写快乐日常和沙雕,不会有很沉重剧情的,那好吧,杰佣是例外,我看了那个征集,好像双军是获胜的,但是……庄园记我就写杰佣cp啊抱歉各位小伙伴,然后我得拼命赶剧情,上一章写的是初遇,不算初遇,就是奈布来了一个星期后的事情,第四章时间线就是主线了,然后我标题废呀各位大佬太太小伙伴要是能帮我想个标题当然感谢,不能也感谢!
好了好了这对相爱相杀越来越虐……(并不并不,庄园记还是很沙雕的,不会血虐的)
然后感谢小伙伴幽的提议!
然后里面又有一对即将单独写出的cp,写文时间不够,彩蛋来凑!

正文
    奈布最近并不想参加游戏,但是他也不想麻烦庄园主和夜莺女士。
     他望着右手手腕处还未完全痊愈的伤痕,心情比当日离开廓尔喀军队时还要复杂。
  
   “萨贝达先生,你救人倒真积极。”
    他想到第一天参加游戏遇到开膛手的时候。
     嘲讽不羁的语气让他无比厌烦。
    “不救,看着同伴被抓,你一步步取胜吗?”
    “那我告诉你,萨贝达先生,在我的游戏里,没有猎物能真正逃脱,”  开膛手面具后的蓝眼睛闪着狡黠的光:“你只是加快他们淘汰速度罢了。”
     “开膛手先生,我也告诉你,我永远不会舍弃我的同伴!”
     “好吧,萨贝达先生,那我只能祝你救人愉快了。”

    从那以后,只要遇见这位监管者,他一定会被对方留到最后放血,不过有那么几次,他也逃了,那还是队友不停要求快走不要救人的情况下。
    但他回到庄园后,内心就饱受折磨——那来自良心的谴责让他最终找到队友,并向他们道歉。
    “对不起,我应该回去救你们!”
   “不是你的错,情况那样紧急,能走一个是一个!”
   队友们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但他依旧不能释怀,之后的游戏,他就更努力地救队友,即使能跑地窖,他也会折回去。
   
     队友们起初都称他讲义气,但渐渐地,有一些求生者不认可他的做法。
      “如果能跑走三个人,萨贝达却非要回来救人,结果能赢的局,硬生生的扯平了!”
      “奈布,你到底是我们这边的,还是监管者那边的?”
      “奈布,我们很感谢你平时遛监管者拖延时间,但你能跑的时候,就不要管我们了!”
   
    这些言论让奈布的心情变得非常低落,可真正让他心情变糟的是,那天游戏他又遇见了开膛手,这位监管者充满嘲讽的言语和行为让他变得非常愤怒。
    如果不是庄园有规定,禁止谋杀任何一位游戏参与者,他一定会提上自己的军刀插入这个开膛手的心脏!
    
    奈布一想到待会游戏还会遇见开膛手杰克,他就烦躁地连早餐都吃不下去,他一把推开跟前的托盘。
     “奈布,你怎么了?”
    坐在对面的瑟维和库特同时停住要去拿对方盘子里蛋糕的手,转而望向他们的伙伴。
     “难道你不喜欢这些蛋糕吗?”
    “我吃不进去,你们喜欢就拿去好了!”
    奈布说完就起身走开,任两人在身后争夺他的早餐。
   
     他走到餐厅外的橡树下,望着一地斑驳抖动的阴影,他的心也跟着晃动。
    恍惚间,他仿佛在这黑黢的阴影中,看到开膛手的身影。
     他赶紧敲着自己脑袋让自己不要再想那个高傲自大令人厌烦的虚伪绅士了,但他越这样提醒自己,那个高大的身影反而在脑海中越发清晰,甚至,他耳畔还响起了这个监管者的声音!
     “……萨贝达先生,我只能祝你救人愉快了……”
     “……没有猎物能真正逃脱……”

  “别想了!别想了!”
   奈布使劲敲打自己脑袋,最后他气愤地一拳揍上跟前的树干,坚硬粗糙的树皮扎破他的皮肤,血沾染了整个手背。
   “萨贝达先生,真看不出你还有自虐的癖好。”
   熟悉又厌恶地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不过这次,奈布知道是真的。
    “不需要你管!”
    奈布转过身,甩了甩受伤的右手,几滴血落在阴影上,好似凋零后飘散在泥淖中的玫瑰花瓣。

    “你又错了,萨贝达先生,”  杰克望了眼暗处的血滴,又望向眼前佣兵淌血的右手,轻笑着走近他:“我的猎物,当然归我管。”
     “我可不是你的猎物!”
    奈布冷哼一声朝前走去,他可不想理这位自大狂开膛手。
     但他走过对方身边的时候,却被抓住了手腕!      
    本来就受伤的右手再次被刀刃紧紧攥住,这疼痛感让奈布锁紧眉头。
     “松开!”
    奈布话音刚落,开膛手就立刻松开他,可不待他反应过来,对方突然猛地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推到身后的树上使劲压住!

   “你干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奈布又惊又恼,但他愤怒的语气换来的结果却是被对方压得更紧。
   “是不是我的猎物,这可不由你决定呢!”
   杰克颀长的手指戏谑般地捏上奈布的下巴。
   作为一名雇佣兵,奈布感到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他厌恶地打掉对方的手。
    “别碰我!”
    “会反抗的猎物我见多了,” 开膛手的左刃更使劲地摁住奈布的肩膀,右手则去摘脸上的面具:“但真正引起我兴趣的,只有你,萨贝达先生。” 
    
    开膛手从未将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在庄园任何一个人面前,但现在,奈布看见了。
     棱角分明的轮廓,星辰般闪烁的蓝眸,黑色卷发柔顺地贴着额头。
     虽然面部略显苍白, 但奈布不得不承认,这依旧是一张英俊的脸。
     可惜,这精致皮囊下却裹着一个邪恶的灵魂。
 
     “我对你没兴趣,我要走了!”
    奈布更用力地推着压紧自己的开膛手,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细胳膊细腿的家伙有这么大力气!
    “别急啊,” 杰克嘴角微微上扬,似挑衅一般:“看完我的真实样貌就想走,没这么容易呢!”
    故意拖长的尾音让奈布感到厌烦,他甚至有些恶心反胃。
     “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愤怒地质问道,并朝面前那张英俊的脸庞挥去拳头,他的确是不想动手的,可他实在无法憋住心中的怒火,他只想狠狠地揍这个开膛手一拳,最好把他这张俊脸打开花!
    
      但杰克再次捉住他的手腕,他笑得更加挑逗。
      “萨贝达先生,这么不乖是要受惩罚的呢!”
     开膛手将佣兵的手反扣在树干上,膝盖更紧地抵住对方大腿。
      奈布正要挣扎,就看到压在身上的开膛手低头朝自己的唇吻来,他想扭头躲闪但来不及了!
      他就这样被对方吻上了!
      
      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男人吻了!
    
     奈布的内心仿如点燃的炮弹,他只觉得脑袋也要炸裂一样,对方嘴里传来的玫瑰味让他更加反胃想吐了!
    一个男人的身上有玫瑰香味就算了,他嘴唇怎么也有这味道!
     奈布使劲扭动身体想要逃离开膛手的禁锢,但他力气就是比不过这位监管者。

 
     但他实在受不了被对方搂在怀中强吻,这简直就是侮辱他!
      玫瑰的味道愈发浓烈,开膛手的吻愈发霸道,他感到自己要窒息了!
      奈布决定拼一下,他紧闭眼睛狠狠咬上了对方的唇!

     开膛手果然松开他向后退去,鲜血沾染了他的唇,像怒盛的妖冶玫瑰,精致的脸庞也因此多了分妖媚的感觉。
  奈布觉得他真像在书中看到的吸血鬼伯爵,但他很快就让自己别瞎想,人家伯爵可是真贵族,比这开膛手要绅士多了,而且,人家伯爵也不会强吻一个男人!
   而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一个虚伪的恶魔,奈布甚至想拿出自己的军刀割开他的喉管,但是庄园禁止杀人。

    “奈布·萨贝达,你的唇比我想象的美味呢!”
   杰克伸手轻轻拭去唇边的血迹,还伸出舌头舔掉。
   奈布现在真的庆幸自己没有吃早饭,不然他真的会哗啦一下全吐出来。

   “我警告你别再碰我,不然我的军刀可不长眼睛!”
   “哦,我懂的,” 开膛手再次走近他,蓝色的眸子闪动着光芒:“长眼睛的刀又怎么会向同胞挥舞呢?”
    “……你!”
    奈布再也忍不了了,这个开膛手的行为言语不断挑衅他刺激他,他要再不报复回去,他的尊严就要被这个该死的监管者碾碎了!
   他直接拔出腰后的军刀朝对方脸上扎去。
  
  这次, 奈布的动作更快,当开膛手抓住他手腕时,刀尖已经刺入了他的皮肤,殷红的血淌出,苍白的脸有了血色。
   蓝色的眸子立刻迸出愤怒地火星。
   奈布在一瞬间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如果这个开膛手要对他做什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反击回去。
   两败俱伤,玉石俱焚。

  但最终,开膛手只是松开了他。
  他轻笑着“哼”了一声,将身体隐在空气中离开了。

  奈布在原地怔了很久,他盯着刀上的血迹,又望了望斑驳的树影。

今天的游戏肯定会遇见开膛手,到时候,他该怎么办?
  
他烦躁不安,最终,他无奈地长舒口气,收起军刀走回大厅。

(写废了写废了!)

小彩蛋:

  待奈布离开后,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在不远处显现,他前后左右都看了一遍,确定没人,才走到刚刚的橡树下,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面具,仔细拍掉上面的灰迹,重新戴上后,这身影才满意地哼着小曲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