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杰约】冰火之歌番外绅士的较量(试水而已,很短的)

我实在找不到单独的pa,也不想把杰约写入庄园记,就在冰火里面拉一段剧情,但是大家也不用刻意去补我的冰火之歌,因为我会慢慢写的,tag我还是加冰火之歌吧……我就写一个贵族舞会两个人遇到吧,因为有人说开膛手可能是贵族身份,然后约瑟夫肯定也是贵族啦!于是就这么写吧!就是两个在冰火世界都是贵族身份
这段剧情是连接囚医之笼第十章的……就是在宫廷的那段经历,当额外剧情补充,主要是讲约瑟夫和开膛手先生的暗中较量,然后约瑟夫原型姓涅普斯,这里也叫涅普斯
毒舌约和毒舌杰

正文
     约瑟夫并不喜欢宴会,可他并没有办法拒绝这一切,不过看到更不情愿来到宴会而一直紧锁眉头的裘克,他心情瞬间又好了许多。
   就这样端着杯香槟踱着步子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时不时还会被路过的王公贵族叫住问好,这还不算糟糕,最让他心烦的是那些爵士夫人,她们老喜欢将他拉去聊天,他不仅得忍受她们身上比毒药还浓的香水味和叽叽喳喳的聒噪声,还得面带微笑地回答她们各种问题,更有一次,一位夫人用她那比猪蹄还油厚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那堆满香粉的脸和像啃了懒番茄沾满汁的嘴,差点让约瑟夫当场吐出来,至于那件衣服,他回家后就丢进了壁炉。

   这次,可千万不要再遇见那群夫人了,约瑟夫这么想着,觉得应该找一个角落待着,或者干脆去外面,但是事情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一样,他已经看见一群穿着夸张笑嘻嘻的女士朝他奔来,他立刻转身要逃,却因为太急而撞到了人,手里的杯子也被碰翻,酒全洒到了对方身上。
   “先生,你该注意点!”
  戴着半截银色玫瑰形状面具,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盯向他,他腰间还别着玫瑰手杖,身上散着的玫瑰香也显示这是位精致的绅士。

   约瑟夫参加过几十场宫廷宴会了,但眼前这位男士,他的确从未见过。
   “抱歉,但我该走了!”
  约瑟夫可不想被任何人缠上,他急着要走,但对方却抓住了他的手臂,约瑟夫顿时锁紧眉头,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即便对方戴着手套。
   “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事?”
   “你弄脏我的衣服,就急着走了?”
  低沉的嗓音却同他紧扣自己的手一样透着牢牢的压迫感,约瑟夫瞬间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麻烦,但如果故意寻衅,他也不是好惹的。

     “我道歉过了!”
   约瑟夫转身露出一个僵硬却不失礼貌的微笑。
   “可我没说接受你的歉意。”
  面具下的嘴角也微微上扬,约瑟夫真的很想朝他脸上来一拳,他本就没有多好的耐心,对于这种挑事的人,打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是现在在宫廷,又有外使来访,他总得给那个老国王留点面子。
   所以他只是笑着抽离自己的手并理了理袖子。
   “那么,先生,你想怎么解决?赔你一件新的,或者你需要别的补偿?”
   “我想你很清楚,来这的人不会缺这一件衣服吧,涅普斯先生?”
    “你认得我?”
  约瑟夫抬头看向对方,那面具下藏着的蓝色眼睛闪射出深邃的光,这个人来历并不简单,约瑟夫告诉自己,认识自己的贵族的确很多,但他也是认得他们的。
    “我是觉得你有些眼熟,但刚刚才记起。”
    “我却没见过你,先生,请问你来自哪一家族?”
     “这很重要吗?”
    “不,但至少我能知道怎么称呼你。”
    “杰克,叫我杰克就行。”

  杰克?约瑟夫听到这名字第一反应就是想笑,倒不是因为这名字太过常见,而是因为他联想到裘克摆弄的扑克牌上面的红心杰克,那个愚蠢的骑士模样和眼前这位绅士差距实在太大,但他还是忍住了笑。
   “那么杰克先生,我相信你不是故意寻事?”
   “涅普斯先生果然幽默,”  这位叫杰克的先生轻咳了一声:“我知道你的画技很好,一幅画不会太难为你吧?”
    “当然不会,只不过杰克先生有什么要求?噢,还有,你得告诉府邸地址,我也好画完后派人送去!”
   约瑟夫没想到对方提这么简单的要求,他一个下午就能完成绘画,也许是他真的把对方想的太复杂了?
    “不,我说的可不是普通的画,涅普先生,你不是有台神奇的机器,印出的画像与真人无异吗?”
   
     有趣,没想到这位绅士要打他摄影机的主意,那可是他的至宝,如果他不乐意,国王都未必能命令他拿出拍照,就更别说这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
    “我想你换个要求比较好,杰克先生。”
    “涅普斯先生,这是你弄脏我衣服的补偿而已。”
    “那恕我直言,你的衣服远没有我的机器珍贵。”

    约瑟夫盯着他,他知道对方也盯着他,并且面具下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的确弄脏了他的衣服,但他也的确赔礼了,现在看来,这位杰克先生完全就是在胡搅蛮缠,他是真的压着脾气在和他说话了!
   
   一阵沉默,最终还是对方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涅普斯先生,你远比我听说的有趣,”绅士理了理衣襟,声音也不似之前低沉:“这补偿就先欠着,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还回来了。”
   绅士说完还发出声莫名地笑,但约瑟夫还没完全领悟他话中的意思,这位杰克先生就已经走远了。
  
   约瑟夫也没能在人群中再找到他,真是位言行举止都很奇怪的绅士,但“很快就能还回来了”,是意味着他们不久就会再见吗?
    不过他神秘气质的确吸引了约瑟夫的注意,如果能很快再见,也不是什么坏事,约瑟夫甚至还有些期待。
 
    “好吧,杰克先生,那我就等着了!”
 

(写完了比较短,这只是两个人短暂的较量而已,更多的羁绊是会在主线剧情呈现,然后主线cp是特别杂乱的,那个里面很多角色对自己的感情定位都属于模糊状态,只有少量人是明确知道自己爱谁的那种……毕竟是模仿权游,想想权游里面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线,光是想想龙妈的后宫……)
  
  
   
  
  
 

 
 
  

【杰佣】庄园记之杰佣篇第二章(标题废,甜虐)

(我知道我关注的一些太太和一些关注我的太太雷这对cp!那太太们直接跳过就行,反正我现在写cp都是单独的,即便主线时间是互相关联的,我也会尽力避免出现一个文里面多cp的情况,只会有很少的暗示,很少很少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所以放心啦各位太太!)

然后,好像我说过庄园记只写快乐日常和沙雕,不会有很沉重剧情的,那好吧,杰佣是例外,我看了那个征集,好像双军是获胜的,但是……庄园记我就写杰佣cp啊抱歉各位小伙伴,然后我得拼命赶剧情,上一章写的是初遇,不算初遇,就是奈布来了一个星期后的事情,第四章时间线就是主线了,然后我标题废呀各位大佬太太小伙伴要是能帮我想个标题当然感谢,不能也感谢!
好了好了这对相爱相杀越来越虐……(并不并不,庄园记还是很沙雕的,不会血虐的)
然后感谢小伙伴幽的提议!
然后里面又有一对即将单独写出的cp,写文时间不够,彩蛋来凑!

正文
    奈布最近并不想参加游戏,但是他也不想麻烦庄园主和夜莺女士。
     他望着右手手腕处还未完全痊愈的伤痕,心情比当日离开廓尔喀军队时还要复杂。
  
   “萨贝达先生,你救人倒真积极。”
    他想到第一天参加游戏遇到开膛手的时候。
     嘲讽不羁的语气让他无比厌烦。
    “不救,看着同伴被抓,你一步步取胜吗?”
    “那我告诉你,萨贝达先生,在我的游戏里,没有猎物能真正逃脱,”  开膛手面具后的蓝眼睛闪着狡黠的光:“你只是加快他们淘汰速度罢了。”
     “开膛手先生,我也告诉你,我永远不会舍弃我的同伴!”
     “好吧,萨贝达先生,那我只能祝你救人愉快了。”

    从那以后,只要遇见这位监管者,他一定会被对方留到最后放血,不过有那么几次,他也逃了,那还是队友不停要求快走不要救人的情况下。
    但他回到庄园后,内心就饱受折磨——那来自良心的谴责让他最终找到队友,并向他们道歉。
    “对不起,我应该回去救你们!”
   “不是你的错,情况那样紧急,能走一个是一个!”
   队友们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但他依旧不能释怀,之后的游戏,他就更努力地救队友,即使能跑地窖,他也会折回去。
   
     队友们起初都称他讲义气,但渐渐地,有一些求生者不认可他的做法。
      “如果能跑走三个人,萨贝达却非要回来救人,结果能赢的局,硬生生的扯平了!”
      “奈布,你到底是我们这边的,还是监管者那边的?”
      “奈布,我们很感谢你平时遛监管者拖延时间,但你能跑的时候,就不要管我们了!”
   
    这些言论让奈布的心情变得非常低落,可真正让他心情变糟的是,那天游戏他又遇见了开膛手,这位监管者充满嘲讽的言语和行为让他变得非常愤怒。
    如果不是庄园有规定,禁止谋杀任何一位游戏参与者,他一定会提上自己的军刀插入这个开膛手的心脏!
    
    奈布一想到待会游戏还会遇见开膛手杰克,他就烦躁地连早餐都吃不下去,他一把推开跟前的托盘。
     “奈布,你怎么了?”
    坐在对面的瑟维和库特同时停住要去拿对方盘子里蛋糕的手,转而望向他们的伙伴。
     “难道你不喜欢这些蛋糕吗?”
    “我吃不进去,你们喜欢就拿去好了!”
    奈布说完就起身走开,任两人在身后争夺他的早餐。
   
     他走到餐厅外的橡树下,望着一地斑驳抖动的阴影,他的心也跟着晃动。
    恍惚间,他仿佛在这黑黢的阴影中,看到开膛手的身影。
     他赶紧敲着自己脑袋让自己不要再想那个高傲自大令人厌烦的虚伪绅士了,但他越这样提醒自己,那个高大的身影反而在脑海中越发清晰,甚至,他耳畔还响起了这个监管者的声音!
     “……萨贝达先生,我只能祝你救人愉快了……”
     “……没有猎物能真正逃脱……”

  “别想了!别想了!”
   奈布使劲敲打自己脑袋,最后他气愤地一拳揍上跟前的树干,坚硬粗糙的树皮扎破他的皮肤,血沾染了整个手背。
   “萨贝达先生,真看不出你还有自虐的癖好。”
   熟悉又厌恶地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不过这次,奈布知道是真的。
    “不需要你管!”
    奈布转过身,甩了甩受伤的右手,几滴血落在阴影上,好似凋零后飘散在泥淖中的玫瑰花瓣。

    “你又错了,萨贝达先生,”  杰克望了眼暗处的血滴,又望向眼前佣兵淌血的右手,轻笑着走近他:“我的猎物,当然归我管。”
     “我可不是你的猎物!”
    奈布冷哼一声朝前走去,他可不想理这位自大狂开膛手。
     但他走过对方身边的时候,却被抓住了手腕!      
    本来就受伤的右手再次被刀刃紧紧攥住,这疼痛感让奈布锁紧眉头。
     “松开!”
    奈布话音刚落,开膛手就立刻松开他,可不待他反应过来,对方突然猛地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推到身后的树上使劲压住!

   “你干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奈布又惊又恼,但他愤怒的语气换来的结果却是被对方压得更紧。
   “是不是我的猎物,这可不由你决定呢!”
   杰克颀长的手指戏谑般地捏上奈布的下巴。
   作为一名雇佣兵,奈布感到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他厌恶地打掉对方的手。
    “别碰我!”
    “会反抗的猎物我见多了,” 开膛手的左刃更使劲地摁住奈布的肩膀,右手则去摘脸上的面具:“但真正引起我兴趣的,只有你,萨贝达先生。” 
    
    开膛手从未将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在庄园任何一个人面前,但现在,奈布看见了。
     棱角分明的轮廓,星辰般闪烁的蓝眸,黑色卷发柔顺地贴着额头。
     虽然面部略显苍白, 但奈布不得不承认,这依旧是一张英俊的脸。
     可惜,这精致皮囊下却裹着一个邪恶的灵魂。
 
     “我对你没兴趣,我要走了!”
    奈布更用力地推着压紧自己的开膛手,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细胳膊细腿的家伙有这么大力气!
    “别急啊,” 杰克嘴角微微上扬,似挑衅一般:“看完我的真实样貌就想走,没这么容易呢!”
    故意拖长的尾音让奈布感到厌烦,他甚至有些恶心反胃。
     “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愤怒地质问道,并朝面前那张英俊的脸庞挥去拳头,他的确是不想动手的,可他实在无法憋住心中的怒火,他只想狠狠地揍这个开膛手一拳,最好把他这张俊脸打开花!
    
      但杰克再次捉住他的手腕,他笑得更加挑逗。
      “萨贝达先生,这么不乖是要受惩罚的呢!”
     开膛手将佣兵的手反扣在树干上,膝盖更紧地抵住对方大腿。
      奈布正要挣扎,就看到压在身上的开膛手低头朝自己的唇吻来,他想扭头躲闪但来不及了!
      他就这样被对方吻上了!
      
      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男人吻了!
    
     奈布的内心仿如点燃的炮弹,他只觉得脑袋也要炸裂一样,对方嘴里传来的玫瑰味让他更加反胃想吐了!
    一个男人的身上有玫瑰香味就算了,他嘴唇怎么也有这味道!
     奈布使劲扭动身体想要逃离开膛手的禁锢,但他力气就是比不过这位监管者。

 
     但他实在受不了被对方搂在怀中强吻,这简直就是侮辱他!
      玫瑰的味道愈发浓烈,开膛手的吻愈发霸道,他感到自己要窒息了!
      奈布决定拼一下,他紧闭眼睛狠狠咬上了对方的唇!

     开膛手果然松开他向后退去,鲜血沾染了他的唇,像怒盛的妖冶玫瑰,精致的脸庞也因此多了分妖媚的感觉。
  奈布觉得他真像在书中看到的吸血鬼伯爵,但他很快就让自己别瞎想,人家伯爵可是真贵族,比这开膛手要绅士多了,而且,人家伯爵也不会强吻一个男人!
   而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一个虚伪的恶魔,奈布甚至想拿出自己的军刀割开他的喉管,但是庄园禁止杀人。

    “奈布·萨贝达,你的唇比我想象的美味呢!”
   杰克伸手轻轻拭去唇边的血迹,还伸出舌头舔掉。
   奈布现在真的庆幸自己没有吃早饭,不然他真的会哗啦一下全吐出来。

   “我警告你别再碰我,不然我的军刀可不长眼睛!”
   “哦,我懂的,” 开膛手再次走近他,蓝色的眸子闪动着光芒:“长眼睛的刀又怎么会向同胞挥舞呢?”
    “……你!”
    奈布再也忍不了了,这个开膛手的行为言语不断挑衅他刺激他,他要再不报复回去,他的尊严就要被这个该死的监管者碾碎了!
   他直接拔出腰后的军刀朝对方脸上扎去。
  
  这次, 奈布的动作更快,当开膛手抓住他手腕时,刀尖已经刺入了他的皮肤,殷红的血淌出,苍白的脸有了血色。
   蓝色的眸子立刻迸出愤怒地火星。
   奈布在一瞬间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如果这个开膛手要对他做什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反击回去。
   两败俱伤,玉石俱焚。

  但最终,开膛手只是松开了他。
  他轻笑着“哼”了一声,将身体隐在空气中离开了。

  奈布在原地怔了很久,他盯着刀上的血迹,又望了望斑驳的树影。

今天的游戏肯定会遇见开膛手,到时候,他该怎么办?
  
他烦躁不安,最终,他无奈地长舒口气,收起军刀走回大厅。

(写废了写废了!)

小彩蛋:

  待奈布离开后,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在不远处显现,他前后左右都看了一遍,确定没人,才走到刚刚的橡树下,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面具,仔细拍掉上面的灰迹,重新戴上后,这身影才满意地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杰佣】庄园记之杰佣篇 (标题废掉,党费一篇,小甜文)

我在杰空,杰佣,双军不停地徘徊犹豫,然后新推演这个时候出现了,于是根据推演,我决定最终写入庄园记的是杰佣,当然性格我有私设,然后这对也不是一开始就是爱情的那种了,现在杰克又是双重人格了,而且我今天才写党费的确很晚很晚了,然后写初遇估计是写不出什么花样了,就游戏里面被抓这种剧情也相信很多太太都写过,但是我还是要再写呀😂 私设真的多,我还有再去看推演的。
   奈布的性格,由于是雇佣兵,所以就性格比较冷淡,不该用冷漠这个词,就是……我居然词穷了,反正就很硬朗的一个形象,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和某偏试水阳光形象比起来,这里面会带一种忧郁的气质。 杰克是双重人格,并且看推演坏孩子最后占主导地位,但我这里面也有私设,结合杰克的绅士作风,又喜欢艺术,所以即便是个坏孩子也很有绅士风度,当然也是非常狠的,但后面也会出现坏孩子缅怀好孩子人格。(这里面有一个私设我后面会写)
    废话很多,其实剧情很短……抱歉抱歉,再说就算性格再怎么阴暗,庄园记是小萌文和小甜文风格,就算虐也能下一秒给破涕而笑的那种,所以……各位看的太太不嫌我文笔渣就好,太谢谢啦!
    (我写的也不是初遇,设定是奈布来庄园参加了一个星期游戏了,然后两个人才正式交锋)

正文:     
     还剩下四台电机没有解开,但情况已经很不妙了。      队友挂椅子的挂椅子,受伤的受伤,三个伙伴就没有一个是好的了。    
    奈布无奈地抽抽嘴角,这种情况先前不是没有过,但今天他心情不太好,这样,他就变得更加烦躁,他使敲打下跟前的电机,长呼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     
      当然先去救被绑上椅子的队友。          
      监管者在守尸,奈布决定骗刀。     
     但他发现眼前的这位开膛手先生根本就不上当,任奈布在他眼前晃悠,他就是不肯出招。      再不救人就来不及了!     
    奈布一咬牙伸手去解队友身上的绳子。   
   开膛手就在这时候出招了。     
    奈布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只能无奈地看着队友在尖叫声中升天。    
   
  “萨贝达先生,你也参加游戏一段时间了,这么蠢的错误也能犯?”    
    杰克走近倒地的求生者。    
    奈布不是第一次被这位开膛手嘲讽,他也抬头盯向对方。    
    他能想象到这位监管者的面具后是怎样一副表情,他甚至想隔着这面具一拳揍上去,先前怎么没发现,对方这么欠揍呢?    
    但他最终只是冷哼一声,转过身一步步朝前挪动,他不想离这个狡诈的监管者太近,尽管这一个星期的游戏中,他也被对方抱过很多次了。     
    不过他一直厌烦这种感觉,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大男人抱,即便是游戏设定,他依然适应不了。    
    
   “萨贝达先生这是生气了吗?”     开膛手走到颤巍巍地艰难朝前爬着的佣兵面前,伸手抱起他。    
   当然是抱起,作为一位绅士,开膛手怎么能不带玫瑰手杖这么重要的道具呢?     
     奈布没有回答,而是直直瞪向抱起自己的监管者。     这佣兵眼神里似燃着火,却又似一把锋利的刀刃似要刺穿眼前这位开膛手。           
     即便有面具遮挡,那锐利的目光依然让开膛手难受,他将怀里的佣兵狠狠摔向地上。   
     
      “怎么,这次不把我绑椅子吗?”     
      “萨贝达先生,放血更适合你。”     
       “你就不怕,我自愈跑了?”     
       奈布话音刚落,就被开膛手抓上衣领。    
      他离他那样近,若不是隔着那层面具,奈布很确定自己会和对方的脸来个“亲密接触”。     
     亲密接触?自己在想什么!     
      奈布能感到自己心跳在加速。     
     当然,开膛手也觉察到眼前人的变化,他的语气明显夹杂着一丝笑意。
    “没有猎物能真正从我手里逃走,萨贝达先生,我以为你第一天就明白了。”     
   
    奈布没感到生气,他反而有点想笑,他来了一个星期,从开膛手先生手里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但他的确逃走过那么几次,现在对方居然说出这么自负的话,他真的觉得这位监管者哪来的自信。    
    “是吗?我同伴已经恢复满血了,你抓的住我们全部?”     
    他嘴角也扯出一丝嘲讽地笑。    
    开膛手不再理他,直接走开,高大的身体消失在沉闷的空气中,他朝浓雾中去了。     
   这局游戏注定艰难了!     
   奈布呼出口气,捂着脑袋自愈。  

   修电机,遛屠,救人。    
    但最终大门开启的时候,最后一名同伴也被打倒在地。      
      “别救我!” 对方发来信息。     
      难道要抛下同伴独自离去?换作别人也许会这样,但他奈布·萨贝达不会,他在当凶险的战场上都没有舍弃同伴,现在一局游戏,他怎么会独自离开?    
     奈布冲回去救人,开膛手早在那等着了。  
     “萨贝达先生,你就这么不长记性吗?”
     开膛手轻笑出声,他伸手抱起再次被恐惧震慑的佣兵,对方使劲挣扎,但另一座狂欢椅就在不远处,奈布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可这位监管者走到椅子前,却没有把他绑上去,他停留一下,转而抱着他朝反方向走去。 这莫名其妙地举动让奈布整个懵住,他都忘记挣扎。
   他看见不远处的打开的地窖口。 他的心怔了一下,有那么几秒好像停止跳动一样。
    开膛手要放了他,这有可能吗? 一个星期以来,这位监管者从没有佛系过。
     开膛手将手里的人再次摔到地上。
     “你自己爬过去吧!”
    “你不是说,不放过一个猎物吗?”
    “放?” 开膛手右手拭掉左手刀刃的血迹:“你以为我放你?不,这是猎手的怜悯,我在施舍你,萨贝达先生。”
 
  奈布现在明白了,不过这的确符合这位监管者的作风,施舍么?这对一个驰骋战场的雇佣兵来说,的确是侮辱,他奈布·萨贝达当然不会接受,但他也不会选择投降。 奈布就这样蹲在原地,再不挪动一步,哪怕血流干,他也不爬去地窖!
     “不去吗?那就愿你流血愉快了!”
     开膛手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朝跟前的人鞠了一躬,然后,他就哼着小调悠哉地离开了。
      奈布恨得牙都在咯嘣作响,他都快把自己嘴唇咬出血了,最终,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回到庄园,奈布的头都有些昏,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监管者放血,但这次他是真的气愤。
   “萨贝达先生,没想到你还挺倔强,真的不愿去地窖。”
    奈布怒气未消,就又听到开膛手的声音在耳后响起。
    现在在庄园,他也不必再忍耐了,他转身就朝对方脸上抡去拳头。
   冰冷的铁刃却在瞬间扼住他的手腕。  

  “怜悯之心却换来这样的回报,真叫人伤心!”
  开膛手发出“啧啧”地叹气声,更紧地捏住对方青筋暴起的手腕,殷红的血滴落,腥甜的味道在空气中漫开。
    奈布能注意到对方的变化,他意识到眼前的监管者可是一位嗜血开膛手,他趁对方发愣,立刻用力甩开那冰冷沉重的手刃跑远了。

   开膛手盯着手刃上残留的血迹,奈布·萨贝达,他从前怎么不知道,这位佣兵的血味道这么好呢?即便是闻,他就已经沉醉了。
    绅士决定了,他一定要将这个有趣猎物抓住,他要咬开他的脖子,尽情品尝他新鲜血液的味道。
     那一定比王室宴会上的红酒还要香醇。
   开膛手面具下的嘴角微微扬起,他心情从没像现在这样好过。

(写的乱七八糟的,大家就看看吧轻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