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黄医加一点all医】返生的欢宴下部分(欢宴x返生 刀篇预警)

其实说是刀子也没有那么多刀子,而且这下部分可能真的可能很缩水,因为其实第五人格我现在已经半佛状态了,就是包括同人也是,哪对cp都可以写来试试,除了我很执念的几对,其他大概是无所谓的,就像我吃裘医,也可以吃黄医,什么约医,佣医,杰医这种我照样可以吃也可以写,百合也行,空医舞医蝶医都行的,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甚至想着把能组合的全部都组合一遍……

(不,并没有,哪天我疯了也许会这样,我现在不爱cp了,我现在爱的是单个的角色和角色所属的背景故事了,说白了就是官方剧情,所以我的文ooc会非常严重的,事实上一直都在ooc,就好像这篇黄医,感觉其实都快挂名一样的感觉了)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啥状态,也不知道会写成个什么样,这篇是写给代码太太的,拖了这么久,终于要写下部分了,然而上部分剧情已经忘光了……

但是就接着写吧,大家不要嫌弃我的文笔就好了,天冷脑袋转不动手还僵!

然后说了这是一个系列,只是这篇主黄医而已。

(真的很乱很乱各位看了不要嫌弃……代码太太不要嫌弃)

正文

    艾米丽后来才明白,她那天在那座海岛上见到的人,真的是海神哈斯塔的化身。

   那天,她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是震惊,但剧烈地震撼之后便是无尽地悲伤,无尽地哀叹。

   她知道了关于那位献祭给海神的少女的完整故事,哈斯塔的化身将她拉到柔软的白沙滩,让她坐下,接着,他给她讲了这个故事,而她,便是故事中的女主角,但艾米丽觉得,这称呼并不对,那是她的前世,而今生,她已完全没了记忆。

   他的声音就像咸湿的海风一般,一如他望向她的眼神,黏腻中带着无限的展望,就好像,他要将自己的心透过皮肤贴到她的心上去,再融为完整的一颗,再风干了永远存在博物馆里,供一代代后人参观膜拜才会满意一样。

   他真的很爱她,确切地说,他爱她的前世,莉迪亚,那个美丽的少女。

   “千百年之前,你可比现在好看多了,但也忧郁多了。” 他每讲完一段,就会抬起头紧盯她一阵,琥珀色的眼睛就闪着透亮的光芒,像暴风雨夜随海浪颠簸的轮船上的灯光,没有身为神的能望穿世态的深邃,而是茫然无措,在茫茫的大海上寻找一座躲避风浪和寒冷的港湾,而她就是那给予希望的灯塔,所以他的目光就紧紧地抓住她,不肯挪开哪怕一秒,仿佛只要他稍眨眼,那他就又要等一个世纪,才会再次遇见她一样。

  只有艾米丽继续问,他才会轻咳一声继续讲下去。

  艾米丽就明白了一切,她叹着气,摇着头,眼里滚落如海水一样咸湿的泪,晶莹得像当日那蚌壳里的蓝珍珠,热得像又像他吻上她眼角的柔软的唇。

   库特是看到艾米丽被一个刚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男士吻的,奈布和玛尔塔也看到了,库特倒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很气愤,但他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好几次,他瞧见艾米丽被对方逗笑,也许他们真的被互相吸引了?库特心里这么想着,艾米丽是位优秀的女士,追求她的男士,那是十个手指加上十个脚趾也数不过来的,能让艾米丽笑得如此开心却又瞬间悲伤落泪的男士,看来是真的很有魅力了!

  库特也思忖着,这也许是岛上人的习俗吧,他们的确非常热情,甚至有远超出他接受能力范围的举动,就在刚才,他在沙滩上站着看海景的时候,一个穿大花裙子脖子上戴一圈大花环的姑娘过来,她皮肤就像泥土一样,她整个人也就像泥土一样,就这么过来粘在库特身上,要拉他去参加派对,还是玛尔塔和奈布过来帮忙解围的。

   “先生,你的胡子还真是性感,要不要去那边喝一杯?”

   库特吓得差点手里的笔记本都拿不稳了,但玛尔塔和奈布却又在打发走姑娘后笑着说库特有进步,因为以前被搭讪的对象,都是奈布。

  的确,奈布很受女孩们喜欢,虽然他的身高的确比其他男士矮那么一点,但这并没有问题,但那些女孩子,奈布却瞧不上眼,他的眼睛从来只会看向一处,那就是有艾米丽在的地方。

  库特老早就看出来奈布喜欢艾米丽了,他为她受过好几次伤,埃及法老那次,差点连命都豁出去了,库特很佩服他的勇气,但是艾米丽似乎只是将他当了自己的弟弟在看待一样,就像她把玛尔塔也只是当自己的姐妹在看待。

   是的,玛尔塔在乎艾米丽,那是在撒哈拉沙漠的一次旅行,大家支起帐篷,围着篝火坐在一起喝啤酒,漫天的繁星闪闪发光,玛尔塔的眼睛也闪闪发光,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

   “有喜欢的人吗?想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那种?”

    “有啊,我还要保护她一辈子!”

  库特立刻就意识到她说的不是“他”而是“她”,玛尔塔的确说过不介意性别,但他实在没想到,她说的是艾米丽,那是后来,库特私底下又问了一遍,才知道玛尔塔是喜欢艾米丽的。

  艾米丽是真的很有魅力,就像这位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先生,立刻就难分难舍了一般,库特倒觉得如果艾米丽就这样在岛上遇到自己的对象,虽然很不科学,但按照她那一套,这就叫缘分,他是该反对,但他尊重朋友的决定,更何况,艾米丽要是不答应,谁又能真正吻到她?还不待脸凑过去,都要被她揍趴在地了!

  但奈布是沉不住气的,他气得挥舞拳头就上去揍人了,玛尔塔和库特根本拦不住。

    那位先生就这样被打了一拳头。

    他捂着自己的鼻子,血顺着指缝流下来,艾米丽望着那鲜红的颜色,突然感到心痛,仿佛她的心也流着血一样,她脸上的泪就更泛滥了。

    “奈布,你为什么要打他!” 艾米丽的语气少有的凌厉,这样的呵斥让奈布也接受不了。

   “看看他对你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不能打他?”

  “他是我的丈夫!”

   艾米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来了,她的三位朋友,瞬间就像化石一样僵在了沙滩上,她深吸一口气,就好像吸回了自己的知觉,吸回了刚刚游离的魂魄一样,她憋了好一阵,才终于将事实告诉了朋友们。

   艾米丽在乘船回伦敦的路上,整理笔记的时候,她都惊讶于三位朋友的反应,他们没有不相信,包括在听到真相后一直大喊“不可思议,这是催眠”的库特,也在后来完全接受了这件事。

   是的,他是她的丈夫,前世的丈夫,海神哈斯塔,这个不幸又幸运的少女莉迪亚,在那天早上被海浪卷去了他的王国,他海中的宫殿,就像亚特兰蒂斯一样恢宏,比那还要繁华。

   以前献祭的少女们都在这,这深海下的国度,在这深渊王国之中,她们成为海神的仆人,再回不去家乡,但这里的确够好,海神还能庇佑她们岸上的亲人,那便也没什么需要留恋的。

   当哈斯塔看到莉迪亚的时候,第一眼,就被她的气质所吸引,她换上黑色的裙子,说要为自己的姐姐服丧,她说恨他,掳走她的姐姐,她唯一的亲人,她要取了他的命来偿还!

    这个少女,天真得可爱,她的愤怒和恨意并没有让海神生气,他反而更想要怜惜,更想要疼爱这样的她,哈斯塔就在那一刻决定,她就是这深渊中的女主人,他要将自己的神力分给她,这样,他们就能永永远远在一起。

   但现实是理想的最大敌人,即便是神也无法抗拒这一点,哈斯塔的幻想很快就被现实击得粉碎,一场灾难即将席卷莉迪亚的家乡,海岛将被海水吞噬,这场海啸是无法避免的,这座海岛会不复存在。

   莉迪亚不愿看到这一切发生,那岛上的人将她的姐姐献祭,她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但她也明白那不是他们的错,当然,也不是哈斯塔的错。

  在她来到这深渊国度的第一天,在她叫嚣着要杀了这可憎的海神的那天,她见到了成为仆人的姐姐。

   莉迪亚明白了真相,她接受了海神的爱,但现在,她得再次作出选择,她依然是爱他的,但是倘若她拥有不朽的躯体,哈斯塔将没有足够的神力去保护海岛了,自然,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阻挡这场海啸。

  阻挡这场海啸,海岛不该遭此灾难,她的家乡不该遭此灾难,永生,的确是很大的诱惑,更何况是和所爱之人永生待在一起,但为了岛上千百的性命,莉迪亚选择放弃这机会。

  这不代表她不爱他,她很爱他,爱他看向她的眼神,爱他靠近她呼出的气,爱他的灵魂也爱他的心,但她终究是个凡人,本就该逐渐老去,逐渐衰亡。

  “哈斯塔,等我回来。”

  莉迪亚附在哈斯塔的耳畔轻呵道,她沿着他的耳廓直吻到他的唇,他是如此地英俊,一如她第一次见他,黑色的袍子裹着一张俊美的脸,还有那双如琥珀般的眼。

   海啸被阻止了,海岛上的住民们亲眼看到如巨怪一样扑腾而来的海浪在到达岸边的一刻又退去的奇象。

   是海神哈斯塔的功劳!

海岛上的住民们都这么说,那晚,祭司们却都做了相同的一个梦,梦里威严的海神对她们说,拯救她们的,是当日献祭的少女,他现在的妻子莉迪亚,她的模样也该被刻在石壁上供后人参拜。

  只是这座海岛,在千百年间发生太多的变幻,壁画变得残缺不齐,少女莉迪亚的雕像也早已不知去向,只是能从原住民们口中听到,祖辈们说过那海神哈斯塔的旁边还有一座少女的塑像。

   艾米丽听完这个故事,她感叹哈斯塔和莉迪亚的爱情,她最喜欢的那段,是哈斯塔告诉她,他是握着莉迪亚的手送她离开的,他在她弥留之际,亲吻了她的额头,他说一定会等她回来。

   这是何等的爱情?艾米丽深深地感动了,他守护了她一辈子,即便她的皱纹代替了光洁的皮肤,干枯的白色抹去了那秀发原有的色泽,她的美丽被年华磨蚀,但他对她的爱却一点不减,这是灵魂的交融,一如他们初见的那晚,他们的身和心交融一般,这是场爱情的欢宴,莉迪亚是这么形容的,哪怕她临近死亡,也因这爱情如同返生一般,彼此的爱,将一直存在。

   艾米丽当时就将脸埋入手心痛哭,哈斯塔就将她轻揽在怀中安慰,并将一朵白色的蒂阿瑞轻轻插入她的鬓角,亲吻着她那如白花般散着芳香的发丝,就如千百年前,他将同样的一朵白花轻插入她的发髻并亲吻她的额头一样。

   岛上的人们说,只要闻过这花香,不论走多远,终究还是要回到岛上来的。

   哈斯塔吻着艾米丽,嗅着她脖颈间的芳芳气息,他轻喃着她前世的名字,她的确回来了,他希望她能留下来,再也不要离开,这一次,他保证会永远陪在她身边。

   但奈布看到这一幕,心灵就不太高兴,库特和玛尔塔拉住了他,不过库特心里肯定,玛尔塔也是不高兴的,但她不会像奈布那样冲动。

  “回来吧,我的莉迪亚,我一直在等你!”

他的唇贴在他转世的爱人耳廓,轻语道。

  但艾米丽在犹豫一阵后推开了他,她最终拒绝了,理由也很简单。

  “我现在是艾米丽·黛儿,不是你的莉迪亚。”

  是的,她是艾米丽,尽管莉迪亚再怎么爱哈斯塔,艾米丽是不爱的,也许有那么点感动,还有那么点心动,但也仅此而已了,但艾米丽留下了他的花,放在她的里衣口袋。

   这样的回答,也在海神的预料之中,是的,她是艾米丽,他的莉迪亚早在千百年前就离开了,那时,他就该知道,她永远不会回来的,那句附在他耳畔的话,只不过是给他希冀,就像在大海上的灯塔,透着微弱的光给他一点祈盼罢了。

   但他靠近,他才发现,那灯塔并不是为他一个人而亮的,那是指引每一艘路过船只的,就像莉迪亚属于他,艾米丽却并不属于他一样,即便是神,对于爱情,他还真无能为力,真如千百年前,他能阻挡海啸拯救千百性命,却不能留住他的莉迪亚一样,也正如这千百年之后,他能召唤莉迪亚的转世,能见到她的转世,能抱住她能亲吻她,却不能占据她的心一样。

   哈斯塔最终离开了,他的背影在夕阳的照耀下,如翻滚的海浪涌过沙滩却从沙子间缝隙流走一样,落寞中满是不舍的眷恋。

    艾米丽最终也和伙伴们一起离开了,这次的经历被她编入日记,这座神秘迷人的海岛,原来还藏有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该有个标题,最好能表达出它的核心意思,我看叫海神与少女的爱情就挺好,你觉得呢?” 库特读着艾米丽写好的文章,抬起头问道。

   俗气,太俗气了!艾米丽微微皱眉,她真的嫌弃这个名字,这和那些市集上编得童话并无差别,一点也不好!她这么想着,思索着到底该给故事起个什么样的标题。

      “……返生的欢宴,怎么样?”

  艾米丽突然想到了这个名字 ,就像脑海里有过一道闪电般,多么像之前她脱口而出“他是我丈夫一样”,这刻,仿佛有另一个灵魂左右了她思想一样,很快,她也能明白。

  “……这是莉迪亚的意思!”

 

她从还发愣的库特手中拿回笔记本,在空缺的第一行,一笔一划地写上去。

  

  

【裘医】囚徒旧装虐文脑洞(根据最近很火测试得出的)
可以写一个很虐的脑洞,最惊讶的是囚徒和旧装居然都测试除了“所有生命皆有来源,一切死亡具有归宿”这句话,所以可以写一把很虐的刀,当然也可以写糖,我不确定我到底写不写的出来,毕竟我的坑也的确多了点,但是我的确想试一试
各位要是想写也可以写啊!欢迎一起讨论剧情!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三连(很短其实不刀)

我是很久没有更新了……写把很短的刀,有点血腥重口,慎看

正文

  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没有人在乎了。

  他们只顾着逃命,女人的尖叫混着孩童的哭声,一切都那么混乱。

   

  本该充满趣味的一场马戏团表演,却成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不,对别人来说这的确是一场毫无情感的杀戮之灾,可对于他这是一场尽情享受的狂欢盛宴。

  血染得他的戏服更红,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就像给他助乐的兴奋剂。

   提起链锯砍向下一个目标,小丑在这游乐园里表演着最精彩绝伦的一场个人秀,近乎癫狂的笑声与响彻乐园的哭喊声格格不入,但又与这沉沉的夜色和闪烁的彩灯无比契合,他就是今夜的舞台之王!

   “裘克,住手!”

 一个娇小的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艾米丽,别挡道!”

  猩红的眼睛也仿佛血染的一样。

 “裘克,你冷静点!”

女人的声音近乎在颤抖,她后悔今天出门没带镇静剂,更后悔带他来游乐园。

  这个极端的精神刺激法,他的确记起了自己是谁,却也为此陷入疯狂!

  都怪她,造成了如此可怖的场面,都是她的错啊!

  

 “艾米丽,再不让开,我只能把下一个目标换成你了!”

  疯子不耐烦地摇晃着手里链锯。

  “不,裘克,不要再伤害任何人了!”

 “为什么?瞧瞧这场狂欢,多么棒啊!”

 艾米丽有些崩溃,但她依然努力和这个杀红眼的疯子沟通,他还记得她,那么她就有信心唤回他的良知。

  “好,你非要杀人,就先杀掉我吧!”

 “这么说,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不,你不会伤害我的,你曾经说过,会保护我一辈子!”

  艾米丽摇头,眼神坚定地盯着对方血火般燃烧的眼,这双眼曾深情地注视着她,而这双眼的主人也曾向她许下动人的承诺。

  “你不会的,裘克,因为你爱我!”

 “好吧,艾米丽!”

 疯小丑低头叹口气,他果然放下了手里的链锯。

 “我是说过要保护你!”

他走近嘴角露出微笑的女人,她的笑容就如天使般美丽圣洁。

  “裘克,我就知道……”

 可艾米丽的话还未说完,腹部就传来撕裂般的痛,她感到温热的东西从体内汩汩涌出。

  她难以置信盯着眼前的人,惊愕夹杂着剧烈痛意,她面部都变得扭曲,眼睛涌出的泪混着喷洒到脸上的血一同滴到唇边。

 温热,腥涩,她从未想过世间还会有如此难吃的东西,和裘克给她吃过的棉花糖比起,简直就是天堂和炼狱的区别!

  “怎么?很惊讶是不是?可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爱的那个裘克了!”

  癫狂的小丑尖笑着从软下的躯体中抽出链锯。

“他已经死了!你亲手杀了他!”

眼前满身血的身体直直地倒下,渐渐涣散的瞳仁透着冰冷的绝望。

疯小丑望着地上没了呼吸的女士,发出一阵满意的怪笑声。

  然后,他拖着链锯,一步步走向沉寂的夜色,走向挤入夜色中惊恐失措的人们,走向这,属于他的狂欢嘉年华。

(文笔很差,我看不懂我在写啥,我觉得你们也没看懂,就这样吧……)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二连(我只想发刀)

来我们接着来发刀,这是第二把刀

正文
    裘克已经很久没有吃艾米丽做的饭了。
    他明白,艾米丽一直很忙,的确没有时间给他做饭,他连见她一面都是很难得的了,更何况吃她做的饭呢?

   但今天不一样,艾米丽居然做了满满一桌丰盛的菜,平时一直舍不得开的那瓶放在家里好久的进口红酒,今天也打开了。

   “吃呀,裘克,你不是一直说想吃顿我做的菜吗?”
  艾米丽将盘子推到他跟前,又给杯子倒满酒,递到他手中。
   “喝,以前一直舍不得,今天就喝好!”
   裘克的手颤抖了一下,他拿过杯子一饮而尽,又夺过酒瓶给自己倒满,再饮,再倒。

  艾米丽看着他的举动,眼里涌出了泪滴,啪嗒啪嗒掉落在盘子里。
    “别光喝啊,吃点东西,我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做的!”
     裘克就拉过盘子,用手扒拉着往嘴里送,还一个劲点头。
   “好吃,艾米丽,你做的真好吃!”
   因为太急他呛得咳嗽,艾米丽立刻上前帮他拍背,他顺势就抓住她的手,她哭得越发厉害,干脆整个人都靠在他怀中。
   “别哭了,我的艾米丽,会没事的。”
    裘克抚摸着艾米丽柔顺的头发安慰道。

   门被推开了,穿制服的人走进来。
  “时间到了!”

  “不!裘克!不!”
艾米丽更紧地抱住跟前的人,却被强行拖开,她使劲想挣脱却一点用没有。
  “回去吧,艾米丽,我已经很满足了!”
  “不,裘克,我不想失去你!”
  “都是我的错,艾米丽,我对不起你!走吧!记得把我的骨灰撒在我们去过的那片里!”
    “我会的,我会的!裘克!你们别拉我……”

声音渐渐远去了。
穿着黑白囚服的人瘫坐地上。
桌上的酒还没喝完,他夺过咕嘟咕嘟地往嘴里灌。

  裘克行刑的那天艾米丽没有去。
  是裘克的一位朋友将骨灰盒交到艾米丽手里的。

  骨灰一点点被泛着白边的浪花带走,艾米丽的心也跟着沉浮。
   “裘克,你安息吧,我会照顾好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
   艾米丽抚着有些微突的小腹,抹掉眼角的泪滴,踩过柔软的沙滩,一步步朝回走去。
 
   
  
  
  

  
    

【裘医】小小刀十连之第一连 (很不高兴呢,要发刀呢)

群里面被禁言了,我也聊天不了,就把昨天小刀发一下吧,我想想 @华罗姬 @Baaaaa!!  @未完成的代码  @渡何人 是这些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吧!放心这十连每一连都会艾特的,当然这一篇你们昨晚看过了。

正文
    裘克年轻的时候很爱吃糖。
    他本来不吃糖的,这么甜的东西不适合他。
    但每次他受伤了艾米丽给他包扎的时候,都会递一把糖给他。
     裘克觉得艾米丽把她当成小孩子了,但艾米丽只是笑着揉着他额前的碎发。
   “我们的大屠皇无所不能,可在我眼里,你就是需要照顾的小孩!”
    从那时起,裘克就变得爱吃糖了。

   时光匆匆,庄园的日子也在一场场游戏中磨耗了。
   裘克和艾米丽也已经离开庄园有了自己的生活。
 
   现在,裘克是吃不动糖了,他的牙都快掉光了,艾米丽也无法出去给他买糖了,她的腿脚是越发的不灵活了。
   但是孩子们会在新年夜买糖回来,堆满家里,然后他们又离开,去很远的地方待上一年,下个新年再回来。
   
   于是艾米丽就将糖放到锅里熬成糖水。
 
   裘克就能喝到糖水。

 
   可这个冬天,裘克连糖水都喝不上了。
   艾米丽的手颤抖得连舀糖水的勺子都握不住了。
    糖水就没得喝了。
   
  但很快,裘克连那双颤抖的手都触碰不到了。
  他还记得,那双手曾经多白皙细腻,帮他包扎伤口,将糖喂到他嘴边,他会趁机含上她柔软的手指,那比糖更甜美,更温热……

   新年夜孩子们又带着糖回来了。
   裘克让孩子们熬一锅糖水用保温杯装着,  推着轮椅出门了。

    “艾米丽,孩子们回来了,我们来给你送糖水喝。”
  他拧开盖子,将里面温热的糖水全洒在黑色的墓碑前。

  远处的天空烟花闪烁绚丽,多么像那个下午,她从糖盒里抓出的七彩糖果,也多么像, 她递给他糖时闪亮的眼睛。
   但这一切,就永远只能存在他的记忆里了。

  又是一年新年夜,孩子们带着糖回来了。

  看着拎着大包小包走近屋的人,裘克灰白色的眼睛却充满迷茫害怕。

  “你们,是谁?”

 

【裘医】庄园记之小小糖五连肝第一连(来我们吃糖)

讲的是裘克和艾米丽一些有趣的事情,当然事情在葡萄不酸之后发生的。
因为深夜吞刀,我要给自己喂糖吃!

正文
     酸葡萄的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恢复味觉的艾米丽还需要一段时间调整。
    可能因为之前酸的吃多了,艾米丽现在开始吃甜了,她每天都要吃许多蛋糕和糖,这样,艾米丽身体渐渐变得有些圆润了,裘克自然也注意到了。

    “艾米丽,你不能再吃了!”
裘克从艾米丽手中夺过盘子。
   “至少让我再吃一口,我一不吃嘴里就发酸!”
  艾米丽想抢回盘子却被裘克拦住。
  “你看看你,双下巴都快出来了,还吃呢!”
 
  艾米丽听到这话,脸色微沉,她松开手跑到浴室的镜子边仔细看着,她发现自己的脸果然圆润了许多,她惊叫着捂住自己的脸。
   “裘克,我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管住嘴,再吃下去就要变成大胖子,再不是性感美丽的艾米丽了!” 

   这话虽然听着对,但也听着刺耳。
  “你是在嫌弃我胖吗?”
  “不是嫌弃你胖,但你胖了的确不好看。”
  裘克回答着走进浴室,站到艾米丽身后,丝毫没发现镜子里的人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阴沉了。

  真是个低情商的大蠢货!
  先前那些情诗集恋爱攻略简直就白看了!
  艾米丽气得咬紧牙齿。

  “不好看怎么了?你要和我分手吗!”
  “艾米丽,我是有这个打算。”
  裘克一边说着还一边笑嘻嘻地拉过艾米丽,让她对着自己。
   “你这个只看外貌的人,肤浅!”
  艾米丽气得在他胸前乱锤,她恨不得再踹眼前这个低情商小丑几脚,但她的手很快被对方捉住。
   “我还没说完呢,艾米丽,我要和你分手,因为我不想你当我女朋友了!”
    裘克将气恼的艾米丽更紧地揽在怀中。
  “我要你当我的老婆!”
  他附在她的耳畔轻声道,说得怀中的人心跳加速面色绯红。
  艾米丽一时间羞得不知所措,只有将头更深地埋在裘克的胸膛。

   他真的能说出这样的话?他真的是她爱的那个疯小丑裘克先生吗?
  
   “可我……不想你当我老公!”
  “得了吧,艾米丽,你吃得这么胖,除了我还有人愿意娶你吗?”
   裘克说完伸手捏紧艾米丽的小下巴,丝毫没注意到对方褐色眼眸里闪过的怒色。

  后来,据裘克邻居哈斯塔先生说,他被隔壁吵得一晚上没有睡好觉,还听到很响很响的声音,简直就像地震!

   当然第二天,他看到鼻青脸肿打着石膏来庄园大厅报道的裘克,以及站在一旁怒气冲冲的艾米丽时,他就不再抱怨这件事了。

  


  
  

 
 
  

【裘医】脑洞二号预告 标题暂无(分长版和短版)

由于长版涉及cp有点多,准备更改世界观写多cp向,而这个短的是一个虐向脑洞,感谢 @Baaaaa!!  @muriatic acid 和我一起探讨!
我是真的很想参加裘医脑洞大作战啊!

脑洞如下:
   裘克是一个可以提供各种服务也可以供人娱乐的小丑机器人,艾米丽因为工作压力大将裘克买回家,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是裘克在和自己女主人的相处过程中,爱上她。
   于是他做了一顿精心的晚餐等着艾米丽回家。
   艾米丽回来后裘克向艾米丽告白,但艾米丽却拒绝了,因为她认为机器人不会真的拥有人类的感情,不能理解这当中区别的裘克跑了出去。
   在外面游荡的小丑被一群机器人贩子偷走,在拆他零件之前,裘克还问机器人贩子:“机器人就不能爱人了吗?她为什么不爱我呢?”

  机器人贩子起先很惊讶后面却转为嘲笑。
  “你只是个机器人,怎么能和我们一样去爱人?”

  可裘克还是不明白,因为他就是爱艾米丽。

  最后,裘克带着满满的不解被拆成了一堆废料,丢弃在大型的废弃零件厂里。
   而这些废掉的零件,天亮后就会同其他垃圾一起被压成碎片。

(我是想写到这里没有了,但是盐酸提供了一个想法)

就是后续:

  艾米丽买了一个新的小丑机器人,但还是觉得替代不了原来的那个,并且她越来越想念原来的那个,她发现她的确爱上了他,但是现在,他是再也无法回到她身边了。(这个是虐版)
 
稍微甜一点的版本:
   艾米丽得到原来小丑机器人剩余的零件(我补一个设定,就会艾米丽原先送裘克去维修的替换的初始零件,艾米丽去公司要的),艾米丽对新的机器人态度冷淡,只是每天盯着这个零件看。

   “我亲爱的艾米丽主人,该吃饭了。”
  “他就不会这么叫我。”
  “艾米丽主人,是说原先的那位小丑机器人吗?他叫你什么呢?”
   “他会叫我,亲爱的艾米丽。”

(就是这样一个脑洞了,不能参赛真的可惜了,长版的太复杂,是我和六逸一起想的,先不说了。)

【裘医】稻草人和雪天使(甜虐,不刀真的不刀)

一个小短文而已,突然有的小脑洞,各位食用愉快 @Baaaaa!!  @古筝骨琴  @喵星墨玉

正文伫立
   稻草人就是稻草扎的人,孩子们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裘克。
   裘克终日伫立在麦田中央。
   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吓跑来偷吃麦子的乌鸦。
   他多希望有人来陪陪他。

   裘克的梦想在一个雪天实现了。
  孩子们在他不远处堆起一个雪人,是一位雪天使,孩子们唤她艾米丽。
  她是如此的美丽洁白,裘克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目光。

   他主动和她问候,但又因为害怕对方不搭理他说话都变得支吾。
   可艾米丽只是温柔地朝他微笑。
   裘克也笑了。
  于是,他和她成为了麦田里的好伙伴。
  
  两人从地面的雪聊到天上的云,从近处的田野聊到远处的海洋,他们一直聊一直聊,最后,他们从诗歌聊到爱情。
   于是,裘克就将自己的心意告诉给艾米丽。
   艾米丽同样只是温柔地微笑,然后点头,洁白的脸颊竟然泛着淡淡的红色。
    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这天,艾米丽被噪声吵醒。
   她看到裘克身上居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她突然想起最近是看到一些孩子在雪地燃烟花来玩,一定是火星蹿到裘克身上。

   艾米丽不能看到自己的爱人就这样被火焰吞噬。
   她要救他!
   她呼唤吹过的风姑娘将她往前推,推到她爱人身边去。

   “你傻了吗?你会被他身上的火焰烤化的!”
  “那正是我想要的!”
  风姑娘为这痴情的雪天使叹息,但她还是将她推了过去。

   “裘克,别怕,我这就来救你!”
  “快别靠近我,你会没命的!”
   稻草人大声嚷道,可雪天使依然在靠近。
   最后,她抱住了她的爱人。
  
   原来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
   裘克很想推开怀里的艾米丽,可他做不到。
   “不要这样,艾米丽,我不能失去你!”
   “同样,我也不能失去你!”
  雪天使亲吻她爱人的嘴唇,同样温热。
  她身上开始淌水,眼里也落下晶莹地泪滴。
 
   她在一点点融化,融在裘克的身上。
   裘克一直在哭喊,但他只能看着爱人一点点消失。
   “我爱你,我的稻草人,再见了!”
   “你走了我该怎么办!”
  “我没有走,我只是要融在你的心里,这样你活着,我们也永远不会分开!”
 
  雪天使完全消失了,裘克身上的火焰也被雪水浇灭了。

   稻草人活了下来。
   可雪天使却不在了。

  但裘克突然觉得心变重了。
  也许,就像雪天使说的那样,她真的融在自己心里了。
   于是裘克继续讲话,从麦田聊到高山,从湖泊聊到海洋,聊着他和她都爱的诗歌,也聊着他和她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风姑娘飞向了远方。
  目睹这对悲伤恋人命运的的她一路叹气,不知不觉吹散了天际的云。
  于是天晴了,阳光缓缓扬扬地从高空洒下。
  洒在白皑的田野间,也洒在稻草人身上。

   这阳光的确够温暖。
   可裘克突然绝望地哭喊。
   原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变干。

   而他的心,也在慢慢变轻。
  
  
  

  

  
  

  

 

【裘医】裘医一生记第七连(爆肝系列不甜不虐)

(开头说明这个系列我打了tag 裘医一生记,大家可以直接点这个tag看,以后这种很长的连载系列我都会单独打个标题tag方便大家回顾剧情阅读,就是这样!
然后我这个设定其实是一个混合的世界……就是欧洲中世纪其实……但是的确有高科技成分在里面的一个世界)
好吧我知道自己又咕咕了,但是各位今晚零点前我一定放出万字肉或者万字肉的一部分,毕竟我能日打两万字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如果我一天写够六千字我都觉得可以,这也许也是原创和同人的区别吧,不能随心所欲的写所以就会慢一点,但是这个不一样,裘医一生记是沙雕系列,就可以怎么欢脱怎么沙雕怎么写。
再来前情回顾,第五连和第六连写了艾米丽和裘克都离家去外面闯荡,两人也会以奇妙的方式相遇,让我们期待吧!(今天我要肝到50,如果被我刷屏我抱歉!)

正文
   艾米丽就这样出来闯荡了,她骑马穿梭过琳琅的街道,看到许多新奇的人和事,也买了许多新奇的食物和小玩意,马背上两边的口袋都被塞得鼓囊囊的。

    “好一匹漂亮健壮的马,看它的鬓毛就知道,好一个美丽的小姐,看她穿得多么高贵,举止多么优雅,要我说,她一定是住在城堡里的贵族!” 一个铁铺打铁的伙计说道。
   “当然是贵族,美丽的贵族小姐,是什么让你离开那富裕的家来到我们这儿,噢,不过你能来我自然开心,若你能赏脸买我们几柄斧头,我和我全家都感激你的好心!” 铁铺的铁匠立刻就嚷道。

    “人家的贵族小姐,要你的斧头干什么?难道她需要去山上劈柴吗?美丽的小姐,还是来看看我的布吧,又好看又柔软,做成衣服穿在身上又轻便又舒适!”
  隔壁布料店的大娘立刻探出头抢话。

“她还需要买你的布做衣裳吗?只要她点点头挥挥手,最好的裁缝就为她制出最华贵的衣服,金丝银线做刺绣,闪烁的宝石镶在领口,她的衣服独一无二,只为她所有,她穿着这华丽的衣裙,漫步过街道,人们的心都为她倾倒!”
   一个手拿鲁特琴,戴着羽毛帽的吟游诗人走过来,嘴里还不停弹唱。
   “美丽的小姐,太阳的光辉不及你耀眼,月亮的光芒不及你温柔,那悬于夜幕的群星,也比不上你双眼闪耀,你轻轻一笑,世界都为你醉倒,若你肯赏枚金币,那便是最好!”

   “油腔滑调!我说你去别处唱吧!我在和这位美丽的小姐做生意呢!”
  卖布大娘目光不悦地拿出鸡毛掸子弹了弹布上的灰。
  “就是,快去别处,好不容易来了位这样的客人,你可别将她吓跑了!”
   铁匠也朝吟游诗人摆手示意他离开。

  “事实上,这根本不会困扰我,你唱的很好!”
艾米丽笑着从马上跳下来,取出腰间的钱袋,从里面拿出一些金币放到吟游诗人手中,然后她又问候了铁匠和卖布大娘,并买了一柄斧头和一匹布。
  “我相信它们会有用的!”
  艾米丽将东西放入口袋,跨上马背同三位告别后,就又上路了。
   她现在要出城门然后穿过森林,去往另一座城市。

但艾米丽不知道,危险已经向她靠近,而给她带来灾祸的,正是挂在她腰间的那袋金币。
  
 
 

  

【裘医】裘医一生记第五连(爆肝系列)

其实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正文
   
   艾米丽长大了,也越长越漂亮,父母也越来越宠她。
   噢,说到这,必须得讲讲艾米丽的父亲。

   艾米丽的父亲并不喜欢她的这个名字。
   琼斯家族的唯一血脉必须有一个更正式的名字。
   于是艾米丽的大名叫莉迪亚。
  
   艾米丽的父亲同她母亲一样疼她。
   如果说母亲在吃的方面尽一切可能去满足她,她的父亲则在穿用方面尽一切可能给她最好的。

   于是艾米丽的每一件衣服都是全英国最好的裁缝手工做的,就和公主王子们的一样好。
   艾米丽的发带和发夹都嵌着名匠打造的最名贵珠宝,就和王子公主王冠上的一样好。

   但奢靡的生活并没有让艾米丽变成一个跋扈的贵族小姐。
   父母给艾米丽请来了全英国顶尖的教师,给艾米丽授课。
    文课要好,武课也不能落下,全国最顶尖的剑术大师和马术大师也被找来为艾米丽授课。

   艾米丽也在父母和老师们的精心培养下,成为了一位全能型的淑女。
   
    “我看她可以当王妃了!”
   “难道你忘了,她已经无法嫁给王子了,她现在的命运完全靠她自己掌握。”
    “是这样吗?我的丈夫,可你看看她不是正按照我们给她规划的路在走吗?”
 
   琼斯先生想着妻子的话,的确,天使当初说艾米丽的命运完全靠自己掌握,可他和夫人却基本给她这小半生都规划好了。

     最后琼斯夫妇商议决定,让艾米丽带着足够的行李出去闯荡一番,虽然他们舍不得女儿,但她已经是一个全才,完全能照顾好自己。
   并且他们相信,他们的女儿一定可以成就一番大业。

   “她是我们永远的骄傲,她会很了不起的,因为她的命运完全靠她自己书写啊!”
  
  琼斯夫妇望着女儿骑马远去隐在朝阳中的背影,相互挽手回城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