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各位太太都辛苦了!在第五人格的最后一篇同人文是约特,希望大家喜欢支持谢谢

富察可银没有疯:

   大家好我是富察·独孤求扩·可银
❤❤❤求大家扩扩啦❤❤❤

关注动态,戳我社交号

    【宣本/试读环节~盗图盗文死你全家谢谢】
    约特同人志《时光齿轮》筹备阶段已结束~撒花花~
   感谢各位老师的辛苦产粮和各位小可爱的支持~~
    虽然中途遇到瓶颈,但大家也一起努力度过难关啦!各位的喜欢也是我们出本的动力~谢谢大家~
    同时我也要诚恳地道歉,因为自己的任性和处事不周,给出本的老师带去了麻烦……我感到十分愧疚……也很感谢老师们和小可爱们的理解【笔芯~】
    以下是我们可爱的画手太太们[排名不分先后]——
    叉菌 @撒旦蛋旦叉
    紫薯 @( •̀∀•́ )
    狂欢 @狂花病叶
    代码 @未完成的代码
    迪子 @迪子jun
    亓桑 @⚠
    奈子 @茶羽奈子
    虞晏清 @虞晏清
    口口 @今天认真写导学案了吗
    大星  @堵星星
   
————————
   以下是我们美腻的文手太太们[排名不分先后]——
    Lavipersie《 不死神 》 @La☂️vipersie✨
    竹笋《 Doll 》 @“冰”糖竹笋
    星烾尘炚《 月下的红帽 》 @星烾(冷cp专业户)
    可银《 Twelve O'clock 》
    茶の烬《 你我的时光尽头 》 @茶烬就是茶の烬
    花啾《 Drama 》 @花啾☕
    塔帆《 镜宫童话 》 @塔帆
——————
    帅气的校对和封面设计——
    校对:九朝 @杰西卡帽子上的小星星☆
    封设:阿C @C-------T
——————
淘宝链接会在几天后发出来,想买的宝贝记得关注我的动态哦~
❤❤❤

【前机】庄园记前机篇 威廉病了(欢脱日常 标题瞎起)

这个标题完全是瞎起的,内容是这样的,今天看伪酱直播他感冒了还坚持直播,很心疼啊,然后看他玩前锋兔兔,就突然来了灵感,写威廉感冒了特蕾西去看他,剧情当然是接着上一篇的,就是凯文答应威廉帮忙追特蕾西,但是嘛,结局肯定是不好的……
  然后我们的威廉生病了,特蕾西出于朋友的好心来看他……
  剧情还是欢脱沙雕,也算是答应六逸的那篇糖,我立的flag拖到今天才写啊……
  这里私设特蕾西对鲜红过敏,接触到花脸就会整个发红,当然这个症状是可以解决的。

  这里再说一个我的设定,就是求生者们走的都很近,但是也有玩的好的,其中特蕾西的闺蜜是薇拉和菲欧娜,然后这里都说了算了,艾米丽和玛尔塔,艾玛是关系比较好的,海伦娜和每个人关系都不错,但实际上大家关系都不错,当然马上新来一个舞女……

正文
     最近游戏,特蕾西都没有看到威廉。
     听夜莺女士说,威廉得了重感冒,头昏呼呼的,嗓子也发炎了不能说话,总而言之,就是状态非常不好,暂时不能参加游戏了。
      艾米丽倒是给威廉开了一些药,但好像并没起什么作用。
     虽然特蕾西平时有些烦威廉,但是突然少了这个老缠在自己身边的前锋,她心里还真有些空落,尤其现在被屠夫逮住后,没了那个敢正面和屠夫互怼的小子来救自己,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真是奇怪的反应,在的时候一个劲嫌弃,现在突然不在了,反而有些想念。

   “也许你该去看看威廉,我想他很需要你的鼓励。”
  凯文看到特蕾西缩在大厅的一侧,也不和其他求生者谈话,只是一个劲摆弄手里的遥控器,他主动走过去和她搭话。
    “需要我的鼓励?还是需要我接受他的告白?他那些天没少缠着我,现在我终于清净了,我才不去!”
    特蕾西头都不抬一下。
   “你不接受他的喜欢,至少出于朋友的关心去看看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给他出的那些主意!”
   特蕾西摸着自己脸,仿佛还能记起那恐怖的景象,她明明对鲜花过敏,威廉却硬把一大把玫瑰往她怀里塞,害得她脸全红了,这个傻子还以为她害羞,激动地还把她往怀里揽!
   当然,特蕾西当即就把花塞回这个呆头呆脑的前锋怀里,还顺便踹了他一脚。
    但这可没让威廉放弃,之后又用各种方法把她约出来,当然这里面少不了她几个好闺蜜的帮助。

   “特蕾西,你看你在游戏多不容易,又要修机又要用玩偶救人,我们决定请你吃顿饭!”
    薇拉当时的笑有多热情,现在想来就有多可怕,作为一个新来不久的求生者,薇拉因为自身的修机技术不好而向她请教,她们就是那个时候成为好闺蜜的,而一旁的菲欧娜也笑得灿烂,当然特蕾西和她成为挚友的原因是,菲欧娜不仅多次救她,还帮她招魂,但结果自己是失败了。

  “很抱歉,犹格·索托斯大人好像不允许我这么做,我没有能力帮你,不过我的确感知到那么一点,我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一个房间捣鼓什么器械,周围还浮着云,应该是天堂了,他嘴里好像还在念……你的名字!”
     特蕾西听了无比感动,虽然无法再见到父亲,得知父亲在天堂安好的消息她也很满足了。
    当然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菲欧娜为了安慰她而编造的。

    就是这两个好闺蜜邀请她去吃饭,可她到了那里却看到手捧一大盒心形巧克力,穿着西装的威廉笑咪咪地站在餐桌旁迎接她,旁边还站着凯文。
     “特蕾西,你终于来了,准备好和我共进烛光晚餐了吗?”
     特雷西气得嘴唇都在发抖了。

   “你就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多蠢!这身衣服简直比你穿海龟那套还难看!”
    特蕾西说完头也不回地朝门边走去,可没走出几步又返回夺过威廉手中的巧克力才推门而去,留下四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难道你不把威廉当朋友看吗?”
   凯文的问题倒让特蕾西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都是威廉最近对她的一系列举动,她现在都不清楚她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了,还算不算朋友。
   “他没向我告白之前,我们还是好朋友,虽然我也挺嫌弃他的……可现在,我也不知道!”
    “那你更该去看看他,把这话说清楚!”
   特蕾西心情烦乱,她没有立刻点头答应,也没有拒绝。

    最后,她还是去看威廉了,还提着自己做的一大盒蛋糕。

    按响门铃,她的心情还是有些紧张,但门打开以后,这种情绪瞬间消散了,她甚至忍不住笑起来。
    她从未见过威廉这般模样呢!

   他穿着黑色的兔子睡衣,脸色因为生病而显得苍白,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看上去还真像一只小兔子!
    “特蕾西,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
  威廉比平时低沉了许多,沙哑还带着鼻音,但依然掩饰不住他的兴奋。
    “你可别多想,我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 特蕾西说着将手里的盒子塞到对面人手里:“但你看起来也挺好的,那我就走了!”
    她的话立刻让威廉慌了神,他伸手拉住她。
   “别走,特蕾西,反正你也来了,进来坐坐陪我说说话吧!”
     “松手!”
  特蕾西瞪了眼紧紧拽着自己胳膊的威廉,对方立刻松开了手并低下头,特蕾西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太重了,她不该这样对待一个病人。
   “我很抱歉,威廉,我不是有意吼你的。”
   “我明白,你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威廉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以及一口整洁的白牙。
     特蕾西真有那么几秒在想为什么给他带的是蛋糕而不是胡萝卜。
   
   “那我就走了,蛋糕你要尽快吃啊,这个可不能放太久。”
    “好的!”
   但 特蕾西刚要走,威廉却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他整个人靠在门框上,脸也呛得通红,她真怕他连肺都咳炸了。

  “你这样可不行,我扶你回房去!”
  “……不用了,你快回去,小心……小心我把感冒传给你……”
    威廉一边说一遍咳,特蕾西看他这样,怎么可能离开呢?他万一真咳出血或者一口气上不来……那可就糟糕了!
   “我这个时候走?那还算什么朋友了啊!”
  特蕾西说着抬起威廉的胳膊,将他扶到沙发前坐下,又给他打好水。

  “谢谢!”
威廉接过杯子刚喝一口就全部咳嗽着呛出来。
  “你小心一点,”  特蕾西的衣服也溅了水,她心情有些烦躁,但她还是先拿过纸巾帮威廉擦身上的水渍:“你本来就感冒了,再沾水受凉,要病的更重了!”
    “不怕,有你在这陪我,多重的病也能好!”
    威廉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特蕾西,她主动帮他擦衣服,他心里简直像炸烟花一样开心!
    “这些话,也是凯文教你说的吧?”
特蕾西将纸巾扔入垃圾箱,重新给杯里倒满水。
    “这是我的心声,特蕾西,一见到你,我就情不自禁蹦出这些话了!”
    “你再说我就走了!”
  特蕾西有些生气地转过身。
  威廉立刻就收紧笑容坐得端端正正地喝着特蕾西给他倒的水。

    于是,特蕾西就照顾了威廉一个下午。
   
    而这当中又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吗?下次再说。

(我累了要睡觉了就这样吧各位明天早起写!我天!)
   
   
  
   
  

   
    
 

   
 

【前机】庄园记前机篇 甜文一篇(甜糖)

什么都不想说了,直接发文吧,我看看明天早上更新裘医,大家喜欢看就好,这对比较冷呢,不过我就爱吃冷组合。
然后这个系列叫庄园记,这一篇埋了爱情魔药的彩蛋,下一篇就是黄祭啦

正文

坐在游戏开局前的等候大厅里,看着匹配到的队友,特蕾西心情十分复杂,倒不是针对克利切和艾米丽,而是坐在她身旁的威廉。
  “真好,威廉,又遇见你,看来这一局也要失败了!”
  特雷西摆弄手里的机械玩偶操纵器,头都不抬一下,她漫不经心的语气却暴露出她一肚子的怨气,至少在威廉听来是这样。
  “听着,特蕾西,” 威廉敲了敲特蕾西跟前的桌子,试图让她抬头看自己:“上一局我没救下你,很抱歉,这次我一定尽全力!”
  “我可不怪你没救我,相反,我怪的是你非要救我!”
  特蕾西放下操纵器,转过头来看他,眼神里明显带着怒气。
这让威廉感到困惑,他刚要开口问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时间已到,游戏开始,他只能待会再找特蕾西问个明白了。

  “专心破译!”
正不停敲打着密码机的特蕾西向伙伴们发送信息,这次还挺幸运,身边不远就是一台密码机,不过看队友们的情况并不好,克利切刚刚就发消息提示大家,监管者在他附近,而他就和艾米丽还有威廉在一处,那两人刚刚也发了同样的消息。
  克利切是溜屠夫的一把好手,艾米丽谨慎小心又能自疗,特蕾西并不担心他们,她就怕威廉又逞英雄和屠夫正面怼,而导致整局输掉。
  “他这次要是再被抓,我可不会用傀儡救!”
  特蕾西边破译边在心里暗想,上一局她冒险救下威廉,自己却被抓了,不过如果威廉能跑,那就能成平局,可这前锋不知怎么回事,在她已经明确表示“别救我”的情况下,却非要回来救绑上椅子的她,结果当然是被烧红眼的小丑先生一顿猛锤,也上椅子飞天了。
  这样算了,关键他还非要和小丑先生对撞,好像不把对方撞倒在地不罢休一样,可对方是位监管者,就算威廉再强壮再勇猛,在游戏里,他也是弱势的一方,这就是规则,她很清楚这点,但这位艾利斯先生显然不这么认为,事实上她接触他的第一天,她就目睹他破坏了庄园的大半规则,甚至逼得庄园主将他叫去办公室亲自训诫,但似乎也没什么用。
  威廉·艾利斯先生似乎坚信一个原则,规则的制定就是为了让他挑战,不然它们为什么老是和他的习惯相反?
 
  “可我也因此开创了一种新运动,难道你们看不见吗?拉格比足球正风靡全国,你们平时在庄园,不也玩吗?”
  威廉说的的确是实话,大家都无法反驳,一向能言善道的夜莺女士也闭了嘴,庄园主也就只好任这位热血小伙继续“挑战规则”了。
 
  特蕾西和他可不一样,她必须很好地遵守规则,尤其是在机械方面,如果她弄错一个零件或程序,一切就会错乱。
  但尽管两人差距如此之大,威廉在见到特蕾西的第一天,就不停地和她说话。
  也许因为她和他当时都是庄园的新来者,而她恰好又在当天的庄园午宴坐在他旁边,还恰好将叉子和他伸入同一个盘子想要叉走同一块蛋糕?
  不管如何,起先出于礼貌,特蕾西只能耐着性子回答,可随着时间推移,她越来越不耐烦,最后她只能挑明。
  “威廉,你是个很好的朋友,但你可不可以不要老跟着我,你毕竟是个拉仇恨的求生者,而我只想专心破译!”
  “噢,还有,威廉,平时也别和我说那么多话,我每天都要修理机械玩偶安装零件什么的,你的话太多容易打乱我的思绪!”
  可特蕾西发现,这根本没什么作用,威廉照样笑嘻嘻地跟着她,游戏里这样,平时也这样。
 
  “干嘛一直跟着我哪!”
  特蕾西在一次游戏时遇上威廉,对方非跟着她一起修电机,他炸机的时候,她终于火山爆发般地吼道。
  “特蕾西,你的体力这么差,胆子又这么小,我当然要保护好你!”
  威廉抓着自己的头盔,他看上去甚至一副委屈的模样,明明是他炸机了呀!
  “我得说明一下,我不胆小,这是身体自带原因我也没办法,还有,你这明明就是在吸引监管者来,还说保护我!”
  “好吧我说错了,但你也不用怕,监管者来了我帮你撞昏就行!”
  “艾米丽和菲欧娜体力也差,你怎么不保护她们呢?”
  “但是我第一个认识你的!”
 
这个回答明显缺乏逻辑,但也让特蕾西无法反驳,她只能无奈摇头,不过他在游戏里的确救了她很多次,但并不是每次都是好结果,比如刚刚那局游戏,因为他非要回来救她而输掉了!

  特蕾西因为想心思而导致判定失误,电机爆出的火花惊得她退后一步,这时远处的红光又显示队友被打伤了,是克利切,同时监管者的身影也显现出来,是红蝶。
  继续修机,威廉和艾米丽会救人的。
  但当第二台电机解完后,金光才显示两人去救人。
  可是不多一会儿,被救下的克利切又被打倒了,而威廉的头像也亮起半血。
  修机是修不动了,特蕾西咬咬牙蹲到墙角,放出机械傀儡救人。
  玩偶还没跑到克利切身边,威廉就倒地了!
  特蕾西现在觉得心肺都要炸裂,看,红蝶现在朝她的机械玩偶砸来!

  “可恶!” 特蕾西气得跺脚,头像又显示艾米丽被红蝶打伤,她再次放出机械木偶后就收起操纵器,她要亲自去救人!
  当她跑到时,克利切已经随狂欢椅飞天,红蝶也朝她追来,她赶紧朝废墟方向跑去,威廉正蹲在一块木板后面,特蕾西赶紧治疗了他,两人一起朝前跑去。
  “危险,离开我身边!”
  威廉大声叫着故意朝红蝶跟前跑去。
  “你是傻了吗!”
特蕾西也不满地叫嚷,她刚刚治起他,他还受伤呢!
  果不出所料,很快威廉又被红蝶打趴在地,这位监管者现在朝她飘来,好吧,至少是在废墟,她可以给威廉自愈拖时间,但显然,她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在翻过板子的时候,她慢了一拍,被红蝶直接震慑在地上。

  还好自己留了一手!蹲在地上的特蕾西艰难地移动,靠近倒地的威廉。
  “威廉,坚持住呀!”
她鼓励他,但其实她身体抖的厉害,这反应也太强烈了点吧,她现在有点后悔以前在家没加强锻炼,尽管她努力劝自己镇定,可一开口声音就在颤抖。
  “好,但是特蕾西,我怎么感觉你状态很差呢?”威廉说着还笑起来,他肩头甚至跟着抖动,一点都不像一个被打趴在地的伤残人士,特蕾西生气地拧紧眉头,她都不想用傀儡救他了!

  等了一阵,红蝶见两人还没起来,似乎觉得两人没有自愈能力,她便传送走去找修电机的艾米丽了。
  这真是个好机会!
  特蕾西赶紧操纵玩偶跑过来,当傀儡站在面前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它转向了威廉。
  正被玩偶治愈的威廉抬起头,他目光有惊讶也有喜悦,他甚至朝着特蕾西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洁白整齐的牙齿在阳光下发亮。
  “特蕾西,你先救我,你对我真好!”
  “……少说废话啦,待会起来赶紧跑,离我远远的!” 特蕾西的脸瞬间变红,本该严肃的语气也变得柔和,这可不是她本意!
  “好的!” 威廉答应着站起身,却开始救治特蕾西。
  “哎,我说你什么毛病,我要你赶紧跑——”
  “但我得保护你,你现在伤成这样我却跑开,我都看不起我自己!”
  威廉的话让特蕾西再次哽住,这个大块头是真的每时每刻在保护她呀,以前这样,现在也是!
  她虽感激他的举止,但游戏不能输。
“你还是快跑,一会儿美智子小姐来了,我们都跑不掉!”
  “那也没事,如果真的跑不掉,和你一起飞天我也乐意!”
  威廉说完又露出他那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虽然这话听着很丧气,但特蕾西觉得心头一阵暖意。

  “好吧,不过我们或许有第三种选择!”
特蕾西站起身,远处红光显示艾米丽被红蝶击倒,她和威廉都感到惊讶,贵族出身的黛儿小姐居然可以遛屠夫这么久!
  “我记得艾米丽以前不是这样的!”
  特蕾西紧锁眉头,这太不科学了。
  “我好像也记得不是……哎,不对呢!我记得有次遇到菲欧娜,她说去给艾米丽送药,很有可能是提高体力的魔药!” 威廉似乎响起什么,恍然大悟地一拍手。
  “魔药?也许我下去也能找菲欧娜要个去提高体能,以后也能遛屠夫了!”
  特蕾西听了他的话眼睛都变亮了许多。
  威廉还想说什么,但特蕾西却拍着他的肩膀让他赶紧同自己破译电机,还剩下两台电机没有解开呢!
  威廉当然也不敢再去主动挑衅监管者,特蕾西救了他两次,他要再把自己皮倒地,那他就太对不起她啦!
  于是他跟在特蕾西身后同她一起找电机。

  但让两人更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红蝶好像并没有把艾米丽绑椅子,相反把她带到一台电机前。
   “专心破译!”
  站起后的艾米丽发出信息,特蕾西和威廉相视一眼,两人虽然摸不着头脑但也专心破译。
  终于,大门的警报声响起。
  特蕾西和威廉同时抬头长舒口气,两人目光再次对上,但这次明显有些尴尬,他们的脸都有些泛红。
  特蕾西先转过头咳嗽了声:“我们该赶紧开门去了!”
  “对,开门!” 威廉使劲点头先朝门那边跑去了,特蕾西看着他的背影轻笑着怂怂肩,也追了过去。
 
  “美智子小姐怎么突然放过我们了?”
游戏结束后回到庄园,特蕾西还是不能理解,她便问站在一旁的威廉。
  “也许她心情突然好了?”
  威廉摘下自己的头盔,露出一头凌乱的头发。
  “艾米丽遛了她那么久呢,这肯定有什么秘密,或许两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啊,艾米丽不会和她签订了什么死亡契约吧!”
  “哎,美智子小姐不是那种人!”
  “怎么?你很清楚啊?”
  “是啊,我以前被美智子小姐放过,她说我老是保护大家太辛苦,就放了我,她真是位美丽又好心的小姐,监管者都像她这样就好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呢?”
特蕾西努了努嘴,神情也有了细微变化,这都被威廉捕捉到了。
  “特蕾西,你怎么不高兴了?”
  “我没有啊,你被美智子小姐放了,我很开心呀!”
  特蕾西眼神飘忽不定地望向远处。
“是吗?可你看起来不像开心的样子!”
“啊?那是因为……” 特蕾西再次无话可说,不过就威廉那情商肯定也猜不到她到底在想什么,于是她干脆胡扯了一个理由:“你头发太乱了,我看着难受!”
  她说完伸手拨过威廉额前被汗沾染的碎发。
  威廉也没有躲开,只是又露出他的灿烂笑容,乐呵呵地望向特蕾西,甚至还伸手要去摘她的头盔。
  “特蕾西,谢谢你,不过你头发会不会也乱了?我也给你理理?”
  特蕾西赶紧伸手拦住。
  “不,别摘我头盔啊!不然我生气啦!”
  “说到这,我还真没见过你摘下头盔的样子,你是短发吗?”
  “不告诉你!真别碰!我真的生气啦!”
  “你给我看看吧,特蕾西,你都救了我两次,连头发也不给我看?”
  “哎,威廉,我说你这什么奇怪逻辑?”
  “一点也不奇怪,还很新颖,否则我也无法发明拉格比足球啊!”
  “还是不行,我告诉你,我只给自己喜欢的人看头发,还必须是结婚以后……我老早就给自己这么规定了,你不要乱碰啦!”
  “特蕾西,那你也该知道,我向来都喜欢挑战规则!”
   威廉说完又笑着朝特蕾西头盔上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