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暂停更新中勿扰)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最爱看科幻和魔幻电影,漫威爱dc爱星战爱星际迷航也爱,总而言之,好莱坞那一圈都爱了,男神和女神也基本都是好莱坞欧美的。
然后现在就lof写第五人格同人文。
我主吃裘医,黄祭,前机,其他cp都看心情也都会写着玩的,但是有些cp我巨雷,看到就会炸,当然我不会明说,我只会默默地点掉“不看ta推荐”,屏蔽相关tag谢谢

【裘医】囚徒旧装虐文脑洞(根据最近很火测试得出的)
可以写一个很虐的脑洞,最惊讶的是囚徒和旧装居然都测试除了“所有生命皆有来源,一切死亡具有归宿”这句话,所以可以写一把很虐的刀,当然也可以写糖,我不确定我到底写不写的出来,毕竟我的坑也的确多了点,但是我的确想试一试
各位要是想写也可以写啊!欢迎一起讨论剧情!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三连(很短其实不刀)

我是很久没有更新了……写把很短的刀,有点血腥重口,慎看

正文

  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没有人在乎了。

  他们只顾着逃命,女人的尖叫混着孩童的哭声,一切都那么混乱。

   

  本该充满趣味的一场马戏团表演,却成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不,对别人来说这的确是一场毫无情感的杀戮之灾,可对于他这是一场尽情享受的狂欢盛宴。

  血染得他的戏服更红,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就像给他助乐的兴奋剂。

   提起链锯砍向下一个目标,小丑在这游乐园里表演着最精彩绝伦的一场个人秀,近乎癫狂的笑声与响彻乐园的哭喊声格格不入,但又与这沉沉的夜色和闪烁的彩灯无比契合,他就是今夜的舞台之王!

   “裘克,住手!”

 一个娇小的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艾米丽,别挡道!”

  猩红的眼睛也仿佛血染的一样。

 “裘克,你冷静点!”

女人的声音近乎在颤抖,她后悔今天出门没带镇静剂,更后悔带他来游乐园。

  这个极端的精神刺激法,他的确记起了自己是谁,却也为此陷入疯狂!

  都怪她,造成了如此可怖的场面,都是她的错啊!

  

 “艾米丽,再不让开,我只能把下一个目标换成你了!”

  疯子不耐烦地摇晃着手里链锯。

  “不,裘克,不要再伤害任何人了!”

 “为什么?瞧瞧这场狂欢,多么棒啊!”

 艾米丽有些崩溃,但她依然努力和这个杀红眼的疯子沟通,他还记得她,那么她就有信心唤回他的良知。

  “好,你非要杀人,就先杀掉我吧!”

 “这么说,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不,你不会伤害我的,你曾经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

  艾米丽摇头,眼神坚定地盯着对方血火般燃烧的眼,这双眼曾深情地注视着她,而这双眼的主人也曾向她许下动人的承诺。

  “你不会的,裘克,因为你爱我!”

 “好吧,艾米丽!”

 疯小丑低头叹口气,他果然放下了手里的链锯。

 “我是说过要保护你!”

他走近嘴角露出微笑的女人,她的笑容就如天使般美丽圣洁。

  “裘克,我就知道……”

 可艾米丽的话还未说完,腹部就传来撕裂般的痛,她感到温热的东西从体内汩汩涌出。

  她难以置信盯着眼前的人,惊愕夹杂着剧烈痛意,她面部都变得扭曲,眼睛涌出的泪混着喷洒到脸上的血一同滴到唇边。

 温热,腥涩,她从未想过世间还会有如此难吃的东西,和裘克给她吃过的棉花糖比起,简直就是天堂和炼狱的区别!

  “怎么?很惊讶是不是?可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爱的那个裘克了!”

  癫狂的小丑尖笑着从软下的躯体中抽出链锯。

“他已经死了!你亲手杀了他!”

眼前满身血的身体直直地倒下,渐渐涣散的瞳仁透着冰冷的绝望。

疯小丑望着地上没了呼吸的女士,发出一阵满意的怪笑声。

  然后,他拖着链锯,一步步走向沉寂的夜色,走向挤入夜色中惊恐失措的人们,走向这,属于他的狂欢嘉年华。

(文笔很差,我看不懂我在写啥,我觉得你们也没看懂,就这样吧……)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二连(我只想发刀)

来我们接着来发刀,这是第二把刀

正文
    裘克已经很久没有吃艾米丽做的饭了。
    他明白,艾米丽一直很忙,的确没有时间给他做饭,他连见她一面都是很难得的了,更何况吃她做的饭呢?

   但今天不一样,艾米丽居然做了满满一桌丰盛的菜,平时一直舍不得开的那瓶放在家里好久的进口红酒,今天也打开了。

   “吃呀,裘克,你不是一直说想吃顿我做的菜吗?”
  艾米丽将盘子推到他跟前,又给杯子倒满酒,递到他手中。
   “喝,以前一直舍不得,今天就喝好!”
   裘克的手颤抖了一下,他拿过杯子一饮而尽,又夺过酒瓶给自己倒满,再饮,再倒。

  艾米丽看着他的举动,眼里涌出了泪滴,啪嗒啪嗒掉落在盘子里。
    “别光喝啊,吃点东西,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做的!”
     裘克就拉过盘子,用手扒拉着往嘴里送,还一个劲点头。
   “好吃,艾米丽,你做的真好吃!”
   因为太急他呛得咳嗽,艾米丽立刻上前帮他拍背,他顺势就抓住她的手,她哭得越发厉害,干脆整个人都靠在他怀中。
   “别哭了,我的艾米丽,会没事的。”
    裘克抚摸着艾米丽柔顺的头发安慰道。

   门被推开了,穿制服的人走进来。
  “时间到了!”

  “不!裘克!不!”
艾米丽更紧地抱住跟前的人,却被强行拖开,她使劲想挣脱却一点用没有。
  “回去吧,艾米丽,我已经很满足了!”
  “不,裘克,我不想失去你!”
  “都是我的错,艾米丽,我对不起你!走吧!记得把我的骨灰撒在我们去过的那片里!”
    “我会的,我会的!裘克!你们别拉我……”

声音渐渐远去了。
穿着黑白囚服的人瘫坐地上。
桌上的酒还没喝完,他夺过咕嘟咕嘟地往嘴里灌。

  裘克行刑的那天艾米丽没有去。
  是裘克的一位朋友将骨灰盒交到艾米丽手里的。

  骨灰一点点被泛着白边的浪花带走,艾米丽的心也跟着沉浮。
   “裘克,你安息吧,我会照顾好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
   艾米丽抚着有些微突的小腹,抹掉眼角的泪滴,踩过柔软的沙滩,一步步朝回走去。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一连 (很不高兴呢,要发刀呢)

群里面被禁言了,我也聊天不了,就把昨天小刀发一下吧,我想想 @华罗姬 @Baaaaa!!  @未完成的代码  @渡何人 是这些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吧!放心这十连每一连都会艾特的,当然这一篇你们昨晚看过了。

正文
    裘克年轻的时候很爱吃糖。
    他本来不吃糖的,这么甜的东西不适合他。
    但每次他受伤了艾米丽给他包扎的时候,都会递一把糖给他。
     裘克觉得艾米丽把她当成小孩子了,但艾米丽只是笑着揉着他额前的碎发。
   “我们的大屠皇无所不能,可在我眼里,你就是需要照顾的小孩!”
    从那时起,裘克就变得爱吃糖了。

   时光匆匆,庄园的日子也在一场场游戏中磨耗了。
   裘克和艾米丽也已经离开庄园有了自己的生活。
 
   现在,裘克是吃不动糖了,他的牙都快掉光了,艾米丽也无法出去给他买糖了,她的腿脚是越发的不灵活了。
   但是孩子们会在新年夜买糖回来,堆满家里,然后他们又离开,去很远的地方待上一年,下个新年再回来。
   
   于是艾米丽就将糖放到锅里熬成糖水。
 
   裘克就能喝到糖水。

 
   可这个冬天,裘克连糖水都喝不上了。
   艾米丽的手颤抖得连舀糖水的勺子都握不住了。
    糖水就没得喝了。
   
  但很快,裘克连那双颤抖的手都触碰不到了。
  他还记得,那双手曾经多白皙细腻,帮他包扎伤口,将糖喂到他嘴边,他会趁机含上她柔软的手指,那比糖更甜美,更温热……

   新年夜孩子们又带着糖回来了。
   裘克让孩子们熬一锅糖水用保温杯装着,  推着轮椅出门了。

    “艾米丽,孩子们回来了,我们来给你送糖水喝。”
  他拧开盖子,将里面温热的糖水全洒在黑色的墓碑前。

  远处的天空烟花闪烁绚丽,多么像那个下午,她从糖盒里抓出的七彩糖果,也多么像, 她递给他糖时闪亮的眼睛。
   但这一切,就永远只能存在他的记忆里了。

  又是一年新年夜,孩子们带着糖回来了。

  看着拎着大包小包走近屋的人,裘克灰白色的眼睛却充满迷茫害怕。

  “你们,是谁?”

 

【裘医】庄园记之小小糖五连肝第一连(来我们吃糖)

讲的是裘克和艾米丽一些有趣的事情,当然事情在葡萄不酸之后发生的。
因为深夜吞刀,我要给自己喂糖吃!

正文
     酸葡萄的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恢复味觉的艾米丽还需要一段时间调整。
    可能因为之前酸的吃多了,艾米丽现在开始吃甜了,她每天都要吃许多蛋糕和糖,这样,艾米丽身体渐渐变得有些圆润了,裘克自然也注意到了。

    “艾米丽,你不能再吃了!”
裘克从艾米丽手中夺过盘子。
   “至少让我再吃一口,我一不吃嘴里就发酸!”
  艾米丽想抢回盘子却被裘克拦住。
  “你看看你,双下巴都快出来了,还吃呢!”
 
  艾米丽听到这话,脸色微沉,她松开手跑到浴室的镜子边仔细看着,她发现自己的脸果然圆润了许多,她惊叫着捂住自己的脸。
   “裘克,我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管住嘴,再吃下去就要变成大胖子,再不是性感美丽的艾米丽了!” 

   这话虽然听着对,但也听着刺耳。
  “你是在嫌弃我胖吗?”
  “不是嫌弃你胖,但你胖了的确不好看。”
  裘克回答着走进浴室,站到艾米丽身后,丝毫没发现镜子里的人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阴沉了。

  真是个低情商的大蠢货!
  先前那些情诗集恋爱攻略简直就白看了!
  艾米丽气得咬紧牙齿。

  “不好看怎么了?你要和我分手吗!”
  “艾米丽,我是有这个打算。”
  裘克一边说着还一边笑嘻嘻地拉过艾米丽,让她对着自己。
   “你这个只看外貌的人,肤浅!”
  艾米丽气得在他胸前乱锤,她恨不得再踹眼前这个低情商小丑几脚,但她的手很快被对方捉住。
   “我还没说完呢,艾米丽,我要和你分手,因为我不想你当我女朋友了!”
    裘克将气恼的艾米丽更紧地揽在怀中。
  “我要你当我的老婆!”
  他附在她的耳畔轻声道,说得怀中的人心跳加速面色绯红。
  艾米丽一时间羞得不知所措,只有将头更深地埋在裘克的胸膛。

   他真的能说出这样的话?他真的是她爱的那个疯小丑裘克先生吗?
  
   “可我……不想你当我老公!”
  “得了吧,艾米丽,你吃得这么胖,除了我还有人愿意娶你吗?”
   裘克说完伸手捏紧艾米丽的小下巴,丝毫没注意到对方褐色眼眸里闪过的怒色。

  后来,据裘克邻居哈斯塔先生说,他被隔壁吵得一晚上没有睡好觉,还听到很响很响的声音,简直就像地震!

   当然第二天,他看到鼻青脸肿打着石膏来庄园大厅报道的裘克,以及站在一旁怒气冲冲的艾米丽时,他就不再抱怨这件事了。

  


  
  

 
 
  

【舞医/空医】脑洞预告第二波(名字没想好,自觉避雷)

这个脑洞有点借鉴红磨坊这部电影,还有我得再去补一些类似的电影吧,然后灵感是我先前说要写舞医,但是我今天看到一张驯兽师舞女和黑天鹅玛尔塔的一张图片,然后脑补这么一个故事吧,当然私设非常严重的,我写的舞女是一个丈夫死后的落魄贵族,然后去舞坊当了舞女,其实先前她也是在剧院表演过的芭蕾舞演员(这个参考20号新时装芭蕾木偶)

然后下面就是脑洞,比起说是cp同人,我觉得就像记录那个年代女性的地位所造成的一些无法言说的怨恨吧,然后避雷避雷吧……感觉我要变成all医党了……

下面是剧情简介,我现在的水平不一定真的能写出来,如果有哪位大佬或者小伙伴看中这个剧情要写的话,欢迎,就是找我来说明一下就行了,如果合写我也愿意。

剧情简介:

玛尔塔和艾米丽都是贵族小姐。
玛尔塔向往当空军但却不得志,只有去学芭蕾,寄托希望于舞蹈,天鹅翩翩起舞就像飞在蓝天一样,然后艾米丽是她好友,也因为生活所拘束。
   艾米丽和玛尔塔再一次偶然机会跑到一个舞坊玩耍,并且遇到了妖艳舞女玛格丽莎。
  玛格丽莎对娇羞的艾米丽也是各种撩……艾米丽自然也被这个妖娆女郎被吸引并在之后后来又偷偷来舞坊,两人一起狂舞并喝醉,之后两人不受控制接吻然后开房……
   后来玛尔塔知道这件事就劝艾米丽,两个人吵起来,不知道因为嫉妒还是强势的性格,玛尔塔就强吻了艾米丽并将她推上床……
  玛尔塔醒后却发现艾米丽睡梦中都在念舞女名字,于是去单独找舞女还行为上各种挑衅,艾米丽发现赶去劝阻。
  艾米丽坦白自己喜欢的是舞女,只是把玛尔塔当成最真挚的朋友,但玛尔塔对艾米丽的感情一直就不是朋友这么单纯……玛尔塔很伤心,但她还是劝艾米丽想清楚,身份,背景,她不可能和舞女在一起。
   艾米丽最终想清楚了,于是就和舞女一起跳了最后一支舞离开了。
 

   最后一幕,艾米丽穿着贵族的衣服去大剧院看玛尔塔的芭蕾舞演出,舞台上的玛尔塔在流泪,台下的艾米丽也在流泪。
    而一座地下舞坊里美艳的女郎也在流泪,但一切很快都被摇曳的灯光和鼎沸人声掩饰过去……
  

【舞医】我先占这个坑(裘医舞医修罗场来啊!谁怕!)

庄园记马上要写新来的舞女了,其实我吃裘医,但是有人老说这个舞女是裘克旧情人,就因为她有驯兽师的皮,但是在看了驯兽师的皮以后,我觉得舞医很好吃的。
  一个妖娆的舞女撩我们的端庄上等人医生小姐姐,会很带感的!

比如下面我写了几句台词

“那个哭脸小丑多没意思啊,我才能给你真正的快乐!”

“那张哭哭啼啼的脸有什么好看的,看我可有意思多了!”
(然后强迫艾米丽看自己……)

“如果你喜欢疯子的话,我也可以,还能当得比他更好!”
   (说完椅咚强吻艾米丽……)

我天我天……当然仅限于驯兽师皮肤这样了,舞女原皮还是有点单薄……
大型修罗场现场……裘克表示今天头上绿的冒油……
我真的是突发奇想吃这对的,结果意外觉得撩……我……对不起爱裘医的各位……

【裘医】脑洞二号预告 标题暂无(分长版和短版)

由于长版涉及cp有点多,准备更改世界观写多cp向,而这个短的是一个虐向脑洞,感谢 @Baaaaa!!  @muriatic acid 和我一起探讨!
我是真的很想参加裘医脑洞大作战啊!

脑洞如下:
   裘克是一个可以提供各种服务也可以供人娱乐的小丑机器人,艾米丽因为工作压力大将裘克买回家,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是裘克在和自己女主人的相处过程中,爱上她。
   于是他做了一顿精心的晚餐等着艾米丽回家。
   艾米丽回来后裘克向艾米丽告白,但艾米丽却拒绝了,因为她认为机器人不会真的拥有人类的感情,不能理解这当中区别的裘克跑了出去。
   在外面游荡的小丑被一群机器人贩子偷走,在拆他零件之前,裘克还问机器人贩子:“机器人就不能爱人了吗?她为什么不爱我呢?”

  机器人贩子起先很惊讶后面却转为嘲笑。
  “你只是个机器人,怎么能和我们一样去爱人?”

  可裘克还是不明白,因为他就是爱艾米丽。

  最后,裘克带着满满的不解被拆成了一堆废料,丢弃在大型的废弃零件厂里。
   而这些废掉的零件,天亮后就会同其他垃圾一起被压成碎片。

(我是想写到这里没有了,但是盐酸提供了一个想法)

就是后续:

  艾米丽买了一个新的小丑机器人,但还是觉得替代不了原来的那个,并且她越来越想念原来的那个,她发现她的确爱上了他,但是现在,他是再也无法回到她身边了。(这个是虐版)
 
稍微甜一点的版本:
   艾米丽得到原来小丑机器人剩余的零件(我补一个设定,就会艾米丽原先送裘克去维修的替换的初始零件,艾米丽去公司要的),艾米丽对新的机器人态度冷淡,只是每天盯着这个零件看。

   “我亲爱的艾米丽主人,该吃饭了。”
  “他就不会这么叫我。”
  “艾米丽主人,是说原先的那位小丑机器人吗?他叫你什么呢?”
   “他会叫我,亲爱的艾米丽。”

(就是这样一个脑洞了,不能参赛真的可惜了,长版的太复杂,是我和六逸一起想的,先不说了。)

【裘医】稻草人和雪天使(甜虐,不刀真的不刀)

一个小短文而已,突然有的小脑洞,各位食用愉快 @Baaaaa!!  @古筝骨琴  @喵星墨玉

正文伫立
   稻草人就是稻草扎的人,孩子们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裘克。
   裘克终日伫立在麦田中央。
   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吓跑来偷吃麦子的乌鸦。
   他多希望有人来陪陪他。

   裘克的梦想在一个雪天实现了。
  孩子们在他不远处堆起一个雪人,是一位雪天使,孩子们唤她艾米丽。
  她是如此的美丽洁白,裘克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目光。

   他主动和她问候,但又因为害怕对方不搭理他说话都变得支吾。
   可艾米丽只是温柔地朝他微笑。
   裘克也笑了。
  于是,他和她成为了麦田里的好伙伴。
  
  两人从地面的雪聊到天上的云,从近处的田野聊到远处的海洋,他们一直聊一直聊,最后,他们从诗歌聊到爱情。
   于是,裘克就将自己的心意告诉给艾米丽。
   艾米丽同样只是温柔地微笑,然后点头,洁白的脸颊竟然泛着淡淡的红色。
    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这天,艾米丽被噪声吵醒。
   她看到裘克身上居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她突然想起最近是看到一些孩子在雪地燃烟花来玩,一定是火星蹿到裘克身上。

   艾米丽不能看到自己的爱人就这样被火焰吞噬。
   她要救他!
   她呼唤吹过的风姑娘将她往前推,推到她爱人身边去。

   “你傻了吗?你会被他身上的火焰烤化的!”
  “那正是我想要的!”
  风姑娘为这痴情的雪天使叹息,但她还是将她推了过去。

   “裘克,别怕,我这就来救你!”
  “快别靠近我,你会没命的!”
   稻草人大声嚷道,可雪天使依然在靠近。
   最后,她抱住了她的爱人。
  
   原来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
   裘克很想推开怀里的艾米丽,可他做不到。
   “不要这样,艾米丽,我不能失去你!”
   “同样,我也不能失去你!”
  雪天使亲吻她爱人的嘴唇,同样温热。
  她身上开始淌水,眼里也落下晶莹地泪滴。
 
   她在一点点融化,融在裘克的身上。
   裘克一直在哭喊,但他只能看着爱人一点点消失。
   “我爱你,我的稻草人,再见了!”
   “你走了我该怎么办!”
  “我没有走,我只是要融在你的心里,这样你活着,我们也永远不会分开!”
 
  雪天使完全消失了,裘克身上的火焰也被雪水浇灭了。

   稻草人活了下来。
   可雪天使却不在了。

  但裘克突然觉得心变重了。
  也许,就像雪天使说的那样,她真的融在自己心里了。
   于是裘克继续讲话,从麦田聊到高山,从湖泊聊到海洋,聊着他和她都爱的诗歌,也聊着他和她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风姑娘飞向了远方。
  目睹这对悲伤恋人命运的的她一路叹气,不知不觉吹散了天际的云。
  于是天晴了,阳光缓缓扬扬地从高空洒下。
  洒在白皑的田野间,也洒在稻草人身上。

   这阳光的确够温暖。
   可裘克突然绝望地哭喊。
   原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干。

   而他的心,也在慢慢变轻。
  
  
  

  

  
  

  

 

【裘医】脑洞预告 暂无标题

我肯定是参加不了裘医脑洞大作战的,但是我有一个脑洞了,准备万字肉的坑填完就写,这个和催眠大师有点像也和很多电影像,主要还是谢谢 @古筝骨琴 给的灵感啊!

故事是这样的
    裘克是一位精神极其不稳定的小丑,被送到一座医院进行治疗,主治医生是艾米丽,医院有一种高科技设备是可以连接两个大脑,a就可以进入b的精神世界了,这种治疗方法很有效但也很危险,有可能a和b大脑同时崩溃,但艾米丽还是选择治疗裘克,因为她总觉得这个病人有种熟悉的感觉,也总觉得她能治好他。

然而裘克的精神世界比她想象的要危险,虽然有绚丽美妙的海洋里星空闪烁飞鸟成群,而天空中则游荡着各种海洋生物的幻梦奇景,但也有危险异常的景象,比如荒废的赛博朋克世界,各种长相怪异爆浆怪物正在侵袭城市,艾米丽必须和它们战斗才能更深入裘克的精神世界。

  然而在这一层层的探索游走中,她越来越接近他内心的真实面时,也越来越接近一个令她震惊的真相……

(就是这样一个脑洞,感觉其实可以写一个原创科幻小说,但是还是算了,就写裘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