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烾尘炚

火星系的dw文手,如果很久没有更新不要担心,说不定哪天又突然出现了,目前是这样了,裘医吹爆,其他还好,基本都能接受了,我不再纠结第五的cp问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只想写文,写文,别的不会看不会问不会管

【黄医加一点all医】返生的欢宴下部分(欢宴x返生 刀篇预警)

其实说是刀子也没有那么多刀子,而且这下部分可能真的可能很缩水,因为其实第五人格我现在已经半佛状态了,就是包括同人也是,哪对cp都可以写来试试,除了我很执念的几对,其他大概是无所谓的,就像我吃裘医,也可以吃黄医,什么约医,佣医,杰医这种我照样可以吃也可以写,百合也行,空医舞医蝶医都行的,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态,甚至想着把能组合的全部都组合一遍……

(不,并没有,哪天我疯了也许会这样,我现在不爱cp了,我现在爱的是单个的角色和角色所属的背景故事了,说白了就是官方剧情,所以我的文ooc会非常严重的,事实上一直都在ooc,就好像这篇黄医,感觉其实都快挂名一样的感觉了)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啥状态,也不知道会写成个什么样,这篇是写给代码太太的,拖了这么久,终于要写下部分了,然而上部分剧情已经忘光了……

但是就接着写吧,大家不要嫌弃我的文笔就好了,天冷脑袋转不动手还僵!

然后说了这是一个系列,只是这篇主黄医而已。

(真的很乱很乱各位看了不要嫌弃……代码太太不要嫌弃)

正文

    艾米丽后来才明白,她那天在那座海岛上见到的人,真的是海神哈斯塔的化身。

   那天,她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是震惊,但剧烈地震撼之后便是无尽地悲伤,无尽地哀叹。

   她知道了关于那位献祭给海神的少女的完整故事,哈斯塔的化身将她拉到柔软的白沙滩,让她坐下,接着,他给她讲了这个故事,而她,便是故事中的女主角,但艾米丽觉得,这称呼并不对,那是她的前世,而今生,她已完全没了记忆。

   他的声音就像咸湿的海风一般,一如他望向她的眼神,黏腻中带着无限的展望,就好像,他要将自己的心透过皮肤贴到她的心上去,再融为完整的一颗,再风干了永远存在博物馆里,供一代代后人参观膜拜才会满意一样。

   他真的很爱她,确切地说,他爱她的前世,莉迪亚,那个美丽的少女。

   “千百年之前,你可比现在好看多了,但也忧郁多了。” 他每讲完一段,就会抬起头紧盯她一阵,琥珀色的眼睛就闪着透亮的光芒,像暴风雨夜随海浪颠簸的轮船上的灯光,没有身为神的能望穿世态的深邃,而是茫然无措,在茫茫的大海上寻找一座躲避风浪和寒冷的港湾,而她就是那给予希望的灯塔,所以他的目光就紧紧地抓住她,不肯挪开哪怕一秒,仿佛只要他稍眨眼,那他就又要等一个世纪,才会再次遇见她一样。

  只有艾米丽继续问,他才会轻咳一声继续讲下去。

  艾米丽就明白了一切,她叹着气,摇着头,眼里滚落如海水一样咸湿的泪,晶莹得像当日那蚌壳里的蓝珍珠,热得像又像他吻上她眼角的柔软的唇。

   库特是看到艾米丽被一个刚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男士吻的,奈布和玛尔塔也看到了,库特倒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很气愤,但他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好几次,他瞧见艾米丽被对方逗笑,也许他们真的被互相吸引了?库特心里这么想着,艾米丽是位优秀的女士,追求她的男士,那是十个手指加上十个脚趾也数不过来的,能让艾米丽笑得如此开心却又瞬间悲伤落泪的男士,看来是真的很有魅力了!

  库特也思忖着,这也许是岛上人的习俗吧,他们的确非常热情,甚至有远超出他接受能力范围的举动,就在刚才,他在沙滩上站着看海景的时候,一个穿大花裙子脖子上戴一圈大花环的姑娘过来,她皮肤就像泥土一样,她整个人也就像泥土一样,就这么过来粘在库特身上,要拉他去参加派对,还是玛尔塔和奈布过来帮忙解围的。

   “先生,你的胡子还真是性感,要不要去那边喝一杯?”

   库特吓得差点手里的笔记本都拿不稳了,但玛尔塔和奈布却又在打发走姑娘后笑着说库特有进步,因为以前被搭讪的对象,都是奈布。

  的确,奈布很受女孩们喜欢,虽然他的身高的确比其他男士矮那么一点,但这并没有问题,但那些女孩子,奈布却瞧不上眼,他的眼睛从来只会看向一处,那就是有艾米丽在的地方。

  库特老早就看出来奈布喜欢艾米丽了,他为她受过好几次伤,埃及法老那次,差点连命都豁出去了,库特很佩服他的勇气,但是艾米丽似乎只是将他当了自己的弟弟在看待一样,就像她把玛尔塔也只是当自己的姐妹在看待。

   是的,玛尔塔在乎艾米丽,那是在撒哈拉沙漠的一次旅行,大家支起帐篷,围着篝火坐在一起喝啤酒,漫天的繁星闪闪发光,玛尔塔的眼睛也闪闪发光,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

   “有喜欢的人吗?想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那种?”

    “有啊,我还要保护她一辈子!”

  库特立刻就意识到她说的不是“他”而是“她”,玛尔塔的确说过不介意性别,但他实在没想到,她说的是艾米丽,那是后来,库特私底下又问了一遍,才知道玛尔塔是喜欢艾米丽的。

  艾米丽是真的很有魅力,就像这位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先生,立刻就难分难舍了一般,库特倒觉得如果艾米丽就这样在岛上遇到自己的对象,虽然很不科学,但按照她那一套,这就叫缘分,他是该反对,但他尊重朋友的决定,更何况,艾米丽要是不答应,谁又能真正吻到她?还不待脸凑过去,都要被她揍趴在地了!

  但奈布是沉不住气的,他气得挥舞拳头就上去揍人了,玛尔塔和库特根本拦不住。

    那位先生就这样被打了一拳头。

    他捂着自己的鼻子,血顺着指缝流下来,艾米丽望着那鲜红的颜色,突然感到心痛,仿佛她的心也流着血一样,她脸上的泪就更泛滥了。

    “奈布,你为什么要打他!” 艾米丽的语气少有的凌厉,这样的呵斥让奈布也接受不了。

   “看看他对你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不能打他?”

  “他是我的丈夫!”

   艾米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来了,她的三位朋友,瞬间就像化石一样僵在了沙滩上,她深吸一口气,就好像吸回了自己的知觉,吸回了刚刚游离的魂魄一样,她憋了好一阵,才终于将事实告诉了朋友们。

   艾米丽在乘船回伦敦的路上,整理笔记的时候,她都惊讶于三位朋友的反应,他们没有不相信,包括在听到真相后一直大喊“不可思议,这是催眠”的库特,也在后来完全接受了这件事。

   是的,他是她的丈夫,前世的丈夫,海神哈斯塔,这个不幸又幸运的少女莉迪亚,在那天早上被海浪卷去了他的王国,他海中的宫殿,就像亚特兰蒂斯一样恢宏,比那还要繁华。

   以前献祭的少女们都在这,这深海下的国度,在这深渊王国之中,她们成为海神的仆人,再回不去家乡,但这里的确够好,海神还能庇佑她们岸上的亲人,那便也没什么需要留恋的。

   当哈斯塔看到莉迪亚的时候,第一眼,就被她的气质所吸引,她换上黑色的裙子,说要为自己的姐姐服丧,她说恨他,掳走她的姐姐,她唯一的亲人,她要取了他的命来偿还!

    这个少女,天真得可爱,她的愤怒和恨意并没有让海神生气,他反而更想要怜惜,更想要疼爱这样的她,哈斯塔就在那一刻决定,她就是这深渊中的女主人,他要将自己的神力分给她,这样,他们就能永永远远在一起。

   但现实是理想的最大敌人,即便是神也无法抗拒这一点,哈斯塔的幻想很快就被现实击得粉碎,一场灾难即将席卷莉迪亚的家乡,海岛将被海水吞噬,这场海啸是无法避免的,这座海岛会不复存在。

   莉迪亚不愿看到这一切发生,那岛上的人将她的姐姐献祭,她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但她也明白那不是他们的错,当然,也不是哈斯塔的错。

  在她来到这深渊国度的第一天,在她叫嚣着要杀了这可憎的海神的那天,她见到了成为仆人的姐姐。

   莉迪亚明白了真相,她接受了海神的爱,但现在,她得再次作出选择,她依然是爱他的,但是倘若她拥有不朽的躯体,哈斯塔将没有足够的神力去保护海岛了,自然,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阻挡这场海啸。

  阻挡这场海啸,海岛不该遭此灾难,她的家乡不该遭此灾难,永生,的确是很大的诱惑,更何况是和所爱之人永生待在一起,但为了岛上千百的性命,莉迪亚选择放弃这机会。

  这不代表她不爱他,她很爱他,爱他看向她的眼神,爱他靠近她呼出的气,爱他的灵魂也爱他的心,但她终究是个凡人,本就该逐渐老去,逐渐衰亡。

  “哈斯塔,等我回来。”

  莉迪亚附在哈斯塔的耳畔轻呵道,她沿着他的耳廓直吻到他的唇,他是如此地英俊,一如她第一次见他,黑色的袍子裹着一张俊美的脸,还有那双如琥珀般的眼。

   海啸被阻止了,海岛上的住民们亲眼看到如巨怪一样扑腾而来的海浪在到达岸边的一刻又退去的奇象。

   是海神哈斯塔的功劳!

海岛上的住民们都这么说,那晚,祭司们却都做了相同的一个梦,梦里威严的海神对她们说,拯救她们的,是当日献祭的少女,他现在的妻子莉迪亚,她的模样也该被刻在石壁上供后人参拜。

  只是这座海岛,在千百年间发生太多的变幻,壁画变得残缺不齐,少女莉迪亚的雕像也早已不知去向,只是能从原住民们口中听到,祖辈们说过那海神哈斯塔的旁边还有一座少女的塑像。

   艾米丽听完这个故事,她感叹哈斯塔和莉迪亚的爱情,她最喜欢的那段,是哈斯塔告诉她,他是握着莉迪亚的手送她离开的,他在她弥留之际,亲吻了她的额头,他说一定会等她回来。

   这是何等的爱情?艾米丽深深地感动了,他守护了她一辈子,即便她的皱纹代替了光洁的皮肤,干枯的白色抹去了那秀发原有的色泽,她的美丽被年华磨蚀,但他对她的爱却一点不减,这是灵魂的交融,一如他们初见的那晚,他们的身和心交融一般,这是场爱情的欢宴,莉迪亚是这么形容的,哪怕她临近死亡,也因这爱情如同返生一般,彼此的爱,将一直存在。

   艾米丽当时就将脸埋入手心痛哭,哈斯塔就将她轻揽在怀中安慰,并将一朵白色的蒂阿瑞轻轻插入她的鬓角,亲吻着她那如白花般散着芳香的发丝,就如千百年前,他将同样的一朵白花轻插入她的发髻并亲吻她的额头一样。

   岛上的人们说,只要闻过这花香,不论走多远,终究还是要回到岛上来的。

   哈斯塔吻着艾米丽,嗅着她脖颈间的芳芳气息,他轻喃着她前世的名字,她的确回来了,他希望她能留下来,再也不要离开,这一次,他保证会永远陪在她身边。

   但奈布看到这一幕,心灵就不太高兴,库特和玛尔塔拉住了他,不过库特心里肯定,玛尔塔也是不高兴的,但她不会像奈布那样冲动。

  “回来吧,我的莉迪亚,我一直在等你!”

他的唇贴在他转世的爱人耳廓,轻语道。

  但艾米丽在犹豫一阵后推开了他,她最终拒绝了,理由也很简单。

  “我现在是艾米丽·黛儿,不是你的莉迪亚。”

  是的,她是艾米丽,尽管莉迪亚再怎么爱哈斯塔,艾米丽是不爱的,也许有那么点感动,还有那么点心动,但也仅此而已了,但艾米丽留下了他的花,放在她的里衣口袋。

   这样的回答,也在海神的预料之中,是的,她是艾米丽,他的莉迪亚早在千百年前就离开了,那时,他就该知道,她永远不会回来的,那句附在他耳畔的话,只不过是给他希冀,就像在大海上的灯塔,透着微弱的光给他一点祈盼罢了。

   但他靠近,他才发现,那灯塔并不是为他一个人而亮的,那是指引每一艘路过船只的,就像莉迪亚属于他,艾米丽却并不属于他一样,即便是神,对于爱情,他还真无能为力,真如千百年前,他能阻挡海啸拯救千百性命,却不能留住他的莉迪亚一样,也正如这千百年之后,他能召唤莉迪亚的转世,能见到她的转世,能抱住她能亲吻她,却不能占据她的心一样。

   哈斯塔最终离开了,他的背影在夕阳的照耀下,如翻滚的海浪涌过沙滩却从沙子间缝隙流走一样,落寞中满是不舍的眷恋。

    艾米丽最终也和伙伴们一起离开了,这次的经历被她编入日记,这座神秘迷人的海岛,原来还藏有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该有个标题,最好能表达出它的核心意思,我看叫海神与少女的爱情就挺好,你觉得呢?” 库特读着艾米丽写好的文章,抬起头问道。

   俗气,太俗气了!艾米丽微微皱眉,她真的嫌弃这个名字,这和那些市集上编得童话并无差别,一点也不好!她这么想着,思索着到底该给故事起个什么样的标题。

      “……返生的欢宴,怎么样?”

  艾米丽突然想到了这个名字 ,就像脑海里有过一道闪电般,多么像之前她脱口而出“他是我丈夫一样”,这刻,仿佛有另一个灵魂左右了她思想一样,很快,她也能明白。

  “……这是莉迪亚的意思!”

 

她从还发愣的库特手中拿回笔记本,在空缺的第一行,一笔一划地写上去。

  

  

【黄医】返生的欢宴上部分(返生x欢宴 刀片预警)

这篇本来是答应代码太太,下部分会在过年前补起来的,然后我就彻底走了,因为这是我唯一补得起来的一篇了。

 在文章里面,哈斯塔的古神不是旧日支配者那种,而是一个居住在深渊的海,这里面还涉及到冒医友情向的剧情,是纯友谊那种,突然觉得冒医友情向佣医友情向很好吃,文里面还出现了玛尔塔,我个人是想写空医一点点剧情,因为我吃all医,而空医,我觉得就是很好吃的一对了  

另外这个要写成系列,这是该系列的第一部,整个系列叫  Lady Supernatural,但是现在不写了我坑掉了。

灵感来自古墓丽影,剧情是讲艾米丽和她的伙伴们一次次冒险,所以整个系列是all医,只不过这里是黄医

  南岛语系 考察自百度: 南岛语系是世界上唯一主要分布在岛屿上的一个语系,包括1200种以上的语言(摘自百度百科)

 (因为写海洋传说,参考一些航海部落的语言,文中南岛语系这个术语,顺便科普)

雅格纳   卡瓦酒,来自波利尼西亚文明,感兴趣自行百度  

蒂阿瑞花   塔希提岛的特色花,塔希提也就是波利尼西亚群岛  

  Tiare(蒂阿瑞)是一种香气芬芳的白花,塔希提人说,只要你闻过这种花香,不论走得多么远,最终还要被吸引回岛上去,这是塔希提给你的信物  (摘自百度)

莫诺伊精油  蒂亚蕾花,也就是蒂阿瑞做的精油  

纽大是纽卡斯尔大学  英国最好的医学院

   (以上皆为百度内容)

关于埃及木乃伊那里,是《木乃伊》电影的玩梗,后面的龙也是《他是龙》玩梗

正文    

    那座有着古老辉煌文明的岛屿,就位于太平洋的中部。  

  岛上的遗迹经过漫长岁月的磨蚀却依然完好地保留。  

  岛上的原住民说,这些宏伟的庙殿和雕像,都是为一位古老的神明所建造——被岛民的祖先称为“深渊之主”的海洋之神哈斯塔。   

   艾米丽一听这名字就来了兴趣,她一向喜欢神话故事,那天上飞的喷火龙,地上跑的独角兽,水里游的大鲲,她都爱得不得了,若是这些故事再伴上浪漫的爱情作作料,那就是一顿美味的传说欢宴,她很乐意下嘴一品。   

   一旁的库特就没这么开心,作为整个考察队唯一对南岛语系颇有研究的语言学家,也只能由他来当翻译员,可那些遗迹就像磁铁般更具吸附力,就像踏着一双橡胶底的鞋,他也无法成为绝缘体,若能去集市逛逛,去那些穿着羽毛和珠子串起的衣服的头上扎着大花的老奶奶摊位,买些小食吃,他也很乐意。

老奶奶们双手颤抖地将裹了油的面板扔到锅里炸得金黄,噼啪作响的声音馋得库特口水都差点滴到那锅里——幸而艾米丽拉开了他,不然免不了被站在老奶奶身后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按在锅底拿比岩石还大还硬的拳头一阵猛锤。  

   但库特现在就开始不耐烦了,他就开始跺自己的脚,像海滩边叽喳跳跃的海鸟一样,不,比那还要烦人,艾米丽是想绑了他那双脚直接丢海里去的,但他没这么做,她只是同样不耐烦地叉腰看向这个焦躁地如暴雨将至前的乌云一样翻滚的同事。

    “好吧,库特,我知道你不想待在这,可是再一小会儿就行,之后我们就去考察遗迹,然后买堆吃的,你还可以去喝雅格纳。” 雅格纳,库特爱雅格纳,他刚刚在集市上尝了一口,就挪不动步子了。

   那是一位热情的姑娘给她的,那姑娘头上戴着一朵好看的蒂阿瑞白花,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库特一看到他,就想到了在 塞纳河畔看过的月光,那似水一样的眸子伴着热情的招呼声,库特就接了那杯酒喝了一口,之后就全喝光了,还给了姑娘二十法郎,姑娘就立刻又给他倒了好几杯,但他刚放到唇边就被艾米丽夺下,她拖走了他,但库特就想,待会翻译完,他就要跑回去喝酒的,艾米丽的话正中他的心思,他点头同意,  “但就十分钟,十分钟你要是还不问完,我可不管了!”      

  可艾米丽还是和当地人聊了将近一刻钟,才不舍地离开,她倒是想继续问下去,但真要真惹怒到这位语言学家,她就别想再考察到更多东西。     

   深渊之主哈斯塔,一位拥有非凡力量的海洋神明,他的神力一直庇护这座岛屿,即便现代,很多出海的渔民依旧信仰,但神力不能白白赐予,海神需要回报,一座又一座奢华瑰丽的神殿由此建立神殿,神却不满足于此。    

    神也需要伴侣,就像天神宙斯需要赫拉,海神涅柔斯需要多丽斯一样,哈斯塔需要一位妻子, 住民们在新年的前一夜,挑选一位美貌年轻女子献祭。  

    那天,少女用海盐洗净身体,又用莫诺伊精油擦遍全身,穿上洁净的嫁衣,头戴珍珠珊瑚发冠,祭司们就举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道具,嘴里也念叨着奇怪的咒语,围着她打转,最后,少女坐上撒满蒂阿瑞花瓣的小木船上,划到水中央静候海之神的到来。   

  祭司们,就在岸边唱诵召唤深渊之主的歌曲,一些身强力壮的小伙也会加入,他们脸上涂着油彩,戴着珊瑚雕刻成鱼形的面具,拿着长戟在海边呐喊——用他们铿锵的声音呼唤他们伟大海神的名字,为姑娘的最后一程护航,那么海里的其他怪兽就不会前来冒犯。  

   艾米丽将手里的笔记本翻的划拉作响,但库特似乎厌倦这个故事,他刚刚翻译的时候也知道了,  “说得再怎么好,终究是野蛮行径!” ,活人祭祀,这可怕的经历他不愿多听,他想到了在墨西哥的时候,亡灵节那天遇到的裹着麻布的古怪老婆婆,她手上纹着奇怪的符号,大概就星辰月亮一类的,发黑的牙齿透着一丝诡异,她的一只眼翻白,但就这么个老婆婆,用阴森的语气对他说话。

    她说,“年轻人,走路小心些,不要撞到你旁边的先生”,可他旁边站的明明是艾米丽,哪里有什么先生,他吓得就要跑,艾米丽却来了兴趣,她就问老婆婆这,又问问那,最后她笑着拿出钱包,准备将里面的钞票全给老婆婆,库特当时惊讶地嘴都颤抖的歪着不会说话了,他只能用手挡住艾米丽,不让他天真单纯的同事给钱。

    他喊着,“别糊涂了,她一定是会催眠术的”,老婆婆却只是笑呵呵的摆摆手,拒绝了艾米丽的钱, “我老婆子一辈子,最不缺的就是钱,我是缺的是有缘人”,老婆婆就那样继续笑呵着,举着自己的小拐杖颤歪歪的走远了,库特和艾米丽盯着盯着,目光送老婆婆远去,但他们很快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婆婆走到一堵矮墙前,但丝毫没被一样,就那样走了进去,仿佛那里什么都没有。

    这样光怪的事情却激起艾米丽的探索欲,于是这个爱旅行的姑娘,就开始了自己的超自然探险,还组织一群好友同她一起满世界神秘地方的跑,他们也的确去了太多神奇的地方,经历了一些奇幻的事情,有好几次还是死里逃生,库特就大喊着不干了,不管艾米丽,奈布和玛尔塔怎么笑话他,他都说不跟着来了,但后来每次出发,他都是第一个到机场的人。

    艾米丽真的是疯子,也许学医的都是疯子吧?库特是这么猜测的,艾米丽,艾米丽·黛儿,这只是她身为考古学家这一身份的化名,她真名是艾米丽·黛儿·琼斯,是琼斯家族的千金,她是可以去参加女王生日宴的小姐,是可以被王子邀请跳舞的人,可她就往那深山丛林跑,就要往那荒漠戈壁跑,就要往那火山口撞往那深海底潜。

     这样一个姑娘,从最好的医学院纽卡斯尔毕业,自己开诊所,又去找好友玛尔塔·贝坦菲尔,一位军人世家的姑娘,学习驾驶飞机,又去贝克街找到了那个退休的本已经想疗养在家的雇佣兵,也不知她怎么就劝动了这位奈布·萨贝达先生,居然就真的和他们一起来冒险了,至于库特,他的父亲是艾米丽最喜爱的语言老师,他从小就在她家的城堡里玩耍,是一起长大知己知彼的好伙伴,不对,不该这么说,库特先前可不知道,他的挚友艾米丽,是一位这么胆子比挂在天上的月亮还高,比海水还广的女孩,她可是连蟑螂都会怕的尖叫的。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已经是铁杆四人组了,不管去哪儿,少了其中一个,这就一定是一场失败的冒险,库特也跟着他们学了一些技巧,但他还是特别惊讶,艾米丽这样一个本该待在闺房里好好学文字学礼仪的女孩,居然能在地下酒吧毫不眨眼的揍趴两个言语轻薄了她的大块头男人。

    艾米丽是向奈布学习了格斗,库特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强,比他以前所认知的要强百倍,跟着她去冒险,是能有保障的,艾米丽也的确是最优秀的队长,她有金子一样柔韧又闪耀的心,在最苦难的时候,带着大伙度过一次次难关,库特现在都记得在南美的丛林里被困住没食物时,是艾米丽鼓励大家,在阿拉斯加遇到恶劣的暴风雪天时,也是艾米丽带着大伙逃脱险境。

   库特封她为神,玛尔塔和奈布也称她为神,她总能在命悬一线之际找到生的希望 ,她是暗夜闪烁天际的启明星,她是瀚海迷雾中点亮的灯塔,她身上燃着太阳的炽热光芒,她天使般的羽翼展出最强劲的力量,为她的伙伴造一座生命的栖守,只要她在,他们就不至丢了命,库特甚至怀疑命运三女神的纺线就藏在她的里衣兜里。

 但这次, 这次就更疯狂了,他们来到这座岛,却只是因为艾米丽在一个月亮圆到有点不正常的晚上,做了一个极其不正常的梦,她说那是来自太平洋中心海神的召唤,那儿有座岛,岛上有古老的遗迹,还开满白色的芳香小花,她听见海神对她呼唤“回来吧,我的莉迪亚” ……

   已经看过许多奇事的库特没有被吓到,他只是觉得这事太蹊跷,他想到那次去埃及,古老的墓穴里复活了一个千年的木乃伊,将艾米丽掳去了墓穴说她是他的王妃,他们要再次举行婚礼,召来阿努比斯军队,让世界再次属于他们。

  多么疯狂啊,库特一想到这事情就感叹,太疯狂了,他们成功灭了这个木乃伊,库特现在都能想到当时念《太阳金经》里那些象形文咒语时颤抖的双手,好在最后,在一个骷髅军要把刀刺入他喉咙前,他念完了咒语,木乃伊和他的骷髅傀儡瞬间化成了灰,阿努比斯军队也就没有被召来。

   这次又来了个海神召唤艾米丽,库特越发觉得,那些神怪是不是都和艾米丽有渊源,下次准会飞来一条龙把艾米丽抓去悬崖边的洞穴当妻子,不过传说这些龙,吃水果都是不剥皮的,他不确定艾米丽的胃受不受得了。

  反正,他们就来了太平洋中央,还真找到了这样一座岛屿,古老的文明在岛上似乎从未断开过,这里的人在保留风俗的同时也接受着外界的文化,可发现这座岛的人真的不多,他们来的时候,一个牙齿染黑的老婆婆就望着他们笑,“又来了一批有缘人”,库特就想到了墨西哥遇见的老婆婆,这事太怪异了,他认为这是不祥之兆,艾米丽却丝毫不在意甚至变得兴奋,如果有什么大事要发生,那就尽管发生好了,她是差点当了木乃伊老婆的人,她还怕什么呢?

   但库特现在知道了,这个岛千百年前的时候,流行活人祭祀,那他就只想离开,他还想带着队友们一起离开,要是艾米丽被岛上人当了什么“圣女”,非要拉去祭祀给她梦中的海神,那可真就奇了,奇到连命都玩完了,库特真的想现在就走,但他一想起那个对他微笑的甜甜的姑娘,姑娘手里的碗装着甜甜的酒,他就又犹豫不决了。

    艾米丽就比他坚定多了,既然来了,她就非要探个究竟,她相信那个梦,它真的指引他们找到了这座岛,岛上也真的有她梦中的海神,当她一看到那立在海湾的雕像,她就涌出了泪,那是她梦里海神的模样,他就那样从冰凉的海水中浮出来,比海水还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额头,“回来吧,我的莉迪亚”,那触感真实的不像梦境,艾米丽醒来时摸到了湿透的枕头,她脸上也满是泪痕,看到雕像时,她又哭了,伙伴们还以为她是太激动了,可她心里清楚,那千百年海风中磨蚀的雕像,承载了段千百年前悲伤的故事磨蚀了她的心,那一瞬间她感到疼痛,感到沧桑,心一紧就落了泪。

海神的名字是哈斯塔,她每念一遍这个名字,心就跟着颤抖一遍,这一定有渊源,她听了那个故事,多次冒险积累的经验,她能肯定,这莉迪亚就是她,她也是那被选为海神的妻子送去海里的众多少女中的一位。

  没错,很多很多位少女,她们有自愿的也有不情愿的。

  那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祭司们守在海边看随海浪飘来的一只大蚌壳,蚌壳里没有一颗蓝到若星辰闪烁的的珍珠,她们就知道海神不满意她们选中的少女,要再选一次。

  一位又一位少女被送去了海底,一次接一次打开空空的蚌壳,直到那次,岛上没人再愿意供出自己的女儿了,族长就要所有的少女站成一排抽签,但拿到签的那位少女哭得死去活来,她已经有爱人了,她不愿去那冰冷的深海,即便是作为神的妻子,还有那些有去无回的少女,谁知道她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位穿黑色衣服的美貌少女就在这时候站出来,她自愿去当海神的妻子,祭司们望着少女,她们记起去年就是她的姐姐被送去的,她说,既然她姐姐被献给了海神,那么她也该如此。

   黑衣少女就这样被送去海里,她出行的那天岛上所有的人都来围观,这位少女,身披华丽的婚衣,坐着小木舟来到海中央,她的美,就似天上的星月,她的美,就似海里的珍珠,这样一位美丽的少女,就要去做海神的妻子了,爱慕她的年轻小伙子纷纷落泪,他们已然失去了机会,但有那么一个年轻人,突然从人群里冲出来,在她乘上小舟前,他抱紧了这美丽的少女,还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那个男人很快就被祭司拉开。

   他爱少女,少女不知道自己爱不爱她,少女却是在意他的,但他从未向她告白,从未,直到她要去海里,成为海神妻子的那天,他才有终于冲出来,给她这最后的一吻,最后的告别。

  艾米丽认为这一段可能只是那些岛民添油加醋,或者当时的记录者添油加醋,毕竟谁不爱深情却凄美的爱情故事呢?但是文献资料已经找不到了,只剩下遗迹石碑上的雕刻和岛民们从祖先那听来的故事,但石碑上会刻这一段故事吗?艾米丽不太确定。

  她就想着这事,和库特一起朝遗迹方向走去,奈布和玛尔塔早早就到了那儿开始考察,库特还因此抱怨艾米丽非要缠着岛民问这问那,耽误时间。

库特是不会理解的,他永远觉得刻在石头上写在古书上的,比从原住民口里听来的要准确,这年头,以讹传讹的事情太多了。

  艾米丽就不一样,她愿意听那些岛民说故事,总会收集到有用信息的,世上没有什么会是空穴来风,她深谙此道,她的梦带她来到了这座岛,那就是最好的佐证。

  
   莉迪亚,她就在心里默念着这名字,想着出了神,也完全忘了看路,直到撞到了人才清醒,她抬起头,却望到一双琥珀样黄的透亮的眼,她的心顿如海面上翻腾的浪花拍打礁石一般,她确实见过这双眼,就在她那神秘的梦里,那梦里抚着她脸的海神,那海神的双眼,就如她跟前这双眼一样,直透到她那震惊的褐眸里去,直透到她那海浪般骇动的心里去。

  她语噎半晌,终于对那双眼的主人开口。

 

“……哈斯塔?”