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占tag致歉

这是我近期最后一次回来了,我回来干嘛的?回来锁车的,以后想看私聊我都有存货,劝看得见的太太近期不要上车谢谢!


关于舞女推演最新猜测(原来已经删除了)

推演的确出来了,我也仔细看了,先前的介绍是舞女有丈夫而且生活优越的那种,但是丈夫死于一场事故,然后我们可以看推演里面瑟吉,就是微笑小丑,赚钱还是蛮多的,所以舞女的丈夫就是瑟吉了,然后瑟吉被裘克杀了。
至于玛格丽莎是不是娜塔莎,是不是就是杂技演员和驯兽师娜塔莉,我觉得娜塔莉和娜塔莎是两个人,官方故意把名字编这么近的,不然怎么可能是因为疏忽把娜塔莉记成娜塔莎写出来,那也疏忽的太有趣了点。

所以娜塔莎和娜塔莉是两个人,我坚信他们是两个人,网易故意把名字编这么接近,至于红发年轻人,应该是笑脸小丑,先前都说八音盒是裘克,但那时候我就和小伙伴说这个不是裘克,也许是真正微笑小丑的脸,看来是这样了!
 
   然后我现在有了一个新的推演脑洞了
   瑟吉肯定是先去马戏团是和驯兽师娜塔莉一起,然后两人在一起,然后但是注意,裘克这里应该是厌恶娜塔莉和瑟吉两个人的,因为他们抢走了光环。
  然后舞女去看表演被微笑小丑吸引,由于舞女年轻美丽和天真肯定更吸引瑟吉,然后舞女用药让亲戚睡着,跑去马戏团。
  娜塔莉当然不高兴就和瑟吉闹,然后被打,于是娜塔莉就把不快发泄到狮子身上,但是舞女心善就给狮子药吃(这也是为什么狮子会蹭笼子的原因)让狮子不那么痛苦
  (然后裘克会发疯肯定不止暗恋对象跑了受嘲讽这么简单,我觉得还是因为吃了颠茄的原因,也就是舞女那个药里面含有颠茄,吃多了产生幻觉,所以这里又有个推测)
   就是猜测裘克因为没了光环每天睡不好,舞女发善心就给裘克药吃,结果药里面有颠茄裘克就出现幻觉,把狮子当成人,人当成狮子,娜塔莉受不了走了,舞女接过衣服当了新驯兽师,但是裘克已经疯狂的分不清娜塔莉和娜塔莎了还有狮子了,最后看到“爱人”和瑟吉还有“狮子”在一起,又被瑟吉一刺激,就
发疯的杀了整个月亮河的人,然后舞女就跑了,还带着驯兽师的衣服一起跑了,所以舞女丢下了宠物,留下了衣服,然后瑟吉死了没有经济来源,只好去庄园
  还有一个版本,就是娜塔莉就是娜塔莎,但是以上推测还是不变的那种,舞女给药狮子和裘克吃,裘克产生幻觉杀人了,然后娜塔莎跑了。
   有人会说,怎么,承认裘克喜欢的娜塔莉就是娜塔莎就是舞女很难吗?
   是的,对我来说很难!原因你们可以去空间看我置顶,从四月份喜欢的一对cp现在被拆了,我当然很难过,这些推演也许是我自己骗自己,那么我宁愿相信它是真的,就让我活在这样的骗局里面吧!

实在要吃,圈地自萌,反正唯一确定的一点就是裘克杀了瑟吉,还有渔村应该和月亮河离的很近,舞女才能经常去马戏团,最后和瑟吉一起跑去了马戏团。
好了这是我的推演,不喜勿喷,谢谢!

【主前机】庄园记中秋篇之前机(小甜饼)

其实是小沙雕,我看了一下前机的线,大概可以直接延伸来写中秋了,这也是唯一一对剧情上符合时间线可以直接写的,上次说威廉病了特蕾西照顾他,那么这里就是威廉去给特蕾送月饼吃了。
里面有涉及安咎的剧情,但是因为情节比较少,我不会打tag的,还有一些别的cp,不过都会单独写的,祝福我肝的完吧!
感觉写的很沙雕很腻歪……

正文
    上次上病的时候,特蕾西照顾了威廉一个下午,当然,虽然那个下午并没多愉快,对两人来说还都有些尴尬。
    因为威廉为了制造欢乐的气氛将蛋糕的奶油抹到了特蕾西脸上,这后果自然是换来了特蕾西的一顿猛锤。
    不过威廉也算幸运,因为打完之后是特蕾西帮他擦的药,出于愧疚,她还喂了蛋糕给他吃,虽然就一口,但威廉已经很满足了。

   这天,是庄园新来不久的监管者黑白兄弟家乡的传统节日中秋节,黑白两兄弟早在前几天就开始在庄园敲锣打鼓地吆喝,告诉大家中秋节来了,他们还特意向庄园主申请做一种只有在中秋才能吃的美食,月饼。

   威廉没听说过这种食物,但是他很有兴趣去帮黑白兄弟做月饼,他觉得做东方的美食,是一种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毕竟上次,厂长做的那一大桌东方菜,看上去就做工复杂。
    主厨当然是宿伞两兄弟,但是庄园第一大厨里奥自然也加入了,并且因为人手不够,班恩也帮着打下手。
   
    “威廉兄,你捏的月饼太奇怪了,月饼应该是圆形,你用这个试试吧!” 谢必安走到威廉跟前,拿起一个圆形模具压到威廉刚捏好的面团上:“你看,就像这样,你的馅放的多了点,都漫出来了,你可以试着少放点。”
    “大哥,他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你管那么多作甚?”  范无咎在一旁看着,但他最终受不了,这个前锋为什么贴他大哥那么近?只是教捏面而已,怎么手都快碰一起了!无咎越想越气,手里的面团已经被他抓成了扭曲的形状。

    “无咎,你干什么?我们是做月饼,又不是擀面条,”  必安笑着走近无咎,他当然看出了他兄弟的心思:“还是让兄长我来教你!” 必安轻轻覆上无咎的手背,手贴手地教他揉面团:“这样才对!”
    “我知道,我又不是不知事的三岁孩童!” 无咎说着要抽出自己的手,但必安却握得更紧。
   “在兄长眼里,你就与三岁孩童无异,” 必安说完还宠溺地揉了揉对方鬓前的碎发:“看看,头发都乱了,还说不是小孩儿!”

   威廉揉着面,但是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了,他实在受不了这打情骂俏的腻歪两兄弟,只想快点烤好月饼给特蕾西带去,不过至于揉头发这点,他还是很羡慕谢兄弟的,毕竟特蕾西平时连头盔都不摘,更别说去摸她的头发了!
  
   里奥和班恩学的快,人也勤快,一下就烤好一盘又一盘的月饼,威廉望着那油汪汪金灿灿的像盛开的花朵一样的饼,他想特蕾西一定会喜欢,于是他也开心专心合面,他要做出一盘别具特色的月饼送给他最爱的特蕾西。

    终于,忙活了一个下午,月饼终于做好了。
    黑白兄弟请来庄园众人,为大家分发月饼,他还特意嘱咐一个人最多只能领六个。
     但是先来的奈布,库特还有瑟维可不管这些,他们一个人抱起一盘子就往回冲。
    这可让忙碌了一下午的黑白等人脑袋都炸了!

   威廉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护月饼,他特意做给特蕾西的,可不能被抢走,他立刻端了自己的那盘也跑开了。
    场面一度陷入了混乱之中。
   
   好在准备来领月饼却意外看到这一切的菲欧娜及时地记录了一系列过程。
    据说,班恩做给幸运儿的月饼被瑟维端走了,他纯粹是觉得小鹿形状的月饼很可爱,后来菲欧娜去进一步采访当事人的时候,瑟维还表示差点被班恩勾中,好在有惊无险。
   当然,库特抢到月饼的过程也是惊心动魄,但他说抢月饼不是为了给自己,是为了发给庄园里面和自己一样的单身人士,因为过节,他自己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只好发月来慰问,可里奥表示他做这么多月饼就是为了发给这些单身人士的,他还强调正因如此,每只月饼上面都印了一只小狗。
  而库特先生在发现这一事情当即丢了月饼昏倒在地。

   当然,抢月饼的第一先锋,就是奈布·萨贝达先生,但是菲欧娜并没能成功采访到他,据说她受到了神秘威胁,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只能略过这位为了抢到月饼不惜流鼻血的庄园第一勇士。
  
   菲欧娜只好去采访威廉,但是当时威廉正在和特蕾西一起吃月饼,两个人看上去十分开心,特蕾西甚至还喂对方吃月饼,这罕见的一幕当然也被菲欧娜的镜头捕捉到了。
  
    但事后特蕾西却并不开心,还要菲欧娜删掉照片。
  
    “可是特蕾西,我的确看见你们在笑着互喂月饼啊!”
    “那是我们打的赌啊!” 特蕾西气冲冲地咬了口手里的月饼:“我们比赛互吃月饼,谁吃的慢一点,谁就要喂对方吃月饼,还要给泡茶喝,可我最后一块月饼是兔子形状的,太可爱了我舍不得吃!”
   “所以你就输掉了比赛?”
   “是的,我和威廉先生绝对只是单纯的友谊关系!”
   “可既然这么,为什么要答应这个比赛呢?”
   “因为我觉得他会输掉!”
   “这么说,你是希望威廉喂你吃东西了?”
  菲欧娜的步步紧逼弄得特蕾西有些心烦,但她还是回答了,不然这个庄园第一小八卦肯定又要在《庄园日报》上乱写了!
     “没有,我答应是因为愧疚,因为上次我去探望威廉的时候,我打了他,所以我才答应了!这才是我答应的原因!”
   “我知道,你不用再强调,”但菲欧娜很快意识到事情不对:“你是说,你去过威廉先生的家?”
   “朋友生病去探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你为什么要打威廉呢?”
   “因为他把奶油抹到了我的脸上,那可是我亲手做的蛋糕啊!太可恶!不吃也不能这样浪费!” 特蕾西咬牙切齿地嚼着月饼。

   菲欧娜很是震惊了一会儿,但她觉得再问下去就要惹怒这位机械师了,于是她选择离开。

     到了中秋节晚上的庄园聚会,大家见到了鼻青脸肿的威廉,还有怒气冲冲挥舞手里报纸的特蕾西。

    “你怎么不怪菲欧娜乱写呢!”
   “要不是你抹我奶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特蕾说完又往威廉身上锤。

    “菲欧娜,这到底怎么回事?”
  其他人都不解,这两个平时关系不错的人怎么吵起来了。
   “看今天的日报就知道了,威廉·艾利斯先生病重,特蕾西·列兹尼克小姐携亲手所做蛋糕前往探望,” 艾玛看众人不解,凑过来解释:“还有照片,你知道吗?是特蕾西喂威廉吃月饼!”
   “啊?这么说他们是在一起了吗?”
  “那我可不敢说,日报上写的是朋友情深,但是嘛,我还是觉得他们在一起了!”
   “其实他们本来就很配啊!”
  人群顿时开始叽叽喳喳地谈论,威廉和特蕾西当然都听见了,威廉还好,但特蕾西就气得跑开了,威廉自然是追过去了。

  但至于他追没追上特蕾西,那就下次再说了!

 
   
   
   
   

【裘医】囚徒旧装虐文脑洞(根据最近很火测试得出的)
可以写一个很虐的脑洞,最惊讶的是囚徒和旧装居然都测试除了“所有生命皆有来源,一切死亡具有归宿”这句话,所以可以写一把很虐的刀,当然也可以写糖,我不确定我到底写不写的出来,毕竟我的坑也的确多了点,但是我的确想试一试
各位要是想写也可以写啊!欢迎一起讨论剧情!

【杰约】冰火之歌番外绅士的较量(试水而已,很短的)

我实在找不到单独的pa,也不想把杰约写入庄园记,就在冰火里面拉一段剧情,但是大家也不用刻意去补我的冰火之歌,因为我会慢慢写的,tag我还是加冰火之歌吧……我就写一个贵族舞会两个人遇到吧,因为有人说开膛手可能是贵族身份,然后约瑟夫肯定也是贵族啦!于是就这么写吧!就是两个在冰火世界都是贵族身份
这段剧情是连接囚医之笼第十章的……就是在宫廷的那段经历,当额外剧情补充,主要是讲约瑟夫和开膛手先生的暗中较量,然后约瑟夫原型姓涅普斯,这里也叫涅普斯
毒舌约和毒舌杰

正文
     约瑟夫并不喜欢宴会,可他并没有办法拒绝这一切,不过看到更不情愿来到宴会而一直紧锁眉头的裘克,他心情瞬间又好了许多。
   就这样端着杯香槟踱着步子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时不时还会被路过的王公贵族叫住问好,这还不算糟糕,最让他心烦的是那些爵士夫人,她们老喜欢将他拉去聊天,他不仅得忍受她们身上比毒药还浓的香水味和叽叽喳喳的聒噪声,还得面带微笑地回答她们各种问题,更有一次,一位夫人用她那比猪蹄还油厚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那堆满香粉的脸和像啃了懒番茄沾满汁的嘴,差点让约瑟夫当场吐出来,至于那件衣服,他回家后就丢进了壁炉。

   这次,可千万不要再遇见那群夫人了,约瑟夫这么想着,觉得应该找一个角落待着,或者干脆去外面,但是事情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一样,他已经看见一群穿着夸张笑嘻嘻的女士朝他奔来,他立刻转身要逃,却因为太急而撞到了人,手里的杯子也被碰翻,酒全洒到了对方身上。
   “先生,你该注意点!”
  戴着半截银色玫瑰形状面具,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盯向他,他腰间还别着玫瑰手杖,身上散着的玫瑰香也显示这是位精致的绅士。

   约瑟夫参加过几十场宫廷宴会了,但眼前这位男士,他的确从未见过。
   “抱歉,但我该走了!”
  约瑟夫可不想被任何人缠上,他急着要走,但对方却抓住了他的手臂,约瑟夫顿时锁紧眉头,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即便对方戴着手套。
   “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事?”
   “你弄脏我的衣服,就急着走了?”
  低沉的嗓音却同他紧扣自己的手一样透着牢牢的压迫感,约瑟夫瞬间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麻烦,但如果故意寻衅,他也不是好惹的。

     “我道歉过了!”
   约瑟夫转身露出一个僵硬却不失礼貌的微笑。
   “可我没说接受你的歉意。”
  面具下的嘴角也微微上扬,约瑟夫真的很想朝他脸上来一拳,他本就没有多好的耐心,对于这种挑事的人,打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是现在在宫廷,又有外使来访,他总得给那个老国王留点面子。
   所以他只是笑着抽离自己的手并理了理袖子。
   “那么,先生,你想怎么解决?赔你一件新的,或者你需要别的补偿?”
   “我想你很清楚,来这的人不会缺这一件衣服吧,涅普斯先生?”
    “你认得我?”
  约瑟夫抬头看向对方,那面具下藏着的蓝色眼睛闪射出深邃的光,这个人来历并不简单,约瑟夫告诉自己,认识自己的贵族的确很多,但他也是认得他们的。
    “我是觉得你有些眼熟,但刚刚才记起。”
    “我却没见过你,先生,请问你来自哪一家族?”
     “这很重要吗?”
    “不,但至少我能知道怎么称呼你。”
    “杰克,叫我杰克就行。”

  杰克?约瑟夫听到这名字第一反应就是想笑,倒不是因为这名字太过常见,而是因为他联想到裘克摆弄的扑克牌上面的红心杰克,那个愚蠢的骑士模样和眼前这位绅士差距实在太大,但他还是忍住了笑。
   “那么杰克先生,我相信你不是故意寻事?”
   “涅普斯先生果然幽默,”  这位叫杰克的先生轻咳了一声:“我知道你的画技很好,一幅画不会太难为你吧?”
    “当然不会,只不过杰克先生有什么要求?噢,还有,你得告诉府邸地址,我也好画完后派人送去!”
   约瑟夫没想到对方提这么简单的要求,他一个下午就能完成绘画,也许是他真的把对方想的太复杂了?
    “不,我说的可不是普通的画,涅普先生,你不是有台神奇的机器,印出的画像与真人无异吗?”
   
     有趣,没想到这位绅士要打他摄影机的主意,那可是他的至宝,如果他不乐意,国王都未必能命令他拿出拍照,就更别说这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
    “我想你换个要求比较好,杰克先生。”
    “涅普斯先生,这是你弄脏我衣服的补偿而已。”
    “那恕我直言,你的衣服远没有我的机器珍贵。”

    约瑟夫盯着他,他知道对方也盯着他,并且面具下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的确弄脏了他的衣服,但他也的确赔礼了,现在看来,这位杰克先生完全就是在胡搅蛮缠,他是真的压着脾气在和他说话了!
   
   一阵沉默,最终还是对方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涅普斯先生,你远比我听说的有趣,”绅士理了理衣襟,声音也不似之前低沉:“这补偿就先欠着,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还回来了。”
   绅士说完还发出声莫名地笑,但约瑟夫还没完全领悟他话中的意思,这位杰克先生就已经走远了。
  
   约瑟夫也没能在人群中再找到他,真是位言行举止都很奇怪的绅士,但“很快就能还回来了”,是意味着他们不久就会再见吗?
    不过他神秘气质的确吸引了约瑟夫的注意,如果能很快再见,也不是什么坏事,约瑟夫甚至还有些期待。
 
    “好吧,杰克先生,那我就等着了!”
 

(写完了比较短,这只是两个人短暂的较量而已,更多的羁绊是会在主线剧情呈现,然后主线cp是特别杂乱的,那个里面很多角色对自己的感情定位都属于模糊状态,只有少量人是明确知道自己爱谁的那种……毕竟是模仿权游,想想权游里面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线,光是想想龙妈的后宫……)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三连(很短其实不刀)

我是很久没有更新了……写把很短的刀,有点血腥重口,慎看

正文

  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没有人在乎了。

  他们只顾着逃命,女人的尖叫混着孩童的哭声,一切都那么混乱。

   

  本该充满趣味的一场马戏团表演,却成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不,对别人来说这的确是一场毫无情感的杀戮之灾,可对于他这是一场尽情享受的狂欢盛宴。

  血染得他的戏服更红,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就像给他助乐的兴奋剂。

   提起链锯砍向下一个目标,小丑在这游乐园里表演着最精彩绝伦的一场个人秀,近乎癫狂的笑声与响彻乐园的哭喊声格格不入,但又与这沉沉的夜色和闪烁的彩灯无比契合,他就是今夜的舞台之王!

   “裘克,住手!”

 一个娇小的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艾米丽,别挡道!”

  猩红的眼睛也仿佛血染的一样。

 “裘克,你冷静点!”

女人的声音近乎在颤抖,她后悔今天出门没带镇静剂,更后悔带他来游乐园。

  这个极端的精神刺激法,他的确记起了自己是谁,却也为此陷入疯狂!

  都怪她,造成了如此可怖的场面,都是她的错啊!

  

 “艾米丽,再不让开,我只能把下一个目标换成你了!”

  疯子不耐烦地摇晃着手里链锯。

  “不,裘克,不要再伤害任何人了!”

 “为什么?瞧瞧这场狂欢,多么棒啊!”

 艾米丽有些崩溃,但她依然努力和这个杀红眼的疯子沟通,他还记得她,那么她就有信心唤回他的良知。

  “好,你非要杀人,就先杀掉我吧!”

 “这么说,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不,你不会伤害我的,你曾经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

  艾米丽摇头,眼神坚定地盯着对方血火般燃烧的眼,这双眼曾深情地注视着她,而这双眼的主人也曾向她许下动人的承诺。

  “你不会的,裘克,因为你爱我!”

 “好吧,艾米丽!”

 疯小丑低头叹口气,他果然放下了手里的链锯。

 “我是说过要保护你!”

他走近嘴角露出微笑的女人,她的笑容就如天使般美丽圣洁。

  “裘克,我就知道……”

 可艾米丽的话还未说完,腹部就传来撕裂般的痛,她感到温热的东西从体内汩汩涌出。

  她难以置信盯着眼前的人,惊愕夹杂着剧烈痛意,她面部都变得扭曲,眼睛涌出的泪混着喷洒到脸上的血一同滴到唇边。

 温热,腥涩,她从未想过世间还会有如此难吃的东西,和裘克给她吃过的棉花糖比起,简直就是天堂和炼狱的区别!

  “怎么?很惊讶是不是?可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爱的那个裘克了!”

  癫狂的小丑尖笑着从软下的躯体中抽出链锯。

“他已经死了!你亲手杀了他!”

眼前满身血的身体直直地倒下,渐渐涣散的瞳仁透着冰冷的绝望。

疯小丑望着地上没了呼吸的女士,发出一阵满意的怪笑声。

  然后,他拖着链锯,一步步走向沉寂的夜色,走向挤入夜色中惊恐失措的人们,走向这,属于他的狂欢嘉年华。

(文笔很差,我看不懂我在写啥,我觉得你们也没看懂,就这样吧……)
   

  

  

【主裘医】如果我说我是征集新一百点梗……(不怕死)

大不了就是置顶再多加那么几个坑啦,我知道我到现在,连300梗的史密斯夫妇都没有写的,然后所以中间好几次我都没有求点梗,但是因为这次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很特殊,所以我不怕死的来了……
你们尽管点吧,我会优先写的……
cp……都行吧,如果我雷我就写友情向,如果不雷,就可以写爱情向……点吧……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二连(我只想发刀)

来我们接着来发刀,这是第二把刀

正文
    裘克已经很久没有吃艾米丽做的饭了。
    他明白,艾米丽一直很忙,的确没有时间给他做饭,他连见她一面都是很难得的了,更何况吃她做的饭呢?

   但今天不一样,艾米丽居然做了满满一桌丰盛的菜,平时一直舍不得开的那瓶放在家里好久的进口红酒,今天也打开了。

   “吃呀,裘克,你不是一直说想吃顿我做的菜吗?”
  艾米丽将盘子推到他跟前,又给杯子倒满酒,递到他手中。
   “喝,以前一直舍不得,今天就喝好!”
   裘克的手颤抖了一下,他拿过杯子一饮而尽,又夺过酒瓶给自己倒满,再饮,再倒。

  艾米丽看着他的举动,眼里涌出了泪滴,啪嗒啪嗒掉落在盘子里。
    “别光喝啊,吃点东西,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做的!”
     裘克就拉过盘子,用手扒拉着往嘴里送,还一个劲点头。
   “好吃,艾米丽,你做的真好吃!”
   因为太急他呛得咳嗽,艾米丽立刻上前帮他拍背,他顺势就抓住她的手,她哭得越发厉害,干脆整个人都靠在他怀中。
   “别哭了,我的艾米丽,会没事的。”
    裘克抚摸着艾米丽柔顺的头发安慰道。

   门被推开了,穿制服的人走进来。
  “时间到了!”

  “不!裘克!不!”
艾米丽更紧地抱住跟前的人,却被强行拖开,她使劲想挣脱却一点用没有。
  “回去吧,艾米丽,我已经很满足了!”
  “不,裘克,我不想失去你!”
  “都是我的错,艾米丽,我对不起你!走吧!记得把我的骨灰撒在我们去过的那片里!”
    “我会的,我会的!裘克!你们别拉我……”

声音渐渐远去了。
穿着黑白囚服的人瘫坐地上。
桌上的酒还没喝完,他夺过咕嘟咕嘟地往嘴里灌。

  裘克行刑的那天艾米丽没有去。
  是裘克的一位朋友将骨灰盒交到艾米丽手里的。

  骨灰一点点被泛着白边的浪花带走,艾米丽的心也跟着沉浮。
   “裘克,你安息吧,我会照顾好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
   艾米丽抚着有些微突的小腹,抹掉眼角的泪滴,踩过柔软的沙滩,一步步朝回走去。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一连 (很不高兴呢,要发刀呢)

群里面被禁言了,我也聊天不了,就把昨天小刀发一下吧,我想想 @华罗姬 @Baaaaa!!  @未完成的代码  @渡何人 是这些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吧!放心这十连每一连都会艾特的,当然这一篇你们昨晚看过了。

正文
    裘克年轻的时候很爱吃糖。
    他本来不吃糖的,这么甜的东西不适合他。
    但每次他受伤了艾米丽给他包扎的时候,都会递一把糖给他。
     裘克觉得艾米丽把她当成小孩子了,但艾米丽只是笑着揉着他额前的碎发。
   “我们的大屠皇无所不能,可在我眼里,你就是需要照顾的小孩!”
    从那时起,裘克就变得爱吃糖了。

   时光匆匆,庄园的日子也在一场场游戏中磨耗了。
   裘克和艾米丽也已经离开庄园有了自己的生活。
 
   现在,裘克是吃不动糖了,他的牙都快掉光了,艾米丽也无法出去给他买糖了,她的腿脚是越发的不灵活了。
   但是孩子们会在新年夜买糖回来,堆满家里,然后他们又离开,去很远的地方待上一年,下个新年再回来。
   
   于是艾米丽就将糖放到锅里熬成糖水。
 
   裘克就能喝到糖水。

 
   可这个冬天,裘克连糖水都喝不上了。
   艾米丽的手颤抖得连舀糖水的勺子都握不住了。
    糖水就没得喝了。
   
  但很快,裘克连那双颤抖的手都触碰不到了。
  他还记得,那双手曾经多白皙细腻,帮他包扎伤口,将糖喂到他嘴边,他会趁机含上她柔软的手指,那比糖更甜美,更温热……

   新年夜孩子们又带着糖回来了。
   裘克让孩子们熬一锅糖水用保温杯装着,  推着轮椅出门了。

    “艾米丽,孩子们回来了,我们来给你送糖水喝。”
  他拧开盖子,将里面温热的糖水全洒在黑色的墓碑前。

  远处的天空烟花闪烁绚丽,多么像那个下午,她从糖盒里抓出的七彩糖果,也多么像, 她递给他糖时闪亮的眼睛。
   但这一切,就永远只能存在他的记忆里了。

  又是一年新年夜,孩子们带着糖回来了。

  看着拎着大包小包走近屋的人,裘克灰白色的眼睛却充满迷茫害怕。

  “你们,是谁?”

 

【裘医】庄园记之小小糖五连肝第一连(来我们吃糖)

讲的是裘克和艾米丽一些有趣的事情,当然事情在葡萄不酸之后发生的。
因为深夜吞刀,我要给自己喂糖吃!

正文
     酸葡萄的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恢复味觉的艾米丽还需要一段时间调整。
    可能因为之前酸的吃多了,艾米丽现在开始吃甜了,她每天都要吃许多蛋糕和糖,这样,艾米丽身体渐渐变得有些圆润了,裘克自然也注意到了。

    “艾米丽,你不能再吃了!”
裘克从艾米丽手中夺过盘子。
   “至少让我再吃一口,我一不吃嘴里就发酸!”
  艾米丽想抢回盘子却被裘克拦住。
  “你看看你,双下巴都快出来了,还吃呢!”
 
  艾米丽听到这话,脸色微沉,她松开手跑到浴室的镜子边仔细看着,她发现自己的脸果然圆润了许多,她惊叫着捂住自己的脸。
   “裘克,我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管住嘴,再吃下去就要变成大胖子,再不是性感美丽的艾米丽了!” 

   这话虽然听着对,但也听着刺耳。
  “你是在嫌弃我胖吗?”
  “不是嫌弃你胖,但你胖了的确不好看。”
  裘克回答着走进浴室,站到艾米丽身后,丝毫没发现镜子里的人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阴沉了。

  真是个低情商的大蠢货!
  先前那些情诗集恋爱攻略简直就白看了!
  艾米丽气得咬紧牙齿。

  “不好看怎么了?你要和我分手吗!”
  “艾米丽,我是有这个打算。”
  裘克一边说着还一边笑嘻嘻地拉过艾米丽,让她对着自己。
   “你这个只看外貌的人,肤浅!”
  艾米丽气得在他胸前乱锤,她恨不得再踹眼前这个低情商小丑几脚,但她的手很快被对方捉住。
   “我还没说完呢,艾米丽,我要和你分手,因为我不想你当我女朋友了!”
    裘克将气恼的艾米丽更紧地揽在怀中。
  “我要你当我的老婆!”
  他附在她的耳畔轻声道,说得怀中的人心跳加速面色绯红。
  艾米丽一时间羞得不知所措,只有将头更深地埋在裘克的胸膛。

   他真的能说出这样的话?他真的是她爱的那个疯小丑裘克先生吗?
  
   “可我……不想你当我老公!”
  “得了吧,艾米丽,你吃得这么胖,除了我还有人愿意娶你吗?”
   裘克说完伸手捏紧艾米丽的小下巴,丝毫没注意到对方褐色眼眸里闪过的怒色。

  后来,据裘克邻居哈斯塔先生说,他被隔壁吵得一晚上没有睡好觉,还听到很响很响的声音,简直就像地震!

   当然第二天,他看到鼻青脸肿打着石膏来庄园大厅报道的裘克,以及站在一旁怒气冲冲的艾米丽时,他就不再抱怨这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