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庄园】庄园记沙雕篇:被锤爆的姐妹花(很短的小短文)

一篇吐槽小短文而已,我发现自己不论用什么角色,不论叫什么id,都是百分百对屠夫针对的那一个,以前是祭司,现在是调香师,于是写个超级小短篇吐槽一下,顺便引入一下接下来要写的cp。
  我写的薇拉是一个记性不太好但是的确比较全能的贵族小姐,然后因为记性不好举止和说话也是有点小疯癫,就是贵族小姐的那种小疯癫,和裘克那种大疯子完全不一样,而且薇拉是有洁癖,而且生活比较精致那种。
   她来庄园却因为“魔人”和“魔屠”,就经常被逼得暴露内心狂野本性那种,尤其在新来的某人带动下更是如此,当然后面会写。

正文:
     薇拉是典型的贵族小姐作风,即便参加游戏,她也老是保持着优雅的仪态,手拎精致的香水瓶,一路小跑到密码机破译,即便被屠夫锤翻在地,或者绑上椅子,或者原地放血,她都始终保持着优雅迷人的微笑。
       但很快,她发现庄园的监管者们似乎误解了她的举止,因为每次游戏,她都是第一个被针对的,只要屠夫见到她,她就休想再从他们手中逃走了。

     “我对他们微笑,是因为我受到的教育要我保持这样的仪态,但他们却因此认为我好欺负,可我薇拉·奈尔绝不是软弱的娇小姐,我的体力,甚至比我们参与者中的一些男性还要好呢!”
    薇拉在庄园的等候大厅向自己的好友抱怨。
  
   “薇拉,你觉得自己很惨吗!” 坐在一旁的菲欧娜转动手里的门之钥,又哗啦将它收入袖中:“我这个星期头都快被裘克先生锤爆了!还有厂长,他和他的娃娃前后夹击我!还有那个死章鱼,动不动就把我丢海里!就在昨天上午,我遇见了杰克先生,当时只剩下我和奈布,他就抱着他在我面前晃悠,最后我血被放干了!”   她说完气愤地锤了一下桌子。
  
   “噢,菲欧娜,你可真惨啊!可我也不好,就在上一局游戏,我准备去救人,我用了一瓶香水,想着就算被打,也可以救完人后就恢复,可我,居然被走过来的杰克先生厄运震慑了!” 薇拉说到这拍了拍了自己的胸口,还将声音压低,似乎在抑制内心的愤怒:“我看他别着玫瑰手杖,就想我不挣扎,他应该会放了我的,”  她说到这低头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继续道:“可他,这位老是称自己为绅士的监管者,居然把我抱去了地下室!那又黑又潮又暗,还那么脏!我好气,好气!”
    薇拉说完就拿起桌上的香水瓶朝自己猛喷一顿,她深吸一口气,浓郁的香味让她好受了许多。

   “嗯,我们都挺惨的!”菲欧娜捂住自己的鼻子:“不过我还是惨一些,你还可以搜别的道具自救,我就只有这个门之钥!”
   “但至少,你治疗速度快,像我,受伤了就会拖累队友,我当初就该学习医术,而不是去学制香,也许我可以找个闲暇时间,向艾米丽请教呢!”
    “好吧,但你破译至少没有我这么费力吧,我破译一台密码机,不仅时间长,一不小心就会炸机,想想就觉得气愤!你知道我上一局炸机好几次,结果被那只死章鱼的触手包了个圆!这个多眼怪居然还问我有没有被神之手所包围的温暖感觉!温暖他的大章鱼!他就该永远泡在湖底!”
   菲欧娜越说越激动,她又开始砸桌子。

  “噢,天啊,菲欧娜,你可是一名祭司,是神女,你就不能稍微,保持一下自己的仪态吗?”
    薇拉身体朝旁边侧去,她真怕自己也会被对方砸到。
   “薇拉,我告诉你,你也是时候改变一下了,就像你说的那样,不能让那些监管者觉得你好欺负!”
  “可是,菲欧娜,你不是说,你也被监管者打的很惨吗?所以就算我放狠一点,应该也没什么作用吧?”
    菲欧娜刚要反驳,但她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她长叹一口气趴到桌上。
    薇拉也随她长叹一口气,趴到桌上。
    这时,她突然发现另外两名队友不见踪影!

    “游戏都要开始了,他们人呢?” 她惊呼道:“只有我们两个,那我们还不被监管者打的要多惨有多惨,噢,我这张脸一定要毁容了!”

    “薇拉!” 菲欧娜立起身子看向她:“你忘记班恩先生找我们自定义吗?他不是说庄园新来的那位求生者牛仔先生技能和他相克,想要练习一番吗?”
    “什么?是这样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薇拉笑着理了理额前的面纱,突然她又意识到不对劲:“我们庄园什么时候要来新求生者,明明说要来两位新监管者的呀?”
    “就是前几天呀薇拉!你还参加了欢迎宴会呢!”
  菲欧娜拍着自己的额头有些崩溃。
 
    “啊!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位阿尤索·凯文先生!”
    “是凯文·阿尤索先生!”
   
  菲欧娜现在真的想一个门之钥把自己拍到哈利湖底去再也不出来了!
    
   

  
  
  

 

【黄祭】黄祭小剧场之湖景村(超级小甜文,粉丝过三填坑)

很早之前有一位小伙伴说过看黄祭,但是我吃一直没有写,这篇也就算是三百向的点梗了,我真的很抱歉一直拖欠到现在,但是我说过我填坑就一定填,只是请给我多一点点时间,我真的不当咸鱼了各位原谅我好不好!
这个梗是来自昨天晚上群内的脑洞,大家就当单独小剧场看,人设也是庄园记的人设,不过嘛这个时候已经算黄衣对菲欧娜有兴趣了,当然是怼她的兴趣,然后我们祭司小姐姐却依然是暴脾气而且也继续怼黄衣。
哈斯塔要追到小姐姐难啊!然后这对写完我就写别的cp,点梗咕咕咕的cp我一对对捡起。
文短别嫌弃谢谢!而且特别沙雕!

正文:

菲欧娜最终还是被哈斯塔追上了!
三个队友老早就飞了天,她在大船附近和对方周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躲过这个章鱼怪的触手,被敲翻在地。
现在她被绑上气球,哈斯塔又用他神般冷漠又蔑视地语气对她说话了。
“吾说过,吾会抓住你的!”

“这算什么抓我?明明是趁人之危,你肚子饿来试试,我看你能跑多快!”
“吾可不像你们凡人靠食物续命!”
“章鱼怪,你能不能别每天在我面前吾来吾去,说人话行不行!”
菲欧娜厌烦地别过头。
“吾不说你们凡人之语!”
“够啦死章鱼!我现在是没力气和你争,等我恢复体力我一定用门之钥把你拍湖底去,你就永远烂在那吧!”

  菲欧娜的话彻底激怒了哈斯塔,他把她狠狠摔到地上,并气得转过身走远了。
   菲欧娜艰难地在地上挪动,黄衣不把她绑椅子,她也不会点投降,她要一步步爬去地窖旁边,反正大船附近就有一个,而她的血量是完全够的。

   就在菲欧娜离地窖半米还不到的距离时,哈斯塔又荡了过来,他重新把她绑上气球,并故意带到海滩边,将她丢到海水中。
   冰凉的触感让菲欧娜打了个寒战,但她就算哆嗦,她也要骂眼前这个狡诈卑鄙的多眼章鱼怪。

   “你趁我没力气这样对我,索托斯大人一定会惩罚你!你敢不敢让我吃饱后,再来一次游戏,我向虚空之王起誓你保证抓不到我!”
    哈斯塔冷笑一声。
    “你输了,就只能惨败吾之手!”
    “你别再吾吾吾了行不行!如果我有力气我早就挣扎了,可你绑了我两次,我都没有挣扎,索托斯佑我!这局游戏根本不公平!”
   
   哈斯塔听了她的话也生气,菲欧娜对他大吼大叫,无数次冒犯他这位无与伦比的深空星海之主,还多次在他面前提及别的神祗,他想该给这个大胆的女孩一些惩罚,就放干她血,好让她心怀敬畏。
   但他也在考虑她的话,整整两次,她的确没有挣扎,之前游戏中,菲欧娜一旦被他绑上气球,那就如混沌之初的宇宙爆炸那般可怕,哈斯塔甚至还想过,菲欧娜体内是否也有一个混沌存在,是否也会在哪天真的炸裂?
   可能这位祭司小姐真的饿了。
 
   神是不会输的,但靠卑劣的手段赢取游戏,哈斯塔不屑这种行为。
    “吾问你,无能的凡人,你确定饿吗?”
   “你才无能!我当然饿啦!不然我能在这被你放血!”
 
   哈斯塔立刻化作人形走到菲欧娜面前,怒目嗔视眼前的冒犯者,菲欧娜也不甘示弱地盯着他,紫色的眼睛因生气而闪闪发亮,在一片阴沉中如天边的暗星。
   哈斯塔望着这双眼,还有这双眼睛都主人,他心头突然一动,似这被暗星化作的流陨砸了一下,他最终忍住了把这个祭司挂椅子的冲动,转而他拆下一旁的椅子丢到地上,又捡了些废弃木料,很快,一堆篝火在岸边燃起。

   菲欧娜全程惊讶的说不出话,这个黄衣怪难道要把她烤了!
   菲欧娜承认刚刚盯着这个章鱼的人形,是那么遐想了一小下,但就那一小下,再说他故意变成人形,不就是给她看的么,那她想想也没什么问题吧!
    可这个章鱼居然要烤她了!
    
   “我不饿了!我也不看你了!你把我挂椅子吧!虚空之王救我!”
    她紧张地缩成一团不停地念叨。
   哈斯塔只是瞟了她一眼,突然变出一只触手,并将它丢到火上烤。

   原来不是烤她,菲欧娜松了口气,但她觉得这个监管者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脑袋坏掉了,才会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举动,又或许是索托斯大人彰显神迹,好让她趁机逃跑,尽管她的血量撑不到去地窖了。

   她正想着,哈斯塔就将一条烤好的触手递到她面前。
   “无能的凡人,吾赐予你食物,希望你勿忘吾的馈赠,若你吃饱后再输,吾定不饶你!”
    “快拿走!谁要吃你这恶心的东西!”
   菲欧娜却紧锁眉头,用最后的力气厌恶地推开!
    “还有,我血都快没了,要吃也没时间了!”

哈斯塔看她的举动更生气了,他扔掉触手,再次绑起菲欧娜,他真的想把她挂上椅子,看这个出言不逊的祭司尖叫飞天。
   但神要宽容,不能真的与凡人计较,尤其是如此无能的凡人。
   
  “真是挑剔的凡人啊,什么食物才能满足你?”
  “我要吃,吃鱼!烤得外焦里嫩那种!”
  菲欧娜望向一望无际的海面,她突然就想到了鱼。
   “吾再问你,你真的要鱼吗?”
   “你可真是会问问题,我的索托斯啊!难道我还能假的想吃!”
  
    “既然如此,等吾片刻!”
哈斯塔说完又将菲欧娜丢到地上,他脱下身上的黄袍,准备下水抓鱼。

   “啊!流氓!”
菲欧娜在惊叫声中投降回庄园了。

哈斯塔站在原地,海风拂过他赤裸的身体让他感到一阵舒爽,但同时,他也感到困惑,更多的是感到气愤。
  “说了吃鱼,居然投降,无能的凡人,竟敢撒谎骗吾!”
    他再见到这位祭司小姐时,一定会给与她最严厉的神之惩罚。
   
  “满嘴谎言者,吾定不饶你!”
 
   

    

【黄祭】庄园记之信之祸(一 )(标题废,第一篇黄祭,算甜文)

我吃这对cp有段时间了,这对真的很好吃啊,当初吃这对是因为,是因为我刚玩祭司的时候被黄衣佛系了两次,然后我就决定吃这对了,但是呢,自从我吃上后就没有遇到过佛系的黄衣了!但是求生者我最爱祭司小姐姐,又吃黄祭,这真的是很令人伤感的故事。 既然是庄园记系列,大家还记得被靓仔锤爆的菲欧娜小姐姐吗?她高喊祭司没人爱,但其实有一位披黄袍的高冷神一直在默默关注她呢!
  不过这里的剧情还远远没有到爱情魔药那里,可能第三章才是。
然后可能ooc,算私设性格吧。 我的私设里面,祭司的脾气是比较火爆的,而且她有忠实的信仰,虽然她情商高但对爱情不敢兴趣,她的一生献祭给她所信仰的神明,爱情对她来说是不必要的,但她会祝福人家的美好爱情。   而黄衣是一个比较高冷端着架子的神,而且这个神以为不会和凡人一样拥有爱情了,然而祭司小姐姐的出现,直接让他动摇。 这就是私设,不喜欢看不要喷先可以提建议。
然后我参考了一些资料,我发现游戏简介里面说哈斯塔对求知过盛的灵魂感兴趣,然后菲欧娜信仰的犹格索托斯,是知晓一切事物,取悦他会以知识作为报偿,所以我也准备写在文里面了,如果我撞设定撞梗了,请相信我绝对是意外,虽然我吃黄祭,但我的确没怎么看文,一般都是看画的(读各位太太文不多,撞梗的话真的不要介意,谢谢各位太太大佬!)
(我这篇也算是交党费了,黄祭真的好冷,一个cp群只有四个人是有多冷啊!求各位大佬加群呢,神明组就是好吃呀!)

然后文章有借鉴群里面太太的部分观点和建议,我还是希望各位太太大佬小伙伴加群呀,大家一起带热黄祭啊!然后这篇文全程崩坏沙雕,大家看着乐呵算了,求轻喷!

正文

菲欧娜·吉尔曼一开始选择来庄园,是受她所信仰的克苏鲁神犹格·索托斯的指引,那也是她第一次真正见到她一直信奉的神显了神迹,但自从她来庄园后,不论怎么召唤,都再得不到这位时空之神的回应。
  不过,菲欧娜依旧相信,这座庄园一定隐藏着她所渴求的神秘知识,不然神明为何引她至此?
  她因此选择一个休息日,特意去问庄园主和夜莺女士,可得到的回答和她所问毫不相干。
  “吉尔曼女士,既然来了,就好好参加游戏,不要问多余的问题!”

多余的问题?她菲欧娜受神的指引来此,当然要问清楚,他们居然敢说她的问题多余?菲欧娜很是生气,但她憋住了心里的怒火,如果因为闹事被赶出庄园,她心中的疑问就会成为永远的迷了,而她的好奇心是如此强烈,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但回去房间的路上,菲欧娜遇到了新来的监管者,她瞬间明白时空之主引她至此的原因了!
   “哈斯塔!” 她看到这位监管者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谁,她惊呼出一个熟悉又令人厌恶的名字:“深空星海之主,无以名状者!”
  她双拳紧握,警惕地盯紧眼前身披褴褛黄袍的人,确切地说,是类人体,她能看到裹于阴影中不安分跳动的无数只红色眼睛。
 
  对方没有理她,而是径直从她身边绕过。
  菲欧娜本来就生气,现在居然还被一个反叛的旧日支配者无视,她感到自己受到侮辱,她转过身气愤地朝那黄色的背影吼道:“你居然敢无视我,犹格·索托斯诅咒你!”
  黄色的身影停住脚步,他转过身又走回她面前,确切地说,是飘过来。
  红色的眼睛充满血丝地瞪着眼前这个冒犯自己的女孩,黄衣之主虽不是第一次受到挑衅,但这么直接的他的确是第一个遇见,更何况她的穿着打扮还这么缺乏品味。

  “干嘛?你想打我吗?” 菲欧娜也瞪着眼前的类人体,但其实她的心还是很慌,她甚至看准了一条逃跑的道路,只要他敢动手,她就用门之钥逃走。
  可对方还是直直地盯着她,也不开口说话。
  菲欧娜被瞪得有些发怵,但她努力保持镇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个反叛者多眼类人怪面前惊慌失措,那会让时空之主颜面尽损,日后这多眼怪肯定更要嘲笑索托斯与他的信徒了!
 
“我可没时间等你!” 菲欧娜转身就要走,却被对方黄袍下伸出的触手缠住身体,给硬生生拽回来摔到地上!
  菲欧娜可是彻底生气了,作为一名祭司,虽然也会遭到部分人的排斥与讥笑,但他们从来不敢真和她动手,因为在那之前,她已经会将他们全部骂走。
  她的火辣脾气仿佛炮弹一样被点燃,她不顾身上的疼痛直接开骂。
  “你这只多眼怪章鱼,索托斯不会放过你的,你就该沉在卡尔克萨的哈利湖底被鱼啃噬,腐烂发臭!”
 
  对方却冷哼了一声,朝摔坐在地的她走来,他突然抬手掀开自己的外袍。
  “变态!” 菲欧娜立刻低头紧捂双眼。
  但好一阵,她都没听到什么动静,除了几声乌鸦叫。
   菲欧娜这才抬起头,但她依旧不敢挪开手,于是她透过手缝朝外望去,却看到一双黄色闪闪眼睛正直直盯着自己,她吓得再次惊叫,使劲推开凑近自己的人。

  “你干什么!别以为你变成人就可以挨我这么近!在我看来你就是章鱼怪!”
菲欧娜气愤地站起身,不过虽然她这么说,她还是忍不住往对方身上瞟。
  真变成人形后的黄衣之主,居然是一个有点帅气的小哥呢!而且他那一头柔顺的白发衬着黄闪闪的眼睛,真的越看越好看呢!
  但菲欧娜很快敲了敲自己额头,她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这只是这个大章鱼变出来的形象而已,自己千万不能被其幻象蛊惑。

  “你可是骂够了?”
  磁性的声音中透着冷漠的气息,就真的似一位神居高临下地审视触犯神法的低贱凡人一般。
  菲欧娜很讨厌这种感觉,她细长的眉毛拧至一处,抬头瞪着眼前的人。
  “没有,没有,没有!” 菲欧娜气冲冲地怒吼三声,她的声音惊得栖在树上的乌鸦纷纷飞走。
  黄衣之主突然发出声嘲讽似的冷笑。
  “索托斯居然有你这种信徒,他已经沦落至此吗?”
  菲欧娜真的很想一个门之钥摔这个章鱼怪脑门上去,尽管她是不忍心打他现在这张俊脸,但他的话语实在过分!
 
  “衣品差,脾气差,气质差,” 这黄衣之主仿佛还说上劲了:“还这么无能,噢,你的神指引你之时,是否忘记告诉你,你的声音比乌鸦叫还难听!”
  菲欧娜气得身体都在抖了,她一抬手就将手里的门之钥拍上对方的头。
  环形的印记罩住了哈斯塔,他瞬间消失在灰色的符号中。
  菲欧娜长舒一口气,她理了理碰乱的头发,冷哼一声离开了。
  她才不管这个黄衣之主被传送到哪去了呢!
  她现在只觉得解气,浑身也轻松了不少,她甚至哼着曲儿朝回路走去。

  “……死章鱼烂章鱼,虚空之王把你头打残……红眼睛,黄眼睛,多眼怪烂在湖底……”
  菲欧娜一边哼歌一边在房门口画了门之钥,自从被索托斯大人赐予了这技能后,她就再也没用钥匙开过门。
  但当她穿门而入后,一股异样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压迫着她。
  同时,她听到一个磁性冷漠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你再说一遍,谁烂在湖底?”
  她转头看到靠在门旁的哈斯塔。
 
  “啊!你个章鱼怪怎么在这!你跟踪我!”
  菲欧娜吓得连连惊叫朝后退去,她的脚抵到门框,却因为门之钥打开缝隙,整个身体不受控制朝外倒去!
  天啊!这下肯定要摔的很惨了!
  她害怕地闭上眼睛,这一刻她只希望索托斯大人彰显神迹救她一命!
  不过菲欧娜料想的事情没有发生,她感到自己被什么有力的东西托住了,这东西还很温暖。
 
  “……索托斯大人?”
  菲欧娜睁开眼,却又看到那双黄色闪烁的眼睛。
  “你敢抱我!”
菲欧娜看到自己被哈斯塔抱在怀中,他的手还紧紧托着自己的腰,她就气得要喷火了!
  “松开,松开!”
  “这是你要吾松开的!”
  哈斯塔嘴角扬起一抹狡黠地笑,放开了搂着菲欧娜的手。

  菲欧娜整个人再次重重地摔到地上。
  “索托斯的信徒,吾知道你很差劲,但你竟能蠢成这样!” 黄色的眼眸微微咪起,上勾扬起的嘴角,这就是赤裸裸地嘲讽!

菲欧娜只觉得一股火焰在身体游走,她祭司今天要是不把这只章鱼怪拖去厨房烤熟了,她就不是犹格·索托斯最忠实的信徒!

 

 
 

 

【裘医】狗仔菲欧娜之稻草人光天使约会篇(下集)
不怕死的菲欧娜又来偷拍啦!这次还带来了灯光师皮皮鳝,猜猜这只皮皮鳝还有稻草人分别是哪两位大佬太太呢?哈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狗仔菲欧娜暂时罢工,我要写文去啦!

【裘医】狗仔菲欧娜之稻草人光天使约会篇(上集)
没错我知道自己拖更四天的咸鱼哈哈哈哈但是就是沉迷沙雕截图无法自拔哈哈哈,我菲欧娜专业狗仔哟,上次偷拍囚徒和旧装差点被丢海里面,但作为一个专业狗仔,我祭司怎么能因为暴力就屈服呢!

好啦好啦我今天一定更新,要是我今天还不写裘医请各位喷死我打死我吧!
哈哈哈哈沉迷沙雕截图无法自拔😂😂😂

【裘医】狗仔菲欧娜之囚徒旧装看海篇(游戏截图)

这个是昨天和小伙伴玩自定义的截图,然后发现可以写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就给加了文字,直接用美图秀秀弄的很粗糙。
我祭司偷拍跟踪也是因为时刻关注你们的恋情啊!
毕竟是囚徒啊万一约会约着把旧装丢海里了怎么办!我菲欧娜小迷妹也能救人的!
哈哈哈也是因为囚医第十章太虐,然后待会又要写黑死病,我一时间也写不出小甜饼,所以发个趣味截图吧哈哈哈哈
日常沙雕……拖更这种事情嘛……肯定不是说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