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各位太太都辛苦了!在第五人格的最后一篇同人文是约特,希望大家喜欢支持谢谢

富察可银没有疯:

   大家好我是富察·独孤求扩·可银
❤❤❤求大家扩扩啦❤❤❤

关注动态,戳我社交号

    【宣本/试读环节~盗图盗文死你全家谢谢】
    约特同人志《时光齿轮》筹备阶段已结束~撒花花~
   感谢各位老师的辛苦产粮和各位小可爱的支持~~
    虽然中途遇到瓶颈,但大家也一起努力度过难关啦!各位的喜欢也是我们出本的动力~谢谢大家~
    同时我也要诚恳地道歉,因为自己的任性和处事不周,给出本的老师带去了麻烦……我感到十分愧疚……也很感谢老师们和小可爱们的理解【笔芯~】
    以下是我们可爱的画手太太们[排名不分先后]——
    叉菌 @撒旦蛋旦叉
    紫薯 @( •̀∀•́ )
    狂欢 @狂花病叶
    代码 @未完成的代码
    迪子 @迪子jun
    亓桑 @⚠
    奈子 @茶羽奈子
    虞晏清 @虞晏清
    口口 @今天认真写导学案了吗
    大星  @堵星星
   
————————
   以下是我们美腻的文手太太们[排名不分先后]——
    Lavipersie《 不死神 》 @La☂️vipersie✨
    竹笋《 Doll 》 @“冰”糖竹笋
    星烾尘炚《 月下的红帽 》 @星烾(冷cp专业户)
    可银《 Twelve O'clock 》
    茶の烬《 你我的时光尽头 》 @茶烬就是茶の烬
    花啾《 Drama 》 @花啾☕
    塔帆《 镜宫童话 》 @塔帆
——————
    帅气的校对和封面设计——
    校对:九朝 @杰西卡帽子上的小星星☆
    封设:阿C @C-------T
——————
淘宝链接会在几天后发出来,想买的宝贝记得关注我的动态哦~
❤❤❤

【约佣】月下绅士x寄生(不知道会写成啥)

我是刚刚用薇拉玩游戏,遇到一个月下绅士约瑟夫,把我和园丁绑了,园丁是深闺惊梦,然后还有一个前锋是小兔子睡衣黑色款,然后就是寄生奈布。

这个约瑟夫把我和园丁抓了,然后准备放前锋和佣兵,但是前锋不领情的投降了……(观战的我瞬间石化,椅子前都让你挣脱了在门口打你肯定是为了牵你走啊!能输的局为什么要平对不对?😂)

那为什么不写约瑟夫和前锋呢?因为月下绅士和寄生都有尖尖的耳朵啊……

(我只是临时玩到就临时感触,加上场景是湖景村,当然文章有润色,还有很多改编成分,不知道会写成啥样……)

这只是一个单独的剧场,噢,是透过薇拉的视角来写的。

(然后写完以后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我就……放在这里吧欢迎吐槽,其实写的很乱……)

正文

薇拉向来是不喜欢湖景村的,尽管有漫天星河和闪烁的极光,还有一望无际的海洋,站在那艘古老破旧的大船船头,向远处观望,便可将美丽的海景尽收眼底。

  如果这不是在玩一场猫抓老鼠般的游戏,她倒还会喜欢这里,甚至愿意花重金在这海边造一座小屋,就住在这。

  但现在,她是在一场紧张地游戏中,那位监管者刚刚就从她面前走过去,但她没有引起对方注意——这得感谢奈布,监管者在追他。

  感谢老天,薇拉这么想着,但她也思绪不宁,因为她早在等候厅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位朋友今天的模样可不寻常。

  她还关切地问他能否继续参加游戏,奈布的回答自然是信心十足,一如他往常的样子,但薇拉心里还是不放心,如果他在比赛中途暴走,那等于有两位监管者来对付她了!

  现在,抬头望着天空中圆得发光白得清亮的月亮,她刚刚也瞧见了约瑟夫先生,那位老爱将自己打扮得如宫廷绅士一样的监管者,他好像是,长了尖尖的耳朵,还有尖尖的尾巴?薇拉拍着脑门,突然想起来约瑟夫先生的另一个称呼“月下绅士”。

  真好,今晚有两位疯狂的狼现在在赛场上出没,还在这场地广阔的湖景村!

  还是赶紧破译走吧!

  薇拉心里是这么想的,但现实很快就证明她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多么天真,但当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她已经离飞天不远了。

  没有人来救她,奈布,果然就像她担心的那样,已经真的就像狼一样欢脱了,哪里还管队友了?

  “他该爬到船头,对着那月亮再嚎几嗓子,那就完美了!” 薇拉坐在椅子上冲向茫茫夜空的时候就这么想着。

  回到大厅的她毫不犹豫地选择继续观战,然而如果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宁可被那月下绅士再踩个几脚然后绑了丢湖里去,都不愿意看的!

   艾玛也在薇拉飞天没多久后就被月下绅士送上天,现在湖景村只剩下了威廉和奈布,好在五台密码机都破译得差不多了,现在奈布冲到了一侧的门边开门。

   看来这位狼先生理智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接下来的一幕,薇拉在观看的屏幕前气得脸都要扭曲了!

   月圆之夜奈布就会变成狼人,这并没有什么,庄园里面奇怪的人和事总是有的,看看念叨着尤格索托斯的菲欧娜,看看养了只奇怪的鸟的占卜师,再看看新来的扛着大斧头的建筑师老爷爷,薇拉觉得就算月圆之夜变个狼人没什么奇怪的!

  只是她突然想起来了,奈布变成狼人后会特别喜欢那些闪闪发光的小玩意,就好像矮人喜欢闪闪发光的金子,飞龙喜欢纯净无瑕的宝石一样,奈布就喜欢那些闪光的小玩意,水晶,珍珠,宝石,特别像眼睛一样的圆宝石,他爱得不得了,还拿来镶嵌在自己的衣服上。

   简直疯了,薇拉手上戴的戒指差点都给他抢去,但现在,她盯着屏幕,内心只感到崩溃。

  就在大门打开,奈布准备离开的那一瞬间,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看威廉来了没有,但就这一望,他却像被什么吸引一样!

  薇拉也看清楚了,那再黑漆漆的夜里,闪烁着紫色的光芒,很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奈布立刻就兴奋地嚎叫着扑了过去!

   薇拉在屏幕前气得跺脚,她只得拿了香水对着自己猛喷一阵,这样心里才好受一些,他本来可以走掉的!

   万一监管者来了,把他抓了,能平的局却要输掉?那可真是够惨了!

   可薇拉很快就又发现,现实比她预料的更惨,那闪闪发光的紫星一般的光辉,正是月下绅士约瑟夫先生领口前的宝石,连同一起闪烁的,还有他那双蓝绿色的狼眼,在清亮的月光下,似乎透着一股诱惑的力量。

     奈布就直直地扑过去,扑在了这位月下绅士的怀里,他的嘴就直接咬上了这位监管者胸口的宝石。

   薇拉就看着这一切,惊讶地下巴要脱臼了,她最终捂住眼离开了,她不想今晚做噩梦。

   但离开前,她还是透过指间的缝隙瞄向屏幕,并且她没有捂住耳朵,于是她听到了两位狼先生的对话,但她宁可从来没听过。

   “小先生,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你是为我留下来的吗?”

  月下绅士的笑容一点都不绅士,他的手也一点不像绅士那般规矩,就那样抚摸奈布的背,奈布的头,将他紧紧摁在自己怀里。

   薇拉后来离开了,等了很久才等来威廉,她看了显示,才发现逃脱的只有奈布。

   “怎么会这样,我以为你会逃出来的!”

    “我投降了!”

    “为什么?”

   可威廉并没有回答薇拉的问题而是摇头叹气地走了,他说自己要冷静一下。

    但薇拉很快瞟到了走出来的月下绅士,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人,那正是奈布呢!但他的衣服看上去怎么有些乱?薇拉很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她想继续思考下去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也的确想到了答案,菲欧娜曾经在奈布第一次变成狼人的时候科普过狼人的相关知识。

  

   “……狼人和狼人是会互相吸引的,他们的气味,他们的动作,都是满满的信息素,当然欲望也会增强!”

   薇拉打了个冷颤,她突然就明白威廉为什么会投降了!

 

 

 

  

【杰约】冰火之歌番外绅士的较量(试水而已,很短的)

我实在找不到单独的pa,也不想把杰约写入庄园记,就在冰火里面拉一段剧情,但是大家也不用刻意去补我的冰火之歌,因为我会慢慢写的,tag我还是加冰火之歌吧……我就写一个贵族舞会两个人遇到吧,因为有人说开膛手可能是贵族身份,然后约瑟夫肯定也是贵族啦!于是就这么写吧!就是两个在冰火世界都是贵族身份
这段剧情是连接囚医之笼第十章的……就是在宫廷的那段经历,当额外剧情补充,主要是讲约瑟夫和开膛手先生的暗中较量,然后约瑟夫原型姓涅普斯,这里也叫涅普斯
毒舌约和毒舌杰

正文
     约瑟夫并不喜欢宴会,可他并没有办法拒绝这一切,不过看到更不情愿来到宴会而一直紧锁眉头的裘克,他心情瞬间又好了许多。
   就这样端着杯香槟踱着步子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时不时还会被路过的王公贵族叫住问好,这还不算糟糕,最让他心烦的是那些爵士夫人,她们老喜欢将他拉去聊天,他不仅得忍受她们身上比毒药还浓的香水味和叽叽喳喳的聒噪声,还得面带微笑地回答她们各种问题,更有一次,一位夫人用她那比猪蹄还油厚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那堆满香粉的脸和像啃了懒番茄沾满汁的嘴,差点让约瑟夫当场吐出来,至于那件衣服,他回家后就丢进了壁炉。

   这次,可千万不要再遇见那群夫人了,约瑟夫这么想着,觉得应该找一个角落待着,或者干脆去外面,但是事情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一样,他已经看见一群穿着夸张笑嘻嘻的女士朝他奔来,他立刻转身要逃,却因为太急而撞到了人,手里的杯子也被碰翻,酒全洒到了对方身上。
   “先生,你该注意点!”
  戴着半截银色玫瑰形状面具,身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盯向他,他腰间还别着玫瑰手杖,身上散着的玫瑰香也显示这是位精致的绅士。

   约瑟夫参加过几十场宫廷宴会了,但眼前这位男士,他的确从未见过。
   “抱歉,但我该走了!”
  约瑟夫可不想被任何人缠上,他急着要走,但对方却抓住了他的手臂,约瑟夫顿时锁紧眉头,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即便对方戴着手套。
   “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事?”
   “你弄脏我的衣服,就急着走了?”
  低沉的嗓音却同他紧扣自己的手一样透着牢牢的压迫感,约瑟夫瞬间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麻烦,但如果故意寻衅,他也不是好惹的。

     “我道歉过了!”
   约瑟夫转身露出一个僵硬却不失礼貌的微笑。
   “可我没说接受你的歉意。”
  面具下的嘴角也微微上扬,约瑟夫真的很想朝他脸上来一拳,他本就没有多好的耐心,对于这种挑事的人,打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是现在在宫廷,又有外使来访,他总得给那个老国王留点面子。
   所以他只是笑着抽离自己的手并理了理袖子。
   “那么,先生,你想怎么解决?赔你一件新的,或者你需要别的补偿?”
   “我想你很清楚,来这的人不会缺这一件衣服吧,涅普斯先生?”
    “你认得我?”
  约瑟夫抬头看向对方,那面具下藏着的蓝色眼睛闪射出深邃的光,这个人来历并不简单,约瑟夫告诉自己,认识自己的贵族的确很多,但他也是认得他们的。
    “我是觉得你有些眼熟,但刚刚才记起。”
    “我却没见过你,先生,请问你来自哪一家族?”
     “这很重要吗?”
    “不,但至少我能知道怎么称呼你。”
    “杰克,叫我杰克就行。”

  杰克?约瑟夫听到这名字第一反应就是想笑,倒不是因为这名字太过常见,而是因为他联想到裘克摆弄的扑克牌上面的红心杰克,那个愚蠢的骑士模样和眼前这位绅士差距实在太大,但他还是忍住了笑。
   “那么杰克先生,我相信你不是故意寻事?”
   “涅普斯先生果然幽默,”  这位叫杰克的先生轻咳了一声:“我知道你的画技很好,一幅画不会太难为你吧?”
    “当然不会,只不过杰克先生有什么要求?噢,还有,你得告诉府邸地址,我也好画完后派人送去!”
   约瑟夫没想到对方提这么简单的要求,他一个下午就能完成绘画,也许是他真的把对方想的太复杂了?
    “不,我说的可不是普通的画,涅普先生,你不是有台神奇的机器,印出的画像与真人无异吗?”
   
     有趣,没想到这位绅士要打他摄影机的主意,那可是他的至宝,如果他不乐意,国王都未必能命令他拿出拍照,就更别说这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
    “我想你换个要求比较好,杰克先生。”
    “涅普斯先生,这是你弄脏我衣服的补偿而已。”
    “那恕我直言,你的衣服远没有我的机器珍贵。”

    约瑟夫盯着他,他知道对方也盯着他,并且面具下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的确弄脏了他的衣服,但他也的确赔礼了,现在看来,这位杰克先生完全就是在胡搅蛮缠,他是真的压着脾气在和他说话了!
   
   一阵沉默,最终还是对方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涅普斯先生,你远比我听说的有趣,”绅士理了理衣襟,声音也不似之前低沉:“这补偿就先欠着,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会还回来了。”
   绅士说完还发出声莫名地笑,但约瑟夫还没完全领悟他话中的意思,这位杰克先生就已经走远了。
  
   约瑟夫也没能在人群中再找到他,真是位言行举止都很奇怪的绅士,但“很快就能还回来了”,是意味着他们不久就会再见吗?
    不过他神秘气质的确吸引了约瑟夫的注意,如果能很快再见,也不是什么坏事,约瑟夫甚至还有些期待。
 
    “好吧,杰克先生,那我就等着了!”
 

(写完了比较短,这只是两个人短暂的较量而已,更多的羁绊是会在主线剧情呈现,然后主线cp是特别杂乱的,那个里面很多角色对自己的感情定位都属于模糊状态,只有少量人是明确知道自己爱谁的那种……毕竟是模仿权游,想想权游里面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线,光是想想龙妈的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