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裘医】裘医一生记第八连(爆肝系列 欢脱向)

我是想写《冰火之歌》,但是我一看隔壁超我们200多,我真的又开始疯了,当然我现在开始写沙雕,很能写冰火的时候文风又转不回去了,不管怎么说,这个系列我的确是为了追隔壁才出的,越往后面脑洞会越大,如果实在不爱看就不要看了,看我其他的比较正常的文吧,这个系列后期会ooc上天,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始终记得艾米丽是医生裘克是小丑。
   好了上次写艾米丽出城结果被人盯上了,现在就写裘克也要出发去往森林了。
    然后虽然我脑袋现在是钝的,我也要咬牙把坑填完,因为之后能多点时间看书(并没有,你并没有看书而是在当咸鱼……)
   里面有埋其他cp的彩蛋,你们看得出就看,看不出就算了……当然注意部分角色后续还要登场的。

 
正文
    于是裘克也离开了自己的家,去往城外。
     他没有马,只能靠步行,不过他身强力壮,所以走的也挺快。
     他一路走着,也遇到了许多新奇的人和事。
    当他路过一片小溪的时候,他看见一个老者坐在岸边垂钓,但他很快发现,老人的鱼钩上并没有鱼饵。
    “请问你这样怎么钓得到鱼呢,老爷爷?”
   “但我并没有钱买鱼饵,年轻人,也许你能可怜我这个老头子,给我一些面包当鱼饵,那样我也好快点钓到鱼回家去!”
     裘克带的干粮就只有一块父母从嘴里省下来的干面包,但是他还是取出行李从里面撕下一半给了老者,虽然他生在贫民窟,但父母一直教育他要乐于助人,再说,他还有健康的身体和有力的四肢,他可以靠干活再赚到面包的。
   “你是个好心肠的小伙子,我也要报答你,”老者接过面包挂到鱼饵上:“我会一点占卜,我告诉你当你路过一条岔路口的时候,一定要选择左边的那条路,你便能得到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宝!”
   “既然这样,老爷爷你为什么不去呢?”
   “因为那些财宝不属于我,只属于肯给我鱼饵的人,当然,小伙子,你选定了路就没法回头,走不走那条路,还要你自己决定!”
   裘克半信半疑,但还是谢谢了老者的忠告,他道别后继续上路了。
    刚走没多久,他就看到一位穿着破烂的伐木工拿着腐钝的锯子在锯树干,他的手都被磨破皮了,满手糊着血。
    “嘿,老兄,我说你该带双手套!”
   “我倒是想哟!” 伐木工停下手里的活唉声叹气:“我连饭都快吃不上了,哪里还有钱买手套?嘿,你手上这双手套倒是不错,如果你能把它们给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裘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旧皮革手套,这是去年冬天一个乡村老师送给他的礼物,因为他在码头扛货磨坏了手而无法写字,但老师看他实在聪明伶俐,就把一个破产商人那淘来的手套送给了他,这也算是他身上最奢侈的东西了。
    “好吧,那就给你吧,反正我现在也不用扛货物了,你比我更需要它!”
   裘克说着将手套摘下来递给伐木工。
   “兄弟,你真是个好心的人,这样,我也履行我的承诺,” 伐木工接过手套戴上:“当你路过一条岔路口的时候,一定要走右边的那条路,那样你就会得到一个刀枪不入的身体,世上再没有东西伤得到你!”
    “老兄,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去呢?”
   “我知道这件事,但这好处并不属于我,而是属于肯给我一双手套的人,我要去了准没好事,当然,你要记住,一旦走了这条路,你就无法再回头了,到底去不去,还得靠你自己决定!”
    裘克觉得这个伐木工说的话和老者特别像,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他就要好好斟酌一下了,他谢谢伐木工就继续前行了。
    现在,裘克已经穿过林子,来到了一片鲜花盛开的 草坪,他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衣裙戴着兜帽的小女孩正提着篮子摘花,嘴里还哼着动人的旋律。
   “好兴致呀,小姑娘,真希望我也能永远保持你这样的活力!”
    “大哥哥,你好呀,我是要摘花去送给隔壁村的威廉,我喜欢他好久了,可我一直没机会向他表达心意,大哥哥,也许你可以帮我!”
    “我怎么帮你呢?”
   “你也是男的,肯定知道男孩最喜欢什么,如果你肯帮我,我就告诉你我今早听来的一个小秘密!”
    裘克倒不在乎小秘密,但是如果能帮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收获爱情,那他的确做了件大好事。
   “好吧,我自己倒没体验过,但我的父母非常恩爱,虽然他们很少互相送礼物,事实上他们根本没钱给对方买礼物,但他们经常说,能一直陪伴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一直陪伴在一起?也许是吧,我一直都忙着帮父母做事,只能每天摘一篮花放在他家前,也许我该抽出些时间和他待在一起,把话说清楚!”
    “这样做就对了!”
    “大哥哥,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要把秘密告诉你,你往前走还会有一片森林,林子深处有三条岔路口,你要是走中间的那一条,你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也幸运的人!”
    “既然这样,小姑娘,你怎么不走那条路呢?”
   “我自己不能去的,我听那三位带翅膀的姐姐说的,只有一个肯给我帮助的人,才能走中间那条路,但是你一旦走了就无法回头,当然,选择权完全在你手中!”
    裘克听了小姑娘的话,顿时明白了,三位带翅膀的姐姐,很有可能是小时候父母给自己讲的故事中的森林仙子,看来老者和伐木工也是听了她们的话。
    裘克谢谢了女孩就继续上路了。

  又走了一段时间,他终于来到了听说了一路的岔路口。
   往左边走,他就能获得一辈子花不完的财宝,那么他和他的父母,还有那些乡邻都能过上富裕的生活了,但是裘克想,金山银山也有用光的时候,再说太依赖财富就会变得懒惰,他想到那些养尊处优的贵族,立刻就抛弃了这个念头。
   那就往右边走,这样就可以刀枪不入了,他就可以去应聘士兵,说不定最后能当上国王的贴身骑士,成为传奇一样的存在,他的画像将和众多骁勇的将军画像一起挂在嵌满珠宝和钻石的墙上,接受后人的膜拜和敬仰……可是这样他一定会招来仇家,说不定他的家人还会因此受到伤害,他也无法永远提着刀护着他的家人和朋友,再三考虑,这右边的路也不能走。
     选来选去,只剩下中间那条路了。
    “成为世界上最幸福也是最幸运的人?”
  裘克念叨着这句话,这意味着他能过上理想的生活,并且可以逢凶化吉,那么他将会永远都如那个摘花的女孩一样快乐,这比财富和超能力都要好。

  于是裘克有了最终决定。
  他理了理行李背好,就朝头也不回地朝中间那条路走去了。

   他刚穿过一片丛林,就听见一个哭喊声,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他心想不好,就立刻朝声音发出的地方赶去。

    而这后面的事情,就放到下次说了。

裘医脑洞大作战颁奖

没错,我们最终评选结果就是这样,恭喜获奖的太太们,没获奖的也不要灰心,大家都很棒的!我们后续还会出活动,希望各位积极参加,一起让裘医圈更好!

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

因为是第一次举办活动,很多细节没想到,活动周期也没弄好,但是很感谢参加比赛的大家,感谢大家提供的脑洞~


(大鞠躬)~\(≧▽≦)/~


虽然参赛热度不高,但是有很多精品,评审团吵炸群后决定增加奖项。


现获奖名单如下:




特等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光天使):


  @张九渊  脑洞链接:九天九夜


一等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一个裘医任意蓝皮):


 @渡何人 脑洞链接:DID


二等奖(一个裘医任意蓝皮):


 @某年某月_四海为家  脑洞链接:殊途同归


  @静女其姝 脑洞链接:灵魂伴侣au


  @角隅某瑶  脑洞链接:手书


三等奖(除三城木水母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


 @古筝骨琴 脑洞链接:稻草人


 @喵星墨玉 脑洞链接:稻草人


 @空血 脑洞链接:语梦症


 @卷了一个兔子 脑洞链接:专属天使


——————————————


提名奖:


 @鸡肉麻辣锅  脑洞链接:童话世界


 @穆幽(今天的穆幽还在拖更)  脑洞链接:实验


 @洛神冷冷dkr 脑洞链接


 @Carr 脑洞链接:猎魔人


 @自清(开学暂鸽 谨慎关注) 脑洞链接:返生×旧装


提名奖是后来提出加的,都是当时排名次我们争论起来的精品,可惜奖品有限没能得奖。


感谢大家的参与,以后我们还会举办一些活动哒哦~

【前机】庄园记前机篇 威廉病了(欢脱日常 标题瞎起)

这个标题完全是瞎起的,内容是这样的,今天看伪酱直播他感冒了还坚持直播,很心疼啊,然后看他玩前锋兔兔,就突然来了灵感,写威廉感冒了特蕾西去看他,剧情当然是接着上一篇的,就是凯文答应威廉帮忙追特蕾西,但是嘛,结局肯定是不好的……
  然后我们的威廉生病了,特蕾西出于朋友的好心来看他……
  剧情还是欢脱沙雕,也算是答应六逸的那篇糖,我立的flag拖到今天才写啊……
  这里私设特蕾西对鲜红过敏,接触到花脸就会整个发红,当然这个症状是可以解决的。

  这里再说一个我的设定,就是求生者们走的都很近,但是也有玩的好的,其中特蕾西的闺蜜是薇拉和菲欧娜,然后这里都说了算了,艾米丽和玛尔塔,艾玛是关系比较好的,海伦娜和每个人关系都不错,但实际上大家关系都不错,当然马上新来一个舞女……

正文
     最近游戏,特蕾西都没有看到威廉。
     听夜莺女士说,威廉得了重感冒,头昏呼呼的,嗓子也发炎了不能说话,总而言之,就是状态非常不好,暂时不能参加游戏了。
      艾米丽倒是给威廉开了一些药,但好像并没起什么作用。
     虽然特蕾西平时有些烦威廉,但是突然少了这个老缠在自己身边的前锋,她心里还真有些空落,尤其现在被屠夫逮住后,没了那个敢正面和屠夫互怼的小子来救自己,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真是奇怪的反应,在的时候一个劲嫌弃,现在突然不在了,反而有些想念。

   “也许你该去看看威廉,我想他很需要你的鼓励。”
  凯文看到特蕾西缩在大厅的一侧,也不和其他求生者谈话,只是一个劲摆弄手里的遥控器,他主动走过去和她搭话。
    “需要我的鼓励?还是需要我接受他的告白?他那些天没少缠着我,现在我终于清净了,我才不去!”
    特蕾西头都不抬一下。
   “你不接受他的喜欢,至少出于朋友的关心去看看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给他出的那些主意!”
   特蕾西摸着自己脸,仿佛还能记起那恐怖的景象,她明明对鲜花过敏,威廉却硬把一大把玫瑰往她怀里塞,害得她脸全红了,这个傻子还以为她害羞,激动地还把她往怀里揽!
   当然,特蕾西当即就把花塞回这个呆头呆脑的前锋怀里,还顺便踹了他一脚。
    但这可没让威廉放弃,之后又用各种方法把她约出来,当然这里面少不了她几个好闺蜜的帮助。

   “特蕾西,你看你在游戏多不容易,又要修机又要用玩偶救人,我们决定请你吃顿饭!”
    薇拉当时的笑有多热情,现在想来就有多可怕,作为一个新来不久的求生者,薇拉因为自身的修机技术不好而向她请教,她们就是那个时候成为好闺蜜的,而一旁的菲欧娜也笑得灿烂,当然特蕾西和她成为挚友的原因是,菲欧娜不仅多次救她,还帮她招魂,但结果自己是失败了。

  “很抱歉,犹格·索托斯大人好像不允许我这么做,我没有能力帮你,不过我的确感知到那么一点,我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一个房间捣鼓什么器械,周围还浮着云,应该是天堂了,他嘴里好像还在念……你的名字!”
     特蕾西听了无比感动,虽然无法再见到父亲,得知父亲在天堂安好的消息她也很满足了。
    当然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菲欧娜为了安慰她而编造的。

    就是这两个好闺蜜邀请她去吃饭,可她到了那里却看到手捧一大盒心形巧克力,穿着西装的威廉笑咪咪地站在餐桌旁迎接她,旁边还站着凯文。
     “特蕾西,你终于来了,准备好和我共进烛光晚餐了吗?”
     特雷西气得嘴唇都在发抖了。

   “你就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有多蠢!这身衣服简直比你穿海龟那套还难看!”
    特蕾西说完头也不回地朝门边走去,可没走出几步又返回夺过威廉手中的巧克力才推门而去,留下四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难道你不把威廉当朋友看吗?”
   凯文的问题倒让特蕾西不知道怎么回答了,都是威廉最近对她的一系列举动,她现在都不清楚她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了,还算不算朋友。
   “他没向我告白之前,我们还是好朋友,虽然我也挺嫌弃他的……可现在,我也不知道!”
    “那你更该去看看他,把这话说清楚!”
   特蕾西心情烦乱,她没有立刻点头答应,也没有拒绝。

    最后,她还是去看威廉了,还提着自己做的一大盒蛋糕。

    按响门铃,她的心情还是有些紧张,但门打开以后,这种情绪瞬间消散了,她甚至忍不住笑起来。
    她从未见过威廉这般模样呢!

   他穿着黑色的兔子睡衣,脸色因为生病而显得苍白,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红的,看上去还真像一只小兔子!
    “特蕾西,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
  威廉比平时低沉了许多,沙哑还带着鼻音,但依然掩饰不住他的兴奋。
    “你可别多想,我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 特蕾西说着将手里的盒子塞到对面人手里:“但你看起来也挺好的,那我就走了!”
    她的话立刻让威廉慌了神,他伸手拉住她。
   “别走,特蕾西,反正你也来了,进来坐坐陪我说说话吧!”
     “松手!”
  特蕾西瞪了眼紧紧拽着自己胳膊的威廉,对方立刻松开了手并低下头,特蕾西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太重了,她不该这样对待一个病人。
   “我很抱歉,威廉,我不是有意吼你的。”
   “我明白,你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威廉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以及一口整洁的白牙。
     特蕾西真有那么几秒在想为什么给他带的是蛋糕而不是胡萝卜。
   
   “那我就走了,蛋糕你要尽快吃啊,这个可不能放太久。”
    “好的!”
   但 特蕾西刚要走,威廉却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他整个人靠在门框上,脸也呛得通红,她真怕他连肺都咳炸了。

  “你这样可不行,我扶你回房去!”
  “……不用了,你快回去,小心……小心我把感冒传给你……”
    威廉一边说一遍咳,特蕾西看他这样,怎么可能离开呢?他万一真咳出血或者一口气上不来……那可就糟糕了!
   “我这个时候走?那还算什么朋友了啊!”
  特蕾西说着抬起威廉的胳膊,将他扶到沙发前坐下,又给他打好水。

  “谢谢!”
威廉接过杯子刚喝一口就全部咳嗽着呛出来。
  “你小心一点,”  特蕾西的衣服也溅了水,她心情有些烦躁,但她还是先拿过纸巾帮威廉擦身上的水渍:“你本来就感冒了,再沾水受凉,要病的更重了!”
    “不怕,有你在这陪我,多重的病也能好!”
    威廉依旧笑嘻嘻地望着特蕾西,她主动帮他擦衣服,他心里简直像炸烟花一样开心!
    “这些话,也是凯文教你说的吧?”
特蕾西将纸巾扔入垃圾箱,重新给杯里倒满水。
    “这是我的心声,特蕾西,一见到你,我就情不自禁蹦出这些话了!”
    “你再说我就走了!”
  特蕾西有些生气地转过身。
  威廉立刻就收紧笑容坐得端端正正地喝着特蕾西给他倒的水。

    于是,特蕾西就照顾了威廉一个下午。
   
    而这当中又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想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吗?下次再说。

(我累了要睡觉了就这样吧各位明天早起写!我天!)
   
   
  
   
  

   
    
 

   
 

裘你们在医起——《第五人格》同人裘医cp脑洞大赛〖私人活动〗

没错提截止因为实在没有多少交稿的了

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

很抱歉活动要提前截止了,由于是第一次办活动时间过长考虑不周,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多少参赛者,经讨论我们决定明天9月11日18:00彻底截止活动,并于后天9月12日15:00公布获奖名单及脑洞,然后联系发放奖品。
感谢大家的参与,以后不定期还会举办活动哒~

【裘医】脑洞二号预告 标题暂无(分长版和短版)

由于长版涉及cp有点多,准备更改世界观写多cp向,而这个短的是一个虐向脑洞,感谢 @Baaaaa!!  @muriatic acid 和我一起探讨!
我是真的很想参加裘医脑洞大作战啊!

脑洞如下:
   裘克是一个可以提供各种服务也可以供人娱乐的小丑机器人,艾米丽因为工作压力大将裘克买回家,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是裘克在和自己女主人的相处过程中,爱上她。
   于是他做了一顿精心的晚餐等着艾米丽回家。
   艾米丽回来后裘克向艾米丽告白,但艾米丽却拒绝了,因为她认为机器人不会真的拥有人类的感情,不能理解这当中区别的裘克跑了出去。
   在外面游荡的小丑被一群机器人贩子偷走,在拆他零件之前,裘克还问机器人贩子:“机器人就不能爱人了吗?她为什么不爱我呢?”

  机器人贩子起先很惊讶后面却转为嘲笑。
  “你只是个机器人,怎么能和我们一样去爱人?”

  可裘克还是不明白,因为他就是爱艾米丽。

  最后,裘克带着满满的不解被拆成了一堆废料,丢弃在大型的废弃零件厂里。
   而这些废掉的零件,天亮后就会同其他垃圾一起被压成碎片。

(我是想写到这里没有了,但是盐酸提供了一个想法)

就是后续:

  艾米丽买了一个新的小丑机器人,但还是觉得替代不了原来的那个,并且她越来越想念原来的那个,她发现她的确爱上了他,但是现在,他是再也无法回到她身边了。(这个是虐版)
 
稍微甜一点的版本:
   艾米丽得到原来小丑机器人剩余的零件(我补一个设定,就会艾米丽原先送裘克去维修的替换的初始零件,艾米丽去公司要的),艾米丽对新的机器人态度冷淡,只是每天盯着这个零件看。

   “我亲爱的艾米丽主人,该吃饭了。”
  “他就不会这么叫我。”
  “艾米丽主人,是说原先的那位小丑机器人吗?他叫你什么呢?”
   “他会叫我,亲爱的艾米丽。”

(就是这样一个脑洞了,不能参赛真的可惜了,长版的太复杂,是我和六逸一起想的,先不说了。)

【裘医】稻草人和雪天使(甜虐,不刀真的不刀)

一个小短文而已,突然有的小脑洞,各位食用愉快 @Baaaaa!!  @古筝骨琴  @喵星墨玉

正文伫立
   稻草人就是稻草扎的人,孩子们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裘克。
   裘克终日伫立在麦田中央。
   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吓跑来偷吃麦子的乌鸦。
   他多希望有人来陪陪他。

   裘克的梦想在一个雪天实现了。
  孩子们在他不远处堆起一个雪人,是一位雪天使,孩子们唤她艾米丽。
  她是如此的美丽洁白,裘克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目光。

   他主动和她问候,但又因为害怕对方不搭理他说话都变得支吾。
   可艾米丽只是温柔地朝他微笑。
   裘克也笑了。
  于是,他和她成为了麦田里的好伙伴。
  
  两人从地面的雪聊到天上的云,从近处的田野聊到远处的海洋,他们一直聊一直聊,最后,他们从诗歌聊到爱情。
   于是,裘克就将自己的心意告诉给艾米丽。
   艾米丽同样只是温柔地微笑,然后点头,洁白的脸颊竟然泛着淡淡的红色。
    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这天,艾米丽被噪声吵醒。
   她看到裘克身上居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她突然想起最近是看到一些孩子在雪地燃烟花来玩,一定是火星蹿到裘克身上。

   艾米丽不能看到自己的爱人就这样被火焰吞噬。
   她要救他!
   她呼唤吹过的风姑娘将她往前推,推到她爱人身边去。

   “你傻了吗?你会被他身上的火焰烤化的!”
  “那正是我想要的!”
  风姑娘为这痴情的雪天使叹息,但她还是将她推了过去。

   “裘克,别怕,我这就来救你!”
  “快别靠近我,你会没命的!”
   稻草人大声嚷道,可雪天使依然在靠近。
   最后,她抱住了她的爱人。
  
   原来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
   裘克很想推开怀里的艾米丽,可他做不到。
   “不要这样,艾米丽,我不能失去你!”
   “同样,我也不能失去你!”
  雪天使亲吻她爱人的嘴唇,同样温热。
  她身上开始淌水,眼里也落下晶莹地泪滴。
 
   她在一点点融化,融在裘克的身上。
   裘克一直在哭喊,但他只能看着爱人一点点消失。
   “我爱你,我的稻草人,再见了!”
   “你走了我该怎么办!”
  “我没有走,我只是要融在你的心里,这样你活着,我们也永远不会分开!”
 
  雪天使完全消失了,裘克身上的火焰也被雪水浇灭了。

   稻草人活了下来。
   可雪天使却不在了。

  但裘克突然觉得心变重了。
  也许,就像雪天使说的那样,她真的融在自己心里了。
   于是裘克继续讲话,从麦田聊到高山,从湖泊聊到海洋,聊着他和她都爱的诗歌,也聊着他和她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风姑娘飞向了远方。
  目睹这对悲伤恋人命运的的她一路叹气,不知不觉吹散了天际的云。
  于是天晴了,阳光缓缓扬扬地从高空洒下。
  洒在白皑的田野间,也洒在稻草人身上。

   这阳光的确够温暖。
   可裘克突然绝望地哭喊。
   原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干。

   而他的心,也在慢慢变轻。
  
  
  

  

  
  

  

 

【裘医】裘医一生记第七连(爆肝系列不甜不虐)

(开头说明这个系列我打了tag 裘医一生记,大家可以直接点这个tag看,以后这种很长的连载系列我都会单独打个标题tag方便大家回顾剧情阅读,就是这样!
然后我这个设定其实是一个混合的世界……就是欧洲中世纪其实……但是的确有高科技成分在里面的一个世界)
好吧我知道自己又咕咕了,但是各位今晚零点前我一定放出万字肉或者万字肉的一部分,毕竟我能日打两万字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如果我一天写够六千字我都觉得可以,这也许也是原创和同人的区别吧,不能随心所欲的写所以就会慢一点,但是这个不一样,裘医一生记是沙雕系列,就可以怎么欢脱怎么沙雕怎么写。
再来前情回顾,第五连和第六连写了艾米丽和裘克都离家去外面闯荡,两人也会以奇妙的方式相遇,让我们期待吧!(今天我要肝到50,如果被我刷屏我抱歉!)

正文
   艾米丽就这样出来闯荡了,她骑马穿梭过琳琅的街道,看到许多新奇的人和事,也买了许多新奇的食物和小玩意,马背上两边的口袋都被塞得鼓囊囊的。

    “好一匹漂亮健壮的马,看它的鬓毛就知道,好一个美丽的小姐,看她穿得多么高贵,举止多么优雅,要我说,她一定是住在城堡里的贵族!” 一个铁铺打铁的伙计说道。
   “当然是贵族,美丽的贵族小姐,是什么让你离开那富裕的家来到我们这儿,噢,不过你能来我自然开心,若你能赏脸买我们几柄斧头,我和我全家都感激你的好心!” 铁铺的铁匠立刻就嚷道。

    “人家的贵族小姐,要你的斧头干什么?难道她需要去山上劈柴吗?美丽的小姐,还是来看看我的布吧,又好看又柔软,做成衣服穿在身上又轻便又舒适!”
  隔壁布料店的大娘立刻探出头抢话。

“她还需要买你的布做衣裳吗?只要她点点头挥挥手,最好的裁缝就为她制出最华贵的衣服,金丝银线做刺绣,闪烁的宝石镶在领口,她的衣服独一无二,只为她所有,她穿着这华丽的衣裙,漫步过街道,人们的心都为她倾倒!”
   一个手拿鲁特琴,戴着羽毛帽的吟游诗人走过来,嘴里还不停弹唱。
   “美丽的小姐,太阳的光辉不及你耀眼,月亮的光芒不及你温柔,那悬于夜幕的群星,也比不上你双眼闪耀,你轻轻一笑,世界都为你醉倒,若你肯赏枚金币,那便是最好!”

   “油腔滑调!我说你去别处唱吧!我在和这位美丽的小姐做生意呢!”
  卖布大娘目光不悦地拿出鸡毛掸子弹了弹布上的灰。
  “就是,快去别处,好不容易来了位这样的客人,你可别将她吓跑了!”
   铁匠也朝吟游诗人摆手示意他离开。

  “事实上,这根本不会困扰我,你唱的很好!”
艾米丽笑着从马上跳下来,取出腰间的钱袋,从里面拿出一些金币放到吟游诗人手中,然后她又问候了铁匠和卖布大娘,并买了一柄斧头和一匹布。
  “我相信它们会有用的!”
  艾米丽将东西放入口袋,跨上马背同三位告别后,就又上路了。
   她现在要出城门然后穿过森林,去往另一座城市。

但艾米丽不知道,危险已经向她靠近,而给她带来灾祸的,正是挂在她腰间的那袋金币。
  
 
 

  

裘你们在医起——《第五人格》同人裘医cp脑洞大赛〖私人活动〗

对,希望热爱的小伙伴积极参加,我们一起壮大裘医

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

手残?不会画画?不会写文?不是太太?那又怎么能阻挡对裘医的爱!ヾ(≧O≦)〃嗷~


 


 


投稿要求】
描述一个脑洞,可以是简短的文或者小草图,或者辅助表现。
添加#裘医##裘医脑洞大作战#tag并 @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 即视为参加成功!
脑洞必须主cp为裘医。乁( ˙ ω˙乁)这点最重要哦


 


 


活动时间】
投稿时间:2018年9月5号——2018年9月19号。
评定时间:2018年9月20号——2018年9月23号。
奖品公布时间:2018年9月23号15:00。


 


 


【活动奖品】
头像由以下五位太太提供
 @三城木   @水母君    @未完成的代码  @muriatic acid  @小祸星·翼 


一等奖(1名):任选一位太太画一个头像+医生或者裘克任选一个蓝色品质皮肤
二等奖(2名):除三城木和水母君外任选一位太太画一个头像+医生或者裘克任选一个蓝色品质皮肤
三等奖(4名):除三城木和水母君外任选一位太太画一个头像


皮肤按蓝色品质最高318回声计算,如全有可折现。
头像请翻牌太太提要求。


 


 


【活动要求】
一、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反动激进违法,健康积极向上。
二、每人投稿不限,但只能获奖一次。发现用小号刷奖,立即取消资格。
三、严禁从已有作品中抄袭脑洞。
四、脑洞一经投稿,即视作所有裘医圈产粮太太有合理使用的权利。
如所有使用参赛脑洞的太太愿意附上原脑洞链接并打上#裘医##裘医脑洞产出#tag,就非常感谢。
五、
(1)热度会影响评分,但只占很小一部分,如发现刷热度现象,立即取消资格。
(2)根据脑洞产出的文、画等会根据表现力影响评分。
(3)投稿脑洞必须主cp为裘医,裘医出现与其他角色大三角导致主cp不能明确为裘医,视作弃权。副cp如对剧情影响不大,会导致扣分;挂着裘医cp讲其他cp,视作弃权并会被挂人。
六、评审团为 @华罗姬  @星烾之炚    @muriatic acid  @樱  @Baaaaa!! 
评审团不得参加比赛,最后得奖脑洞将由评审团随颁奖时同时附上链接。
如优质脑洞超出已有奖项数,会酌情增加奖项。
七、支持第五人格官方不站任何cp,各位圈地自萌,ky远离。本次活动由玩家私人赞助,奖品有限,见谅。

【裘医】裘医一生记第六连(欢脱向,爆肝系列)

好久没有写裘医了,估计大家也等的剧情都忘记了,现在在去学校的漫漫长路上没事情做,就写文好了,我说了要用这个加童话系列来超过裘前,但如果我不加速更新,咕咕咕是永远干不过,不过相信我在学校绝对比在家里勤快系列,我会加速更新的!把大家每天都喂饱!😂
  我尽力啊开学了咕咕精就消失了我是爆肝星!
  其实我自己都快忘记剧情了,那就简单回顾,前面四连都是对应的,一和二分别讲艾米丽和裘克出生,无论如何两人命运是绑在一起的,三和四是艾米丽和裘克的生活背景,一个富裕一个贫穷,第五连是讲艾米丽出门冒险,所以第六连就是讲裘克出门冒险。
  按理应该双数更,但那天不知为啥就咕咕咕了,抱歉啦各位!其实正文很短,爆肝系列哈哈哈😂!

正文
     裘克长大了,也越长越特别,倒不是说他长得难看,其实他长得很英俊,但是他那头火焰般红的头发和同样火焰般红的眼睛,在人们看来的确很怪异。
  
   但裘克的父母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正是因为儿子不平凡,才会长得这样特殊的头发和眼睛。
   “他会有一大番成就的,因为他生来如此!”
   他们逢人就这样说。
   贫民区住的这帮,也不是多坏的人,生活本就刁难了他们,他们又何必再去刁难别人呢?只会让更多人都痛苦罢了。
   对于他们,日子就是这样,饱一顿饥两顿,活一天是一天。
  
   但裘克父母的话给他们带来希望,确切地说,他们是自愿去相信这件事,总比彻底淹没在生活的绝望中要好。

  于是他们都对裘克很好,如果谁去做工时,被好心的主人赐了几颗糖,他们准会留一颗带给裘克。

    虽然贫穷,但是裘克的父母深深知道,真正能让裘克自己掌握命运的东西,是知识。

   于是父母在乡村马戏团演出所赚来的钱,除了生活必需,他们都省来给裘克买书。
   可他们毕竟不是什么文化人,识不得几个字,于是他们就请乡村每个认得字的人来教裘克读书。
    裘克再大一点的时候,他就自己跑去附近学校,躲在教室的窗台下,当然他每次都会被发现轰出来。

   生活就这样继续,现在裘克已经长成一个健壮的小伙了,尽管他吃的很少,但他就是长得这么壮,他的父母也就更加坚信他们的儿子注定不凡。
  

    “也许他能过上一个王子那样的生活!”
   “我的丈夫你疯了吗?难道不记得他成为王子后的悲惨命运吗?”
   “啊,我记得,那我们的儿子还是不要成为王子了!”
   “但恶魔说过,我们儿子的命运完全由他自己掌握,他会成为比一个王子更好更优秀的人!”
    “说的太对了,我亲爱的妻子!”

   可夫妻俩很快意识到,如果他们的儿子继续住在贫民区,去码头扛货打打杂工,帮邻居们做做杂活的话,他是永远也无法有一番作为了。
    他们要让他离开,去外面闯荡。

    尽管是一个极为艰难痛苦的决定,裘克的父母还是这么做了。

    于是裘克就简单地收拾行囊,告别父母上路,他承诺两年内一定会做出一番成就并带着满满财富回来。

    但父母只是让他放心在外面闯荡,不要太挂念家里。

   老夫妻俩看着儿子隐在朝阳下的背影,抹着眼泪互相搀扶着回屋了。

  

  

   
  
  
  
  
 

【多cp向】庄园记之联合狩猎小趣闻(日常沙雕)

哈哈哈新模式欢乐多啊!于是写一个多cp,联合狩猎真的好欢乐,虽然我调香师还是躲不过开局遇到屠夫被屠夫针对的命苦遭遇,就是招鬼体质你咬我啊!
太心累,于是我可以写一个全员的欢乐,但是cp太多了,于是分几个部分写,这里包括的cp是裘医,黄祭,凯薇(牛仔和调香师),欺诈组,社园和魔冒友情向,还有两个酱油律师和空军(律师无cp,空军cp是约瑟夫,所以这里没有)
我知道可以有的吃裘医不吃黄祭,吃欺诈不吃凯薇,但是无所谓呀你要喜欢看我还是很开心的!如果真的膈应到你抱歉,多cp我的戏份分布很平均的,反正是沙雕的那种,字数很少。
还有欺诈之前从未写过,设定是什么也完全就是混乱的了,我初设就是互怼那种……然后这里是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等等我上次还写艾玛给克利切送水果的,当然我说了社园是友情向……不纠结不纠结了
我天我欠着cp可真多呢,当然这个时间线是接着主线的,但不影响观看,然后这里面治疗就是用绷带包扎那种设定。

正文
    欧利蒂丝庄园今天真的发生了一件超级超级不得了的大事了,虽然这个庄园天天似乎都在发生大事,但今天发生的事简直是重磅中的重磅。
   庄园游戏开启了崭新的模式,联合狩猎模式,也就是之前一直在传的双监管者模式。

    但是实际游戏的时候,就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真实游戏场面十分混乱。

     其实游戏刚开始也还好,监管者裘克和哈斯塔虽然平时总喜欢吵架,但两人还真的是好哥们,兄弟合力,按理说求生者是没有活路的,可是两人进入游戏后却因为抓到的求生者吵了起来。

    “你要再敢用你那恶心的触手打艾米丽,我就把你锤烂!” 
     裘克举着火箭筒对准哈斯塔,将倒地的艾米丽护在身后。
     “荒唐,愚昧!明明是她先砸吾的!”
   哈斯塔也很气愤,猩红的眼睛因激动而充满血丝。
    “章鱼怪,反正你只要敢打艾米丽,我就让你尝尝钻头的威力!”
   “疯子!你没看他们又破译一台密码了吗!”
  “你可以去抓别人,但再敢打艾米丽,你就会知道第一屠皇有多可怕!”
    哈斯塔最终拗不过裘克,他只能气愤地转身离开去。
 
    裘克在原地一直守到艾米丽治愈。

   “裘克,你也不能一直跟着我,你得去抓人,不然连平局都很难了!”
   艾米丽修机的时候看到裘克还跟着自己,她抬头劝道。
   “你不相信庄园第一屠皇的本事吗?艾米丽,我可以在大门开启前让他们全倒下。”
   “哈斯塔不会再打我了,我能照顾好自己,放心吧!”
    “好吧,艾米丽,不过我也不用走太远,有个讨厌的小虫子就在附近!” 裘克说完冲刺到一块板子狠狠砸下火箭筒:“瑟维先生,偷窥够了吗!”

   被砸中后变大的瑟维立刻惨叫着捂住脑袋蹲在地上。
    他居然就这么被小丑发现了,上场前库特还特意告诉他小人书好用,一定不会被发现,结果就被锤了,游戏结束后他一定要去找库特算账!
   “我可不是偷窥!”
   “管你是不是,准备好坐椅子吧!”
   裘克拎起魔术师就朝不远处的狂欢椅走去,瑟维一边挣扎一边朝艾米丽呼救。
    “她不会救你的,魔术师先生,你还是坐等飞天吧!”
      裘克绑好瑟维,得意地看向眼前挣扎的魔术师。
 
    “裘克,可他是我队友,我不能不救吧!”
    “行啊,宝贝儿,你可以救他,” 裘克看到跟来的艾米丽,他上前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并紧紧搂住:“不过,今晚要求救的就是你了!”
     “你说什么呢!”
   艾米丽瞬间脸变得通红,她语气也变娇嗔了不少,她推开裘克立刻跑远了,就像一只躲避狼的兔子,不,那速度在瑟维看来比兔子还要快。

   “恋爱中的女人,我可以理解!”
  瑟维虽然表面这么说,但他内心的确很冒火,不过他得保持微笑,艾米丽是他的好友,但也是裘克的女友,重色轻友,人之本性,瑟维太了解了!
   “没人会来救你了,等着飞天了!”
   但裘克很快就被自己说的话打脸了,因为他看到提着枪的慈善家在接近。
   粉色烟雾在空中爆开,克利切立刻救下瑟维,两人一起朝板子跑去,瑟维还砸中了追来的裘克。

    “该死,真倒霉!”
  清醒过来的裘克摸着自己的脑袋,他又要满湖景村的去找这两个讨厌的求生者了,不过他看到头像显示艾米丽又被打伤了,抓人当然没有女朋友重要,裘克读了那么多感情著作,这个道理还是懂的,他赶紧使用冲刺去找艾米丽了。

   “你还能撑着吧?”
    躲在墙角克利切望向一旁的瑟维,突然笑出声。
   “当然撑不了,快帮我治疗!”
   瑟维说着蹲下,克利切凑上去帮他治疗伤口。
   “幸好我来的及时,不然你就要飞天了!”
   “哪里的话,明明有那么长时间!”
   “那是怪我来早了?真该让你多坐会儿!”
   克利切说着拉紧手中绷带,这一下勒得瑟维痛的龇牙。
     “轻点!”
    “要我轻点?昨晚我要你轻点,你怎么对我的?”
  克利切的语气还带着明显的指责。
  “你非要现在提这个?”
  瑟维站起身,有些不满地看向眼前人。
   “你敢做,我有什么不敢提的,罗伊先生?”
   克利切挑衅似地瞪回去。
   “行,皮尔森先生,你厉害了,看看你今晚能多厉害!”
    “比你厉害就行!”
    ……
   两个人就这样吵起来了,不去修机也不去遛屠夫,就一直站在墙角争论“谁比较厉害”的问题。

   另一边也是异常混乱了,哈斯塔现在真的很后悔,他只不过想抓住老在眼前晃悠的祭司小姐,谁知道造成了现在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他看看左边争吵愈发激烈的阿尤索和奈尔,又看看右边正在劝解裘克的艾米丽,他觉得头都大了。

    “吾说你们能不能安静点。”
   “还不是怪你,死章鱼,非要打我!”
   “吉尔曼,若不是你在吾跟前如此嚣张,我也不会出手。”
    “我看你就是故意报复我,索托斯大人啊快赐予我神力,把这个死章鱼拉去湖底冻住吧!”
    菲欧娜一边自愈一边没好气地咒骂,她是真的生气。
    今天她只想好好修机,这个死章鱼就传送过来追着她打,这不是故意是什么!

   “我已经警告他了,他还打你,艾米丽你别再拦我了,不然我这个第一屠皇说话不算话,不是很丢面子?” 裘克说着就抡起火箭筒要打哈斯塔,艾米丽立刻拉住他。
   但哈斯塔的脾气也上来了,按理说神该不和凡人计较,但他实在忍受不了。
    “蠢疯子,吾早就想教训你了!”
   哈斯塔一招手变出触手要打裘克,但对方一火箭筒拦下了他的攻击。
    “你们别打架了!”
   艾米丽紧紧拽住裘克,只差没扑在他怀里了。
   “你就别掺和了,我今天就要这章鱼打开花!”
   
   “我赞成!丑爷无敌!第一屠皇万岁!索托斯大人会赐给你力量的!”
    终于,自愈的菲欧娜站起身并鼓掌表达自己的欢欣,早就该有人来教训这个章鱼怪了!
     “你少来,要不是为了救你艾米丽会受伤?”
    “是,弄伤艾米丽有我的责任,但是你别忘记了,真正将她打伤的是这只章鱼怪!”
    “别互相推卸了,你们谁都跑不掉,现在就该你了!”
   裘克说完就推开艾米丽,举着火箭筒砸向菲欧娜!

    一声惨叫划破了湖景村暗沉的天空。
   但菲欧娜并没有感到疼痛,她松开捂住眼的手,看到化作人形的哈斯塔空手帮她接住了砸来的火箭筒。
    “我说哈斯塔,你先前不是打她吗?现在又帮她了?”
      裘克用力拉回自己的火箭筒。
    “吾的事不需要你过问。”
     “行,我护艾米丽,你护她,但这事还没完,哈斯塔,敢不敢和我约个地决斗,爷们之间的较量!”
     “好,吾奉陪!”
    裘克满意地扛起火箭筒拉着艾米丽离开了。

   一旁吵得激烈的凯文和薇拉也被两个监管者的激烈斗争弄懵了,他们就站在一边默默看着,但待裘克走远后,薇拉突然火山爆发般哭泣起来。
    “她们都有人护着,可你呢?不但不保护我,还去扛别的女人!”
    “你哪里看到我扛别的女人了,我美丽的大小姐!”
   “还说没有,你刚刚不就准备扛菲欧娜吗?”
    “可是我没有扛啊!”
   “那是因为你还没来得及扛她就倒地了!”
    薇拉难受地直拍自己的胸口,她的香水已经用光了,所以她只能不停地做深呼吸来放缓情绪。
     “亲爱的,我这不是为了救队友吗?”
      “可是你当初向我告白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说的,你说你会全心全意爱我呵护我,眼里只有我一个人,可我刚刚被追那么久你也不来帮我!”
    薇拉越说越委屈,哭声也越来越大。
   “我错了,薇拉,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只扛你一个人好不好,原谅我吧!”
    “不原谅,我不原谅,就不原谅!”
   薇拉抹着眼泪跑远了,凯文立刻追上去。

    哈斯塔就看着眼前的他们吵,最后他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屑地冷哼一声。
    “凡人的感情就是麻烦!” 他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菲欧娜:“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不去修机?”
   但菲欧娜只是站在原地,直直盯住眼前的监管者,她没有回答也没有离开,更没有继续吼他。
   “吉尔曼!菲欧娜·吉尔曼!”
   哈斯塔唤她的名字,但她依然呆立在那里,只是紫色的眼眸时不时眨动,像夜空中闪烁的暗星。
    “你们凡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吾走了!”
   哈斯塔转身准备离开,却被菲欧娜叫住。
“章鱼怪,你为什么要帮我挡刀?”
   “吾没有帮你挡刀,吾帮你挡的是火箭筒。”
   “这不是重点!” 菲欧娜几步绕到他跟前:“你不是要打我吗?为什么又要帮我?”

  菲欧娜刚刚不动就是在思索这个问题,但她想了老半天都没想明白,她甚至向犹格·索托斯求助,但这位虚空之王也没有回复她,她只能再问这个章鱼怪本人了。
    哈斯塔停住了脚步,如果说凡人有什么问题能真正问住他,大概就是这个问题了。
     “回答我呀!”
    哈斯塔望着那双闪烁的暗星眸子,又盯着这双眸子下高挺的鼻子和微微颤动的红润嘴唇,他内心突然有种冲动,但他很快抑制自己的想法,他是无所不能的神,怎么能有这种荒唐想法呢!
   “吾不知道!”
   他绕过菲欧娜离开了,嘴里还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吾不知道!”
   “死章鱼,你给我回来,不说清楚不准走!”
   菲欧娜等了半天等了这么个结果,她气的真想把这只大章鱼抓了丢湖底,她急急地追上去。
……

   第一场狩猎模式的游戏就在无尽地混乱中结束了,合力修了五台机子的莱利和玛尔塔在游戏结束后直接表示不想在参与任何一场该模式的游戏了!
    “我明明该是救人的主力军,最后怎么变成专业修机互了!”
    “你就别抱怨了,你们好歹还能在里面修,天知道我都看到了些什么!”
    第一个上椅子的艾玛愤懑地摇着手里的工具箱。

     三人商量后决定向庄园主联合上书。
    而书信的内容是,联合狩猎模式根本不是传说中的狂欢盛宴,而是大型虐狗现场!
   

  
    (这里很抱歉社园友情向没体现,主要是写的不自觉就写多了,抱歉,还有一个要说,就是凯文和薇拉的一个暗示,就是我私设里面有说薇拉设定是记忆力不太好,经常记错一些事,要喷香水才能恢复,但是凯文说的每一句话薇拉是一直记在心上而且能一字不差记住,并且这里没有靠喷香水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